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81 )
回族作家安然谴责大汉族主义/RFA
回族作家安然谴责大汉族主义/RFA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050156.shtml
2009-08-04 (博讯 boxun.com)

75乌鲁木齐骚乱后被警方问话及联署声名要求释放维族教授伊力哈木的回族作家安然,接受本台专访说“新疆没有分裂的本钱”,但官方将那些维族的“愤青”视为恐怖份子,却不将汉人的“愤青”视为“敌对势力”。(何山报道)

安然接受本台专访表示,在乌鲁木齐骚乱前﹐他在中国作家协会的安排下,去过新疆一个多月,到那之后,被南疆的贫穷震惊了,而且证实了清真寺不让18岁以下的穆斯林进入,清真寺内还有摄像镜头监视信众的一举一动。他说:“东疆、南疆、北疆还有一个中疆,乌鲁木齐属于中部。 我到了南疆之后就被那里的贫困震惊了。我认为那里的维吾尔人根本没有实力,进行分裂。”

安然说,维吾尔人没有枪,就算听到要发动圣战之类,实际上是一种气话。他说:“说他们没有实力分裂的话,也就是在说气话而已。比如说昨天还是前天,听到清真寺说要进行圣战,这不是说气话吗?他们手上连枪都没有圣战甚么啊?”

但当局,就是将这些青年人,视为恐怖份子,而在众多汉人的眼中,维人就是粗鲁、张狂、不讲礼貌等。他说:“咬牙切齿的说狠话,你把这种楞头青年都看成敌对势力,但你从来没将汉族人的愤青看作敌对势力呀?是不是。”

在海外,移居的维族人就撰文到,新疆汉人与维人有众多不公平的对待。汉人很方可以申领、到保留护照。但维族人的护照审批严格,旅行归来后还不能自己保管,要送回派出所寄存,下次再用。另外, 新疆的大学,规定必须用汉语授课,维语流利、汉语不佳的老师,三个月不达标就要下岗。维族人的语言,成为次等的语言。

同样穆斯林的作家安然就说,在大陆,汉族的民族主义情绪是极具抬头,就连知识份子都在倡导民族主义。他说:“比如前段时间出版的《中国不高兴》,那本书简直是一语成纤。它预告了不好的事情,你看那本书出了之后,中国出了多少事,简直是遍地峰烟,他们就是在倡导民族主义,他们说要用民族主义这种政策,来掩盖内政的愤闷,人民的不满。我觉得这恰恰是饮鸩此渴,喝毒药来此渴。”

此外,北京开始限制国内穆斯林前往圣城麦加朝圣的人数,要由国家统一组织,民政官员陪同。朝圣者还要支付4100欧元的天价旅费,一般人根本付不出。官方团费更是远高于朝圣自由行。维吾尔人抱怨,护照申请困难、旅费昂贵,是政府担心他们与国外的 “恐怖分子”建立联系。

回族作家安然对新疆问题的分析,则请继续留意周三的专题报导。

[PR]
by yaponluq | 2009-08-04 23:04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王楽泉がヌル・ベクリに言ったとか…
e0113320_14292511.jpg
徹底的に潰せ!



e0113320_14442295.jpg
えっ! いまなんと?



e0113320_14205231.jpg
「潰せ」はマズいです



e0113320_14281265.jpg
すぐに和諧します





http://news.sina.com.cn/c/p/2008-03-11/105815123322.shtml
[PR]
by yaponluq | 2009-07-31 00:00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VOA:对比新闻:新疆是自治区吗? / 新疆は自治区なの?
对比新闻:新疆是自治区吗?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2009-07-20-voa39.cfm
记者: 李肃
华盛顿
Jul 20, 2009

新疆乌鲁木齐最近发生的暴力事件使人们对中国在新疆的民族自治政策展开了讨论。

*自治与同化*

中新社7月14日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一九四九年,也就是六十年前,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是三百二十九万。如今,新疆维吾尔族的人口已经接近一千万,是六十年前的近三倍。”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9日的报道说:“据人权观察公布的统计数字,在新疆的汉族人口从1949年占当地总人口6%,到2007年上升到了40%。这些数字还不包括军队及家属,以及未注册登记的流动工人。”

中国新民网7月9日刊登的2007年新疆民族构成统计证实了人权观察这种说法。

《纽约时报》7月11日的报道说:“人权观察的比奎林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约有两百万汉人搬到新疆。”《纽约时报》7月15日的一篇评论说:“汉族中国人的统治向满洲、蒙古和台湾的扩张基本上是通过移民实现的。所以北京会很自然地认为可以在新疆达到同样的目的,尽管这个进程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才迟迟开始的。”

评论说:“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说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就像种族灭绝’,中国应该‘放弃民族同化政策’,他的话会在北京的耳朵里回响很久。”

*维持传统还是压制传统*

中新社的报道说:“秦刚说,......维吾尔族人民的宗教信仰、文化传统、风俗习惯依法做到尊重、保护和传承。”

