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 03月 ( 7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温家宝在日本国会的演讲(全文)
温家宝在日本国会的演讲(全文)
http://www.mfa.gov.cn/chn/wjdt/zyjh/t310780.htm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2日在日本国国会发表题为《为了友谊与合作》的演讲。
  演讲全文如下:

  为了友谊与合作

  ——在日本国国会的演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2007年4月12日 日本东京)

  尊敬的河野洋平议长阁下,尊敬的扇千景议长阁下,各位国会议员先生:

  今天,我有机会到贵国国会演讲,同众参两院议员见面,感到很高兴。我向在座各位,向广大日本国民,致以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向长期以来为中日友好做出宝贵贡献的日本各界朋友,表示衷心感谢和崇高敬意!

  这是我第二次到贵国访问。上一次是在15年前,也是在樱花盛开的四月。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我访问贵国,是想了解日本的最新发展情况,更想为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尽一份力,做一份贡献。如果说安倍晋三首相去年10月对中国的访问是一次破冰之旅,那么我希望我的这次访问能成为一次融冰之旅。为友谊与合作而来,是我此次访日的目的,也是今天演讲的主题。

  为了友谊与合作,需要继承和发扬中日友好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在绵延2000多年的交往中,中华民族和日本民族相互学习、相互借鉴,促进了各自的发展和进步。

  自秦汉以来,种稻、植桑、养蚕、纺织、冶炼等生产技术相继从中国传到日本,汉字、儒学、佛教、典章和艺术也为日本所吸纳与借鉴。日本先后十多次派出遣唐使,阿倍仲麻吕便是其中杰出的一位。他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并担任唐朝的重要官吏,与王维、李白等著名诗人结为好友。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五次渡海失败,以至双目失明,但仍矢志不渝。他第六次东渡成功时已66岁高龄。鉴真和尚把他认为能济世渡人的佛法传到日本,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前后花了12年。他为发展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去年12月,河野洋平议长在中国文化节开幕式上说过:日本文化传统中散发着中国文化的浓郁馨香,表明日中之间有着割舍不断的因缘。我想说,中国文化传到日本,贵国的先人在保持日本传统文化的同时,又有了许多新的创造和发展。我还想说,明治维新后,日本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中国大批志士仁人来到日本,学习近代科学技术和民主进步思想,探求振兴中华之路,促进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开展的革命活动,曾得到许多日本友人的支持与帮助。周恩来、鲁迅、郭沫若先生等先后在日本学习和生活,同日本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

  中日两国友好交往,历时之久、规模之大、影响之深,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是罕见的。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历史传统和文明财富,值得倍加珍惜,代代相传,发扬光大。

  为了友谊与合作,需要总结和记取不幸岁月的历史教训。众所周知,中日两国人民长达2000多年的友好交往,曾被近代50多年的那一段惨痛、不幸的历史所阻断。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遭受了深重灾难,人员伤亡惨重,财产损失巨大,给中国人民心灵造成的创伤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那场战争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巨大苦难和创痛,对此上了年纪的人们至今记忆犹新。沉思历史,使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中日和平友好,关乎两个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福祉。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无论是正面经验或是反面教训,都是宝贵财富。从自己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中学习,会来得更直接、更深刻、更有效,这是一个民族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和对自己光明前途充满自信的表现。

  中国老一辈领导人曾多次指出:那场侵略战争的责任,应该由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承担,广大日本人民也是战争受害者,中国人民要同日本人民友好相处。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聂荣臻元帅在战场上救助日本孤儿美穗子,亲自精心照料,并想方设法把她送回到亲人身边。1980年,美穗子携家人专程去中国看望聂帅。这个故事感动了许多人。战后,有2808名日本孩子被遗弃在中国,成为孤儿。饱受战争创伤的中国人收留了他们,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拯救出来,并抚育成人。中日邦交正常后,中国政府为这些遗孤寻亲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至今已有2513名日本遗孤返日定居。他们当中许多人回国后,自发成立了诸如“中国养父母谢恩会”等民间团体,并在中国捐建了养父母公墓和“感谢中国养父母碑”,其中一个碑文这样写道:“我们对中国养父母的人道精神和慈爱之心深深地感激,此恩永世不忘……”。

