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 08月 ( 11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カシュガルの旧市街が再開発されようとしています
参考
朝日新聞: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り壊し通告 ウイグル族「横暴だ」


加快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造福新疆各族人民
(耐震プロジェクトの加速が新疆の各民族に幸福をもたらす)
http://www.tianshannet.com/news/content/2008-08/04/content_2761571.htm


2008年08月04日 08:51:34 天山网
写在自治区实施抗震安居工程四周年之际

自治区城乡抗震安居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张国文

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组织号召和大力支持下,新疆各族人民正用勤劳的双手,在广袤的绿洲和高寒牧区,掀起了新疆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抗震安居房建设热潮。这项历经四年直接受惠于民的工程建设,不仅明显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改变了群众传统的建房模式,同时也明显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生活条件,深受广大干部群众欢迎。

事实已经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提出的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观的充分体现,也是全心全意为全区老百姓办的一件大事、实事。主要得益于:英明决策 150多万户城乡居民住上抗震房一个多世纪以来,在新疆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一百多次6级以上地震。特别是近十年,新疆地震活动不仅范围广、频度高,而且强震活动位居全国之首。

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针对城乡居民住房抗震设防能力普遍较低的现状,自治区的决策者们在总结巴楚-伽师6.8级强烈地震造成的惨重损失和灾后重建的经验教训之后,他们深刻认识到:对于地震这种群害之首,只有防患于未然,把工作做到地震发生之前,才能以求最大限度地维护好各族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确保新疆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和长治久安。

2003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同志主持召开党委常委主席联席会议,专题研究新疆抗震防灾工作。此次会议作出用五年左右时间,在全疆范围内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重大战略决策。标志着城乡抗震安居工程正式摆到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

2004年2月9日,自治区党委第11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研究确定自治区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指导思想、工作原则、目标任务、资金筹措、实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措施,为全区顺利开展城乡抗震安居工程规划了蓝图。

紧接着2月24日,王乐泉书记在全疆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电视电话动员会上向新疆各族人民郑重承诺: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在全区实施抗震安居工程,让群众住到抗震性能好的房子里去。由此拉开新疆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序幕。

同年4月19日,在自治区党委第3次书记办公会议上,对自治区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机构设置、工作重点、资金落实、扶持对象、补助标准、方法步骤等项具体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从而使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在喀什地区试点推广,从南疆四地州20个县市开始启动。

2005年2月19日,自治区党委第11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对加强南疆四地州抗震安居工程建设提出强有力的扶持政策,即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和提高建房补助标准,动员中央和自治区对口支援单位全力支持,采取各项优惠政策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加强对建房农牧民的技术指导和服务培训,将和田地区所有县市纳入自治区补助范围。为南疆四地州开展抗震安居工程注入了强大的动力和活力。

2005年9月19日,自治区党委第43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决定,将南疆四地州、伊犁州直和北疆7个8度重点设防的49个县市、120多万农村特困户、贫困户、困难户全部列入自治区建房补助范围。政策扶持面分别占自治区县市、乡镇、行政村总数的59%、63%和73%,资金直补覆盖面占全区农村危房户改造计划总任务的62%。对其他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县市采取以奖代补形式以资鼓励。这项决定有力地调动了各地州市和各县市工作的主动性,充分激发了广大干部群众建房的积极性,使自治区抗震安居工程由点到面,从南疆到北疆,从农村到城市全面展开。

2006年2月6日,自治区党委第6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决定,再次提高喀什、和田、克州地处高寒山区和平原农区特殊困难农牧民的建房补助标准,充分表达了自治区党委、政府对南疆三地州各族人民群众的关爱之情。

2006年11月6日,自治区党委第7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强调,要切实加强抗震安居工程的监督和管理,确保工程质量。从而推动全区上下开展了以抓工程质量,让群众满意为重点的“工程质量年”活动,使城乡抗震安居工程扎扎实实向前推进。

2007年7月中旬,自治区党委向各地州市转发王乐泉书记的重要批示:一定要把抗震安居工程这项重大民生问题解决好,有两点要特别注意。第一,质量问题要严之又严,这是好事能否办好的最关键问题。第二,如此大规模的建设各地务必扎扎实实,严格防止数量的真实性出问题,谁搞虚假就是对人民的严重不负责任。

随后,各地州市党委、政府组织县乡干部进村入户,开展查建房户数、查工程质量、查建新房未拆危房、查入住情况的回访检查工作,确保把这项造福新疆各族人民的民心工程办实办好。新疆通过四年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实现了自治区党委、政府确定的预期工作目标,不仅使全区152.2万户城乡居民住上了抗震房,同时也重点解决了地震多发区的南疆四地州农村8.26万特困户、50.18万贫困户、10.66万困难户的抗震住房问题;不仅经受住乌什县6.2级地震、墨玉县5.5级地震、特克斯县5.7级地震、于田-策勒两县7.3级地震的实战考验,同时也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充分肯定。

这些成果的取得主要归功于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力支持,归功于自治区党委、政府的英明决策,更要归功于全区广大干部群众的辛勤努力。

措施有力 各族群众建房积极性高涨

四年的实践使我们深切体会到:只有坚定不移地贯彻好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和部署,才能把党的惠民政策落实到千家万户;只有采取强有力的工作措施,才能实现各族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好期盼。

第一、认真落实目标责任制。自治区人民政府每年都把抗震安居工程列入为全疆各族人民要办的实事之一,自治区主席每年都亲自主持召开全疆抗震安居工程工作会议。各地州市年年都与所属县市签订工作目标责任书,把抗震安居工程作为党委、政府重点督查项目,党政一把手定期和不定期深入乡村检查指导。各县市实行县市领导包乡镇、乡镇领导包村组,把工程进度和建房质量作为干部年终考核的重要内容,形成层层压任务,人人担重担的工作机制,确保建房任务、补助资金、质量监督、技术服务到村到户。

第二、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自治区逐年加大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04年投入1.67亿元、2005年投入3.41亿元、2006年投入5.16亿元、2007年又投入8.86亿元。四年中全区共计投入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资金321亿元。其中城乡居民自筹286.27亿元,国家支持11亿元,自治区财政安排8.1亿元,地县筹措4.95亿元,银行贷款8.58亿元,社会帮扶2.1亿元。与此同时,自治区先后三次提高南疆三地州贫困农牧民的建房补助标准,加大对地震多发区和重点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

第三、各部门各单位通力协作。自治区发改委、财政厅、民政厅、扶贫办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门项目资金,及时协调下拨专项资金。自治区建设厅认真制定下发《自治区村镇抗震安居工程质量监督检查及验收要点》等技术规范和标准。自治区纪检委连续两年,组织监察、审计、建设、财政、民政等部门,在全区开展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资金使用情况专项 检查。自治区228家定点帮扶单位从人力、物力和资金上积极支持30个重点贫困县的638个贫困村的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第四、重点抓好工程质量年活动。2007年自治区在全疆范围组织开展了抗震安居“工程质量年”活动,重点整治一些乡村民房建设存在的不按设计要求施工、基础埋深不够、砌筑砂浆标号不达标、随意变更构造柱和圈梁、泥砌砖墙水泥勾缝,使用不合格预制空心板等质量通病问题。各地州市普遍加强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健全工程质量日常监督、责任追究、质量通报、竣工验收等项工作机制,严把图纸设计关、建材质量关、构件制作关、现场施工关和竣工验收关。形成了全社会都来关心、关注质量问题,人人都来参与、监督工程质量的良好氛围。

