<< 拷問死に関する情報をメデイアに... 【曹長青】新疆の“殺人犯”王楽泉 >>
【訊博】伊里夏提:汉人,你教会了我们什么?
伊里夏提:汉人,你教会了我们什么?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09/200909200522.shtml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伊里夏提

自7.5 以来,一些汉人又开始在中共的煽动下鼓噪:什么“维吾尔人不知感恩,应该灭了维吾尔人”; 什么“维吾尔人本来是非常落后的, 现在依然落后;是汉人帮助维吾尔人得到了今天的发展; 没有汉人就没有新疆的今天”,等等。 似乎维吾尔人土地上的今天,都是在汉人的帮助下实现的。没有这些汉人,维吾尔人就会住在山洞中,沙漠中;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就像电影里的原始居民,猎猴捡果子充饥。这种鼓噪去年在西藏3.14之后也出现过。

我先不说历史发展的规律,人类文明的发展。首先就中共的历史观来看,这些也只是一些谬论而已。东土耳其斯坦,不管有没有汉人、中共,都会有今天; 只是早晚的问题!因为历史是向前发展的。没有汉人,我们的祖先在这块土地上也生活了几千年;也创造了灿烂的文化。看看伟大、宏伟的坎儿井工程;看看显示维吾尔建筑、手工装饰装潢技艺的寺院、麻扎;显示绘画技艺的克孜尔千佛洞,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等;看看反映维吾尔人音乐,舞蹈天才的木卡姆,麦西来普。

维吾尔人曾经是突厥-伊斯兰文明的奠基人,传承者。还曾是连接东方和西方文明的使者。如果说现在落后了的话,这落后也是中共一手造成的。现在中共闭着眼睛胡编历史,瞎造不着边际的理论。说什么“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 这是彻头彻尾的谬论、胡说八道。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居然还有人浪费时间去研究,论证这一废话;还有人因此谬论获得升官发财机会(中共的另一条狗奴才乌拉台耶夫);还有人写论文论证此谬论获奖。这些白痴的梦呓,或许是中共新时期中华文明“繁荣娼盛”的象征吧。

另一个白痴也能想明白的事实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在中共政权还没有建立,还没有进行所谓“改革开放”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发展水平。台湾、新加坡、香港同样是华人为主的国家和地区,没有中共的“英明”领导,人家的发展也是你中共政权所望尘莫及的。既然同种同语言的海外华人国家、地区都能离开中国得到现代发展。说明我们作为不同种、不同语言、不同文明系统的维吾尔族,更能独立自主的、在没有中共 “英明领导”下获得发展,发达。这种发展,我指的不仅仅是物质的上的, 还有精神上的。

我在马来西亚生活了近三年。那里的华人, 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方面素质都很高;中共教导下的一些汉人不能望其项背,特别是在精神方面。毕竟是有宗教信仰的,只要是有信仰就不一样;不管他信什么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马来西亚有超过五万华人穆斯林)。尽管中共不停地在喊提高中国人国民素质, 讲了几十年的精神文明,但中共教导下的一些汉人素质,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我在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工作时,同事们最为惊讶的是,我能很准确地指认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香港人及中共既得利益汉人。我能够从他们的言谈举止判断出来。只要有俩中共汉人官员出现在机场(大部分是官员,少量暴发户),特别是那些打着各种名目,来游玩的官员;满机场都可听到他们吐沫腥子满天飞的大喊大叫。耀武扬威,飞扬跋扈是这些中国人的特征。这些人要么是从拉斯韦加斯来,要么是要去拉斯韦加斯!

东土耳其斯坦,自有记载历史以来没有过导致大规模死亡的饥荒,瘟疫。即便是在中共一手制造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东土耳其斯坦也没有过饿死人的事件。我在石河子教书时,有一位姓王的政治老师亲口告诉我们:“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二年,因无法在河南生存,他们一家人历尽苦难;一路爬车,步行,来到了东土耳其斯坦。当在石河子兵团连队第一次见到一大盆白面馒头时,全家人先是看着馒头抱头大哭。

49年中共军队进行乌鲁木齐入城仪式。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全是苏式军备;服装是马靴,大檐帽;军官是打领带的军礼服;政府官员是西装领带。这和土共的绑腿布鞋,解放帽;形成鲜明的对照!(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的悲剧是在苏俄及中共的假承诺下,一步一步被解除武装)。土共学会穿西装是80年代初的事。

据《山坳下的中国》(此书在中国被禁)作者的统计资料;49年以前,东土耳其斯坦国民生活水平高于中国二十几个百分点。由此不难推断,如果没有中共的占领,没有中共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东土耳其斯坦的今天必然是丰衣足食,和平安宁生活。也会有高楼大厦,汽车,火车,飞机。但更重要的是,有真正既反映传统又体现现代文明的新东土耳其斯坦文明;维吾尔人的文明不会遭到摧残,而是会发扬光大!

