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ウイグル人を相互監視させる「十... 朝日新聞: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 >>
カシュガルの旧市街が再開発されようとしています
参考
朝日新聞: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り壊し通告 ウイグル族「横暴だ」


加快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造福新疆各族人民
(耐震プロジェクトの加速が新疆の各民族に幸福をもたらす)
http://www.tianshannet.com/news/content/2008-08/04/content_2761571.htm


2008年08月04日 08:51:34 天山网
写在自治区实施抗震安居工程四周年之际

自治区城乡抗震安居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张国文

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组织号召和大力支持下,新疆各族人民正用勤劳的双手,在广袤的绿洲和高寒牧区,掀起了新疆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抗震安居房建设热潮。这项历经四年直接受惠于民的工程建设,不仅明显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改变了群众传统的建房模式,同时也明显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生活条件,深受广大干部群众欢迎。

事实已经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提出的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观的充分体现,也是全心全意为全区老百姓办的一件大事、实事。主要得益于:英明决策 150多万户城乡居民住上抗震房一个多世纪以来,在新疆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一百多次6级以上地震。特别是近十年,新疆地震活动不仅范围广、频度高,而且强震活动位居全国之首。

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针对城乡居民住房抗震设防能力普遍较低的现状,自治区的决策者们在总结巴楚-伽师6.8级强烈地震造成的惨重损失和灾后重建的经验教训之后,他们深刻认识到:对于地震这种群害之首,只有防患于未然,把工作做到地震发生之前,才能以求最大限度地维护好各族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确保新疆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和长治久安。

2003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同志主持召开党委常委主席联席会议,专题研究新疆抗震防灾工作。此次会议作出用五年左右时间,在全疆范围内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重大战略决策。标志着城乡抗震安居工程正式摆到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

2004年2月9日,自治区党委第11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研究确定自治区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指导思想、工作原则、目标任务、资金筹措、实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措施,为全区顺利开展城乡抗震安居工程规划了蓝图。

紧接着2月24日,王乐泉书记在全疆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电视电话动员会上向新疆各族人民郑重承诺: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在全区实施抗震安居工程,让群众住到抗震性能好的房子里去。由此拉开新疆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序幕。

同年4月19日,在自治区党委第3次书记办公会议上,对自治区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机构设置、工作重点、资金落实、扶持对象、补助标准、方法步骤等项具体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从而使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在喀什地区试点推广,从南疆四地州20个县市开始启动。

2005年2月19日,自治区党委第11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对加强南疆四地州抗震安居工程建设提出强有力的扶持政策,即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和提高建房补助标准,动员中央和自治区对口支援单位全力支持,采取各项优惠政策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加强对建房农牧民的技术指导和服务培训,将和田地区所有县市纳入自治区补助范围。为南疆四地州开展抗震安居工程注入了强大的动力和活力。

2005年9月19日,自治区党委第43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决定,将南疆四地州、伊犁州直和北疆7个8度重点设防的49个县市、120多万农村特困户、贫困户、困难户全部列入自治区建房补助范围。政策扶持面分别占自治区县市、乡镇、行政村总数的59%、63%和73%,资金直补覆盖面占全区农村危房户改造计划总任务的62%。对其他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县市采取以奖代补形式以资鼓励。这项决定有力地调动了各地州市和各县市工作的主动性,充分激发了广大干部群众建房的积极性,使自治区抗震安居工程由点到面,从南疆到北疆,从农村到城市全面展开。

2006年2月6日,自治区党委第6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决定,再次提高喀什、和田、克州地处高寒山区和平原农区特殊困难农牧民的建房补助标准,充分表达了自治区党委、政府对南疆三地州各族人民群众的关爱之情。

2006年11月6日,自治区党委第7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强调,要切实加强抗震安居工程的监督和管理,确保工程质量。从而推动全区上下开展了以抓工程质量,让群众满意为重点的“工程质量年”活动,使城乡抗震安居工程扎扎实实向前推进。

2007年7月中旬,自治区党委向各地州市转发王乐泉书记的重要批示:一定要把抗震安居工程这项重大民生问题解决好,有两点要特别注意。第一,质量问题要严之又严,这是好事能否办好的最关键问题。第二,如此大规模的建设各地务必扎扎实实,严格防止数量的真实性出问题,谁搞虚假就是对人民的严重不负责任。