荆楚网7月13日发表的一篇评论说:“在民族自治区域内,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民族区域自治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充分保障各族人民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最主要的是要保障各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在教育、文化、广播电视和日常生活各方面,更是广泛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

而《纽约时报》7月11日在一篇专门介绍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的报道中说:“王乐泉加紧了对维吾尔文化和宗教的限制。他在小学里用汉语代替了维吾尔语,说少数民族语言‘与21世纪不同步’,并且禁止或者限制政府工作人员信奉伊斯兰教,包括不得留胡子,不得戴头巾,不得在工作场所斋戒或者祷告等。”

美国的彭博通讯社7月9日报道说:“2006年离开新疆到德国读书的维吾尔人库尔班·海于尔说:‘在学校,从来不让我们戴传统的维吾尔人的帽子,因为如果我们展示我们的民族特点,中国人就觉得有威胁。维吾尔不能庆祝传统节日,禁止在公共场所聚集,被迫学汉语。’

报道说:“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教授、《中国少数民族与全球化》一书的作者科林·马克尔拉斯说:‘汉人对维吾尔文化不够敏感,维吾尔人感到他们的文化受到了侵蚀。一些人感觉维吾尔文化正在受到毁灭。’”

*谁的经济发展了?*

宁夏网7月15日发表的宁夏党校的文章说:“2008年,包括内蒙古、广西、西藏、宁夏、新疆5个自治区和贵州、云南、青海3个多民族省在内的民族地区GDP总量达3062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 1978年增长了17.3倍,年均增速10.2%。”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9日的报道说:“这次乌鲁木齐发生的暴力,和去年在拉萨发生的抗议骚乱一样,令许多人感到困惑,他们不理解中共对少数民族政治、经济上的优惠政策何以没有能够增强少数民族对国家的归属感。”

报道说:“中国官方一直拒绝承认少数民族集体诉求的正当性,把民族问题简化成经济发展问题。认为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民族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中国领导人自邓小平开始一直到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在少数民族地区或少数民族问题上发表过类似内容的讲话。”

《纽约时报》7月11日的报道说:“在王乐泉的领导下,由于工业和政府就业机会的吸引,汉族工人开始回流新疆,维吾尔人说,这些就业机会不成比例地向外来汉人倾斜。”

*维人难找工*

彭博通讯社7月9日报道说:“一些维吾尔人......说,大部分经济好处都让外来的汉人拿去了。”“到德国读书的维吾尔人海于尔说:‘几乎所有的工厂都是汉人拥有的。经常可以看到工厂外面竖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我们这个职位不招收少数民族”。’”

路透社7月13日的一篇分析报道说:“维吾尔官员阿里木说,在过去,中国政府可以保证在国营企业里有一定比例的维吾尔工人。‘但是现在私营企业只要汉族工人,就连国有企业也无视配额了。所以连我们最好的毕业生都很难找到好工作。’”

*由来已久的问题*

美国之音7月9日的报道说:“华盛顿大学的中国问题教授戴维·巴克曼表示, 解决汉族和维吾尔族之间长期存在的紧张关系,没有一蹴而就的方法。他说,任何解决问题的努力都应首先集中在深层问题上,例如,努力缓解那些已经意识到各种不平衡现象,缓解歧视以及不平等问题。”

乌鲁木齐是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然而据中新网7月13日报道:“汉族......一直是乌鲁木齐的主要民族,汉文化在乌鲁木齐也占主导。”“乌鲁木齐一直是一座以汉民族为主体的移民城市。”“维吾尔族的大批涌入是在一九五0年以后才开始。”“新疆于一九五五年成立维吾尔自治区,并将乌鲁木齐作为自治区首府,大批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干部开始从新疆南北调往乌鲁木齐,包括大批家属也随之迁来。”

*自治区最高领导人是汉族*

宁夏党校7月15日在宁夏网上发表的文章说:“真正实现少数民族自主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在民族区域自治地方,自治区主席、自治州州长、自治县县长全部由实行区域自治的少数民族公民担任。”

不过,根据中国的规矩,共产党领导人才是最高领导人。自1949年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的领导人先后换了8个,只有一个人是维吾尔族,就是曾经担任中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赛福鼎,其余7个人都是汉族。在先后9个自治区主席中,有两个人是汉族,即1968年到1972年的龙书金和1978年到1979年的汪锋。

*谁是自己人*

香港《明报》7月7号报道说:“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4时半到汉人聚集现场,爬上车顶带领群众高喊‘打倒热比娅’的口号,并称汉维两族都是一家人,应该团结起来建设乌鲁木齐,呼吁聚集者离开;僵持了近两个小时后,人群慢慢散去。”

在这里,粟智先是用“打倒热比娅”的口号把自己和汉族人划在一个阵线里,然后再以“自己人”的身份劝阻汉族人不要闹事。目前,明报网上的这篇报道已经找不到了。

新华网7月7日报道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在电视讲话中劝阻汉族人不要上街报复维吾尔族人的时候说:“同志们,这种行动,第一根本没有必要,我们的专政力量完全可以把坏人打掉,无需采取这种行动;第二,7·5事件犯罪分子对若干无辜的汉族人大打出手,造成严重的后果。这是汉族、维族广大干部群众都不愿看到的。很多人为之义愤也是可以理解的。同志们,想一想,如果现在汉族群众组织起来,对向无辜的维族群众,不是同样既没有道理,也让广大的各族干部群众痛心的事吗?”