  在这里,我还想提及一件事。中国北方的港口城市葫芦岛,曾是侵华日军运送石油的地方。就在几座残留的储油罐旁,矗立着一块石碑,记载了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在交通不便、物资极度匮乏的条件下,中国人民全力帮助105万日本侨民平安返回家园的历史一幕。当年从葫芦岛回国的一位日本女士,深情回顾了她的亲身感受。她说:“无论是200多个日本孩子在石头村寒冷的夜晚得到的救助,还是在遣返途中的沿路救济,无论是东宁老乡救命的干粮,还是葫芦岛酸甜美味的柑橘,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善良、宽容的中国人让我们落魄的惊魂得以抚慰,也让我们最终登上了回家的轮船。”去年6月,贵国前首相村山富市先生在参加葫芦岛纪念活动时说:“大遣返真正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宽宏大量和中国人民的人道主义精神。”

  中国政府和人民历来坚持向前看,一贯主张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强调以史为鉴,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为了更好地开辟未来。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本政府和日本领导人多次在历史问题上表明态度,公开承认侵略并对受害国表示深刻反省和道歉。对此,中国政府和人民给予积极评价。我们衷心希望,日方以实际行动体现有关表态和承诺。中日和则两利,斗则俱伤。实现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完全符合历史潮流和两国人民愿望,也是亚洲和国际社会的殷切期盼。

  日本战后选择和平发展道路,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经济大国和国际社会有重要影响的一员。作为贵国的友好邻邦,中国人民支持日本人民继续沿着这条和平发展道路走下去。

  为了友谊与合作,需要正确把握中日关系的发展方向。今年恰逢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经过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中日关系取得了巨大发展。2006年,双边贸易额由邦交正常化时的11亿美元增加到2073亿美元,两国友好城市多达233对,人员往来超过480万人次。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得到了日本政府和人民的支持与帮助,对此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日两国存在着日益增长的共同利益,面临着需要共同应对的重大课题。基于这样的客观事实,两国领导人就构筑战略互惠关系达成了共识。我们的目标,就是顺应潮流和民心,把中日关系推向新的历史阶段,实现和平共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把握以下原则:

  第一,增进互信,履行承诺。中国古代先贤说:“与国人交,止于信”,“与朋友交,言而有信”。日本人也常说,“无信不立”。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更应以诚信为本。《中日联合声明》等三个政治文件,从政治上、法律上和事实上总结了两国关系的过去,规划了两国关系的未来,是中日关系的基石。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只要双方都严格遵循这三个政治文件所确定的各项原则,两国关系就能顺利向前发展。在这里我还想谈一下台湾问题,因为它事关中国国家的核心利益。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但决不容忍“台独”,坚决反对台湾当局推行“台湾法理独立”和其它任何形式的分裂活动。希望日方认识到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恪守承诺,慎重处理这一问题。

  第二,顾全大局,求同存异。应该承认,中日两国在一些具体利益上和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上存在分歧。但是,这些同我们的共同利益相比,毕竟处于次要地位。只要我们从战略高度、以长远眼光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有诚意有信心,进行对话协商,双方之间存在的问题总是可以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对于东海问题,两国应本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积极推进磋商进程,在和平解决分歧上迈出实质步伐,使东海成为和平、友好、合作之海。

  第三,平等互利,共同发展。中日两国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大、前景广阔。经过多年努力和积累,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中日经济合作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两国经济的发展,对双方来说,都是机遇而不是威胁。昨天我同安倍首相会谈时,一致同意建立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把两国经济合作提升到更高水平。近期双方应在能源、环保、金融、高新科技、信息通讯和知识产权等领域加强合作。

  第四,着眼未来,加强交流。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是连接国家之间的两条重要纽带。如果说经济合作的目标是实现互利共赢,那么文化交流的目的是沟通心灵。两国领导人已一致同意,加强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也是中日友好的未来和希望。中方愿与日方一起,组织实施好两国青少年大规模交流计划,为两国人民的世代友好播下希望的种子。

  第五,密切磋商,应对挑战。中日两国同为亚洲和世界的重要国家,中日关系的状况,对地区乃至全球都会产生重要影响。我们需要以这样的眼光,加强协调与合作,共同维护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推进东亚区域合作进程,致力于亚洲的振兴。我们也需要以这样的眼光,共同应对全球性问题,包括能源安全、环境保护、气候变化、疾病防控以及反对恐怖主义、打击跨国犯罪、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中方理解日本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愿意就包括联合国改革在内的重大国际和地区事务,同日方加强对话与沟通。