第五、积极推广建房新模式。为帮助地处高寒山区、荒漠戈壁边远贫困乡村,因自然环境恶劣、生产生活条件很差、主要建材严重匮乏,且收入水平低和自筹建房资金困难的农牧民尽快住上抗震房。我们组织有关部门专家和工程设计人员,对乌恰县柯尔克孜族老人阿不都克里木首创的石木结构抗震房、自治区建设厅原副厅级巡视员刘夏宁在伽师县大胆探索出的新型现浇石膏土块抗震房进行技术论证、工艺完善和设计定型,并通过西安建筑科学大学地震测试中心模拟试验。测试结果显示,这两种新型结构房屋,其抗震性能均高于基本裂度为8度地区的抗震设防要求。去年9月,自治区在喀什召开现场会,参观学习乌恰县、伽师县充分利用当地资源,降低建房成本,抗震保温环保,施工简便易行,造型美观大方,群众普遍欢迎的新型建房模式,创出了一条高寒山区和贫困地区修建抗震安居房的新路子。

第六、大力表彰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为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群众振奋精神,团结一心抓好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自治区人民政府每年召开表彰大会。对工作成绩突出,团结带领各族群众,极大地改善乡村面貌和群众住房条件,任务完成好、工程质量符合要求、群众满意的先进地州市和先进县市颁发奖牌和通报表彰,并采取以奖代补形式下拨奖励资金达8490万元。对心系农村,心系群众安危、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广泛参与贫困乡村抗震安居工程建设的16家中央对口支援省市和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以及80家自治区定点帮扶单位给予通报表彰。对深怀爱民之心,恪守为民之责,脚踏实地、真抓实干,尽心尽责为群众建房办实事做好事,受到群众赞誉的311名基层干部予以通报表彰。使自治区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始终充满生机活力。

第七、实施整村推进。各地按“统一规划、整村推进、拆旧建新、原址重建”的要求,在农村实行一户一户地建、一线一线地连、一片一片地推的工作模式,把抗震安居工程建设与农村五通并举(通水、通电、通路、通讯、通广播电视),明显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部分县市把农村居民危房改造与改灶、改厕、改圈、改院结合起来, 不仅使农牧民住上抗震房、喝上干净水、用上清洁灶、能上卫生厕,而且明显提高了农牧民的生活质量;有的乡村把抗震房建设与农户庭院改造结合起来,使每户农家有一个暖圈,一架葡萄、一块菜地、一片果园、一群家禽,塑造了一个崭新的家园,实现了农民群众安居乐业的目标,为当地新农村建设打下良好基础。

第八、农村掀起新建抗震安居房的热潮。实施抗震安居工程已在我区广大农村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百万农民争先恐后、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抗震安居房的建设热潮当中。阿克苏地区申请建房的农户每年都超过当年计划任务,建房农民积极参加专业技能培训,家家户户的墙上都张贴着新房设计图纸。和田地区十几万农民利用冬季农闲时节,开着拖拉机、赶着毛驴车到几十里以外捡卵石、拉红砖、运水泥,各乡镇的木匠、铁匠忙着加工门窗、木梁和制作构造柱、圈梁,各村农家房前屋后堆放着木材、红砖和砂石,农村呈现出备工备料的繁忙景象。喀什地区有10多万农户主动拆掉了几十年居住的干打垒破旧危房,不管是农忙还是农闲,在农村到处都能看到男女老少拆旧房、挖地基、砌砖墙、上屋顶、抹墙泥的建房热潮。克州有5万多名青年农民走出大山,到外县修公路、拾棉花、搞建筑,人均创收3500多元,为自家建房筹备资金。特别是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灾害后,南疆四地州广大干部群众无不对自治区实施的抗震安居工程发出由衷地感叹,一致认为这是自治区党委的英明决策,是提前抵御地震灾害的果断行动,是保护千百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民生工程,群众建房的热情比以往更加高涨。

坚定不移 新建抗震安居房和拆除危房

当前,我区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已进入艰难时期,一方面要完成剩余83万户城乡居民的抗震住房建设;另一方面要拆除农村几十万套破旧危房;再一方面要整治一部分不按设计要求自行修建住房存在的质量隐患问题。与此同进,还要采取必要措施应对建材价格涨幅过快的不利因素。可以说,今后几年,各级党委、政府必须下最大的决心,拿出更大的勇气,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加快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一是要坚定不移地完成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目标责任书确定的计划任务,集中力量解决边远贫困乡村困难群众的抗震住房问题。目前,全区农村工程建设范围正逐年缩小,农村危房改造任务也趋减少。各地州市一定要按照与自治区人民政府签定的"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目标责任书",进一步缕清思路、明确责任、区分任务、抓好落实。确保人员到位、工作到位、责任到位、措施到位,形成层层压任务,人人挑重担的工作机制,保质保量地完成工程建设目标总任务。同时,各地要凝聚各方力量,采取特殊扶持政策,重点向自然条件差,原材料短缺,建材成本高的边远山区、牧区和边境乡村倾斜。加大对收入水平低、家庭积累少、生产生活条件差、自筹资金能力弱、建房技能低的特殊困难农户的扶持力度,让农村最困难的群众全部住上抗震房。

二是要坚定不移地拆除危房,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这几年农村新建了上百万栋抗震房,但一些干打垒危房、种土块危房、没有任何设施的土块危房、砖包皮土块危房和卵石砌筑的危房在农村仍旧随处可见,而且所占比重也相当高。由于受经济条件所限和传统思想的影响,农村普遍存在着"穷家难舍"的陈旧观念。一部分农民新房建起后,却舍不得拆除伴随自己生活几十年的破旧危房;还有一些家庭是新房孩子住、危房老人居住等等。从现在看,农村这些危房不拆除,将会给我区抗震防灾工作留下潜在的、严重的不安全隐患,可是一旦发生破坏性地震将会给老百姓造成无法挽回的生命财产损失。为此,拆除危房毋庸置疑地就成为各地抗震安居工程一项十分紧迫而又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在这个关系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的态度必须坚决,决不含糊,更不能迁就。从今年开始,各地要加大宣传力度,通过深入细致的说服教育,示范引导和提供服务,使干部群众深刻认识到地震灾害的危害性和破坏性,告诫干部群众建新房不拆危房同样不能消除安全隐患的道理,积极主动地组织引导农民群众拆掉危房,搬进既抗震安全又清洁舒适的放心房。