乌鲁木齐暴力事件的原因是在广东韶关的汉族人由于维吾尔族人“强奸”汉族少女而杀了维族人,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人向汉族人报复。随后乌鲁木齐的汉族人又准备向维吾尔族人报复。王乐泉把打杀汉族人的维吾尔族人称为“犯罪分子”,而把准备报复维吾尔族人的汉族人称为“同志”,亲疏关系一目了然。

[PR]
by yaponluq | 2009-07-20 22:2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三个离不开」という気持ち悪い標語
e0113320_23492789.jpg
写真:http://blogs.princeton.edu/pia/personal/xinjiang/2009/08/ili_at_unease.html
≪三个离不开≫


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
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
各少数民族之间也互相离不开


≪三つの“離れられない”≫

漢族は少数民族から離れられない
少数民族は漢族から離れられない
各少数民族はお互いに離れられない



わたしがはじめてこの標語を見たのはウルムチの病院。
監禁事件の犯人が、ベッドに縛り付けた女性に向かって
「おまえはもう、俺から離れられると思うなよ」
と言っているようで、背筋が寒くなった。
e0113320_17131.jpg



【三个离不开】
http://www.56-china.com.cn/china08-12/08-11q/08-11mz8.html

1981年的新疆。一天,解放军南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乌拉太也夫迎来了两位前来采访的新华社记者。在记者面前,他拿出一篇经过自己深思熟虑写就的文稿——《关于在少数民族地区解决民族纠纷问题的八点建议》。在这篇文稿里,记者读到了这样的观点: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无论在生产、生活上,还是在经济、文化上,都要相互依靠,谁离了谁都不行。

记者慧眼识珠,很快完成了一篇反映乌拉太也夫观点的新华社内参。内参很快被呈送给中央领导。

没想到,这是一条被邓小平同志高度重视的信息。小平同志在内参上亲笔批示:南疆军区政治部有位副主任,提出了在少数民族地区工作的汉族干部离不开少数民族,同样少数民族也离不开汉族,我赞成这一句话。

这一年7月6日召开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专门讨论了新疆民族关系问题。会议纪要根据邓小平批示精神,提出:“新疆的汉族干部要确立这样一个正确观点,即离开了少数民族干部,新疆各项工作搞不好;新疆的少数民族干部也要确立这样一个正确观点,即离开了汉族干部,新疆各项工作也搞不好。”

同年10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在接见全国少数民族参观团负责人时说:汉族和少数民族的关系是,汉族离开少数民族不行,少数民族离开汉族也不行。这个关系是相互依存、相互帮助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

“两个离不开”——是社会主义新型民族关系的最生动、形象的表达,它很快得到全国各族人民的接受和拥护。学者撰文:“两个离不开”是中国民族关系发展史的高度概括和科学的总结,是民族平等和民族团结的基本原则在新时期的运用和发展。

当“两个离不开”被进一步发展为“三个离不开”的思想时,同样是在新疆大地上。

1990年8月,新疆在最丰饶的季节里,迎来了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视察中,江泽民说:“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这个观点,生动地反映了我国各族人民团结发展进步的历史,对这方面的宣传教育要经常抓、反复抓,坚持不懈。

之后,江泽民进一步指出:“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是由五十六个民族构成的,在我们祖国的大家庭里,各民族之间的关系是社会主义的新型关系,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之间也相互离不开。”

“三个离不开”的思想,在这里被正式提了出来。同样,这一提法一经传播,很快便得到各族群众的深刻理解和衷心拥护。

从“两个离不开”发展而来的“三个离不开”,精辟地概括了我国56个民族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休戚与共、互助合作的紧密关系,反映了我国民族关系历史构成的客观事实——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格局;它充分表达了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发展的共同愿望,成为新的历史时期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重要指导原则。

[PR]
by yaponluq | 2009-07-08 07:2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一个兵团二代的网文:告诉你近三十年来一个真实的乌鲁木齐
一个兵团二代的网文:
告诉你近三十年来一个真实的乌鲁木齐

https://go2china9.appspot.com/_?bG10aHMuODI0NjYxL3RuZXJydWNiZy9paHNpaHMvU0JCL25haFNhdUgvdGVuLmduZWhzYXcvLzpwdHRo
作者: uchiha(洛.村.之.株) [166428:19945], 20:17:29 07/07/2009:
- 论剑谈棋 豪杰尽聚 - 华岳论坛 - http://www.washeng.net/