随后,各地州市党委、政府组织县乡干部进村入户,开展查建房户数、查工程质量、查建新房未拆危房、查入住情况的回访检查工作,确保把这项造福新疆各族人民的民心工程办实办好。新疆通过四年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实现了自治区党委、政府确定的预期工作目标,不仅使全区152.2万户城乡居民住上了抗震房,同时也重点解决了地震多发区的南疆四地州农村8.26万特困户、50.18万贫困户、10.66万困难户的抗震住房问题;不仅经受住乌什县6.2级地震、墨玉县5.5级地震、特克斯县5.7级地震、于田-策勒两县7.3级地震的实战考验,同时也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充分肯定。

这些成果的取得主要归功于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力支持,归功于自治区党委、政府的英明决策,更要归功于全区广大干部群众的辛勤努力。

措施有力 各族群众建房积极性高涨

四年的实践使我们深切体会到:只有坚定不移地贯彻好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和部署,才能把党的惠民政策落实到千家万户;只有采取强有力的工作措施,才能实现各族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好期盼。

第一、认真落实目标责任制。自治区人民政府每年都把抗震安居工程列入为全疆各族人民要办的实事之一,自治区主席每年都亲自主持召开全疆抗震安居工程工作会议。各地州市年年都与所属县市签订工作目标责任书,把抗震安居工程作为党委、政府重点督查项目,党政一把手定期和不定期深入乡村检查指导。各县市实行县市领导包乡镇、乡镇领导包村组,把工程进度和建房质量作为干部年终考核的重要内容,形成层层压任务,人人担重担的工作机制,确保建房任务、补助资金、质量监督、技术服务到村到户。

第二、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自治区逐年加大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04年投入1.67亿元、2005年投入3.41亿元、2006年投入5.16亿元、2007年又投入8.86亿元。四年中全区共计投入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资金321亿元。其中城乡居民自筹286.27亿元,国家支持11亿元,自治区财政安排8.1亿元,地县筹措4.95亿元,银行贷款8.58亿元,社会帮扶2.1亿元。与此同时,自治区先后三次提高南疆三地州贫困农牧民的建房补助标准,加大对地震多发区和重点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

第三、各部门各单位通力协作。自治区发改委、财政厅、民政厅、扶贫办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门项目资金,及时协调下拨专项资金。自治区建设厅认真制定下发《自治区村镇抗震安居工程质量监督检查及验收要点》等技术规范和标准。自治区纪检委连续两年,组织监察、审计、建设、财政、民政等部门,在全区开展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资金使用情况专项 检查。自治区228家定点帮扶单位从人力、物力和资金上积极支持30个重点贫困县的638个贫困村的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第四、重点抓好工程质量年活动。2007年自治区在全疆范围组织开展了抗震安居“工程质量年”活动,重点整治一些乡村民房建设存在的不按设计要求施工、基础埋深不够、砌筑砂浆标号不达标、随意变更构造柱和圈梁、泥砌砖墙水泥勾缝,使用不合格预制空心板等质量通病问题。各地州市普遍加强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健全工程质量日常监督、责任追究、质量通报、竣工验收等项工作机制,严把图纸设计关、建材质量关、构件制作关、现场施工关和竣工验收关。形成了全社会都来关心、关注质量问题,人人都来参与、监督工程质量的良好氛围。

第五、积极推广建房新模式。为帮助地处高寒山区、荒漠戈壁边远贫困乡村,因自然环境恶劣、生产生活条件很差、主要建材严重匮乏,且收入水平低和自筹建房资金困难的农牧民尽快住上抗震房。我们组织有关部门专家和工程设计人员,对乌恰县柯尔克孜族老人阿不都克里木首创的石木结构抗震房、自治区建设厅原副厅级巡视员刘夏宁在伽师县大胆探索出的新型现浇石膏土块抗震房进行技术论证、工艺完善和设计定型,并通过西安建筑科学大学地震测试中心模拟试验。测试结果显示,这两种新型结构房屋,其抗震性能均高于基本裂度为8度地区的抗震设防要求。去年9月,自治区在喀什召开现场会,参观学习乌恰县、伽师县充分利用当地资源,降低建房成本,抗震保温环保,施工简便易行,造型美观大方,群众普遍欢迎的新型建房模式,创出了一条高寒山区和贫困地区修建抗震安居房的新路子。

第六、大力表彰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为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群众振奋精神,团结一心抓好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自治区人民政府每年召开表彰大会。对工作成绩突出,团结带领各族群众,极大地改善乡村面貌和群众住房条件,任务完成好、工程质量符合要求、群众满意的先进地州市和先进县市颁发奖牌和通报表彰,并采取以奖代补形式下拨奖励资金达8490万元。对心系农村,心系群众安危、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广泛参与贫困乡村抗震安居工程建设的16家中央对口支援省市和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以及80家自治区定点帮扶单位给予通报表彰。对深怀爱民之心,恪守为民之责,脚踏实地、真抓实干,尽心尽责为群众建房办实事做好事,受到群众赞誉的311名基层干部予以通报表彰。使自治区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始终充满生机活力。

