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语”教育让孩子们更近 更有竞争力 新疆:救助内地维族流浪儿回家 >>
喀什老城改造:原址原样重建维持文明

喀什老城改造:原址原样重建维持文明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xinjiang/baodao/detail_2010_10/26/2899427_0.shtml

2010年10月26日 10:01凤凰网专稿
e0113320_23123814.jpg
喀什老城全貌
e0113320_2313225.jpg
老城区危房改造

核心提示:位于新疆西南重镇的喀什老城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她是最具古西域文化特色老城,也是古“丝绸之路”最为重要的遗址。如今,老城内不少房屋的修筑年代已经超过400多年,年久失修,地震带上的老城已不能承受地震等自然灾害。20多万维吾尔族民众的生命安全面临着威胁。古城改造历来就是一道世界性的难题,民生优先?还是文化传承为重?喀什人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

“不进天山,不知新疆如此人强马壮;不走南疆,不知新疆如此天高地广。不到喀什,不知新疆如此源远流长。而不上这条街呢?上述的这一切似乎还不知端详。”上世纪70年代初,诗人郭小川游览喀什后感慨间留下了溢美之辞,郭小川所说的这条街正位于喀什老城区内。

去年5月,喀什当地政府实施酝酿多年的老城改造计划,将陆续拆除85%的老城区,涉及5.1万户20多万维吾尔族民众。消息传出,引来了世界各地文化保护主义者的关注。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充满了警告的意味,“喀什老城被视为在中亚所发现的最后一个伊斯兰传统的、最完好的例子,但自此将销声匿迹。”

2010年10月22日上午,凤凰网编辑在喀什东南方向的老城区发现,近乎一半的老城区已被夷为平地,尽管多数街道都被完整保留下来,但是空旷的平地上已没有古城的任何遗迹,残垣断壁和废弃的建筑废弃物比比皆是,维吾尔族人身着传统民族服饰,显得很不方便,但仍忙碌着用三轮摩托车搬运砖头等建筑材料,一些老人和小孩也加入到了这一行列。

400年老城改造迫在眉睫

“你们没有在这里住过一个夜晚,甚至你们会觉得街角上的羊肉面很脏,可是我们却要世代生活在这里。”53岁的买买提力·吐尔布是喀什中学的历史老师,他如是告诉凤凰网。的确,当外来的旅行者一边感叹老城区古老的历史,一边为老城的改造深感惋惜的时候,却从没有想过居住在这里的维吾尔族人面临的生活窘境。

喀什老城就像个迷宫,更像是叠罗汉,穿行其中十有八九会走入死胡同,这并非维吾尔族人有意为之。维吾尔族的房屋通常依据居住需求,顺着地势建造,采光通风等被忽略掉。家族人口每增加一代,就要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或者向四周见缝插针地搭建新房。经年累月,新房就以原住地为轴心,向高空及四周任意蔓延,形成了房连房、楼连楼,层层叠叠的格局。

吐尔布家的房子已有400多年历史,最初只是几间土坯房,随着人口的繁衍,逐渐在房上建房,在房下挖房,如今已经算是3层“小楼”了。

“住在这种堆积式的建筑群中,生活很难。”吐尔布向凤凰网描述说,电动摩托车只能跌跌撞撞地爬上来,汽车等大型交通工具只能在城外等候,救护车、消防车也不例外。吐尔布每次上厕所都要爬过一道晃晃悠悠的楼梯,因为老城的厕所都建在房顶的一侧,悬空而立,当地人称之为旱厕。

“老城区还有36公里的地道,如果发生洪水或地震,将是毁灭性的灾难”,喀什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阿不都萨拉木向凤凰网介绍说,这些地道建于文革期间,中苏关系恶化时,主要为防御苏联的入侵,因为在历史上新疆多次遭遇沙俄侵犯。如今,修建地道的建筑图纸已经遗失,老城改造迫在眉睫。

除了人为建造的地道之外,喀什老城地下还有一条古老的暗河,这也增加了地质隐患。阿不都萨拉木介绍说,中国“地震之都”伽师就位于喀什地区,喀什附近的乌恰县城也因地震破坏曾三易其址。中国国家地震局统计数据显示,自1902年以来,喀什地区烈度5级以上的地震7次,烈度6级以上的地震4次,平均每26年就会发生一次烈度6级以上的大地震。在2006年至2020年国家中长期防震减灾规划中,喀什地区被列为重点防御区。

2003年2月24日清晨,一场里氏6.8级的强地震袭击了喀什附近的伽师和巴楚县,近3000人在灾难中死伤。就是在这次地震后,吐尔布家的老房子就开始出现地基下沉,墙体裂缝增大到容得下一只拳头,房顶也开始下沉,只好买来两根巨大的胡杨木撑着。

“土木结构的房子没有防震能力,喀什没有发生大地震,是我们的幸运。”阿不都萨拉木说。在世界上古城遭遇地震,最惨痛的教训莫过于伊朗“巴姆古城地震”。2003年12月26日,有着2500多年历史的巴姆古城发生了6.7级地震,4万多居民遇难,古城几乎被抹去,而喀什老城和巴姆古城的建筑十分相仿,都是土木结构的房屋。
e0113320_23205148.jpg
工地里的维族小朋友
e0113320_23214413.jpg
耿恭泉边一名维吾尔族妇女正在取水洗衣服
e0113320_2324186.jpg
老城改造之后的维吾尔族庭院
改造老城重现历史遗迹

老城改造迫在眉睫,政府和维吾尔族民众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决不能让拆迁改造史成为文明的毁灭史。