一个兵团二代的网文:告诉你真实的乌鲁木齐


  听到乌鲁木齐发生了暴乱,心里面一直无法平静,一天都在不断的搜寻各种信息,无法静心工作。因为这里,对我的意义,和大多数人并不相同——这里曾经是我的家园。

長いけど読む?
[PR]
by yaponluq | 2009-07-07 00:05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China demolishing ancient Silk Road city to replace it with tourist replica
China demolishing ancient Silk Road city to replace it with tourist replica
http://thescotsman.scotsman.com/world/China---demolishing-ancient.5314266.jp

Published Date: 29 May 2009
By Michael Wines in Kashgar
SOME 1,000 years ago, the northern and southern branches of the Silk Road converged at the oasis town of Kashgar near the edge of the Taklamakan Desert.

Traders from Delhi and Samarkand unloaded their pack horses here and sold saffron and lutes along the cramped streets. Chinese traders, their camels laden with silk and porcelain, did the same.

The traders are now joined by tourists exploring the alleys and mud-and-straw buildings once window-shopped, then sacked, by Tamerlane and Genghis Khan. Now, Kashgar is about to be sacked again.

Some 900 families have been moved from Kashgar's Old City, "the best-preserved example of a traditional Islamic city to be found anywhere in central Asia," as the architect and historian George Michell writes in the 2008 book Kashgar: Oasis City on China's Old Silk Road.

Over the next few years, city officials say, they will demolish at least 85 per cent of the warren of picturesque, if run-down homes and shops. Many of its 13,000 families, Muslims from a Turkic ethnic group called the Uighurs, will be moved.

In its place will rise a new Old City, a mix of apartments, plazas, alleys widened into avenues and reproductions of ancient Islamic architecture "to preserve the Uighur culture", said Kashgar deputy mayor Xu Jianrong.

Demolition is deemed an urgent necessity because an earthquake could strike soon, collapsing centuries-old buildings and killing thousands. "What government would not protect its citizens?" asked Mr Xu.

Critics fret about a different disaster. "From a cultural and historical perspective, this plan of theirs is stupid," said Wu Lili, the managing director of the Beijing Cultural Protection Centre, a group devoted to historic preservation.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locals, it's cruel."

Reconstruction during China's long boom has razed many old city centres, including most of the ancient alleyways and courtyard homes of the capital, Beijing.

Kashgar, though, is not a typical Chinese city. Security officials consider it a breeding ground for a small but resilient movement of Uighur separatists, whom Beijing claims have ties to international jihadis.

So, redevelopment of the ancient centre of Islamic culture comes with a tinge of forced conformity. Mr Xu calls Kashgar "a prime example of rich cultural history and at the same time a major tourism city". Yet the demolition plan would reduce to rubble Kashgar's principal attraction for the million-plus people who visit each year.

China supports an international plan to designate major Silk Road landmarks as United Nations' World Heritage sites – a powerful draw for tourists, and a major incentive for governments to preserve historic areas. But Kashgar is missing from the list of proposed sites.

One foreign official who refused to be identified for fear of damaging relations with Beijing said the Old City project had unusually strong backing high in the government.

The city says the Uighur residents have been consulted at every step of planning. Residents mostly say they are summoned to meetings at which eviction timetables and compensation sums are announced. "My family built this house 500 years ago," Hajji, 56, said as his wife served tea inside their two-storey Old City house. "It was made of mud. It's been improved, but 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to the rooms."

His wife said: "If we move to an apartment, every 50 or 70 years, that apartment is torn down again. This is the biggest problem in our lives. How can our children inherit an apartment?"

[PR]
by yaponluq | 2009-07-04 23:1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撲殺されたウイグルの同朋を悼む
沉痛吊念韶关旭日厂事件冤死的同胞
http://www.xjmkh.com.cn/thread-14009-1-1.html