三是要坚定不移地抓好工程质量,经得起地震灾害的实战考验。工程质量是抗震安居工程的生命线,必须严之又严。要严格按照《自治区村镇抗震安居工程质量监督检查及验收要点》组织施工和验收,确保农村民居基本具备综合抵御6级左右、相当于各地区地震基本烈度地震的能力。今年,自治区在全疆范围内开展“回访检查”工作和“工程质量达标”活动,就是要求各地进一步提高广大干部群众的质量意识,增强建房抗震质量观念,改变农村传统的建房习惯;就是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工程质量管理人员队伍建设,完善四级质量监督责任制,强化地基施工、基础施工、主体施工的日常监督检查,建立质量问题责任追究制和通报制。严把图纸设计关、建材质量关、圈梁构造柱制作关、现场施工检查关和竣工验收关,加强对农民建筑工匠和建房户的技能培训;就是要求各地坚决整治不按设计要求施工、基础埋深不够,随意变更圈梁构造柱、砂浆标号不达标、泥巴砌墙水泥勾缝、女儿墙超高、使用不合格空心板等严重质量问题,确保工程质量合格率达到100%,监督检查到位率达到100%,验收复合率达到100%,向党和政府交一份群众满意的答卷。

综上所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重于泰山,城乡抗震安居工程责任重大,加快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必将造福新疆各族人民!

━━━━━━━━━━━━━━━━━━━━━━━━━━━━━━━━━━━━━━━━━━━━━━━━━━━━━━━━━
一座塗上「拆」字的沙漠綠洲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6/24/n577787.htm

6/24/2004
大紀元6月24日訊】(大纪元记者吴玉林、魏德编译报导) 汉字“拆”,在毛笔字看起来就像是由八个横七竖八互相砍杀的笔划组成,这或许很符合字的原意,因为它的意思就是“破坏”。有人曾戏称“中国”的英文发音“China”听起来好像“拆啦”。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膨胀延伸到西北边陲,当前席卷全中国的强制拆迁之风,也刮到了新疆偏远地区,连喀什(全称喀什噶尔,Kashgar)这样古老的边城,亦不能幸免。
新疆的喀什面积约16.2平方公里,2003年末总人口为350.12万。当地居民共有17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占90%。喀什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叶绿洲,现正在进行一场改造工程。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新疆则是中国地域最大的省份,面积166万平方公里,人口1934万。

据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5月30日从新疆喀什发出的特别报导,近来大大的“拆”字被不吉祥的涂刷在这一古老而又多尘城市中心地带的许多维吾尔旧式砖土结构的民居和商铺墙壁上,就像黑帮告示“死”字一样,警告他们将要采取的破坏行动。

数百个传统建筑被拆除,随之而去的是那些记载着数百年历史的独特维吾尔及阿拉伯式建筑,而这些建筑曾经吸引了无数旅游者。

政府同时开始了对中国最大穆斯林朝拜地,始建于公元1442年的艾提尕尔(Id Kah)清真寺周边地区的修复。而且,这片市郊也将被成百的新商店及餐馆转变为一个商业中心。

星报报导说,这种“现代化”的转变,虽然在其它城市受到欢迎,在这里却似乎进一步恶化汉人和具有自治意识的维吾尔人之间多年以来积怨已深的关系。

“我非常担心将不得不远离这地方”,丝绸及纺织品销售商吐尔杉(Tursan)说:“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接受它。我们不敢表达不同的意见。”

行走在茶萨(Chasa)大街上,混杂在红脸维吾尔人当中,可以闻到烤羊肉和五香茶的浓郁香味。在这样的人群中,大部分被问到的维吾尔族人都不希望他们的名字被披露,因为他们害怕因批评政府政策而遭到报复。

马路的中段即将从土路建设成为一条宽敞的新柏油马路,这儿的维吾尔人正在准备搬迁到别处。路边的建筑物已经被刷上了大大的“拆”字。

“当我的商店被拆毁时,我还能干些什么?”一名鞋匠喃喃说道:“我如何攒钱来维持生存?我是如此贫困,只要看看我自己的鞋子就知道了。”的确,他的脚趾头已经从皮革断裂处露了出来。

“我并不反对发展”,他说:“但是喀什大部分的维吾尔人都很穷。现在,他们在毁坏我们所仅存的一点点(东西)。”被强行搬迁的居民理论上会得到补偿。然而实际上,很多家庭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赔偿。

即使那些在旅游观光方面给政府提供咨询的人士也担心变化太快。“我曾建议他们不要做太大的破坏,”在一家主要旅行社工作的姜珲(John Hun)说:“否则,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会问:‘我们的过去在哪里?’”一位旅行社经纪人攥起手指头说:“许多人从中捞取了很多钱。”

星报报导说,据维吾尔人的说法,在喀什的改造只会使人们更加不安。对于多数维吾尔人,喀什的改造只不过是在脸上煽了又一记耳光。在这里土耳其似的语言和伊斯兰信仰,使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同于占国家多数人口的汉族。而且喀什之远离中国的首都北京,就像温哥华远离多伦多一样。

中国的疆土在历史上经历了各朝各代各民族,一直是分分合合,在清朝康乾时代版图达至最大。自18世纪以来,当时维吾尔族人称做东土耳其斯坦的区域被清朝合并后,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停止试图独立的努力。

1949年后,在北京当局的鼓励下,汉人不断的迁移到新疆地区,但是他们并没有和当地人建立互信关系,尽管中共政府信誓旦旦的保证给维吾尔族人有更多的自治权。在1949年,汉族人口仅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人口的5%,而现在汉族人口已达总人口的40%。

汉人的迁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北京发展了西北部丰富的矿石及石油资源。新疆去年经济增长达11%,高于中国其它地区。但是观察者注意到汉人是主要的受益者,他们有更好的工作、教育机会,以及在该地区的商业中占据主导地位。

星报报导说,一个很容易观察到的事实是,尽管北京给予新疆自治,但在新疆的所有城市中,街道的标志首先是汉语,其次才考虑到维吾尔语,同时汉族人住在比维吾尔族人更新的居住区。在喀什机场,机场解说词只有汉语而没有维吾尔语,但荒唐的是,却还有英语。

星报报导说,一般来说,这两个族群总是远离对方。汉族学生温森(音,Wen Sen)说彼此间的关系“正在改善”,但是走在大街上,他仍不会主动去接近一名维吾尔族人。

同样的,维吾尔食品店主人阿克巴(Akbar)说:“我们并不喜欢对方。他们认为我们都像(奥萨玛)本-拉登或萨达姆-侯赛因一样。”

星报报导说,中国政府一直严厉的控制宗教信仰自由,而且维吾尔族人不会原谅北京用塔克拉玛干(Taklimakan)沙漠做为核爆炸试验基地的行为。

罗布泊曾经是新疆境内最大的湖泊,总面积10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浙江省的面积。它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部,西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为界,东达玉门关和阳关之间,南依阿尔金山,北抵库鲁塔格及北山。1972年彻底乾涸。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人认为是汉人的决定毁坏了他们在喀什的家园和生意。“虽然在政府中有维吾尔族人的代表,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们只是傀儡。”一名叫雅欣(Yasin)的餐馆服务员说。

