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 03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日本の大新聞は中国をどう報じているか
看日本大报如何报道中国

2007-03-22 10:42:00 来源: 中国日报 

  中国日报网环球在线消息:从到达日本的第一天开始到现在,我给自己定了一个任务,就是每天都要观察日本的五份最重要的报纸,这五份报纸在世界前十名报纸里头就有三四个,它们是《读卖新闻》、《朝日新闻》、《产经新闻》、《每日新闻》和《日本经济新闻》,其中《读卖新闻》的发行量达到了一千万份,由此你就能看到它对整个日本的影响力。

  我们每天都仔细观察整理这五份报纸报道中国的内容,从3月5号一直到现在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统计每天这五份报纸报道中国的消息都在30条以上,也就是每张报纸平均每天都有六条以上关于中国的消息。相比较而言,我觉得中国媒体对日本的报道量要远远少于日本媒体对中国的报道量。而且中国媒体对日本的报道更多是一种情感性的报道,是和历史相关的报道,而日本媒体却格外关注中国的社会现实,特别是经济的发展。

  我举一个例子。比如说2月27号上海股市下跌导致全球股市的下跌,日本这五家最主要的报纸都在好几天的时间里,用很多文章进行消息报道和评论分析。还有对中国两会的报道也十分集中,特别是像两会期间涉及到的像贫富差距、环境污染、社会民生等报道得更多,而且他们还会用很多资料性的报道来解析中国的人大制度。还有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的要点,温家宝答记者问的要点等等,他们都进行了的报道。这是两会期间他们对中国社会话题的报道,在经济问题的报道中,他们也有自己的角度,比如他们把更多的关注点放在了所得税法的修改建立上,而我们可能关注更多的是物权法,后来我想明白了,日本当然是从他投资中国企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因此所得税法对于他来说的实际利益要远远高于物权法。另外比如说中国利率上调0.2多个点,很快日本第二天的报纸都登了这条消息。

  可能有一些读者会想,日本的媒体会不会用一种负面的眼光去看待中国,其实这样的报道是有的,但你看到的时候你也许会觉得很可笑,比如说日本有一个日籍的议员在美国提出一个议案,说应该让日本针对慰安妇的问题道歉,没几天,日本就有一家报纸在头版登出了消息,说这位日籍议员的背后有中国资本的运作,而且中国资本运作的企业跟政府的关系很好等等。但是总体来看,我必须说日本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更多关注中国的现实,而且这种关注是非常精细入微的,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媒体对中国现实的观察要远远强于中国媒体对日本现实的观察。出发前我曾经说过,我们对日本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菊花与刀》等一些文章对日本分析上,而日本已经开始把我们放在手术台上解剖,没想到现在依然是这样一种状况。

  (来源: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 白岩松口述 立明 慧通整理)
[PR]
by yaponluq | 2007-03-25 00:42 | 中国社会/中国社会
日本を理解することからはじめよう
王锦思:岩松看日本,沟通从了解开始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03月21日02:24 新京报

作者:王锦思

  中央电视台《岩松看日本》栏目在岛国樱花即将灿烂的前夕,行程15天左右,力求像窗口一样,使我们全面客观地了解一个多元而生动的日本。

  应该说,空间上,因为那片凶险的海洋,遣唐使西来36次,失败14次,20年才往返一次。而今北京与东京一个小时时差,飞机3个小时就可抵达。

  固然去年年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华,而今年四月温家宝总理也将访问日本。但是近些天来乍暖还寒,日本高官放言“日本将成为中国的一个省”,安倍首相曾称慰安妇“没有证据”,一度给中日关系带来阴影。《岩松看日本》此番出行更加深了责任和使命。但是时事造媒体,对于媒体来说这是一个捕捉问题、反映现实的最好时机。

  有位著名的记者曾说,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如果你没有去过日本,你就不可能真正了解日本。如果我们一直聚焦于过去和负面的日本,而忽略了现在日本社会的真实情况,这有可能失去对未来日本的正确判断。

  把握合适的分寸,在理智与情感之间寻找到最佳的一个平衡点,至关重要。作为一个关注日本的民间人士,我对日本的许多问题感到好奇。而这次,恰恰通过《岩松看日本》知道了,比如日本对中国的报道不全然是负面消息,比如并非像网上流传的那样,需要“冒死偷拍”靖国神社。

  同时,我也知道,广大日本民众反对中日历史问题的真实态度。3月14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对中国劳工案进行审判,中方来的是当事人,而后援团都是日本人。《朝日新闻》对日本国民进行调查显示,爱日本国的有90%多,而这90%多里头又恰恰有85%认为日本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和反省。当然,也有许多被调查者认为日本不该针对慰安妇问题进行第二次道歉等等,无疑表明日本人心中对历史的暧昧。

  1994年10月1日,国庆45周年,我收看广岛亚运会开幕式,5万人的体育场没有一点垃圾。国外有媒体惊叹:“可怕又可敬的大和民族。”同一天,我也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上百吨的垃圾,口香糖残迹随处可见。据说,日本垃圾分30类,可见环保意识细致入微。《岩松看日本》也看到了这些,一定能够被我们所借鉴。

  我们通过《岩松看日本》还知道日本人工作是“拼命三郎”,严谨敬业,80岁老人还当出租车司机。这也是2007年丰田汽车年产量成为世界第一的主要原因吧。

  据悉,《岩松看日本》已经确定采访安倍夫人安倍昭惠。她颠覆以往首相夫人深居闺中的传统,而是以明星般的姿态出现。她非常喜欢中国的京剧、烤鸭、长城等等。我希望她加强中国文化的宣传,还能影响安倍,不再为侵略罪行失言,恶化中日关系。

  周恩来提到中日两国有2000年的友好,50年的对立。唐朝诗人李治的《八至》“至亲至疏夫妻”多次被日本人形容中日两国的关系。

  沟通要从了解开始。在这个两国民众都容易误读对方、希望重建信任的时期,理性认知,客观了解,十分重要。希望从《岩松看日本》当中,我们能够对日本看个究竟,看到了丑陋,看到了美好,看到了现代,看到了传统,也看到日本各个方面对中国的看法和感情。更希望中日关系像此时此刻的季节,尽管还有寒意,但春天似乎不远了。

  王锦思(北京学者)
[PR]
by yaponluq | 2007-03-24 23:26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日本人はどうして必死になってクジラ捕ってるの?