昨天我写了一篇继续关注广东韶关旭日厂的帖子,但是今天这个帖子找不到了。我继续写,如果这个帖子也消失我希望删我贴子的人能给我说明原因,如果我们这个自认为是新疆优秀人才聚集的论坛也因为怕被政府和谐而阻止我们发表心声的话,我发誓从此不上这个论坛................
今天在一个网站上看到许多旭日厂事件的现场照片(http://user.qzone.qq.com/364345800/blog/1246621218/),从这些照片可以明显看出我们的维吾尔同胞是如何被非人的摧残,我们的尊严就被这样践踏了(难道真是因为官方所称的有人在网上散步的谣言吗?)............这些照片告诉我们被打死的绝不是官方所报的只有两人(已有证据显示死去了共50名维族同胞),死去的同胞中还有女孩,不知这些可怜的女孩家人是否安康(愿真主保佑他们)更无法想象那些人再打这个女孩的时候是怎么下得了手的(他们还以人自居呢),看到视频里我的同胞们被那么多人追打致死那些人嘴里还不停的叫着打死他,打死维族人打死所有的新疆人.........看着看着我流泪了,我相信有很多人也看了这个视频他们一定也流泪了气愤了,可是我们只是在默默地哭泣,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在新疆这样的政治高压环境下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我们无助,我们只能等待政府的回应,可是我们的政府只是拉回了死难者的尸体叫他们的家人不要声张把他们悄悄地埋葬,我的兄弟们姐妹们那,你们死的太冤枉了,连你们的家人都不敢趴在你们的尸体上大声的哭泣,连事情的真相,你们的死因你们的家人都无权知晓啊...............
直到现在我们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和我们尊敬的努尔拜克力主席对此事还没有发表什么声明,时间在一天天的过去,我想我们的维吾尔干部我们的父母官可能已经遗忘了这个事情,因为那些死去的维吾尔兄弟姐妹们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只关心自己升官发财养家糊口的大事,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安逸可以不再想自己的父老乡亲不再需要自己的民族同胞..................
前一段时间我的QQ邮箱收到一个有关前些年印尼种族清洗屠杀华人事件的邮件,上面的图片内容和韶关时间的内容一样都是一群人追着几个人在打场面非常残忍,文章里不断地在骂那些印尼人是畜生灭绝人性,还不断的提醒中国人不要忘记同胞被残杀的屈辱还提醒中国人拿出自尊坚决不向印尼捐款抵制印尼货,!时至今日这样的行为他们也做出来了,我们是否也有权骂他们是畜生灭绝人性,也因该呼吁维吾尔人拿出自尊坚决不予汉人来往抵制内地货,我们真的可以这样吗?我们的自尊真的能被唤醒吗?我们共同的信仰已经被破坏了,我们彼此已经不信任了,我们的人格尊严被磨灭了,我们优秀的思想家为自由而战的同胞,被扣了帽子被唤做恐怖分子和分裂分子,我们所谓的ZF领导成了叛徒饭桶,我们真的可以吗?作为穆斯林我只有说:一切托靠真主!我相信有一天真主会还他的子民一个公道(就向有些网友所说的:出来混,一定会还的!)
事态发展到现在,没有一个凶手被绳之以法,没有一个人出来为此事道歉,一个也没有,反而有人拍手称快,有人大声叫好,他们觉得这是应该的,维族人就因该被这样对待!还有我们本民族的人幼稚的以为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件事,我问你历史上任何一件种族歧视和种族屠杀有通过法律途径解决的吗?像你这样伸长个舌头等待,哪天才是个头呀?我们连最起码的合法游行示威和抗议都做不到(这是我们的权利呀)你还指望什么?你摸摸良心问问自己,你是穆斯林吗?你是维吾尔族吗?我们祖先的优良传统和勇敢的血性都被你遗忘了吗?如果将来你的子孙知道了你的光辉事迹,他们会引以为荣吗?到底有多少同胞被侮辱被欺负被屠杀你才觉醒呢?就像以色列违背国际法屠杀巴勒斯坦人民一样事实摆在了你的面前,你还要观望等待保持沉默叹一口怨气,等待这些事情都过去吗?他们就是做给你看的呀,告诉你了就要欺负你,打你,骂你,屠杀你,还要问你你能怎么样?嗯.......你到底能怎么样?我们现在就要踏碎你的尊严奴役你的民族屠杀你的同胞你还能怎么样?快了快了,我的语言就快变成你的语言了,你祖先的痕迹也快被我抹灭掉了你能怎么样?.................
现在全世界的维吾尔人都在为他们惨死的同胞举行吊念,努力想为他们讨个公道,示威游行抗议ZGZF掩盖事实隐瞒真相庇护凶手而你呢你能怎么样.................你看,你能容得下几千万汉人他就是容不下你六百个维族人你能怎么样?
其实我知道......我知道你也想有所作为为你的民族出一点薄力,但是你怕,怕戴上东突份子,分裂份子的帽子被迫害累及你的家人,他们也就这点伎俩。但是沉默真的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我们沉默的太久了,我们的弟弟妹妹被人拐去做了小偷被人打死在街边,我们的哥哥姐姐被人拉去做了苦力惨死在异乡,我们的父亲母亲爷爷奶奶却无助的在家门口守望...............

写到这里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我不知道等待我们的还有什么事情!我只能祈求真主不要放弃我的民族,他们也是你的子民!祈求你从新赋予他们良知让他们找回尊严!祈求你让他们团结从新回到你的旗帜下不再为他族欺辱,祈求你让那些冤死的同胞成为舍希德(XAHID)进入你的天堂!祈求你安慰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让他们知道还有你去托靠, 赞主至大!

最后衷心的感谢彩丽肯网站www.salkin.cn,因为距今为止此事件的相关报道和后继报道的相关帖子其他网站都已经被封闭了,只有这个网站在反映维族网民的心声。愿真主赐予他们力量让他们为民族崛起出力!