在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的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做中国研究的教授科林.马克拉斯(Colin Mackerras)说,当城市在逐步“中国化 (Sinocized)”的过程中,传统的文化也正在逐渐消失。“理论上是维吾尔人在负责,但实际上汉人的影响更大,”马克拉斯说道。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族分离主义者从不放弃使用暴力。90年代,当喀什发生了多起暴乱和针对汉族的谋杀之后,政府使用陆军及空军来进行扫荡。官方谴责维吾尔族极端分子制造了1997年的北京汽车爆炸案,为此美国把一个维吾尔组织列入了他们的恐怖主义组织名单。

作为报复,中共当局严厉的镇压了维吾尔族独立人士的活动,并且不断公开处决它称之为恐怖分子的维吾尔族人。

近来,北京为了吸引投资,描绘出一幅双方关系在改善的图画,表面上似乎减轻了对那里宗教活动的严密监控。

星报报导说,自治区主席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的治安状况“非常好”。但双方的关系并不稳定。而事实上,在今年早些时候,在新疆的石油小城市克拉马依(Karamay)的两族裔中学生之间发生了一场恶性群殴事件。

在艾提尕尔清真寺内,一个大型标志解释着过去这些年政府为清真寺所做的一切,包括盥洗室的扩充及房间的增加。

牌子上说:“中国政府特别关心少数民族的宗教和历史文化。这些政策……受到了广泛的欢迎。”星报报导说,对于很多生活在喀什的人来说,似乎并非如此。


[PR]
by yaponluq | 2008-08-26 23:50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朝日新聞: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り壊し通告 ウイグル族「横暴だ」
数年前、知り合いの欧州某国人男性がカシュガルのウイグル人女性と結婚した。
彼らが結婚生活を送るべく欧州某国に向かう前に、カシュガルで二人に会った。
彼女の家は古くからカシュガルの中心地にあったが、再開発を理由に家族は家を追われた。
換わりに家族にあてがわれたのは郊外の団地である。以前に比べるとかなり不便だという。
再開発が終わり、彼女の実家があった土地には現在、ウイグル人ではなく中国人が住んでいるという。
彼女は言った「欧州某国に渡ったら、二度とカシュガルには戻らない」。


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り壊し通告 ウイグル族「横暴だ」

2008年8月25日20時14分
http://www.asahi.com/international/update/0825/TKY200808250296.html

e0113320_22561944.jpg【カシュガル=古谷浩一】
中国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のカシュガルで、ウイグル族が集中する「旧市街(オールド・シティー)」を一斉に取り壊そうとする動きが出ている。北京五輪閉幕にあわせるように24日から25日にかけて、地元当局が都市再開発を理由に、住民代表らに早期立ち退きを求めた。ウイグル族側から反発の声が出ている。

 カシュガルの旧市街は、中国で最大級のモスクと言われるエイティガール寺院の周辺に広がる地域。街北部の高台を占める一画にあり、泥などでつくったウイグル族独特のつくりの家々がひしめく。数万人が住むと言われている。

 複数の住民の話によると、地元当局は「旧市街の建物は老朽化しており危険なので取り壊す」と通告。具体的な立ち退き期限は示されなかったが、「早急に立ち退くように」と求めたという。

 カシュガルの人口は約35万人で、うち約8割がウイグル族を中心とした少数民族。残りの約2割が漢族だ。90年代以降、政府が経済建設に力を入れ始めたことで、漢族の商人や建設関係者らの流入が加速し、街の古い街並みは次々と壊されてきた。旧市街は昔ながらのウイグル族文化が残る限られた場であり、多くの外国人観光客も訪れる。

 当局は50世帯分の住居だけは壊さずに保存すると説明しているという。だが、ウイグル族側は、一方的な取り壊し通告は「民族文化の破壊」が狙いだと反発。靴職人の男性は「五輪閉幕にあわせて出て行けと通告してくるとは。民族感情を無視した横暴な行為だ。国際社会の中国への関心が離れるのを待っての措置としか思えない」と語った。

 カシュガルでは、ウイグル族と漢族との間の結婚が勧められているほか、郊外の農村部でもウイグル族の若い女性を自治区外の都市に出稼ぎに出すことが奨励されている。当局はウイグル族の漢族への同化措置を強めているとウイグル族側は受け止めている。

━━━━━━━━━━━━━━━━━━━━━━━━━━━━━━━━━━━━━━━━━━━━━━━━━━━━━━━━━
喀什军民喜看奥运会开幕式
http://www.tianshannet.com/dizhou/content/2008-08/11/content_2811568.htm

2008年08月11日
天山网讯(记者吴洋报道)8月8日晚8时,当第29届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在“鸟巢”拉开帷幕时,我区各族军民通过电视、广播以及互联网收看收听奥运会开幕式实况转播,在神仙湾哨卡、在帕米高原的牧民毡房、在琼库尔恰克乡的抗震安居房、在喀什市老城区的小巷深处……喀什大地到处响彻着“中国加油、奥运加油”的欢呼声。

在海拔5380米的神仙湾哨卡,官兵们与新营房建设者们共赏奥运“文化大餐”,他们兴奋地在“生命禁区”一起为奥运会开幕式鼓掌欢呼。连长汪瀛洲扯着沙哑的嗓音激动地说:“奥运会今天在北京开幕了,中华民族百年奥运梦圆。作为驻守在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边防军人,我们一定要扎根高原、干好本职工作,以实际行动为平安奥运作贡献!”

在琼库尔恰克乡吐格曼贝西村,住上抗震安居新房的村民们早早就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着北京奥运会正式开幕,村民卡斯木·托乎提激动地说:“‘电视进万家’工程为我们免费送来了电视机,我们现在坐在自家的炕头上就能看到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要感谢党和政府。”

在疏勒县巴合齐乡也扎巴格村,参加本届奥运会拳击比赛的运动员买买提吐逊·琼家里跟过年一样热闹,村干部和左邻右舍的乡亲们早早就来到他家,与其家人一起守在电视机旁。大家都想通过电视屏幕目睹买买提吐逊·琼参加北京奥运会的风采,共享这份自豪和骄傲。村支书卡迪尔·阿不都拉说:“我们村以有买买提吐逊·琼这样的好青年而骄傲,他能有机会参加奥运会,我们村里的每一个人都为他感到高兴和自豪,我们永远支持他!”

喀什市艾提尕社区的阿不拉大叔家的小院里呈现出一派节日的景象。邻居们都身着新装聚集在阿不拉大叔家,一起收看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当看到精彩之处,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鼓掌叫好,阿不拉大叔和塔吉古丽大娘还唱起了歌,跳起了舞。阿不拉大叔说:“开幕式太精彩了,我有生之年还没看过这么精彩的演出,这充分说明我们中国强盛了!我们普通老百姓也从国家的强盛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实惠,国家支持喀什市搞老城区改造,下次你们再来,我可能就住在新的抗震房里了!我希望北京奥运会圆满成功,祝愿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强大!”