日本主张捕鲸

国际在线 2003-8-20
http://gb2.chinabroadcast.cn/772/2003-8-20/121@290809.htm

日本以“科学目的”要求在南极地区捕杀鲸已经多年。而且,日本在捕鲸时,总有一些公司的船只跟着将捕获的鲸鱼在船上加工,跟着被运往日、韩市场。日本是世界捕鲸业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在日本国内,主张捕杀鲸鱼的活动能量要远远大于反对的声音。

日本主张捕鲸的理由

日本主张捕鲸的理由是,许多种鲸的数量正在迅速增长。据预计,鲸鱼消耗的海洋生物每年约达2.5亿至4.4亿吨,是全球海面渔业捕捞量的3—5倍。所以鲸数量的增长将危及人类捕鱼量。日本鲸类研究所理事长大隅清治说,仅仅保护无法维持海洋生物的平衡,日本就是为了保护海洋这个整体系统,才开展鲸类调查的。

很多日本人认为,食鲸是日本饮食文化的一部分,是保证21世纪日本粮食安全的重要措施之一。他甚至认为,日本、挪威、冰岛等海洋国家有捕鲸的传统,而四大文明全是以小麦和畜牧业为主的陆地文明。所以许多国家反对捕鲸的根源在于“文明的冲突”。

捕鲸问题错综复杂

日本由于在发展国际捕鲸委员会新成员国过程中的“买票”问题广受诟病。在日本的“收买”下,6个原先对捕鲸毫无兴趣的加勒比海国家在2001年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中,在每一项动议中都投票支持日本,其中包括推翻澳洲所提出的在南太平洋设立禁捕区的动议。国际捕鲸委员会的年会一直是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自然资源保护派和以日本为代表的捕鲸派之间针锋相对的战场。日本方面宣称自己不反对保护濒临灭绝的鲸类,但强烈要求用小须鲸等没有灭种危险的鲸类来补充差额。



捕鲸是日本人的文化? 日本为何拼命要捕鲸

来源:光明日报 2006/07/28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06-07/28/content_4888742.htm

近年来,每到6月中旬左右都会有一场关于是否应该允许商业捕鲸的大争论。因为,在每年6月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IWC)全体大会上,以日本为首的捕鲸推动国都会极力要求废除该委员会于1982年通过的禁止商业捕鲸的决议。今年6月在加勒比海岛国圣基茨和尼维斯召开的IWC第58届全体大会上,捕鲸推动国与反对捕鲸的国家又进行了激烈的角逐。虽然日本等捕鲸推动国最终没有达到解禁商业捕鲸的目标,但会议还是通过了一份支持商业捕鲸的《圣基茨和尼维斯宣言》,这让主导这一宣言起草工作的日本看到了希望。

捕鲸是日本人的文化?

在一般人看来,鲸鱼是海洋中一种体积庞大、形态可爱的哺乳类动物,很难把它与餐桌上的美味联系起来。而在日本,鲸鱼则主要是作为一种食物而存在的。日本从很早就开始捕杀鲸鱼获取食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困难时期,鲸鱼肉大大缓解了日本的粮食危机,并为当时贫瘠的日本百姓提供了宝贵的蛋白质。如今,日本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国家,完全不需要捕杀鲸鱼充饥,更不会看重鲸鱼的油脂和骨骼所附带的经济价值。事实上,日本目前以科学研究为目的所进行的捕鲸活动并不能产生经济效益,而是要依靠政府的财政支持。可以说,从经济角度来讲日本并不需要继续捕鲸,日本现在所进行的捕鲸活动也是无利可图的。既然如此,日本为何还执著要求恢复商业捕鲸呢。

日本政府和捕鲸行业在解释日本为什么要捕鲸时,首先都会强调这是日本的传统和文化。据日本捕鲸协会介绍,早在12世纪日本就出现了捕鲸活动,17世纪初日本开始团体捕鲸,随着技术的提高,捕鲸也在日本逐渐普及。日本捕鲸协会在其英特网主页上宣称,在日本历史中,人们通过捕鲸产生了信仰。民谣、舞蹈、传统工艺等众多的捕鲸文化得到了传承,这是日本人与鲸鱼共同走过的历史见证。如今,日本有必要重新认识这一自豪的捕鲸传统和饮食文化。而在日本捕鲸协会主页上,你也看到哪些餐馆是以专门吃鲸鱼肉而出名的,你还会学到如何烹饪鲸鱼肉,如生鱼片,炸,烤,涮等各种吃法。但将大规模,残忍地捕杀鲸鱼与传统文化联系起来,似乎有些缺乏说服力。

日本人爱吃鲸肉?

日本为了说明捕鲸的正当性,还宣传说鲸鱼肉是日本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蛋白质来源,日本的饭桌上不能少了安全,营养的鲸鱼肉。的确,作为四面环海的岛国,日本人对于海产品的依赖是很强的,以致于不少外国人对于日本料理的认识就是将各种海鱼生吃或烤着吃。近代以来,鲸鱼肉也一度在日本非常普及,特别是作为学校的定餐为日本儿童的成长提供了必不可缺的蛋白质。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富裕起来的日本人很少再去吃鲸鱼肉,日本民族也不再需要依靠鲸鱼肉来获取蛋白质。实际上,多数日本国民也并不赞成恢复商业捕鲸。最近,有媒体披露了日本在本次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重金收买反捕鲸国,从而使《圣基茨和尼维斯宣言》得以通过的内幕。对此,就有日本国民批评政府将大量纳税人的钱花在民众并不想花的地方。

记者感觉到,日本政府或者说一些积极推动恢复商业捕鲸的日本政治家在国民已经不再迫切需要、而欧美国家又极力批评日本捕鲸的情况下仍然坚持要继续捕鲸,主要是出于日本人一种与身俱来的危机感。在他们看来,生活在大海中的鲸鱼是日本人天然的粮仓,浑身是宝,营养较高,肉量丰富的鲸鱼也确实帮日本度过难关。作为一个自然资源匮乏,粮食不能自给的岛国,日本需要保持本国先进娴熟的捕鲸技术,也需要国民不能只吃外国牛肉而忘了吃鲸鱼肉的习惯。简而言之,捕鲸以及食用鲸鱼是与日本的粮食安全息息相关的,等有朝一日国际形势紧张,世界出现粮食危机,日本还将需要捕杀鲸鱼来填饱肚子。

反对捕鲸是为了扼杀日本?