注:以上都是我的个人观点及言论与任何组织网站及我的家人无关,希望这个帖子能在本论坛多呆几天(我的意图站长和各位超版因该明白),希望我们民考汉论坛真正能做民考汉们的精神家园和向导明灯而不是每天闲来无事消磨时间的地方,愿真主赐福于你们 ,谢谢!


e0113320_22314356.jpg

e0113320_22322541.jpg

e0113320_2233086.jpg

e0113320_22333236.jpg

e0113320_22335213.jpg

e0113320_223413100.jpg

e0113320_22345182.jpg

e0113320_22351147.jpg

e0113320_22354061.jpg

e0113320_2236371.jpg

e0113320_22362713.jpg

e0113320_2236455.jpg

e0113320_22371421.jpg

e0113320_22373351.jpg

[PR]
by yaponluq | 2009-07-04 22:24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ウイグル人撲殺にみた心の闇
从韶关事件看人内心的阴暗面
http://www.lotus-eater.net/ReadNews.asp?NewsID=6338&BigClassName=%BA%D3%B2%AE%D6%AE%D1%D4&SmallClassName=%CB%BC%CF%EB%C2%DB%CC%B3&SpecialID=5
http://www.dewir.cn/bbs/viewthread.php?tid=7088&extra=page%3D1


真相逐渐水落石出,我不禁感到悲哀。那些冤死的维族青年死不瞑目。那些被打得伤痕累累的青年多么无辜。其实他们也就无非想多挣些钱,来使生活过得好些。
从网络群体的狂欢中,我们看到了许多人内心的阴暗一面。

侮辱、威胁、散布谣言。“涉性的谎言” 到处散布。一派魏玛民国的景象。魏玛时期,之所以社会对犹太人仇恨至深,就是和这些“涉性的谎言”到处传播有很大关系——“犹太人强jian了德国女孩 ”、“犹太人酷爱幼童”、“犹太人玷污了我们的血统”——如今,这些赤裸裸的谎言竟然也在中国出现。我始终万分惧怕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自2006年,我开始更深入的接触魏玛民国历史以来,就发现,如今的中国社会和魏玛时期的相似性。很大程度上,许多矛盾在现今社会的大转型、大变革中尤为凸显。传统与现代性、阶层与流动性、民族与观念认同之间的张力不断扩大。

就我个人所看见的,在类似天涯一类的网站上,到处出现各种各样的貌似“历史探讨”的内容,但恰恰是这些内容,枉顾事实,出现许多可怕的内容。比如,刻意污化元代和清代历史,过度强调这两个朝代的血腥一面(但张献忠或太平天国就被大量忽略)、鼓吹捻回起义后的人口减少(根本无视逃难和灾荒引起的人员流动)、到处抹黑、造谣中伤少数民族的生活习惯(还对他们加以侮辱的称号)、到处辱骂各个少数民族,完全无视在近代以来,特别是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中,各个少数民族牺牲流血、为国家兴亡和发展做出的贡献。

这些征兆意味着些什么?或者仅仅是某些人在网络上一时的发泄与狂欢?韶关事件则从网络狂欢发展到了现实的程度。这正是一个非常大的危险讯号。
版主dean在通报这则消息的时候,我就感到,期间有三个群体我感到恐惧:暴徒、暴徒和网民。注意:这些身份是不分民族的,且我也已经身在这个群体其中。

我感到恐惧,是因为,在信息相对封闭的管道中,任何人听到的微弱声音都可能被无限放大。放大之后的恐慌会被管道再次放大,那时候,更加可怕的事情就将发生。
无论如何,我相信法治。就像我对dean版主所说:无论政府如何“两少一宽”,那都是针对轻型刑事案件。政府和执法部门都不可能因为保护哪一方而不明是非。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在任何人那里都不会得到例外。

今天,已经有四个人丧生,几十人重伤。那些死去的人的家庭,他们该又何出路?那些重伤者,他们的人生又会怎样转变?他们也是共和国的公民,难道打工有罪?抑或他们的身份有罪?

我相信,这世界上,特别是在一个法治的社会中,或许会存在不加考虑而行事的善,但绝不会有无缘无故而行事的恶。没有人会傻到以身试法,没有人会枉顾人类最基本的道德要求,随便行恶。

从这件事,我们也应该看到:我国的法治之路还很长。一个良好的法治社会,它并不会绝对地使得社会治安问题得到一劳永逸地解决,而是使得陌生人之间、陌生的社群之间得到最基本的信任。那种信任,是中国迈向一个成熟的社会、一个成熟的国家的前提。

魏玛民国的警笛在中国在响起,愿那些无辜死者安息、那些无辜伤者能走出阴影,那些在心灵受到创伤的群体得到安慰。

(题外话:其实看看中国现在足球斗殴事件,也能略见一般——天津与北京兄弟城市之间成为死敌,河南和山东兄弟省份成为死敌,上海和北京成为死敌……期间,根本就仅仅是因为身份而仇恨,而没有什么实在的内容。恰恰是“身份”,却好像成了每个人身上背负的“原罪”。)
[PR]
by yaponluq | 2009-07-04 16:19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ウイグル人の名前の意味
维吾尔名及汉语意思