第七、实施整村推进。各地按“统一规划、整村推进、拆旧建新、原址重建”的要求,在农村实行一户一户地建、一线一线地连、一片一片地推的工作模式,把抗震安居工程建设与农村五通并举(通水、通电、通路、通讯、通广播电视),明显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部分县市把农村居民危房改造与改灶、改厕、改圈、改院结合起来, 不仅使农牧民住上抗震房、喝上干净水、用上清洁灶、能上卫生厕,而且明显提高了农牧民的生活质量;有的乡村把抗震房建设与农户庭院改造结合起来,使每户农家有一个暖圈,一架葡萄、一块菜地、一片果园、一群家禽,塑造了一个崭新的家园,实现了农民群众安居乐业的目标,为当地新农村建设打下良好基础。

第八、农村掀起新建抗震安居房的热潮。实施抗震安居工程已在我区广大农村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百万农民争先恐后、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抗震安居房的建设热潮当中。阿克苏地区申请建房的农户每年都超过当年计划任务,建房农民积极参加专业技能培训,家家户户的墙上都张贴着新房设计图纸。和田地区十几万农民利用冬季农闲时节,开着拖拉机、赶着毛驴车到几十里以外捡卵石、拉红砖、运水泥,各乡镇的木匠、铁匠忙着加工门窗、木梁和制作构造柱、圈梁,各村农家房前屋后堆放着木材、红砖和砂石,农村呈现出备工备料的繁忙景象。喀什地区有10多万农户主动拆掉了几十年居住的干打垒破旧危房,不管是农忙还是农闲,在农村到处都能看到男女老少拆旧房、挖地基、砌砖墙、上屋顶、抹墙泥的建房热潮。克州有5万多名青年农民走出大山,到外县修公路、拾棉花、搞建筑,人均创收3500多元,为自家建房筹备资金。特别是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灾害后,南疆四地州广大干部群众无不对自治区实施的抗震安居工程发出由衷地感叹,一致认为这是自治区党委的英明决策,是提前抵御地震灾害的果断行动,是保护千百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民生工程,群众建房的热情比以往更加高涨。

坚定不移 新建抗震安居房和拆除危房

当前,我区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已进入艰难时期,一方面要完成剩余83万户城乡居民的抗震住房建设;另一方面要拆除农村几十万套破旧危房;再一方面要整治一部分不按设计要求自行修建住房存在的质量隐患问题。与此同进,还要采取必要措施应对建材价格涨幅过快的不利因素。可以说,今后几年,各级党委、政府必须下最大的决心,拿出更大的勇气,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加快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一是要坚定不移地完成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目标责任书确定的计划任务,集中力量解决边远贫困乡村困难群众的抗震住房问题。目前,全区农村工程建设范围正逐年缩小,农村危房改造任务也趋减少。各地州市一定要按照与自治区人民政府签定的"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目标责任书",进一步缕清思路、明确责任、区分任务、抓好落实。确保人员到位、工作到位、责任到位、措施到位,形成层层压任务,人人挑重担的工作机制,保质保量地完成工程建设目标总任务。同时,各地要凝聚各方力量,采取特殊扶持政策,重点向自然条件差,原材料短缺,建材成本高的边远山区、牧区和边境乡村倾斜。加大对收入水平低、家庭积累少、生产生活条件差、自筹资金能力弱、建房技能低的特殊困难农户的扶持力度,让农村最困难的群众全部住上抗震房。

二是要坚定不移地拆除危房,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这几年农村新建了上百万栋抗震房,但一些干打垒危房、种土块危房、没有任何设施的土块危房、砖包皮土块危房和卵石砌筑的危房在农村仍旧随处可见,而且所占比重也相当高。由于受经济条件所限和传统思想的影响,农村普遍存在着"穷家难舍"的陈旧观念。一部分农民新房建起后,却舍不得拆除伴随自己生活几十年的破旧危房;还有一些家庭是新房孩子住、危房老人居住等等。从现在看,农村这些危房不拆除,将会给我区抗震防灾工作留下潜在的、严重的不安全隐患,可是一旦发生破坏性地震将会给老百姓造成无法挽回的生命财产损失。为此,拆除危房毋庸置疑地就成为各地抗震安居工程一项十分紧迫而又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在这个关系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的态度必须坚决,决不含糊,更不能迁就。从今年开始,各地要加大宣传力度,通过深入细致的说服教育,示范引导和提供服务,使干部群众深刻认识到地震灾害的危害性和破坏性,告诫干部群众建新房不拆危房同样不能消除安全隐患的道理,积极主动地组织引导农民群众拆掉危房,搬进既抗震安全又清洁舒适的放心房。