在一些日本的政治家和学者看来,西方国家批评日本捕鲸并设定商业捕鲸禁令,并不是简单地出于环保或动物保护主义的想法,而是包含着政治意图甚至是遏制日本的战略考虑。一位有名的日本国际政治记者在他的文章中介绍说,设立于1946年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原本是一些捕鲸国家的组织,它之所以在1982年通过了禁止商业捕鲸的决议,其背景是美国的尼克松政权在1971年为转移国民对于越南战争的不满,提出了保护鲸鱼和海豚等海洋哺乳类动物的政策。英国对美国的这一“环保政策”也积极配合,并鼓动英联邦的成员国相继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其中甚至包括瑞士等内陆国家。到20世纪80年代,国际捕鲸委员会中反对捕鲸的成员逐渐占据了多数,并最终通过了禁止商业捕鲸的决议。而美国之所以要在上世纪80年代批评日本捕鲸的残忍,是为了将其作为煽动反日感情的道具。因为当时日本实现了高速经济增长,日本制造的汽车和家电在美国市场大行其道,使美国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于是在美国国内出现了敌视日本的论调,批评日本捕鲸就是其中一个代表性的声音。

此外,更有日本学者指出,美国批评和阻止日本自由捕杀大海里的鲸鱼,是为了让日本在粮食安全上对美国形成依赖,并大量进口美国产的牛肉。这位学者对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养成了早上吃面包的西洋式习惯表示担忧,认为日本人应该保持本民族吃大米以及包括鲸鱼在内的所有海洋鱼类的传统,这样日本才能够保证自己的粮食安全不受别国的控制。原来,日本政府虽然在表面上对美国言听计从,声称要与美国保持最紧密的同盟关系,然而不少日本人在内心对美国仍保持着警惕和防范。

可见,日本执著坚持捕鲸并非为了眼前细小的经济利益,而是有其细致深远的考虑。这也不禁让人感叹日本民族所特有的危机意识。
━━━━━━━━━━━━━━━━━━━━━━━━━━━━━━━━━━━
http://www.cctv.com/news/world/20040730/101144_3.shtml
抜粋
日本《产经新闻》举起了传统文化的大旗,把捕鲸上升到了"文明冲突"的高度。
  文章说,那些反对捕鲸的国家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全是以小麦和畜牧业为主的陆地文明。而有捕鲸传统的国家如日本、挪威和冰岛都是渔业发达的海洋国家。
  鲸,日语发音听上去很像"苦极了",痛苦的苦。
  但日本人对这种"苦极了"却是爱极了。早在1300年前,日本人就开始吃鲸肉,二战后鲸肉更是解决了粮食紧缺问题,善于捕鲸的男子成为姑娘们心目中的英雄。
[PR]
by yaponluq | 2007-03-23 01:39 | 日本文化/日本文化
羅剛事件
湖南省のラジオ番組に小原正太郎を名乗る日本人留学生が電話をかけた。
羅剛(罗刚)は人気のパーソナリティらしい。


→録音 1 2
http://www.flashwww.com/html/2420.html
http://www.color8th.com/bbs/read/29427

罗刚 : 你好!
小原 : 你是罗刚阁下?
罗刚 : 恩,我是罗刚,不是陛下了,当然是阁下了
小原 : 罗刚阁下,你知道,我也……中国同学
罗刚 : 你是哪国人?
小原 : 告诉过我你的,你的名字
罗刚 : 恩
小原 : 我昨天一封信给你,应该,几个,几个时间以后可以收到
罗刚 : 哦
小原 : 小原正太郎
罗刚 : 小原正太郎,一个日本人的名字吧
小原 : 应该是的
罗刚 : 应该是,还是是的,就是吧?
小原 : 我想我有一篇文章大概三十日寄给你,已经,邮局在,在那里
罗刚 : 哦
小原 : 我再给你,有一个,我要念一念
罗刚 : 恩,好
小原 : 可以不打断我?
罗刚 : 恩,多长呢?
小原 : 应该我写呢一个月
罗刚 : 我说这个文章大概会念多久呢?
小原 : 肯定念不完,但是如果你觉得可以,有多少时间?
罗刚 : 哦,这样的,这样的,你念三分钟我保证不打断你,然后再决定好不好?
如果在三分钟之后打断了,你不要怪我,
不要说我不是来自一个礼仪之邦的国家的主持人。

小原 : 好
罗刚 : 恩,你念三分钟之内,我决不打断,请讲。
小原 : 好,这篇文章是我写给十三亿支那人的。
没有来支那之前,当我在国内的时候,甚至,也许,可以追溯到,
还是我在上小学的时候,乃至是我在刚懂事的时候,我就听说过,
支那人是世界上的最低劣的民族,我第一次来到长沙留学以后,
首先有一个新鲜感觉,但是后来我渐渐发现这个民族,比我想象中的,
比我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中老师和父母,爸爸妈妈先辈们给我所输进去
的那些印象还要低劣,支那民族文化之低下,素质之低劣,国民之贫穷,
令人震惊,令人愤慨,更令我不可思意,我都为之感到羞耻,无地自容,
支那人也和日本一样,分为南方和北方,但是就我所接触到的一些,
一些中国同学,留给我的印象是这样的,南方的支那人优于北方支那人,
台湾,香港,澳门的支那人又优于南方支那人,沿海的支那人又优于
内陆的支那人,这一点我是深有体会,切身体会。
支那文化人是指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又远远优于支那野蛮人,
大专以下文化程度,我们称他为野蛮人,该杀!我们只承认,
日本人只承认宋代以前叫中国,这以后我们都称为支那,支那人,
你们是不是知道?我们为什么叫你们是,蔑称你们为支那人而不叫中国?
告诉你们,那是以为只有唐朝才配叫中国,唐代历来是我们大和民族的
楷模和“脑心 ”(音),他的强大,文明和礼貌无一不是叫我们,令我们神往,
那个朝代才配叫中国,现在的支那已演化为“文蛮”(音),事实上国民,
平民只读了七年书,连初中都没有毕业,一个平均文化程度只有七年书,
不到初中毕业的民族,不是野蛮人难道还会是文明人?
我们现在仍然把你们称为人,支那人,这是已经够意思了,
你们应该感到……(打断)