  各位议员先生: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29年来,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发展很不平衡,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面临着两大任务,一是集中精力发展社会生产力,一是推进社会公平正义。要实现这两大任务,必须推进两大改革,一是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一是以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在发展中存在资源、能源、环境等瓶颈制约,但经过多年努力,我们找到了一条发展的新路子,这就是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中国的发展主要靠自己。中国发展了,会对周边和整个世界的发展做出应有贡献。我们将坚持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和平发展,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国家。中国历来有尚德不尚武、讲信修睦的优良传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中国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设和谐世界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各位议员先生:

  在扬州大明寺鉴真纪念堂,有一座石灯笼,是1980年日本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亲自送来、亲自点燃的。这盏灯与日本唐招提寺的另一盏是一对。这对灯火至今仍在燃烧,长明不灭,遥相辉映,象征着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光明前景。贵国有句谚语:“尽管风在呼啸,山却不会移动”。中日两国关系的发展,尽管经历过风雨和曲折,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的根基,如同泰山和富士山一样不可动摇。开辟中日关系的美好未来,要靠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的不懈努力。让我们携起手来,为实现中日世代友好,为开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新局面,为亚洲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而共同奋斗!

  谢谢大家!

[PR]
by yaponluq | 2009-03-31 01:47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侍建宇: 几個疆獨概念的政治史論述
侍建宇: 几個疆獨概念的政治史論述

http://home.muzi.com/cc/fanti/16034,19931.shtml?q=1522152


明報/「東突厥」原是隋唐時期史料對於中亞政權一支的稱謂。「東土耳其斯坦」則是20世紀軍閥与國民政府時期的用法,与當時的土耳其与中亞地區的民族主義勃興有關。中國官方「新疆」的正式出現,可以追溯到清代乾隆朝,當時稱為「西域新疆」,伊犁將軍松筠編成「伊犁總統事略」,后為道光皇帝欽定為「新疆事略」,新疆才正式沿用成為專稱。

兩次疆獨建國運動

被當代中國定義成疆獨運動的幵端,被海外流亡維族視為成功复國的例証,都可推到第一個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共和國(1933-34,簡稱東土國)与第二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中共錯譽為「三區革命」1944-49)。

細究第一次東土建國領導人背景,可以發現原來是先有一個「和闐大公國」,之后再融入喀什的「東土獨立組織」,卻又推舉當時与軍閥盛世才結盟的哈密領袖和加尼牙孜為總統﹔雖然當時高舉中亞伊斯蘭查地新思維運動(jadid)作為號召,在第一個東土國憲法与出版品中,又出現不見容於伊斯蘭的現代教育与經濟主張,甚至民主原則﹔雖然沒有得到國際承認,護照上則稱「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可是在鑄造銅錢上卻曾稱「維吾爾斯坦共和國」。這個時期民族認同与政治角力的复雜關系其實很混亂。當時回族軍閥馬仲英宣示效忠南京國民党政權平亂,攻陷喀什老城并對維族進行大屠殺,后來不敵盛世才軍隊,餘党又轉進盤据和闐建立一個外界稱做「東干斯坦」的政權。

相對於第一個東土國發韌於新疆西南的喀什与和闐,第二個「三區革命」則出現在新疆東北的伊犁、塔城与阿勒泰。主事者約略分為「堅持獨立」与「妥協自治」兩派,前者以阿合買提江為首,奢望最后能夠建造一個以「突厥族」為主体的國家,但是后者以為獨立的目標太過理想,夾雜?維吾爾、蒙古、哈薩克、吉爾吉斯等等不同族群革命精英的利益与爭執,所以愿意与中國妥協獲得較多的自治空間,其中以麥斯武德与艾沙為代表。

蘇聯主導、利用、并終結第二次東土建國運動的檔案史料已被公幵确認。蘇聯總領事促成東土与國民党協議成立聯合政府,對於獨立派來說,衹好政治上虛与委蛇,實際上趁机擴張并扎根,組織「東土耳其斯坦青年團」往南疆宣揚獨立主張,不斷要求「中央軍撤出新疆」。然而隨?國際情勢逆轉,蘇聯不再需要東土牽制中國,東土主要領袖被說服參与中共主導的政治協商會議。可是當他們從哈薩克阿拉木圖搭机前往北京途中,据報道飛机墜↓全部罹難。另外也有傳聞說由於這批人堅持民族自決,為免尷尬,一行人遭蘇聯政治軟禁或謀殺。當然第二次東土國就在冷戰國際氛圍下煙消云散,也埋下延續至今,東土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圖騰想像。

