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隣国がうらやむ繁栄ぶり=新疆は... 孩子可不可以用维吾尔语说话?我... >>
新疆75是阴谋最新两个消息 凸显中南海执政危机
新疆75是阴谋最新两个消息 凸显中南海执政危机
托帝:新疆问题凸显中共执政危机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711/article_103686.html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58631
【 阿波罗新闻网2010-07-11讯】 作者:作者 安德烈
乌鲁木齐发生的维汉冲突整整一周年了。这一流血事件给两大民族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去年,在事件发生不久,在乌鲁木齐当了多年医生,现在在英国伦敦生活的维族人安华托帝和一些维汉人士在当时困难的背景下在剑桥大学组织了一场维汉对话。我们当时就这件事采访了他,并发表了以“维族与汉族在剑桥大学忍痛对话”为题的采访内容。今天,在七五事件一年之后,如何回首这段历史,如何认识和解决新疆问题,如何看北京当局最近采取的一系列人事动作和经济政策,我们为此再次采访了安华托帝。安华托帝现在也是英国维吾尔协会主席。

记者:您个人认为新疆的状况有没有改变?

托帝:非常简单地说,没有改变。而且情况越来越恶化。

你们对乌鲁木齐事件的真相一直有怀疑,根据是什么?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们有一种迷茫的感觉。一方面我们觉得维族人英勇地站了起来抵抗中国的统治,至少从一个角度看让我们感到自豪。但是,随后就有好多消息传出来,又让我们感到失望。我们发现这并不是维族人自发起来反对中共的行动,有很多迹象让我们怀疑这是王乐泉搞的一个阴谋。

有两件事:一是事件发生时,有很多军人,他们最远的本来驻防在宁波,但他们早在7月1日就赶到乌鲁木齐市,这是一个疑问;

另外一个疑问,有很多失踪、受伤或者死亡的维族人是从南疆来的。事后发现他们的口袋里都有一张从南疆到乌鲁木齐的来回程车票。
这有点不可思议。购买来回程票又没有优惠,他们为什么会有来回程票?而且为什么有那么多多人都是从南疆来的?到了去年11月份,我们进一步了解到,原来去年6月底左右,在南疆电视上播出乌鲁木齐一家工程公司的招工广告。广告说,为了响应政府解决失业率的号召,我们面向南疆招工,欢迎应聘。如果你没有被招聘,我们仍然会报销你的来回程车票。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南疆人买了来回程票来到乌鲁木齐。到了乌鲁木齐,才知道招聘广告是一个假广告,乌鲁木齐人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想想看,这些南疆人首先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其次,他们带的钱很快花完了,不知下一步怎么办。再加上一些中共的特务在中间煽风点火,说在韶关,汉族人杀死了多少多少维族人。这些人本来就一肚子气,再这么煽风点火,民族情绪很容易就被激起来了。

你怀疑是 当地政府在里面捣鬼,还是商业公司做虚假广告,导致来到乌鲁木齐的南疆人无着落,又听了谣言,七五事件就在这种背景下爆发了?

你想一想一个商业公司做虚假广告为了什么,能赚到什么钱?所以我们怀疑是王乐泉或者什么人制造的一个阴谋。但是我们还需要很多的证据来证明,也许这个真相永远也揭露不出来。

国际大赦最近又呼吁中共允许对七五事件真相进行独立调查?这正是你们所欢迎的?

我跟他们去年谈过这件事情。但他们认为这太不可思议了。当然,我赞成大赦国际提出的进行独立调查的建议。

去年乌鲁木齐流血事件发生不久后,您曾经发起 和组织了在剑桥大学进行维汉对话的活动。这件事当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您希望维族和汉族通过对话加深了解,化解伤痕。您当时还对我们说,担心继续这样下去,后果会很严重。那么,今天在您看来,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接触的障碍有多大,有没有消除的可能?

当然有消除的可能。但是,唯一消除这个障碍的可能就是放开消息封锁。让维族人和汉族人公开地、心平气和地对话。大家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不给,我给你的东西你又不满意呢?有了这么一种坦承布公的对话后,维族人也会理解汉族人,反之亦然。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一手控制媒体,任何一个新闻的发布都要通过宣传部审查。只要有利于中共巩固统治的才能发表。举个例子:他们花了一大笔钱再准备拍一部25集的大型电视连续剧,主题是跟东突恐怖分子作斗争。中共用它所控制的宣传工具一点一滴地给中国大陆民众洗脑,这样做的结果会是一个灾难。因为维族人和汉族人看到的都是中共的宣传,相互的偏见越积越深。在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个时候爆发起来,我都不敢想象。

北京当局采取了新的针对新疆的政策。比如调换了王乐泉,调来了张春贤。是否意味着北京的新疆政策开始发生变化呢?