维吾尔人的全名,由本名和父名组成,本名在前,父名在后,没有专用的姓。本名与父名之间用间隔号,如“艾尼瓦尔●萨迪克”。在文字材料和书面上用全名合中仅称本名。

男子人名,如:

阿里木(学者)、
哈拉汗(伟大的汗王)、
阿迪里(追求公正者)、
哈里克(创造者)、
巴图尔(勇士)、
艾则孜(有力量的、伟大的、珍贵的)、
热合曼(至仁的)、
萨比尔(善于忍耐的)、
萨迪克(忠诚的)、
艾尼(富有的)、
艾尼瓦尔(最光明的)

等。



也有以植物起名的,多为女子人名, 如:

罕古丽(蝴蝶花)、
热娜(月季花)、
热依罕(紫罗兰)、
古丽苏如合(玫瑰花)、
玛依莎(禾苗)、
奇纳尔(条悬树)。

以日月起名,古时维吾尔人崇拜日月。 男子人名,如:

奎尼(太阳)、
奎尼吐艾迪(太阳出来了)、
夏哈甫(星)等。

女子人名, 如:

阿依(月亮)、
坎曼尔(月亮)、
阿依木(月亮般的女儿)、
玛依努尔(皎洁的月亮)、
阿依吐露(满圆的月亮)、
祖合拉(金星)。


以圣人起名的皆为男子人名, 如:

穆罕默德(买汗买提、买买提为两种不同的叫法,意思均为被永恒赞颂者)、
伊不拉音(服从真主者)、
艾沙(真主的财富)、
伊力亚斯(真主的力量)、
苏来曼(结红以果实的一种植物)、
玉素甫(增多了)、
达吾提(曲调;音律)、


以圣母取名的皆为女子人名, 如:

阿瓦罕(蓝天、深绿色)、
玛力亚木(祈祷者、苦涩的)、
帕蒂曼(断了奶的)、
萨热(愉快、安宁、香甜)、
阿依仙(好生活、忍耐的)。


用宗教词语起名,男子人名较多, 如:

斯拉木(服从、即伊斯兰)、
阿不都肉索里(圣人的使者)、
伊玛尼(信仰)、
艾伯不拉(真主的朋友)、
阿不力孜(真主的奴仆)、
塔里甫(宗教学府学员)、
阿吉(朝觐者)等。


以孩子出生的顺序起名, 男子人名,

艾克板尔(大儿子)、
牙库甫(第二个婴儿)、
艾合坦木(最后一个儿子)、
坎吉(最未的)
等。

   女子人名,如:

热比安(第四个女儿)、
哈蒂曼(最后一个女儿)
等。


以孩子出生的时间起名。 男子人名, 如:

吾守尔(回历一月)、
赛盘尔(回历二月)、
热健甫(回历七月)、
巴拉提(回历八月)、
肉孜(回历九月、即斋月)、
库尔班(牺牲品、即古尔邦节)、
奴肉孜(回历新年)、
海伊提(节日)
等。


   女子人名,如:

阿孜娜(星期五)、
纳哈尔(白天)、
南吾巴哈尔(早春)、
巴哈尔(春天)
等。


其他还有:

吐尔地(站住了)、
吐尔逊(让站住)、
吐尔洪(稳定的)、
托合提(站住了)
等。


以上为男子人名,在这些人名后附加上阿依(月亮)、古丽(花儿)、罕(女士)、克孜(姑娘)、尼莎(女士),便成女子人名。

新中国成立后,维吾尔人迈进社会主义新时代,许多人为孩子起名呈现出新的文化景观,其中以男子人名为多。

如:

阿扎提(解放)、
尼贾提(拯救)、
艾尔克(自由)、
库吐鲁克(喜庆的、吉详的)、
板合提亚尔(洪福无量)、
多里库(浪潮)、
亚里坤(火焰)、
艾伊热提(先进者)、
艾孜买提(好汉)。


在男子人名后加沔(伟壮、古老)、江(生命)、阿洪(原意为宗教人士)、毛拉(学者)、巴依(富翁)等表示敬称;在女子人名后加古丽(花儿)、罕(女士)、克孜(姑娘)、尼莎(女士),等表示敬称。
[PR]
by YAPONLUQ | 2009-05-10 23:30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侍建宇: 几個疆獨概念的政治史論述
侍建宇: 几個疆獨概念的政治史論述

http://home.muzi.com/cc/fanti/16034,19931.shtml?q=1522152


明報/「東突厥」原是隋唐時期史料對於中亞政權一支的稱謂。「東土耳其斯坦」則是20世紀軍閥与國民政府時期的用法,与當時的土耳其与中亞地區的民族主義勃興有關。中國官方「新疆」的正式出現,可以追溯到清代乾隆朝,當時稱為「西域新疆」,伊犁將軍松筠編成「伊犁總統事略」,后為道光皇帝欽定為「新疆事略」,新疆才正式沿用成為專稱。