与此同时,在喀什的千家万户,在驻喀各部队的营房,在一些县市的广场上,广大部队官兵和各族人民群众都聚集在电视机前,共同见证北京奥运会开幕式。这一刻,喀什军民的心与全中国人民的心以同样的频率跳动着,大家在内心深处为中国加油,为奥运健儿加油。


努尔兰·阿不都满金要求 加大保障性住房建设力度
http://www.xjbs.com.cn/cgi-bin/GInfo.dll?DispInfo&w=xjbs&nid=558577


新疆新闻在线网7月24日消息:近日,自治区党委常委努尔兰·阿不都满金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调研时指出,要进一步完善城乡规划体系,严格规划修改程序,科学制定规划内容,用以指导城乡建设工作。要加强回访检查,严格质量管理,完成抗震安居工程的目标任务。要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在今年年底,对符合廉租住房保障条件,申请租赁补贴的住房困难低保家庭实现应保尽保。

  努尔兰·阿不都满金一行分别前往伊宁市、巩留县、特克斯县、昭苏县、霍城县,深入社区、乡村调研城乡规划建设情况,考察抗震安居工程的建设进度,了解城市住房保障制度的建设进展和存在的问题。在巩留、特克斯和昭苏抗震安居工程现场,努尔兰·阿不都满金详细了解了抗震安居房的建设情况,特别强调,“5·12”汶川大地震给了我们极大的警示,目前我区抗震安居工程已经进入攻坚阶段,更要加强质量管理,组织好回访检查和工程验收工作。对已建抗震安居房农户的危房,要立即停止使用,坚决予以拆除。要坚持群众自筹为主,政府支持为辅的原则,多渠道筹集建房资金,最大限度地集中财力,用于支持抗震安居工程建设,确保抗震安居工程目标任务的全面完成。

  在伊宁市召开的自治区城市住房保障现场会上,努尔兰·阿不都满金要求,各地各部门要认真做好廉租住房保障工作方案(规划)的编制和公示工作,多渠道增加廉租住房供应,切实加强和规范经济适用住房建设管理,加快推进城市危旧住房(棚户区)改造步伐。特别是喀什市老城区,要尽快编制相关规划和可行性研究报告,争取国家早日立项,通过国家、自治区支持和群众适当负担的方式,尽快完成老城区改造任务。各级党委、政府要落实保障资金,加强协调配合,严格质量管理,切实稳定住房价格,扎实推进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各项工作。

作者: 李辉
文章来源: 新疆日报

[PR]
by yaponluq | 2008-08-26 22:56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中國各民族人民大團結萬歲
e0113320_21174221.jpg
中国の宣伝画から少数民族の団結を訴えたものを集めました
(実際にはココから転載)


21世紀の北京オリンピック開会式でも「宣伝」の域をでていません
e0113320_21131017.jpg
e0113320_21132585.jpg
e0113320_21135263.jpg
e0113320_2114885.jpg
e0113320_21142529.jpg
e0113320_2114472.jpg
e0113320_2115823.jpg
e0113320_21152914.jpg
e0113320_21154017.jpg

[PR]
by yaponluq | 2008-08-26 21:18 | 中国政治/中国政治
フォトショップで加工したのか、していないのか どれだけ見抜けるのか
北京オリンピック開会式の花火がCGだと見抜けず、
くやしい思いをしたのは私だけではないと思います。

どうぞやってみてください 
click

Real or Photoshop Test

e0113320_0383313.jpg
30点の写真が一枚ずつ表示されます。

加工していない写真なら
「Untouched」を、

デジタル加工した写真なら
「Photoshopped」を選択します。


鑑定が終わると成績が表示されます。
わたしの正解率は50パーセントでした。
[PR]
by yaponluq | 2008-08-26 00:42
China's Wild West
「新疆」におけるウイグル人、中国人の入植、貧富の差、
弾圧等をテーマにしたドキュメンタリーです


China's Wild West

クリック
http://current.com/items/89221794_china_s_wild_west


Unlike their Hollywood friendly brethren, the Tibetans, the Uighurs of northwestern China, claim to be an oppressed minority group that no one has ever heard of. That is, unles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publicizes an attack by Uighur insurgents, such as the one that killed 16 Chinese police officers on the eve of the Beijing Olympics. In this Vanguard report, Laura Ling travels to the wild-west frontier in China's Gobi Desert, an area the Chinese named Xinjiang, or New Land, but a place many Uighurs believe should be an independent Uighur nation.


Laura Ling さんのレポートをもっと見る

http://current.com/people/lauraling?p=all&start=0&len=10

[PR]
by yaponluq | 2008-08-23 01:55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ウイグル人パイロットは飛行禁止…ではなかった
訂正:2008/09/05
「テロ防止のためウイグル人パイロットは飛行禁止」、誤報認め謝罪―英紙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080904-00000011-rcdc-cn

2008年8月24日、英紙タイムズは「テロ防止のため五輪期間中にはウイグル人パイロットは飛行禁止とした先日の記事が誤報であった」として謝罪した。9月3日、中国新聞社が伝えた。

8月18日、タイムズは「ウイグル人パイロットの飛行禁止」との記事を掲載した。23日、中国民用航空総局は同紙の中国代表と会見し、「記事が取り上げたウイグル人パイロット3人はいずれもパイロットとしての職務を継続している」と反論、「記事は中国民間航空会社の名誉、ウイグル人パイロット、そして中国の国家イメージと民族の関係を傷つけた」として謝罪を求めていた。

抗議を受けたタイムズは誤報を認め、「非常に申し訳なかった」と謝罪の言葉を述べた。その上で同紙ウェブサイトに謝罪記事を発表している。(翻訳・編集/KT)


Times Online / August 24, 2008
"Grounded" Uighur pilots still flying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news/world/asia/article4599459.ece


Despite anti-Chinese unrest among Muslim ethnic Uighurs, China says its three Uighur pilots are operating normal flights and have the full confidence of the aviation authorities.

China’s westernmost Xinjiang region has been increasingly troubled in recent months by attacks by members of the Turkic-speaking Uighur minority against police and government offices. Three of the attacks appeared to be timed to coincide with the Olympic Games in Beijing that close today with a handover to the next host, London.

Xu Li, spokesman for China’s aviation authority, said Aikebaier Maimaiti and Ailiyiming Niyazi were serving as captains for the Xinjiang branch of China Southern Airlines and were among their most trusted pilots. He said: “They have received training both in China and overseas and if we did not trust them it would not be possible to send them on international flights. This shows our confidence in them.”

Aikebaier Maimaiti had accumulated a total of 10,112 flying hours and had flown 514 hours in the first seven months of the year with 36 hours so far in August alone, Mr Xu said. In a report whose rare level of detail from a usually taciturn organisation showed the sensitivity of the issue in China, he said that both pilots flew Boeing 757 aircraft. In addition, Mr Xu told The Times that the Mr Aikebaier had flown to Tashkent and Islamabad in the last few days.

Mr Xu dismissed as baseless a report that the three pilots had been grounded after a Uighur woman attempted to attack a flight between the Xinjiang regional capital, Urumqi, and Beijing in March. The woman from Kuqa had succeeded in slipping through the less rigorous security checks for business-class travellers at the airport in Urumqi. She was then seen acting strangely aboard the flight, state media said.