罗刚 : 好了,好了,够了,够了,这样子,哦,够了,我已经明白你说什么了
小原 : 我这还有很多
罗刚 : 你把文章发过来我仔细的看一看,好不好?
小原 : 但是,中国有句……
罗刚 : 就你这句话我拒绝你说这句话,对不起!你现在听我说话不?
小原 :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在日本的广播可以说,
日本是怎样,怎样,终于,终于我所知道,是这样……

罗刚 : 同样,我现在我跟你说话,你能听到不?
你听到过一个中国到日本的广播当中去大骂你们小日本和日本鬼子吗?
大声的说起来南京大屠杀那些酷刑么?
说起来八年抗战中我们中国人所受到的委屈么?你们会允许么?

小原 : 我跟你谈到……
罗刚 : 只是一个最普通的中国人,到你们去,说两个字,在你们前儿撒个标语,
都被你们抓起来判了刑!你还谈什么民主呢?

小原 : 我谈到这个战争问题,我们奉行的是达尔文,你知道,我讲一个故事…
罗刚 : 狗屁逻辑!达尔文!
小原 : 好
罗刚 : 希特勒那次达尔文主义了?席特勒还说杀光所有,所有民族,只留下德国民族!
小原 : 你可以说我在听你……
罗刚 : 你这是什么逻辑?你告诉我
小原 : 你说完我不插嘴
罗刚 : 你说,你说,我不说
小原 : 诚然我们叫没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一个人称为猪,
在我国就有很多人称你们为支那猪,我在支那留学这段时间之内,
结交认识了许许多多支那人和支那朋友,但是,我只和有大专或者大专
以上文化程度的支那文化人做朋友,毫无疑问的是,
应该承认我所结交和认识的这些……

罗刚 : 你这些话敢和日本北海道的农民讲不?我问你
小原 : 我是北海道的
罗刚 : 你和日本北海道的农民敢说这些话吗?
他们都,他们都是大专以上文化程度,他们都是博士吗?

小原 : 但是,你们只有百分之五的大专文化比例,我们有百分之八十……
罗刚 : 不要谈次序,不要谈次序,你应该明白每一个国家他们都有,
都有特定的阶段,中国有现在的国情

小原 : 但是你们不负责任的是那么多的人都站在地球的角落,
你们这样做的不负责任,对全人类的不负责任,知道?

罗刚 : (笑)
小原 : 天哪!一十三亿,还会有一十六亿的,马上的快的到了
罗刚 : (笑)够了!再见!
━━━━━━━━━━━━━━━━━━━━━━━━━━━━━━━━━━━
“罗刚事件”中的假“日本人”梁少南被劳教2年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3/07/200307251121.shtml
http://news.eastday.com/epublish/gb/paper148/20030726/class014800018/hwz986006.htm

中国新闻周刊:罗刚细述电台风波 坦言三大后悔
http://www.chinanews.com.cn/n/2003-06-09/26/311988.html

参考
━━━━━━━━━━━━━━━━━━━━━━━━━━━━━━━━━━━

羅剛はラジオ局を解雇され、ニセ日本人は2年間の労働による再教育を課された。
それなのに、中文のネット上ではいまだに小原が日本鬼子であると信じて疑わないヒトがたくさんいます。

━━━━━━━━━━━━━━━━━━━━━━━━━━━━━━━━━━━

事件後の羅剛へのインタビュー記事
湖南电台罗刚事件主角:我不后悔接这个电话
http://tech.sina.com.cn/other/2003-06-12/1255197556.shtml
(抜粋)
记者 : 罗刚,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我在一些论坛上看到的消息是,这个打进电话的人,其实是一个中国人,我不知道,你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感觉?
罗刚 : 我第一个反应是,不是。这是个日本人。既然他能够这么聪明得把电话打进来,他就不会这么愚蠢地被抓住。
记者 : 你到现在仍然相信这是一个日本人做的。
罗刚 : 在网上,80%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日本人干的,所以他就是日本人。这件事的真相就是,他就是日本人。如果有一天我老了,我仍然会跟我的儿子说,你爸爸当年曾经接过一个日本人的电话,当天晚上所有的人就像演了一场戏,这场戏是如此真实。大家的情绪不是真实的吗,我的愤怒不是真实的吗,他的无耻不是真实的吗,他的言论在日本不存在吗?

(雑な翻訳)
記者 : 羅さん、ずっとお聞きしたいと思っていたことがあるのです。ネットフォーラムである記事を見かけたのですが、あなたが電話で話した相手はじつは中国人だったというのです。この知らせを聞いて、どんなお気持ちですか?