在东土耳其斯坦,倒是维吾尔人教会了东土耳其斯坦的汉人一些文明的行为举止。举一些小例子:维吾尔人不在公众场合吐痰,擤鼻涕,放屁。 维吾尔人认为当他人面吐痰,擤鼻涕,放屁是一种对人的侮辱,不尊重。这些事看起来小;但是,是非常重要的公共文明(我肯定可能会有人认为这无关大雅)。我记得在大连上大学时,我们和汉人同学的冲突,有几次就是因汉人学生在我们清真餐厅吃完饭,洗刷碗筷时清喉吐痰,甚至擤鼻涕而引起的(水池子就在餐厅内)。但现在的一些城市维吾尔人也和这些汉人一样。这我不知道应该算是进步呢还是退步!?但我知道的是,中国政府现在正在进行不随地吐痰的教育!倒是一些长期在维吾尔人中生活的汉人老百姓接受了这些个礼节!

维吾尔人饮食也非常讲究,因伊斯兰的缘故,不吃猪肉,不吃凶禽猛兽及血,不吃自然死亡的一切动物。 猪及凶禽猛兽的问题,我在这里简单讲一下。伊斯兰强调卫生,但更讲究卫性,人性修养问题。‹‹本草纲目››说:“猪,性本劣”。李时珍并强调了猪肉对人体的不利。至于凶禽猛兽,伊斯兰认为食用会使人性更为凶残,所以穆斯林及维吾尔人是不吃这些凶禽猛兽的。在东土耳其斯坦,汉人喜欢到维吾尔餐厅吃饭, 就是因为他们认为维吾尔的饮食是可以放心的; 不会用病死,老死的牛羊肉做饭,不会用地沟油炒菜。烟酒是伊斯兰所禁止的,但现在维吾尔人如不抽烟喝酒,被认为是宗教情绪严重,有民族感,不可靠;中共认为不可重用。变相的鼓励维吾尔人抽烟喝酒。进汉餐,吃猪肉成为一些中共官员考验维吾尔奴才们对中共忠诚程度的试金石。过去,维吾尔人餐厅是不允许抽烟喝酒的,现在中共有不成文规定,维吾尔人餐厅不能禁烟酒。禁了,说明你有伊斯兰宗教情绪,有民族情绪,这是在搞民族分裂!过去我们和单位汉人开玩笑:你们汉人除了天上飞的飞机不吃,地下爬的坦克不吃,四条腿的板凳不吃,带叶子的假花不吃,什么都吃。现在一些当了中共奴才的维吾尔人, 也开始什么都吃,这是进步吗!?

维吾尔人做买卖,不缺斤少两。这也是在东土耳其斯坦,为什么维吾尔人卖的羊肉价格尽管高于汉人卖的羊肉价格,但有钱的汉人还是买维吾尔人的羊肉。因为第一,维吾尔人不会注水;第二,不会卖病死的,或老死的肉;第三,决不会短斤少两。维吾尔人不杀食有孕的牛,羊。动物受孕季节,维吾尔人停止打猎。维吾尔人不往河水里排泄大小便, 不往河水里排放垃圾。维吾尔人鼓励种树,少砍树,或不砍树。中国政府现在才开始提植树造林,清洁河流保护环境等口号。

小时候,我记得曲鲁海到我们伊宁县,伊宁县到伊宁市,路边是高大,挺拔的白杨树,被果实压弯了枝杈的杏树,挂满金色沙枣的沙枣树。曲鲁海路两边是高大,茂密的榆树,核桃树。大人会给我们讲哪棵树是那位老人种的。我们会敬仰地望着大树,羡慕地想象种这树的这些老人年轻时的高大,雄伟;在我的记忆中每棵树都有一段讲不完的传说;令我神往,眷恋。现在呢,路边的沙枣树没有了,杏树没有了,榆树也没有了! 代之而起的是永远长不大的一些小树。 我说永远长不大是因为,张书记来了要种陕西白杨;王书记来了认为白杨不好,要改种山东雪松;杨书记要种法国梧桐,李书记认为还是白杨好∙∙∙∙∙∙ 所以路边的树始终是参差不齐,高矮不平,永远也长不大!路也始终是在修,永远完不了工!