三是要坚定不移地抓好工程质量,经得起地震灾害的实战考验。工程质量是抗震安居工程的生命线,必须严之又严。要严格按照《自治区村镇抗震安居工程质量监督检查及验收要点》组织施工和验收,确保农村民居基本具备综合抵御6级左右、相当于各地区地震基本烈度地震的能力。今年,自治区在全疆范围内开展“回访检查”工作和“工程质量达标”活动,就是要求各地进一步提高广大干部群众的质量意识,增强建房抗震质量观念,改变农村传统的建房习惯;就是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工程质量管理人员队伍建设,完善四级质量监督责任制,强化地基施工、基础施工、主体施工的日常监督检查,建立质量问题责任追究制和通报制。严把图纸设计关、建材质量关、圈梁构造柱制作关、现场施工检查关和竣工验收关,加强对农民建筑工匠和建房户的技能培训;就是要求各地坚决整治不按设计要求施工、基础埋深不够,随意变更圈梁构造柱、砂浆标号不达标、泥巴砌墙水泥勾缝、女儿墙超高、使用不合格空心板等严重质量问题,确保工程质量合格率达到100%,监督检查到位率达到100%,验收复合率达到100%,向党和政府交一份群众满意的答卷。

综上所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重于泰山,城乡抗震安居工程责任重大,加快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必将造福新疆各族人民!

━━━━━━━━━━━━━━━━━━━━━━━━━━━━━━━━━━━━━━━━━━━━━━━━━━━━━━━━━
一座塗上「拆」字的沙漠綠洲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6/24/n577787.htm

6/24/2004
大紀元6月24日訊】(大纪元记者吴玉林、魏德编译报导) 汉字“拆”,在毛笔字看起来就像是由八个横七竖八互相砍杀的笔划组成,这或许很符合字的原意,因为它的意思就是“破坏”。有人曾戏称“中国”的英文发音“China”听起来好像“拆啦”。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膨胀延伸到西北边陲,当前席卷全中国的强制拆迁之风,也刮到了新疆偏远地区,连喀什(全称喀什噶尔,Kashgar)这样古老的边城,亦不能幸免。
新疆的喀什面积约16.2平方公里,2003年末总人口为350.12万。当地居民共有17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占90%。喀什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叶绿洲,现正在进行一场改造工程。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新疆则是中国地域最大的省份,面积166万平方公里,人口1934万。

据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5月30日从新疆喀什发出的特别报导,近来大大的“拆”字被不吉祥的涂刷在这一古老而又多尘城市中心地带的许多维吾尔旧式砖土结构的民居和商铺墙壁上,就像黑帮告示“死”字一样,警告他们将要采取的破坏行动。

数百个传统建筑被拆除,随之而去的是那些记载着数百年历史的独特维吾尔及阿拉伯式建筑,而这些建筑曾经吸引了无数旅游者。

政府同时开始了对中国最大穆斯林朝拜地,始建于公元1442年的艾提尕尔(Id Kah)清真寺周边地区的修复。而且,这片市郊也将被成百的新商店及餐馆转变为一个商业中心。

星报报导说,这种“现代化”的转变,虽然在其它城市受到欢迎,在这里却似乎进一步恶化汉人和具有自治意识的维吾尔人之间多年以来积怨已深的关系。

“我非常担心将不得不远离这地方”,丝绸及纺织品销售商吐尔杉(Tursan)说:“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接受它。我们不敢表达不同的意见。”

行走在茶萨(Chasa)大街上,混杂在红脸维吾尔人当中,可以闻到烤羊肉和五香茶的浓郁香味。在这样的人群中,大部分被问到的维吾尔族人都不希望他们的名字被披露,因为他们害怕因批评政府政策而遭到报复。

马路的中段即将从土路建设成为一条宽敞的新柏油马路,这儿的维吾尔人正在准备搬迁到别处。路边的建筑物已经被刷上了大大的“拆”字。

“当我的商店被拆毁时,我还能干些什么?”一名鞋匠喃喃说道:“我如何攒钱来维持生存?我是如此贫困,只要看看我自己的鞋子就知道了。”的确,他的脚趾头已经从皮革断裂处露了出来。

“我并不反对发展”,他说:“但是喀什大部分的维吾尔人都很穷。现在,他们在毁坏我们所仅存的一点点(东西)。”被强行搬迁的居民理论上会得到补偿。然而实际上,很多家庭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赔偿。