羅剛 : 違うというほかないでしょう。あれはたしかに日本人だった。(中国人だったら)あんなに周到に電話をかけてきたのに、すぐにつかまるようなヘマをするわけがない。

記者 : まだ日本人がやったと信じていらっしゃるのですね。

羅剛 : ネット上では80%の人が日本人がやったと思っています。だから、あれは確かに日本人なんです。この事件の真相は、彼は日本人だ、ということです。わたしが歳をとっても子供に言うでしょう、おまえの父さんはあのとき日本人の電話をとって一戦まじえたと。みんなの(リスナーの)思いこそが真実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わたしの憤りこそが真実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彼のあの恥知らずな、あのような言論が日本に実際にあるじゃないですか。

━━━━━━━━━━━━━━━━━━━━━━━━━━━━━━━━━━━

わたし(このブログの主)は、中国で対日感情が悪化する原因のかなり大きな部分を
「ネットデマ」が占めていると考えています。ネット上ではいまだに羅剛事件が取りざたされ、いまだに小原正太郎が日本人であると信じている(信じたい)ひとがたくさんいるのです。
[PR]
by yaponluq | 2007-03-11 01:32 | 网络谣言/ネットデマ
そうかな? とおもったら やっぱりそうでした
金嗓子という中国全土でもっともポピュラーなのど飴
薬局でのどの痛みを訴えるとコレがでてきます
下の画像はわたしが実際に採集した金嗓子の空き箱

e0113320_2112751.gif

某地方都市のスーパーのチラシの広告だったと思います
「コレはめずらしい」とおもい、切り抜いておきました

e0113320_2121328.gif

某ブログより

e0113320_1925030.jpg

CHINAdaily 2007/01/26
罗纳尔多考虑起诉金嗓子
(ロナウドが金嗓子を訴えるかまえ)
http://www.chinadaily.com.cn/hqylss/2007-01/26/content_793398.htm

サーチナ 2007/01/26
サッカー:ロナウド選手が激怒「写真無断使用するな」
http://news.searchina.ne.jp/disp.cgi?y=2007&d=0126&f=national_0126_004.shtml
e0113320_1413281.jpg

罗纳尔多将起诉金嗓子 央视或成第二被告
http://www.bjd.com.cn/xwzx/whyl/yl/200701/t20070126_160154.htm
テレビCMを放映していた中国中央電視台(央视)も訴えられるかもしれない
[PR]
by yaponluq | 2007-03-05 21:11 | 中国社会/中国社会
紐育の日本食レストラン:中国語禁止で賠償金13万ドル
美国侨报:2007年2月18日

纽约日餐厅禁华工讲中文 遭赔付13万美元

http://www.singtaonet.com/society_focus/200702/t20070218_472537.html

  日本连锁自助餐厅Minado因禁止华裔员工讲中文,05年被指控歧视。07年2月16日该餐厅妥协,同意赔偿13万美元,并登报道歉。

  据美国侨报报道,日本连锁自助餐厅Minado因禁止华裔员工讲中文,2005年被联邦平等就业委员会指控歧视。该餐厅于2007年2月16日妥协,同意向受影响的员工支付总额为13万美元的赔偿金。双方所达成的协议已交由纽约东区联邦法院予以核准。

  联邦平等就业委员会2005年9月指控,Minado自助餐位于长岛CarlePlace的分店无理限制中国员工在非工作时间讲母语,违反联邦法律。

  据诉讼,Minado餐厅聘用多个族裔的员工,包括华裔、韩裔及西裔,但餐厅却特别针对华裔员工,明文规定他们必须以英语交谈,就算是小休时间,也禁止他们互相说中文。讲中文的员工不但遭到经理类似于“中国人——贱,贱,贱”(Chinese-cheap,cheap,cheap)之类的辱骂,还被威胁会遭到开除。

  在餐馆工作的员工林作州(音译)因就此事向餐厅抗议而被解雇,林作州随后通过平等就业委员会对Minado进行投诉。平等就业委员会在接获投诉后,着手展开调查,但由于无法达成和解,最终以法律手段对其进行起诉。

  Minado餐厅最终接受平等就业委员会提的条件,同意赔偿受害员工13万美元的总赔款额,并不得再维持“只讲英语”的规定;同时餐厅必须对工作人员作有关平等就业法的培训。此外,Minado必须出钱刊登启事,通知受影响的前雇员与平等就业委员会进行联络,委员会将确认他们是否可以收到13万美元赔偿金的一部分。

  平等就业委员会律师史戴拉·山田表示,不管哪个族裔的员工,都有权在不受歧视的环境中工作,Minado餐厅禁止华裔员工在非工作时间讲母语而允许其他族裔的员工讲母语直接触犯了联邦法律。

  平等就业委员会纽约办事处的主任刘易斯表示,尽管纽约的餐馆就业人员来自于不同的族裔社区,但国别和种族歧视至今仍然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
e0113320_16183785.jpg

Minado Buffet 6 E. 32nd St, between 5th and Madison
資料1 2 3
e0113320_16234870.jpg

[PR]
by yaponluq | 2007-03-03 16:11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中国憤青の実態
《瞭望东方周刊》

中国愤青们的真实生活

http://news.sina.com.cn/c/2005-11-07/12118233580.shtml

“愤青”们的真实生活

  绝大多数愤青从没有接触过任何日本人,对于日本人的认知几乎完全来自于互联网等媒体的讯息

  孙风雨的生活并不规律,但是几乎每天都会上网逛论坛,用他的话说,去“和右派吵架”。

  孙风雨出生于1981年,大学没毕业就拿了结业证书走上了社会。父亲留下的遗产使得他不需要像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去辛苦地打拼生活。现在,他正在学习和研究股票。

  2002年,他开始在网上发表言论。用他的话说,是因为“被一些人的言行激怒了”。这“一些人”,就是他所谓的“洋奴和假民主派”们,或者“右派”。

  孙风雨在“吵架”的时候从不骂人。“其实我脾气不是很好,嘴特别刁。”孙风雨对《瞭望东方周刊》说,“但是在网上我不骂人,这是与右派‘斗争’策略的需要。因为右派最害怕的就是理性型的愤青。”

  才24岁的孙风雨并没有亲身经历过中国历史上的大风大雨。但从小喜欢历史的孙风雨,自认对中国近代史有着相当的了解。在他的语词系统中,有大量诸如民族、民主、国家利益,以及以“主义”为后缀的词汇。孙风雨的网上生活充满了斗争和喧嚣,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极其谦和忍让,他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网下的活动。作为一名“愤青”,他只是活跃在网络上的千千万万个符号之一。

  把“愤青”从一个概念还原为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并说服他们接受采访,并非易事。但不真正走近这些“愤怒”的人们,又怎能探究他们究竟是怎样一群人呢?