She was found locked in an aircraft toilet with several cans filled with petrol. The plane made an emergency landing in the northwestern city of Lanzhou in an incident that officials have described as an attempted terrorist attack.

Mr Xu said the aviation authorities had full confidence in both the China Southern pilots. “We really trust Mr Aikebeier and give him much responsibility, so there is no need for him to stop flying for the Olympics.”

The country’s third Uighur pilot, Dulihong, worked for Xinjiang General-Use Airlines, and his responsibilities included crop-dusting and fire-fighting. He was engaged this month in crop-dusting over the vast cotton fields surrounding the town of Korla on the edge of the Taklamakan Desert.

Mr Xu said: “There is no difference in the opportunities, training and salaries between Han and Uighur pilots.” He declined to give exact details of comparisons with other pilots in terms of average flying hours.

China has warned for months that the Uighur separatists posed one of the most serious threats to the Olympics and has revealed the arrests of at least one group it said had been plotting to kidnap athletes and journalists at the Games.

Those warnings were followed by a renewal of violence in Xinjiang on a scale not seen for a decade. On August 4, 16 police were killed in the ancient Silk Road town of Kashgar when two Uighurs drove a truck into their group during an early morning job before attacking them with home-made bombs and knives. Just six days later, a group of about 15 Uighurs attacked several government buildings in Kuqa. Police returned fire, killing eight of the attackers. Two others committed suicide – the first such reported cases in China. A security guard and a civilian were killed by the attackers. Just days later, a group of people armed with knives fatally stabbed three guards at one of the many road checkpoints set up across the sprawling, mainly desert region to maintain security.


Xinhua News Agency / 2008-08-20 09:32:55
Official: All Uygur pilots working normally in Xinjiang
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08-08/20/content_9530934.htm


BEIJING, Aug. 19 (Xinhua) -- All Uygur pilots serving the country's airlines were working normally in China's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and none had ever been relocated to work for other airlines outside the northwest region.

Li Jian, the Civi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 of China (CAAC) deputy director, on Tuesday dismissed foreign media stories that Uygur pilots had been suspended from their jobs as "sheer fake reports."

To date, Chinese airlines have employed three Uygur pilots. Twoof them, Aikebaier Maimaiti and Ailiyiming Niyazi, served as Boeing 757 captains for the Xinjiang branch of China Southern Airlines, while the third, Dulihong, worked with the Xinjiang General-use Airlines.

Aikebaier Maimaiti recently completed a two-way international flight between Urumqi, the capital of Xinjiang, and Tashkent, the capital of Uzbekistan, on Tuesday morning. He told Xinhua in a phone interview, "Since August 1, I have flown 36.05 hours on routes between Urumqi and Beijing, Shanghai, Guangzhou and Xi'an."

On Wednesday morning, he will fly between Urumqi and Islamabad, Pakistan.

Ailiyiming Niyazi told Xinhua he had flown safely for a total of 17,542 hours. Since Aug. 1, he had worked on routes between Urumqi and Hotan, Xiamen, Shenzhen, Zhengzhou and Changsha.

All pilots, no matter whether they were Uygur or Han people, had to work according to schedule. It was normal that sometimes they worked on flights outside Xinjiang, said Zhang Zifang, China Southern Airlines deputy general manager.

━━━━━━━━━━━━━━━━━━━━━━━━━━━━━━━━━━━━━━━━━━━━━━━━━━━━━━━━━
维族3机师被禁飞,疆航班空服员全部汉人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8/08/200808190646.shtml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9日 转载)
来源:明报
英国《泰晤士报》昨日报道称,南方航空新疆分公司有维吾尔族机师被当局下令禁飞,报道并指这项安排与新疆最近发生多宗恐怖袭击活动有关。而新疆分公司宣传部冯部长向本报记者表示,维吾尔族机师目前是「正常飞行、正常训练、正常工作」。 (博讯 boxun.com)

多宗恐袭保障安全

《泰晤士报》报道指,由于新疆近期接连发生恐怖袭击,造成多人伤亡,当局为保障安全,目前已对该公司内的3名维吾尔族男机师下达禁飞令,他们最快要到北京奥运结束后才可复飞。

同时,一些维吾尔族的空中服务员,近日被调到其他国内航线,新疆航班空服员全部改由汉人担任。但南航新疆分公司冯部长否认上述报道,并称航空公司的维吾尔族职员工作一切如常,并无改变。

━━━━━━━━━━━━━━━━━━━━━━━━━━━━━━━━━━━━━━━━━━━━━━━━━━━━━━━━━
Pilots grounded as China moves against separatists
http://www.theaustralian.news.com.au/story/0,25197,24198152-2703,00.html

Jane Macartney | August 18, 2008
THE three Uighur airline pilots have been grounded by Chinese authorities anxious to maintain security during the Olympics.

Their removal, along with the switching of Uighur cabin staff to flights outside the troubled Xinjiang province, follows a renewal of violence by Uighur separatists.

Turkic-speaking Uighurs in Xinjiang province who are eager to found a separate state of East Turkistan have launched a series of attacks apparently timed to coincide with the Beijing Games.

On August 4, 16 police were killed in the ancient Silk Road town of Kashgar when two Uighurs drove a truck into their group before attacking them with home-made bombs and knives.
Just six days later a group of about 15 Uighurs attacked several government buildings in Kuqa, on the edge of the Taklamakan desert.

Police returned fire, killing eight of the attackers, while two committed suicide. A security guard and a civilian were killed by the attackers.
Then last week a group of people armed with knives fatally stabbed three guards at one of the many road checkpoints that have been set up in Xinjiang to maintain security.

The order to ground the three male pilots came after an incident in March when a 19-year-old Uighur woman from Kuqa was able to slip through the less rigorous security checks for business-class travellers at the airport in Urumqi, the capital. She was then seen acting strangely aboard the flight, state media said.

The woman was found locked in an aircraft toilet with several cans filled with petrol. The plane, en route to Beijing, made an emergency landing in the northwestern city of Lanzhou. Officials described the incident as an attempted terrorist attack.

A Chinese source with aviation contacts said yesterday: "There are only three pilots in the Chinese aviation fleet who are Uighurs.

"They were all told that they would not be allowed to fly, at least until after the Olympics."

Cabin staff who belong to the Uighur ethnic minority have also been removed from working on flights operating around Xinjiang, the source said. However, they are allowed to work on airliners serving other destinations around China.

Recent travellers to Xinjiang said they noticed only flight attendants of the ethnic Han minority working on flights in the region, but the report could not be officially confirmed. China, which once recruited its airline pilots from the air force, is now facing a shortage as it keeps pace with a rapidly growing economy and an expanding fleet of aircraft.

Latest figures from the General Administration of Civil Aviation, in 2006, showed China has 11,000 pilots and first officers working in 800 airliners.

By 2010 China's fleet will grow to 1250, requiring at least 6500 more cockpit crew.