我想念那沙枣开花时的馨香,杏子熟了时路边的桔黄,榆钱成熟时小鸟的欢唱。现在都没有了,都成了回忆,成了历史。

过去,维吾尔人喜欢在房前种花,房后种果树。房子刷成天蓝色。 院子是没有门的,只是栏杆当着,为的是不让家畜进到院子捣乱。 任何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进到果园里捡果子吃,问主人要一瓢水喝,要一口饭吃;维吾尔人都会热情接待。不会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除非你自己讲。而且会相信你讲的是真的!!!蓝天白云下,花草树木中点缀着蓝色房屋;果园里是鸟类的天堂,花草中飞翔着蜜蜂,蝴蝶及叫不上名字的各类昆虫。这是真正的天人合一的懈怡生活。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存在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一些城市维吾尔人的生活也充满了尔虞我诈,变得非常势利。这是中共教育下的维吾尔人从中共汉人学到的“文明”。如果这是文明,我宁愿不要这种文明!

、 至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的高楼大厦,汽车,火车,飞机。即便是没有中共的占领也会来到东土耳其斯坦。科学技术,我们可以从任何一个这方面有优势的民族学习。中国不是也在向西方学吗,包括中共的马克思主义不也是舶来品吗!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你去学呢!?更何况,三十年代初,东土耳其斯坦就已经有了现代工业的基础,伊犁有了电厂,制革厂;独山子有了原始的石油开采工业;阿勒泰有了金矿开采业;喀什、阿图什、和田有维吾尔人商行、钱庄。工业文明的萌芽已经是破土而出了。如不是中共占领后强行扼杀,今天说不定我们已经跻身发展中国家行列,决不会比我们中亚的同胞兄弟们差。

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阿图什,1910年代就开办了了新式学校,进行现代教育。有一批在土耳其,印度受过教育的老师们授课。到20年代初,在全东土耳其斯坦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纷纷成立。学生们穿校服,唱校歌;课程有语文、数学、物理、音乐、体育、信仰等。是这些学校的毕业生组成了44年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脊梁 ,是这些东土耳其斯坦的脊梁将维吾尔人带入到了现代文明中,而不是汉人。

中共以其残酷压迫,大规模屠杀的方式在消灭维吾尔中的有识之士,维吾尔的脊梁;以其卑鄙伎俩降伏维吾尔人中软骨头奴才们;开动其强力宣传机器,掩埋、篡改维吾尔人的历史;采用野蛮的话语霸权,模糊维吾尔人的文化属性;以其霸道阉割东土耳其斯坦的伊斯兰,使其变成中共的宣传替代工具,使一些维吾尔的学者,伊斯兰长老变成御用宦官、太监;以其巧言厉色迫家威胁使维吾尔语被边缘化,还可以让王白克力似的维奸奴才们大言不惭地说出:既然回族人没有自己的语言也能生存;维吾尔族人也可以同样只讲汉语,不会维吾尔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不知道这王白克力是不是跟他父母亲也讲汉语。

中共这60年,维吾尔人跟着中共没有学到什么文明,反而失掉了很多不该丢的风俗习惯,优良传统,优秀文化。现在维吾尔人又面临着失去民族属性的危机。这部分指控维吾尔人的愚昧汉人在自觉地成为中共的帮凶。可悲的是这部分汉人本身就是中共强制失去记忆的牺牲品,自己早已失掉了汉文化引以自豪的延续了五千年的文明;却反过来在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可悲可怜!自己都是精神上的穷光蛋,还能教别人什么呢?不过是一群阿Q的徒子徒孙罢了。

(作者系世界维吾尔大会内务部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PR]
by yaponluq | 2009-09-22 11:17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 拷問死に関する情報をメデイアに... 【曹長青】新疆の“殺人犯”王楽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