兩次疆獨建國運動

被當代中國定義成疆獨運動的幵端,被海外流亡維族視為成功复國的例証,都可推到第一個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共和國(1933-34,簡稱東土國)与第二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中共錯譽為「三區革命」1944-49)。

細究第一次東土建國領導人背景,可以發現原來是先有一個「和闐大公國」,之后再融入喀什的「東土獨立組織」,卻又推舉當時与軍閥盛世才結盟的哈密領袖和加尼牙孜為總統﹔雖然當時高舉中亞伊斯蘭查地新思維運動(jadid)作為號召,在第一個東土國憲法与出版品中,又出現不見容於伊斯蘭的現代教育与經濟主張,甚至民主原則﹔雖然沒有得到國際承認,護照上則稱「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可是在鑄造銅錢上卻曾稱「維吾爾斯坦共和國」。這個時期民族認同与政治角力的复雜關系其實很混亂。當時回族軍閥馬仲英宣示效忠南京國民党政權平亂,攻陷喀什老城并對維族進行大屠殺,后來不敵盛世才軍隊,餘党又轉進盤据和闐建立一個外界稱做「東干斯坦」的政權。

相對於第一個東土國發韌於新疆西南的喀什与和闐,第二個「三區革命」則出現在新疆東北的伊犁、塔城与阿勒泰。主事者約略分為「堅持獨立」与「妥協自治」兩派,前者以阿合買提江為首,奢望最后能夠建造一個以「突厥族」為主体的國家,但是后者以為獨立的目標太過理想,夾雜?維吾爾、蒙古、哈薩克、吉爾吉斯等等不同族群革命精英的利益与爭執,所以愿意与中國妥協獲得較多的自治空間,其中以麥斯武德与艾沙為代表。

蘇聯主導、利用、并終結第二次東土建國運動的檔案史料已被公幵确認。蘇聯總領事促成東土与國民党協議成立聯合政府,對於獨立派來說,衹好政治上虛与委蛇,實際上趁机擴張并扎根,組織「東土耳其斯坦青年團」往南疆宣揚獨立主張,不斷要求「中央軍撤出新疆」。然而隨?國際情勢逆轉,蘇聯不再需要東土牽制中國,東土主要領袖被說服參与中共主導的政治協商會議。可是當他們從哈薩克阿拉木圖搭机前往北京途中,据報道飛机墜↓全部罹難。另外也有傳聞說由於這批人堅持民族自決,為免尷尬,一行人遭蘇聯政治軟禁或謀殺。當然第二次東土國就在冷戰國際氛圍下煙消云散,也埋下延續至今,東土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圖騰想像。

「維吾爾」的出現

維吾爾族的确占据新疆人口的多數,但是政權卻通常為漢族精英主導。而兩次東土建國顯示新疆各個族群的繁复關系,政治上的合縱連橫与相互陷害。權力政治斗爭不遑多讓,但是盛世才同意并采用斯大林的民族管理策略,在充滿象徵意義的族稱上,愿意妥協。新疆省邊防督辦盛世才、省政府主席李?、副主席和加尼牙孜(第一個東土國總統)於1934年聯名公告令「改纏回名稱為維吾爾」,原文十分有趣:

「漢、唐把居住天山南路的人民給予种种名稱(例如回紇、回鶻、烏護數十种),清朝把他們叫做纏回」。新疆威武爾教育促進會請求,「省府查關於新疆种种書籍,都用畏吾兒一詞﹔此名稱含有畏懼之意,或原系名其种族一部分之稱,有以偏概全之嫌。一個民族改變名稱這樣的大事,不便隨意沿用。茲經本府第三次會議,通過維吾爾三字。此名稱狹義言之,為保護自己民族之意,廣義言之,為保護國家之意,与威武爾一稱,亦無沖突處。顧名思義,當生愛國家愛民族之觀念。且用此三字讀維吾爾之音,亦較他字為妥。故以后改纏回為維吾爾。禁用畏吾兒,威武爾等名稱。特此布告全体土耳其人民知悉。」

這個「維吾爾」漢語譯名雖然已經為各方接受,其中民族、國族、与族國的觀念互相混淆,纏回、畏吾兒、維吾爾、威武爾、土耳其人民各种字眼充滿語意口舌上的算計,顯示出處理民族問題必須細膩。塔里木盆地周圍綠洲居民,過去社會認同意識往往衹停留在居住家鄉,學者稱為「綠洲認同」。「維吾爾」這個原本很模糊,甚至不存在的概念,反而經過正式官方确認,給予當地本土精英塑造并發展維吾爾民族主義,建构「族國」的施力起點。如果從語言譯名來暗示,在延伸到政治定義的層面思考,那麼「東突厥斯坦」可說是現代中國辯解歷史延續正當延續,以闡述「自古以來」中原政權「主導」西域政治所采用的字眼吧。

作者侍建宇 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附屬學院講師

[PR]
by yaponluq | 2009-03-30 21:4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