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山脚下的狼啸——新疆系列报导7之7 反中共法西斯斗争和新疆东突问题 >>
「活在堕胎刀和原子弹之间」——新疆系列报导7之4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270

「活在堕胎刀和原子弹之间」——新疆系列报导7之4

曹长青

新疆虽然称为“自治区”,但事实上完全由汉人统治。虽然「自治区政府」主席是维族人,但他的级别和自治区其他五个机构的领导人——「人大」主任;「政协」主席;纪检会主任;新疆军区司令;生产建设兵团司令——是一样的。这六个部门的领导人都是「中国共产党新疆自治区委员会」的副书记,加上一名书记,这七个人组成新疆的最高权力机构。在决定重大事情时,「自治区政府」主席在七人委员会中只有一票;不仅其他六个机构的领导人大多是汉人,而且最终做决定的是「自治区党委书记」,他是新疆的「沙皇」。从中共四十年代底进入新疆时的将军王震,到後来「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恩茂、宋环良,以及今天的王乐泉,都是汉人。

这样一种权力结构,使新疆人对汉人统治者的任何政策,都不能,也不敢说「不」。例如,和在内地一样,中共在新疆也推行计划生育政策,虽然允许新疆人比汉人多生一个孩子,但新疆人仍然痛恨这个政策。因为新疆人的传统是喜欢有很多孩子。「东土民族中心」执行主席阿不克力木是全家十个孩子中的老八,他的在乌兹别克斯坦定居的大姐,也是有十个孩子。

「我有两个女儿,我想要个儿子,但当局说,你破坏计划生育,要罚款。」阿不克力木说,「我说认可罚款了,但领导说,还要开除党籍。我说认可开除党籍了,单位组织了对我的批判会,逼迫我改变态度。後来我妻子只好去堕胎,做过两次,差点丧了命。」

五年前阿不克力木到了伊斯坦布尔,才如愿以偿,有了第三个孩子,而且是他期望的儿子。维族人虽然可以比汉人多生一个孩子,但生育是有「指标」的,一对男女结婚之後,要等三年或四年,得到当局配给的生育指标後,才可以生孩子。「对於没有指标就生育的,当局一次罚款是三万元。对没有钱的牧民,要拆他们的房子,把牛拉走。」阿不克力木说他们「东土民族中心」经常收到从新疆转碾寄来的信件,讲维吾尔人被强迫堕胎的事。

有一封信说,在阿克苏地区土克苏县乌干乡,28岁的维族妻子尼亚杉木怀孕8个半月了,但当局说她没有「生育指标」,县里的计划生育主任哈力前木和三个民警,把她强行带到医院,剖腹堕了胎,把婴儿扔到了医院後院的一个大坑里。

尼亚杉木的丈夫在医院外等到天黑无人,到那个坑里想把孩子尸体拿回来,因为按照穆斯林风俗,必须埋葬。但他到达时,婴儿尸体已经被狗吃掉了。

尼亚杉木再次怀孕後,东躲西藏,怕被当局抓住。但当她快生产的一个晚上,不幸又被计划生育的干部抓获了。她被带到医院等待堕胎手术时,乘几个看管她的人去饭店吃饭时,她设法逃跑了。她在附近山上的墓地里藏身,後来在那里生下了她的女儿。

据「东土民族中心」获得的统计资料,仅1991年,尼亚杉木所在的土克苏县,就有846名维族女性被强行剖腹堕胎,因怀孕月份太大,其中很多人因此丧失了劳动能力或得了精神病,17人死亡。

同一年,在和田地区喀什县,当局派出计划生育干部432人,结果被抓获强行堕胎的有一万八千七百六十五人,其中百分之五十以上是维族女性。

「除了北京有意用计划生育降低维族的人口外,在新疆进行的核试验,严重危害了当地人的健康。突厥人活在堕胎刀和原子弹之间。」「东土民族中心」主席贝肯说。

中国迄今进行的46次核试验,都是在新疆境内进行的。1995年8月17日在新疆罗布泊附近进行的原子弹试爆,据官方公布的资料,威力相当於当年广岛原子弹的十倍。

在新疆著名的第一淡水湖博斯腾湖附近的一个叫「马兰」的地方(地图上没有这个名字),是中国人的秘密核子基地。该基地距离附近蒙古人和维吾尔人居住区只有十公里。

在新疆出生、长大的蒙古族学者、现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做访问学者的巴赫(Bache)说,他曾去过马兰那一带考察,发现核试验场附近的树皮和树叶都脱光了。当地医院院长告诉他,附近居民中毛发脱落和患皮肤病的特别多;血液病变的患者数量是其他地区的五到六倍;儿童、妇女患白血病、喉癌的人数直线上升;孕妇早产和畸形儿出生率也急剧增加。巴赫的两个弟弟都居住在这个地区,不久前突然患一种谁也说不清楚的病而相继死亡。

现在美国研究清除核污染的阿雷柏克(Ken Alibek),是八年前从俄国逃出来的,他原是「苏联原子弹细菌储存中心」专家。他在1992年发表的《生物危害》(Biohazard)一书中披露,当年戈巴契夫曾指示他们的研究所提出带细菌的原子弹计划。结果他们的研究发现,在新疆马兰的原子弹试爆场附近,出现了在非洲也没有过的两种艾滋细菌ebola和marburg。它说明中国在八十年代就开始了带细菌的原子弹试验。

八十年代开始的五年,新疆南部连续发生了流行病,很多人死亡。没有人知道到底这是什麽病,只好按年份排为「一号病」,「二号病」,最後乾脆称之为「无名病」。

「我们新疆的很多医生都被抽调到那个地区帮助治疗,」一位不愿公开名字,原在乌鲁木齐市医院工作、现在伊斯坦布尔的45岁的维族女医生说,「北京也调去了上千医生,赶到那里抢救。」她悲哀地说:「我们东土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病。」

(载台北《自由时报》1999年10月14日)

1999-10-14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PR]
by yaponluq | 2008-01-14 22:54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 天山脚下的狼啸——新疆系列报导7之7 反中共法西斯斗争和新疆东突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