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共三点钟打台湾,我们四点就... 「北京的目的是汉化我们」——新... >>
“我们进行的是复国运动”——新疆系列报导7之2
http://caochangqing.com/gb/newsdisp.php?News_ID=268

“我们进行的是复国运动”——新疆系列报导7之2

曹长青

随著苏联帝国的解体,中亚有六个突厥语系国家获得独立,加上土耳其,目前联合国已有七个突厥语系国家,全球有突厥人近三千万。这种外部的变化,更加刺激了同属突厥语系的新疆维吾尔人的独立意识。

而新疆独特的历史,更是东土人要求独立的根据。“我们不是要求独立,而是要复国。”“东土民族中心”执行主席阿不克力木说,“因为历史上我们一直是个独立的国家,现在被中国人占领了。”

虽然中国政府绝不接受这种历史观,但中国人编写的历史书《唐书》记载的史实却接近阿不克力木的说法。有著几千年历史的新疆,也像中国一样,经历过升起、衰落。在中国南北朝时期,突厥帝国兴起。後来维吾尔族人打垮了突厥帝国,建立了回纥帝国,《唐书》称之为九姓回纥,即由九个维族人部落组成一个帝国。回纥军队曾帮助唐朝皇帝平定“安史之乱”,东土人至今对此津津乐道,并因此为证,新疆历史上不仅是个独立的国家,并曾帮助过中国人。

经过不断的战争,十八世纪末清朝将领左宗棠率大军进疆,打败了维族人。1884年,即中英鸦片战争之後44年,清朝正式在西域设省,取名“新疆”,即新征服的疆土。

但新疆人的反抗不断。1937年,维族人在南疆起义,成立了“伊斯兰共和国”。但很快被後来成为蒋介石的国民政府农业部长的当地军阀盛世才镇压。1944年维族人在新疆北部再次起义,成立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共和国”。

“我们的军队收复了除乌鲁木齐之外的所有新疆北部的土地。但共产党用欺骗的手段,解除了我们的武装。”当年曾参加和进攻新疆的共产党将军王震谈判的东土军队代表之一、今年89岁的巴拉提.阿吉(Berat Haci)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回忆说,“当时王震说,新疆是独立的国家,但是现在我们要联手先打败国民党。将来你们要自治还是独立,我们都会同意。因为列宁主张民族自治,只要人口超过一百万,就可以自治或独立。我们是共产主义者,一定会执行列宁的这些指示。”东土军队在这种承诺下允许中共军队和平进疆。

五十年代中期,中共在新疆成立了自治区,随後对不满汉人统治的当地人进行镇压。“当时新疆分成十个区,其中八个区每个区抓了七万人,另两个区各抓了三万人。”阿吉回忆说。共产党的种族镇压政策,使维族人独立的梦想完全破灭。

今年35岁,在安卡拉的土耳其国立哈契泰大学历史系任讲师的艾尔肯博士(Erkin Ekrem)说,“在北疆成立的东土人民共和国所以被打垮,还因为当时东土政府的五位领袖都被谋杀了。”

九年前从新疆来到土耳其的艾尔肯是对这段历史有深入研究的东土学者之一。他回忆说,当时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主席阿合买江、军队总司令德力力汉、副司令伊沙克白克、外交部长阿布都克里木等五人受邀去北京参加谈判,但中共要求他们经苏联的阿拉木图(现哈萨克斯坦首都)转机到北京。飞机从阿拉木图起飞不久就失事,五人全部遇难。艾尔肯说,“实际上这五位东土领袖是被斯大林抓到莫斯科杀害了。一位当时参与拷打这五个人的克格勃人员在苏联解体後於一家杂上发表过文章披露了这段秘密。这篇俄文文章被译成维文,很多人都看到了。根据这篇文章提到的线索,东土流亡者还特意前往莫斯科,找到了当时参与这个事件的一位前克里姆林宫医生。这位医生说,这五个人被关在原来沙皇的马厩里,在那里被处决。”

五位领袖遇难,激怒了维吾尔人。伊宁的东土共和国军炮兵团长热河曼诺夫下令,杀死所有当地的中国人。阿吉先生回忆说,“包括士兵和居民在内,中国人死了七千多。後来中共军队进来镇压,三天後把热河曼诺夫打死了,他手下的1200士兵也被打死或关押。”

对维吾尔人这样的经历,很多土耳其人,包括学者和政府官员,不仅同情,而视新疆是他们土耳其人的发源地,连土国政府的官员们都称呼新疆是他们的“祖国母亲”。他们认为後来西征到达土耳其的突厥人来自新疆,因此他们称呼新疆为东土耳其斯坦。

突厥族人的族裔意识,使东土人的处境深受突厥国家的同情。五位东土领袖遇难之後,另一名东土人领袖艾沙.尤舒夫.阿布泰金(Isa Yusuf Alptekin)逃到了土耳其。这位东土独立运动的发言人深受土耳其朝野尊敬。1995年,94岁的艾沙在伊斯坦布尔去世时,土耳其朝野政党领袖都出席了他的追悼会,参加吊唁的民众近百万。艾沙被葬在土耳其两位前总统的墓地旁边。土耳其政府还在伊斯坦布尔建立了一座艾沙纪念公园,并在园中树了一面东土旗帜。东土国旗和土耳其国旗都是一个月牙,只是底色不同,东土为蓝色,土国为红色。

对於土耳其人和东土人的关系,伊斯坦布尔大学经济学教授、“突厥世界研究基金会”主席土尔汉.亚兹干博士(Turan Yazgan)说,“我们土耳其人和维吾尔人是同种同祖,这不是我们划分的,这是真主的旨意。现在全世界有两个地区的突厥人还没有自由,一个是在伊朗北部,一个是中国的东土人。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

(载台北《自由时报》1999年10月12日)

1999-10-12

http://www.caochangqing.com (转载请指明出处)
[PR]
by yaponluq | 2008-01-14 23:09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 “中共三点钟打台湾,我们四点就... 「北京的目的是汉化我们」——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