  “以前对日本的了解太片面了”

  “牛拉多纳”是一个愤青的网名,他的愤青史并不长,和大多数愤青一样,他是在今年上半年的反日入常热潮中“下海”的。但和大多数愤青不一样的是,他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从湖南长沙一所不起眼的大学毕业后,牛拉多纳找了一份不算很满意的工作,决心有所作为的他,现在正在加紧复习,想要考上南开大学的法学硕士。繁忙的工作学习之余,他不忘精心料理着网上心爱的自留地——他的博客,“抗日根据地——爱我中华勿忘国耻”。

  博客开张时间并不久,但已经有700余篇帖子,都是他平时在网上浏览阅读筛选下来的各式各样的文章。如今,他的博客的浏览量已经超过15万。这700余篇帖子,有一个共同的主题——日本。

  今年上半年,北京抵制日货的游行吸引了远在长沙的牛拉多纳的目光,大学即将毕业的他开始真正关注起中日关系。“抗日根据地”也是那时候办起来的。

  之所以把牛拉多纳定义为愤青,因为他和绝大多数愤青一样,从没有接触过任何日本人,他对于日本人的认知几乎完全来自于互联网等媒体的讯息。刚刚开始做“抗日根据地”的时候,他一下子从网上搜集了许多“一读马上就能激起抗日激情”的文章,在网上交了一大堆朋友,经常一起讨论,谈论日本的可恶,一直说到群情激愤。

  说起那一段时间,牛拉多纳笑称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愤青”,对日本怀有强烈的鄙视和不屑的情感,胸中时常燃烧着怒火。

  牛拉多纳给了记者近百个愤青的QQ号,还有好几十个QQ群的号,他热心地建议记者到群里面去看看愤青们都在聊什么。“申请通过验证的时候写个‘抵制日货,爱我中华’,后面再多加上几个叹号,应该就没问题了。”牛拉多纳指点记者。

  记者按照他的指点,将这些按照地区分类的抵制日货的QQ群一一申请,结果是:61个QQ群,逾半数(35个)已不存在。牛拉多纳告诉记者:“很多群是游行那会儿搞的,热度过了,群也没了。很多都是这样的,其实好多愤青群里都是假愤青跟着凑热闹的。”刚开始热闹那阵子,他也加入过好些爱国QQ群,但是后来都一个个退出了。“整天就是谩骂,没什么意思。”他说。

  那一阵子热劲儿过了之后,牛拉多纳继续关注日本,充实他的博客。同时,他也在慢慢补充自己的认识。接触的资料多了,逐渐了解到日本的发达,看到日本这个国家很多值得中国学习、反省的地方,他感到以前对日本的了解太片面了。于是,他开始在博客中陆陆续续地增加关于日本文化、政治、经济之类的文章,而不再像以前一样,几乎都是关于日本的负面报道和评论。牛拉多纳自己也渐渐冷静了许多。

  牛拉多纳现在专心料理着他的“抗日根据地”,他非常仔细地划分了10个板块,希望能够使他这块博客阵地尽可能全面地提供关于日本的情况。他也非常希望有一天能够到日本去,亲自去了解这个国家,了解生活在那个岛屿上的人民。

  他很有感触地对记者说:“一个弹丸小国居然能侵略那么多国家,战后几乎是一片废墟,然后却迅速崛起,这其中肯定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正因为此,牛拉多纳把“抗日根据地”的宗旨概括为“牢记历史,声讨日本;学习日本,反省自己”。


  李磊:要考虑到社会安定的需要

  和去年一样,李磊和他的朋友们早早地为今年的“9·18”纪念日筹划了一次活动,计划在洛阳的东周广场里组织烛光晚会,内容包括唱国歌、诗朗诵、演讲和默哀。

  李磊是“洛阳爱国联盟”今年活动的主要联络人,这是一个由八名年轻人组成的网下爱国组织,宗旨是通过举办展览、印发资料和传单等形式来号召大家牢记历史,认清现今日本军国主义的面目,并鼓励大家的民族自尊心和自信心。

  一年前,在洛阳网友举行的“7·7事变”纪念活动中,有一个共识在五名年轻人当中悄悄产生了,那就是“从今以后,要将在特定历史纪念日举行活动这件事固定下来,并且要去公安部门申报备案,让活动真正合法化”。

  于是,在随后的“9·18”活动中,他们按照这个想法,向当地公安局申报举行了一次烛光晚会,这时候,又有三个年轻人加入进来。

  李磊回忆说:“那天晚上,大家第一次聚在一起,讨论了以后的规划,并决定有一个统一的名字,我们的团队基本成形了。我们还明确了团队行动的宗旨,是‘牢记历史,直面现在’。”

  2004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纪念日之际,“洛阳爱国联盟”配合登封的朋友一起举办了历史图片和抗战实物展,在洛阳几乎所有的高校做了巡回展览。

  2005年4月,“洛阳爱国联盟”不仅配合中央电视台为抗战老英雄耿谆(中国劳工案原告,日本花冈暴动的组织者)录制了战地重游,还组织参与了多次反日签名活动。

  李磊还给记者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今年年初的反日入常签名活动中,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许多人签完名都没有离开,后来大家的情绪开始激动,纷纷在骂日本人。李磊这时候就说“日本人当中也有好人,比如说那些帮中国受害者打官司的律师啊……”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有一个年轻的父亲,手里抱着孩子,很愤怒地冲上来对他大声喊道:“日本没有一个好人!”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要是手里不是他的孩子,他会毫不犹豫地砸在我的头上。” 李磊对记者说,“这样的心态我并不赞赏,但是我也能够理解,我们洛阳,在当年抗战的时候伤亡很大,可以说是带着国恨家仇。正因为这样,才更加有必要让大家了解历史,了解军国主义,分清楚军国主义和日本人民。”

  今年29岁的李磊是一名普通的工人,他的生活很简单,工作之外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和朋友们在一起。五年前,日本首相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事件激起了他的愤怒,使他萌发了让人们了解历史的念头。那时候,朋友们都受不了“愤怒青年”李磊,因为跟他说话,三句话就要说到日本。后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李磊的声音已经理性了很多。

  在李磊通过邮件发过来的“洛阳爱国同盟2005年9·18纪念活动章程”中,记者看到了“不喊口号,不准有过激言行”的活动要求。李磊解释说,这是考虑到社会安定的需要,“情绪有时候是很难控制的,我自己就是很感性的人,有时候演讲的时候,我会激动得讲不下去,说实话,我也希望能够把有些情绪喊出来,但是在那种时候,人很容易控制不住自己,更不用说是一群人了。”也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李磊一直没有组织过游行。


  郭泉:真正的愤青

  郭泉说话很快,刚开始交谈的时候,连连追问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他的。当记者告诉他是从他的反日爱国板块上得知他的联系方式之时,郭泉立刻惊喜地问:“你一直在看我的板块吗?”