The Times

[PR]
by yaponluq | 2008-08-22 00:21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ウイグル人の土地で少数民族に成り下がるウイグル人
维吾尔人在自己土地上成了少数民族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8/08/200808160814.shtml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6日 转载)

来源:BBC
记者安德鲁·哈丁发自新疆库车/我们是在爆炸攻击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到达库车的,街道很安静,工人们正在更换被炸碎的商店橱窗。

城市的外围设置了路障,一些装甲车在主要的道路上巡逻。

当局说,他们还在搜寻在逃的3名攻击者。但是,已经有10名攻击者被打死,2人被捕。被捕的攻击者之中有一名15岁的女孩,正在医院接受治疗。

我们来到库车,显然让当地官员大伤脑筋。很明显,他们在努力考虑对付我们的办法。

库车的维吾尔人不愿和记者多做交谈

一般来说,外国记者在没有官方陪同的情况下是不能来新疆的。但是按照奥运期间的特殊许可,我们能够单独行动。

当地的一名维吾尔族官员对我们发出警告说,"你们必须客观对待事实。"

他还说,他在密切注意互联网,看外国媒体是如何报道这一事件的。

我们并没有遭到安全人员的骚扰或拘捕,但是在我们查看受到破坏的爆炸现场时,有许多地方官员簇拥着我们。

一位姓陈的生意人在一个遭到破坏的商店旁边说,"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显然不是在对我们说话,而是在对旁边的官员说话。

他说,"他们就是想制造恐慌。这条街上的大多数人是汉人,但我们和少数民族的关系很好。"

"少数民族",这是个关键词。几十年前,这儿几乎都是维吾尔族穆斯林,他们和中亚的关系比和北京更紧密。

但是,汉族移民大幅增加,像库车这样的城市迅速发展,维吾尔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变成了少数民族。

当地的一位维吾尔族高级官员坚持表示,繁荣和发展对新疆的每个人都有利。

当地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投资,从公路到风力发电厂,的确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判断当地人的情绪并不容易。

分离主义分子能得到支持吗?这样的爆炸攻击究竟是处于末路的反叛者在奥运期间发动的最后攻势,还是一次大胆的新的运动的开始?是什么让一个15岁的女孩变成了炸弹攻击者?

在最后几名攻击者被打死的一个市场,我和一名维吾尔男子做了短暂的交谈。但是他迅速地跑掉了。他说,"什么都别问我,我害怕。" _(网文转载)


日本人が日本で日本族とか大和族とか倭族と呼ばれたら…。

[PR]
by yaponluq | 2008-08-17 01:30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女子バレーボール中国vsキューバで「社会主義をたたえる歌」が
「みなさん一緒に歌いましょう」と競技場のモニターに字幕がでたそうです
YouTube : 中国の小学校唱歌「社会主义好/社会主義好」←これはロックバージョン

歌詞を翻訳しました
社会主義好        

社会主義好,社会主義好 (社会主義は良い、社会主義は良い)
社会主義国家人民地位高 (社会主義国家人民の地位は高い)    
反動派,被打倒 (反動派は打倒され) 
帝国主義挟着尾巴逃跑了 (帝国主義者は尻尾を巻いて逃げて行く)
全国人民大団結 (全国人民は団結せよ)
掀起了社会主義建設高潮,建設高潮 (社会主義建設のうねりを巻き起こせ、巻き起こせ)

社会主義好,社会主義好 (社会主義は良い、社会主義は良い)
社会主義江山人民保 (社会主義国家は人民が守る)
人民江山坐得牢 (人民国土の守りは堅牢だ)
反動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反動分子には覆せない)
社会主義社会一定勝利 (社会主義社会はきっと勝利する)
共産主義社会一定来到,一定来到 (共産主義社会がきっと到来する、きっと到来する)

共産党好,共産党好 (共産党は良い、共産党は良い)
共産党是人民的好領導 (共産党は人民のよき指導者)
説得到,做得到 (言うこと為すこと)
全心全意為了人民立功労 (誠心誠意人民に功績を立てるため)
堅决跟着共産党 (断固共産党について行く)
要把偉大祖国建設好,建設好 (偉大な祖国を建設するのだ、建設するのだ)

共産党好,共産党好 (共産党は良い、共産党は良い)
共産党領導中国富強了 (共産党の指導者が中国を富強にする)
人民江山坐得牢 (人民国土の守りは堅牢だ)
反動分子想反也反不了  (反動分子には覆せない)
社会主義社会一定勝利 (社会主義社会はきっと勝利する)
共産主義社会一定来到,一定来到 (共産主義社会がきっと到来する、きっと到来する)


中国VS古巴女排现场音乐竟是“社会主义好”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8/08/200808151257.shtml


13日晚的中国对古巴女排比赛非常精彩,也非常有戏剧性。开场两场比赛,古巴的娘子军表现得任劳任怨,频繁失误,送给中国队很多分,引起全场观众和中国运动员心情舒畅。在技术暂停时,激昂的中国人民放起了“社会主义好”的摇滚版,囧…… ,让在电视机前的我哑然失笑,久违的歌曲啦。之后是保卫黄河…… 大屏幕打的字幕就是“大家一起唱”……外国啦啦队也跟着扭的颇带劲 呵呵!

反动派被打倒,人民江山坐得牢。。。。。。


回到比赛现场,第三场一开局,古巴女队就表现出了顽强的拼搏精神,别看她们都瘦骨嶙峋,弹跳起来相当有力。我固执地相信,是这首曲子放错了,改变了整个比赛的旋律。虽然这近乎迷信。中国队还是以2比3负于古巴队。

[PR]
by yaponluq | 2008-08-17 00:45 | 中国社会/中国社会
曹長青:オリンピックの経済的・政治的収支
曹长青:北京奥运的经济和政治账
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08/0812/article_10155.html


【阿波罗新闻网2008-08-12讯】 作者:曹长青

中共当局花倾国之力哄抬的北京奥运会,终于轰轰烈烈地召开了。这场历时两个星期的奥运会能给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带来什么?在奥运开幕前一天,美国《华尔街日报》恰好发表了两篇文章,各自从经济和政治层面,对此进行了分析和预测。

谈经济的这篇,是由国际银行SCB上海分行的研究主任、英国经济学家斯蒂芬·格瑞(StephenGreen)写的,题目是“奥运的经济账”。格瑞曾任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的副主编,后从事银行业,派驻上海,近距离实地考察了中国经济,发表有《中国股市》、《中国市场》等专著,并常在《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以及CNN等发表对中国经济的评论。

在这篇文章中,格瑞首先指出北京奥运的花销实在太大了,多达430亿美元,是之前五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总开支的一点五倍!他感叹说,北京奥运只有两个星期,等于每天要花29亿美元,或者说等于每个体育项目就用掉一亿四千万美元。

格瑞说,这还不包括其他基础项目的投资,例如只是在信息技术上的投资,就高达四亿美元。而且这也不包括那些为避免污染奥运期间空气而被迫停工的中国几百个工厂的产值损失,还有在庞大的警戒、安全等方面的开销。