即使那些在旅游观光方面给政府提供咨询的人士也担心变化太快。“我曾建议他们不要做太大的破坏,”在一家主要旅行社工作的姜珲(John Hun)说:“否则,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会问:‘我们的过去在哪里?’”一位旅行社经纪人攥起手指头说:“许多人从中捞取了很多钱。”

星报报导说,据维吾尔人的说法,在喀什的改造只会使人们更加不安。对于多数维吾尔人,喀什的改造只不过是在脸上煽了又一记耳光。在这里土耳其似的语言和伊斯兰信仰,使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同于占国家多数人口的汉族。而且喀什之远离中国的首都北京,就像温哥华远离多伦多一样。

中国的疆土在历史上经历了各朝各代各民族,一直是分分合合,在清朝康乾时代版图达至最大。自18世纪以来,当时维吾尔族人称做东土耳其斯坦的区域被清朝合并后,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停止试图独立的努力。

1949年后,在北京当局的鼓励下,汉人不断的迁移到新疆地区,但是他们并没有和当地人建立互信关系,尽管中共政府信誓旦旦的保证给维吾尔族人有更多的自治权。在1949年,汉族人口仅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人口的5%,而现在汉族人口已达总人口的40%。

汉人的迁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北京发展了西北部丰富的矿石及石油资源。新疆去年经济增长达11%,高于中国其它地区。但是观察者注意到汉人是主要的受益者,他们有更好的工作、教育机会,以及在该地区的商业中占据主导地位。

星报报导说,一个很容易观察到的事实是,尽管北京给予新疆自治,但在新疆的所有城市中,街道的标志首先是汉语,其次才考虑到维吾尔语,同时汉族人住在比维吾尔族人更新的居住区。在喀什机场,机场解说词只有汉语而没有维吾尔语,但荒唐的是,却还有英语。

星报报导说,一般来说,这两个族群总是远离对方。汉族学生温森(音,Wen Sen)说彼此间的关系“正在改善”,但是走在大街上,他仍不会主动去接近一名维吾尔族人。

同样的,维吾尔食品店主人阿克巴(Akbar)说:“我们并不喜欢对方。他们认为我们都像(奥萨玛)本-拉登或萨达姆-侯赛因一样。”

星报报导说,中国政府一直严厉的控制宗教信仰自由,而且维吾尔族人不会原谅北京用塔克拉玛干(Taklimakan)沙漠做为核爆炸试验基地的行为。

罗布泊曾经是新疆境内最大的湖泊,总面积10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浙江省的面积。它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部,西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为界,东达玉门关和阳关之间,南依阿尔金山,北抵库鲁塔格及北山。1972年彻底乾涸。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人认为是汉人的决定毁坏了他们在喀什的家园和生意。“虽然在政府中有维吾尔族人的代表,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们只是傀儡。”一名叫雅欣(Yasin)的餐馆服务员说。

在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的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做中国研究的教授科林.马克拉斯(Colin Mackerras)说,当城市在逐步“中国化 (Sinocized)”的过程中,传统的文化也正在逐渐消失。“理论上是维吾尔人在负责,但实际上汉人的影响更大,”马克拉斯说道。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族分离主义者从不放弃使用暴力。90年代,当喀什发生了多起暴乱和针对汉族的谋杀之后,政府使用陆军及空军来进行扫荡。官方谴责维吾尔族极端分子制造了1997年的北京汽车爆炸案,为此美国把一个维吾尔组织列入了他们的恐怖主义组织名单。

作为报复,中共当局严厉的镇压了维吾尔族独立人士的活动,并且不断公开处决它称之为恐怖分子的维吾尔族人。

近来,北京为了吸引投资,描绘出一幅双方关系在改善的图画,表面上似乎减轻了对那里宗教活动的严密监控。

星报报导说,自治区主席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的治安状况“非常好”。但双方的关系并不稳定。而事实上,在今年早些时候,在新疆的石油小城市克拉马依(Karamay)的两族裔中学生之间发生了一场恶性群殴事件。

在艾提尕尔清真寺内,一个大型标志解释着过去这些年政府为清真寺所做的一切,包括盥洗室的扩充及房间的增加。

牌子上说:“中国政府特别关心少数民族的宗教和历史文化。这些政策……受到了广泛的欢迎。”星报报导说,对于很多生活在喀什的人来说,似乎并非如此。


[PR]
by yaponluq | 2008-08-26 23:50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 ウイグル人を相互監視させる「十... 朝日新聞: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