  郭泉今年37岁,他1999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专业,获哲学博士学位,现为中国民主同盟南师大文科主委、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05年1月22日,民间因为日本人在安徽修建王直墓引发争议。1月30日,郭泉和浙江丽水学院的一位计算机教师在晚上7点,带着自备的斧头和榔头来到了安徽歙县,在找到了王直的墓后,将刻有王直名字的墓碑和刻有日本人名字的“芳名塔”砸毁。据史料记载,明朝嘉靖年间,王直与日本倭寇勾结在相当长时间内为害沿海居民。随后,郭泉在网上声名大振,并为众多网友赠号为“粪青”。

  郭泉声称自己从小就是高度独立思考的人。“我认为我的成长是没有教材的。我有我自己的抗战史。”郭泉告诉记者,他是属于天马行空的那种性格,做事情从来不跟别人商量。他的家人知道他砸墓的事情还是从报纸上知道的。

  “我是原本意义上的愤青,真正意义上的愤青。”郭泉强调说。

  1990年大学毕业,郭泉当着同学的面砸了第一样日货,一个日本电子表。这之后,郭泉不仅把自己家里不用的日货拿出来砸,还动员自己的学生把家里不用的日货“拿出来,我们一起砸呀”,郭泉称这是在“锻炼身体”。至于有用的日货,郭泉表示要“等用坏了,再用国货置换出来”,然后再砸。

  有调查显示,对于砸日货的行为,多数中国人都不赞同。

  当记者问到反日在他的个人生活中占多大的比重,郭泉立刻回答:“一直都是生活习惯啊。”

  郭泉声称,他的愤青事业要一直进行下去,一直到“日本交回中国的钓鱼岛”,紧接着,郭泉激烈地表示:“如果有这一天,我一定到日本免费为日本的大学做五年的中国文化教授;如果有那一天,我保证我家全部使用日货;如果日本交回中国的钓鱼岛,我立即成为哈日族!”

  郭泉是资深的背包一族,他称自己为“老驴”,因为他曾经背着帐篷去过川西贡嘎雪山。他还是一位枪模爱好者,叫做狗友,不过他说自己还只是“新狗”。对于小资和愤青,他认为并不矛盾。他认为愤青是情绪,小资是生活。

  愤青还是粪青

  在互联网上,愤青仿佛是一种铺天盖地的存在,可是当你拿着愤青这个词去寻找它的主人的时候,却不得不面对一种“大象希形”的尴尬。

  “别人都说我也是愤青儿呢……”然后突然刹住话头,迟疑:“不过……”最后是否认:“我不是愤青。”而更多的人则明确表示了对“愤青”一词的蔑视以及记者将其称作愤青的不理解和愤慨:“我怎么能是愤青儿呢,愤青儿是什么东西?”仿佛记者说他犯了什么罪行一样。这是记者整个采访过程最常见的一幕。

  回想起当年梁晓声宣言“我是愤青”时的自豪心情,不禁让人纳闷:“愤青”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尴尬了?

  这或许又要回到网络。

  民族主义愤青在中国早已有之,《中国可以说不》的作者宋强就对记者说:“从1983年起,我一直就是愤青。”但是,愤青队伍的真正壮大发展,则是网络及中文论坛出现之后的事。

  据记者调查,民族主义愤青的网络生存场所主要有两个,一是各大中文BBS,一是QQ群聊天室。而网络交流的匿名特质,正是造成愤青迅速变质的重要客观原因。偏激的声音往往容易压倒其他的声音。于是乎,刺激眼球的句子开始频频出现。论坛上随处可见的“是中国人就进来看看”,曾经让很多中国网民从激动到麻木再到厌烦。

  充斥论坛的,还有各种谩骂和煽动性的“爱国言论”。不仅有粗鄙的人身攻击和诋毁,还有对战争的无原则鼓吹。一些无理性宣泄,在网络上竟不乏应和之声。

  由于这些“头脑发热、极度冲动”的“爱国”愤青的存在,论坛上但凡沾上点边的主题帖都难逃一大堆与主题内容无关,却只具备谩骂煽动性质的帖子蜂拥而至,最终淹没理性发言,使之彻底沦为发泄口欲的场所。

  说到论坛里的这种“爱国主义灌水”,郑强感到颇为头疼。作为已有逾四万名注册会员的中华抗日联盟的超级版主和管理员,郑强必须及时对这样的帖子进行处理。“很大一部分人都只是在谩骂,我们禁止不了。警告过,删过帖子,也封过ID,但是一放松就立刻不行了。这样的人,大概占了30%之多。” 郑强无奈地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正是这一部分人的言行为中国愤青带来了恶名。“愤青”这个称谓渐渐地带上了贬义的色彩。“极端”、“褊狭”、“无知”、“粗鄙”……这些评语已成为中国愤青缠身的噩梦。

  2002年底,原《人民日报》评论员马立诚发表《对日关系新思维——中日民间之忧》一文,很快招致一片骂声,网上各个爱国论坛充满了对“对日新思维”的言辞批判,其中不乏谩骂和人身侮辱。这种谩骂最后发展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作者的名字一时间几乎成了“汉奸”的代名词。

  从那时候起,“汉奸”开始成为愤青们攻击“敌人”最有力的帽子和武器。而一部分极端的愤青,往往不分青红皂白,将所有提出异见的人统统视为敌人,扣上“汉奸”帽子。谩骂发展到后来的铺天盖地之势,使得任何试图进行理性思考和冷静发言的网民,都不得不事先做一个声明,表示和“亲美或亲日”立场划清界限。一位名叫“tangxin983”的网民曾经这样总结了极端愤青的思维逻辑公式:“我是爱国者;所以我做的事情都是爱国的、是正确的;谁敢反对,谁TMD就是汉奸,是洋奴。”