吐尔布家门前有一棵大桑树,已有300岁高龄,灿烂的阳光下,舒展着稀疏的枝叶,投下一片阴凉。“这是先祖种下的树,文革期间曾被当作妖孽,被人用火烧过,今天还是枝繁叶茂。”吐尔布乔迁新居之余,难免感伤。汉维两族血脉相承,文化相通,维吾尔族人也有“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传统。

吐尔布眷恋着老城的土屋、土楼、土巷。他介绍说,这里的高崖土层中有纯正的黏性黄土,维吾尔人称之为“色格孜”,它很适合用作土陶。所以,吐尔布祖上就以制陶手艺为生,自从清朝康熙年间其家族就在此落户扎根,绵延不绝。吐尔布在教书之余,也继承了祖宗的制陶手艺,从花瓶之类的家庭摆设,到庭院里摆放的水缸都是陶制的。水缸的历史同样久远,相传为其曾祖父烧制,能容得下400多公斤水,每逢干旱年景或战乱之时,吐尔布家人总会把水缸灌满,以此度过艰难的岁月。如今,这个陶制的水缸,已是裂痕累累,再也经不起搬运。

喀什老城就是一部沉淀的历史。在布拉克贝希居委会辖区内有一处泉景,几眼清泉,按照一定的间距排列,各有一池,池间又有水沟相通,最后泉水被引出到老城东部的吐曼河畔。《后汉书》记载,东汉西域戍校尉耿恭在疏勒城被匈奴大军困住,城外水源被截断,城内穿井十五丈不得水。危急之下,耿恭修整衣冠,跪拜苍天,拔出长剑,掘地三尺后,泉水喷涌而出。于是,耿恭命令将士把泉水从城头上坡下,匈奴人明白城中有水,以为有神相助,立即撤兵逃跑。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疏勒拜泉退匈奴”的故事,这股清泉自此被誉为“耿恭井”,泉边有一座寺庙也被称作“耿恭祠”。

“耿恭将军只是运气好,今天用钻井取水也得费半天功夫。”吐尔布介绍说,喀什老城地下有一条古老的暗河,耿恭将军之所以能利剑掘水,主要时因为当年地下水没有被过度开采。

如今,九股泉眼,四股干涸,甚至连名字也未能流传下来,很少有当地人说得清“耿恭井”的来历,而只知道这口井叫做“九龙泉”。10月22日中午,凤凰网编辑经过“耿恭井”时,已经没有了当年飞泉汩汩而出的情景,泉边安装上了自来水龙头,几名维吾尔族妇女正在取水洗衣服。

“只有把老城彻底改造好,这些历史遗迹才能重现天日。”吐尔布回忆说,这几十年来,文物保护部门一直没有放弃对泉水的保护,先是竖起文物保护警示牌,后来又架起铁栅栏,但随着人口的繁衍和生活压力的加大,这些措施都无济于事。

绝多数房子原址原样重建

2009年4月,“喀什市老城区危旧房改造综合治理项目”在一片争议声中启动。一些外媒报道,这是文化毁灭,蓄意挑起民族之间的事端。不少群众担忧老城改造会破坏特有的生活方式,游客不会再来喀什老城。

“这不是我的房子,你把公示牌子摘掉再说话!”老城区花盆巴扎改造初步方案公示后,并没有获得群众的认可。居民吾拉音·赛买提一家世代经营骡马店,专门为前来逛巴扎的农民和客商提供歇脚的地方,花上几块钱就可以居住,吾拉音全家59口人以此为生,但老城改造方案没有预留出足够的地方;有着悠久历史的“铁匠巴扎”,原来考虑拆掉之后建一个消防点,但那里有26户打铁户,一旦让他们搬走,生计就会成问题。

最终方案获得了好评,把零散的、影响整体风貌的破棚子拆除,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建成新的房子,一层可以打铁,楼上设计成看景平台,把两棵古树也保留下来,房子上面变成了旅游景点,又解决了一些人的就业。

喀什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阿不都萨拉木坦言,老城改造项目的难度前所未有,要考虑资金、地域、区位、人际关系、风俗、习惯、观念等各种因素。他介绍说,喀什老城改造主要是原地重建、异地置换和拆迁补偿三种方案,多数维吾尔族居民还是选择了原地重建:一家一个院子,院子里是一至两层的居室,整个住宅的布局设计由住户自家拿出草图,施工队按此建造,建完后住户回迁,这最大程度的保护了老城的原貌和居民生活方式,清真寺等文物保护也已完成。

“一对一设计,面对面沟通,手绘效果图,保持原风貌。把5万多户的危旧房都设计完,要创作出5万多个个性化的设计方案。而在实际工作中,每一户的房子,方案还要反复沟通修改。”阿不都萨拉木表示,老城改造不仅是一项民生工程,也是维护民族团结的政治任务,不惜成本,工作不容得半点马虎。

目前。喀什老城改造项目已经完成投资7亿多元,为8600多户老城居民改造新建了60多万平方米新宅。10月26日下午,凤凰网一行在老城改造现场发现,当地维吾尔族民众都在大兴土木,妇女和孩童也加入到了搬运泥沙等建筑物资的队伍中。徜徉新城之中,依旧是古老的黄草土墙、古老的骡马店和烤馕炉,吐尔布家族的陶器店依旧摆放在山坡上。(齐锐)


[PR]
by yaponluq | 2010-10-26 23:29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 “双语”教育让孩子们更近 更有竞争力 新疆:救助内地维族流浪儿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