有人觉得不管怎样,奥运能带来游客,那些消费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弥补这些开销。但这位西方金融学者认为,由于开销巨大,根本没法抵消。另外即使按原来计划,奥运期间来了50万游客,但这个数字,也只是相当于上届悉尼奥运的游客数量,并不多到哪里。而去年中国没有办奥运,也吸引了116万外国游客。对比之下,奥运的这50万,并不构成多大经济意义。

格瑞认为,北京举办奥运,在刺激经济成长上起不到多大作用。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已达到7%,这还是官方数字,实际上比这个更高;另外,中国的股市已从它的高峰期降低了50%。这位西方经济学家预测,北京奥运的基础投资等,可能会短期刺激一下中国经济,但从长远看,它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

《华尔街日报》的另一篇文章,是西方知名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工作人员艾琳·布克(EllenBork)写的,题目是“别忘记中国的异议人士”。在这篇文章中,布克首先回顾了七十年代,很多西方人到中国访问,结果只是看到了中共当局让他们看的,基本都是刻意的共产宣传。结果想法单纯、对共产党的宣传完全缺乏认知和警惕的西方人,很多都受骗上当,真的认为中国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后来美国学者霍兰德(PaulHollander)写出一本题为《(到中国)政治朝圣》(PoliticalPilgrims)的书,专门检讨和批评这些西方受骗者,指出他们被骗之后,又在西方传播这些谎言,等于帮共产党欺骗世界。

布克说,今天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导,又让人想到七十年代。媒体上多是“中国已不是毛时代的极权统治,经济在开放;并说服很多者,这种经济发展一定会走向不可避免的自由民主制度”;甚至“都不把胡锦涛当作一个共产党的总书记,而事实上这个位置比那个国家主席的头衔更意味着权威和权力”。

这位自由之家的者说,实际上中国目前的情况,和七十年代一样,当局也是不让外国访问者看到整体的真实画面,只是让他们看到被允许看的,有时刻意制造宣传效果。布克举例说,克林顿政府时的女国务卿奥布莱克当年到中国访问,在北京“法制训练中心”拿着一张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微笑拍照,就是掉进了共产党的圈套,给中共提供了宣传机会。当时该报发表这张照片时,旁边文章标题是中国健全法制。但真实的情况是,共产党有绝对的权力,“党比法大”。奥布莱尔不知道的是(也许是装糊涂),英文《中国日报》是中共的宣传喉舌,主要目的是给西方人洗脑。

布克说,今天的中共当局和当年一样,还是操纵着报纸、电视,控制民众读什么、看什么;并用防火墙等现代科技控制外部信息,阻止中国人接触、浏览到海外的网站。中共不仅严酷迫害法轮功成员,逮捕民主党等民运人士,中国的监狱中至今还关押着50名网络异议人士,以及几百名政治犯。布克感叹说,连在“六四”天安门事件时抓的人,至今还有8个仍在狱中(六四已19年了!)。

这位人权专家最后说,今天的问题和七十年代一样,外国访客没有明白,他们在中国看到的,是当局允许他们看的,而那些隐藏的,他们看不到,也不知道,结果他们和当年一样,由此对中国产生了错误的印象。

庞大的开销,残酷的镇压,用民族主义、群体主义的奥运主旋律给中国民众再次洗脑;用巨额金钱买一个强化专制统治的政治效果。这就是历史将记得的北京奥运。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PR]
by yaponluq | 2008-08-16 01:51 | 中国社会/中国社会
王楽泉:ウイグル三股勢力との「生死をかけた闘争」を宣言
2008年 8月 14日
新疆党委书记称与“三股势力”的斗争你死我活
http://cn.reuters.com/article/chinaNews/idCNChina-2019420080814

e0113320_1415192.jpg
路透北京8月14日电(记者Lindsay Beck)---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强调,与恐怖主义等“三股势力”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过去两周内,新疆发生了三起针对政府目标的袭击事件,令人担心北京奥运面临安全威胁。

《新疆日报》周四报导称,王乐泉指出,各级领导和广大干部群众要深刻认识到,我们与“三股势力”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三股势力”是指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中国政府将其视作威胁安全和统一的大患。

《新疆日报》援引王乐泉的话说:“在新疆,分裂和反分裂斗争将是长期的、严峻的、复杂的。”

“要始终坚持‘主动进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的方针,严密防范、严厉打击‘三股势力’的分裂破坏活动,绝不能让敌人坐大成势。”

他指出,8月4日发生在新疆喀什造成16名武警死亡的袭击事件,是有计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行为。

王乐泉说:“事件发生後,有关部门依法进行了及时处理,保持了社会稳定和人民群众正常的工作生活秩序。”

“8.4”暴力袭警事件中的两名维族嫌犯当场抓获。

北京奥组委曾表示,新疆分裂主义分子试图利用奥运之机来扩大他们实施袭击的影响。(完)


「生きるか死ぬかの闘争だ」テロ続発で新疆共産党トップ
http://www.yomiuri.co.jp/world/news/20080814-OYT1T00624.htm?from=main1


【ウルムチ(中国新疆(しんきょう)ウイグル自治区)=関泰晴】14日付の中国紙・新疆日報(電子版)によると、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トップの王楽泉・共産党委員会書記は13日、自治区の地方幹部を集めて会議を開き、カシュガルなどで相次ぐ襲撃事件などに関し、「これは生きるか死ぬかの闘争だ」と宣言し、ウイグル族の分離独立派を徹底的に取り締まる方針を強調した。

 王書記は、カシュガルでの武装警察襲撃などの一連の事件について、中国当局がテロ組織と認定する東トルキスタン・イスラム運動など、「国内外のテロ、宗教過激派勢力、民族分裂勢力が組織・計画し、テロ行為に及んだ」と断定。そのうえで、「『積極的に攻め、先に敵を制す』との方針を最後まで堅持し、分裂勢力をたたきつぶさ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言明した。

 同自治区の地方幹部にはウイグル族も多いが、王書記は「あいまいな態度を取ってはならない」と述べ、取り締まりで手加減をすることは許されないと警告した。

 一方、米政府系放送局「ラジオ自由アジア」は、同自治区クチャ県で11日に発生した連続爆破事件で、これまでに100人近くのウイグル族の住民が公安当局に拘束されたと報じた。亡命ウイグル人で組織する「世界ウイグル会議」(本部=ドイツ・ミュンヘン)は、拘束中のウイグル族が取り調べで暴行を受けていると非難している。同会議が現地からの情報として明らかにした。

 容疑者10人と警備員1人に加え、市民1人の計12人が死亡したクチャの事件では、容疑者3人が現在も逃亡中で公安当局が行方を追っている。

(2008年8月14日19時49分 読売新聞)

━━━━━━━━━━━━━━━━━━━━━━━━━━━━━━━━━━━━━━━━━━━━━━━━━━━━━━━━━
“三股勢力”とは
「テロリズム勢力」と「分裂主義勢力」と「極端な宗教勢力」であるという。
たとえば、武装警察と新疆生産建設兵団と中国人入植者に“三股势力”というレッテルを貼ったらウイグル人による先制攻撃を正当化できるのだろうか。

[PR]
by yaponluq | 2008-08-15 01:44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