  由于这些谩骂里往往充满了污言秽语,甚至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因此,这一部分人被赐予了一个新的称谓——粪青,取其“满嘴喷粪,污染环境”之意,并以此与愤青相区别。

  马瑞彬是百灵社区“反愤地带”的版主之一。这是一个宣扬以“观察互联网愤青现象,反对网络中不良的左右倾愤青现象,提倡真正理性的愤青精神”为己任的板块。在这个互联网的角落里,从来就不缺乏争论声和谩骂声。

  “我们反对的其实是极端思维,说起来任何成为主义的东西都有它应该反对的地方。主要就是反对粪青,他们的危害很大。他们几乎都是反理性,反常识的。不光如此,他们的言行还直接损害了中国人在国际上的形象。”马瑞彬对记者说。在网上,他没少被骂为“汉奸”。


  极端排外的隐忧

  年初,韩颐和“后羿射日”的广告创意,在网络民族主义愤青中赢得一片叫好之声,被誉为继日本丰田“霸道”广告和立邦漆“盘龙滑落”创意之后的有力民族主义反击。而网民自行设计的“奇强洗衣粉”广告Flash更是广为流传,网民称之曰“大快人心”。中国愤青群落中流露出的极端倾向已逐渐引起社会的关注和忧思。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就出现了砸麦当劳、砸奔驰车等抵制外来文化的极端事件。1996年,《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用高亢而情绪化的言辞鼓吹中美对抗,并发出了美国即将崩溃、中国要成为超级大国的预言。时隔九年,作者之一宋强平静地告诉记者,《中国可以说不》出版近十年来,“我们的立场一直都没有改变”,“中国的最大敌人仍然还是美国”,虽然现在反日的声音好像很高,但其实一部分人的反日“只是为了掩盖他们亲美的立场”。当记者问到书中关于美国没落的预言之时,宋强沉默片刻,回答说:“至少,美国在我们心目中已经没落了。”

  近年来,民族主义愤青队伍中出现得最强烈的排外讯号是“抵制日货”。中国社科院日本所学者、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冯昭奎认为,“抵制日货”并不现实。他指出:“这是抗战时的口号,在当时很正确,但是现在经济全球化,生产不是在某个国家孤立地进行,国货日货洋货很难区分,抵制日货,很可能抵制的就是国货。这个不现实,况且,中日贸易之间的依赖这么大,两个国家要是相互抵制,受损失的是两国人民的利益。”

  然而,“抵制日货”却拥有了不少支持者。中华抗日同盟会的管理员郑强是“抵制日货”的身体力行者,去年9·18纪念日,他在网站发起了拒用日货万人签名活动。他郑重写道:“我宣誓:从今日起,经由我手采购的原材料以及半成品,如果在不给企业带来重大损失的情况下坚决使用国货!”

  郑强已在深圳工作了六年,他一直践履着自己的誓言。他很高兴地告诉记者,他最近“又抵制了一次日货”。公司每年需要更换上百台打印机,一直以来都用的是日本品牌,而这一次,在郑强的建议下,公司选择了他推荐的非日品牌。这一次小小的“胜利”让郑强快乐了许多天。

  长期研究中国民族主义的北京大学历史学教授杨奎松对愤青群体中潜伏的极端排外的危险表示了忧虑,他说:“不少年轻网民中间存在着一种极端激愤的民族主义情绪。他们对任何外交协商、妥协,必要的退让和利益交换,都采取激烈批判的态度,甚至动辄上纲上线到斥责别人“卖国”。一旦有机会,他们甚至可能会演出打、砸、烧的危险情景。这也是许多人警觉和担心的原因所在。”-

  愤青之前世今生

  19世纪的政论家白哲特在谈到“民族是什么”的时候说:“你要是不问,我们都知道它是什么;但要马上对它作出解释或定义,却是不能。”对于“中国愤青”,白哲特的话同样适用。

  “愤青”一词本源自西方,它的产生带有鲜明的时代色彩。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伴随着欧美左翼思潮的兴起,西方媒体渐渐开始用“愤青”这个词来指谓那些主张颠覆传统社会价值的叛逆青年。在美国的代表便是60年代的嬉皮士。

  中国早在70年代,香港就出现过“愤怒青年”的称呼,用来指称对社会现状不满,急于改变现实的年轻人。而在内地,最早的愤青是指那些“文革”时下乡的知青,由于理想和现实的巨大落差,造就了他们愤世嫉俗的人格。改革开放后,一些当年的知青把当时的经历写了出来,名噪一时。

  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与此同时,在国际上,中国却不断遭遇制裁与“遏制”。外部环境的变迁,刺激了民族主义在90年代的初潮。标志性事件便是1995年的“中国青年看世界”调查和随后的《中国可以说不》一书的全国风行。

  1999年以后,连续出现中国大使馆被炸、李登辉抛售“两国论”、中美撞机事件、小泉屡次参拜靖国神社等事件,在这些强刺激下,中国的民族主义迅速崛起。而此时,愤青概念也开始异化,逐渐与意识形态和政治观点联系在一起,以反日反美为主的排外式愤青被冠以民族主义愤青之名,又称作极端民族主义者。由于近年来中国与美国、日本的摩擦频频发生,愤青也渐渐成了“极端民族主义者”的代名词。

  2003年,互联网上先后出现两次大的签名活动,一是“反对京沪高铁使用日本新干线技术”网上签名活动,二是“9·18对日索赔百万网民签名”活动,均由民间爱国网站自发举行,分别在短短的时间内征集了数万乃至上百万的网民签名,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2003年也因此被视作所谓“网络民族主义”的发轫之年。人们惊讶地发现,不经意间,民族主义愤青已如雨后春笋般占据了互联网里大大小小的山头。
[PR]
by yaponluq | 2007-03-01 01:29 | 中国社会/中国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