很多人都觉得中央对新疆的政策在发生变化。其实,你要找任何一个从新疆出来的汉族人也好,维族人也好,并不会认为发生了新的变化。比如,他们现在强调新疆当地的汉族官员必须懂维语,这件事二三十年前就提出来了。但没有真正执行过。所有官员们现在倡导的其实是以前就提出过的东西。如果当局以前做到了他所承诺的,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作为一个人,任何人都有他做人的尊严。如果做人的尊严都被剥夺了,人家就会想“我活着有什么用?我活着不就是等死吗?与其等死,还不如找死呢”。问题在于中共要的就是这个东西。因为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一个执政危机。先不要谈新疆,或者西藏或者内蒙的问题,你就看整个中国大陆的情况。中共的政权危机已经很深了。每当国内有事,中共采取的惯例就是转移视线,掩盖真相。六四事件就是执政危机的表现,然后就是拉萨事件,然后就是乌鲁木齐事件。少数民族问题被中共用来转移矛盾。要是给少数民族戴一顶分裂分子的帽子,被指为分裂分子,叛国者,就更容易激起广大汉族人的爱国热情: “我们拿钱养着你们,你们反咬一口”。这就是被煽动起来的民众的心态。因为他们不了解真相。中共非常熟练地运用这个花招。如果不把它揭露出来,那么下一次的事件会不会发生在内蒙古呢?我看可能性很大。

中共政府最近还推出一系列促使新疆经济发展的计划。还有发动全国十几个省市对口援助新疆,还要成立喀什特区。您赞成这样做吗?维族人会从中得到好处吗?

中共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明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所以才这样做。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中国的广大民众对新疆产生更大的误解。他们就会以为:你们不就是要钱吗?

内地对口支援新疆是一个很愚蠢的做法。他会使汉族人更瞧不起维族人。现在乌鲁木齐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维族人开的出租车汉族人不坐,汉族人开的出租车维族人不坐。维族人的餐馆汉族人不进,汉族人的餐馆维族人也不进。其实十年前就存在这种现象。中共自始至终都在讲边疆是少数民族地区,是贫困地区,从来也不让边疆自由发展经济,然后就说我们要支援边疆,给了边疆多少钱等等,从来不提他从边疆掠夺了多少资源。这一直是中共采取的策略。

对你来说新疆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

不是经济问题。是一个尊重的问题,是一个尊严的问题,是一个人权的 问题。

经济问题很简单,举一个例子,新疆的前任书记宋汉良,新疆人当时也不是非常喜欢他。但他至少向中央政府申请能不能把新疆产的百分之五的石油留给新疆,结果中央不答应。就把他调到海南岛去了。百分之五要是留在新疆,新疆就没有人会闹事。

你想,如果你的人权,你的尊严得到了尊重,谁还会找事。

中央有这个能力解决经济问题,就是让新疆放松政策,让当地的生产搞活。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搞文革时的计划经济那一套。新疆有一个村庄,被政府指令种豇豆,否则得不到银行贷款,结果秋收了满街都是豇豆,卖不出去,国家也不收购。这个村子的人就拍了一部纪录片,寄给胡总书记,希望他能看看。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新疆把政策放宽,给老百姓一点呼吸的空间,经济就会上去。新疆地处欧亚交通要道,发展经济条件要比内地更好。

问题可能在于,经济搞好了,中共的执政危机就会凸现了。这是一个在混乱时期夺取政权的党,是一个浑水摸鱼的党,在和平时期,他就需要像新疆,或者西藏这些边疆地区处于一种不稳定状态,然后它就有了借口来发展军队,来镇压,来巩固他的政权。

所谓的新疆问题其实和中国的问题整个是一体化的,您是这样看的?

对。退一步讲,从历史上看,维族人和汉族人之间没有多大的冲突。唐朝平定安史之乱维族人有重大贡献。再往后看,在西安一千年前就有维族人开的抓饭馆。在国民党统治的时候也没有严重的冲突。我认识不少那个时候留下来的汉族人。他们的维语比我讲的好。他们非常尊重维族人的风俗习惯。甚至他们跟维族女子结婚的时候,主动做包皮切除。

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新疆问题也好,西藏问题也好,归根结底是中共的问题。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一天不终结,中国这块地方一天就不会有安宁。


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法广


[PR]
by yaponluq | 2010-07-13 00:14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 隣国がうらやむ繁栄ぶり=新疆は... 孩子可不可以用维吾尔语说话?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