「維吾爾」的出現

維吾爾族的确占据新疆人口的多數,但是政權卻通常為漢族精英主導。而兩次東土建國顯示新疆各個族群的繁复關系,政治上的合縱連橫与相互陷害。權力政治斗爭不遑多讓,但是盛世才同意并采用斯大林的民族管理策略,在充滿象徵意義的族稱上,愿意妥協。新疆省邊防督辦盛世才、省政府主席李?、副主席和加尼牙孜(第一個東土國總統)於1934年聯名公告令「改纏回名稱為維吾爾」,原文十分有趣:

「漢、唐把居住天山南路的人民給予种种名稱(例如回紇、回鶻、烏護數十种),清朝把他們叫做纏回」。新疆威武爾教育促進會請求,「省府查關於新疆种种書籍,都用畏吾兒一詞﹔此名稱含有畏懼之意,或原系名其种族一部分之稱,有以偏概全之嫌。一個民族改變名稱這樣的大事,不便隨意沿用。茲經本府第三次會議,通過維吾爾三字。此名稱狹義言之,為保護自己民族之意,廣義言之,為保護國家之意,与威武爾一稱,亦無沖突處。顧名思義,當生愛國家愛民族之觀念。且用此三字讀維吾爾之音,亦較他字為妥。故以后改纏回為維吾爾。禁用畏吾兒,威武爾等名稱。特此布告全体土耳其人民知悉。」

這個「維吾爾」漢語譯名雖然已經為各方接受,其中民族、國族、与族國的觀念互相混淆,纏回、畏吾兒、維吾爾、威武爾、土耳其人民各种字眼充滿語意口舌上的算計,顯示出處理民族問題必須細膩。塔里木盆地周圍綠洲居民,過去社會認同意識往往衹停留在居住家鄉,學者稱為「綠洲認同」。「維吾爾」這個原本很模糊,甚至不存在的概念,反而經過正式官方确認,給予當地本土精英塑造并發展維吾爾民族主義,建构「族國」的施力起點。如果從語言譯名來暗示,在延伸到政治定義的層面思考,那麼「東突厥斯坦」可說是現代中國辯解歷史延續正當延續,以闡述「自古以來」中原政權「主導」西域政治所采用的字眼吧。

作者侍建宇 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附屬學院講師

[PR]
by yaponluq | 2009-03-30 21:4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イスラエル兵 「1 Shot 2 Kills」 「BORN TO KILL」
Israeli Army T-Shirts Mock Gaza Killings

e0113320_239773.jpg
e0113320_2392699.jpg

Wardrobe malfunction as soldiers go dressed to kill
http://www.watoday.com.au/world/wardrobe-malfunction-as-soldiers-go-dressed-to-kill-20090324-98vo.html

(抜粋)ISRAELI soldiers have worn T-shirts with a pregnant woman in cross-hairs and the slogan "1 Shot 2 Kills", adding to a growing furore in the country over allegations of misconduct by troops during the Gaza war.

"The smaller they are, the harder it is," declares another T-shirt that shows a child in a rifle sight.





e0113320_23592941.jpg

もしマンガではなく、実際に、
彼らが、「我らの民族を守るため」、
それを理由に自分の土地に駐屯していたら…






e0113320_015166.jpg
e0113320_2356187.jpg
e0113320_2359061.jpg
e0113320_003818.jpg
e0113320_023540.jpg
e0113320_03681.jpg
e0113320_032994.jpg
e0113320_035588.jpg
e0113320_041673.jpg
e0113320_043322.jpg
e0113320_045877.jpg
e0113320_053113.jpg








イスラエル国防軍の兵士は
このような入植者たちを守るために
パレスチナ全域に配置されています
e0113320_055336.jpg
Jewish settlers attack elderly Palestinian woman while Israeli troops stand around and do nothing.
From Hebron 2003.

e0113320_1131841.jpg
Settlers Children attacking Palestinian old woman - Photo by ISM Hebron

e0113320_1194066.jpg
e0113320_1245899.jpg
e0113320_1231121.jpg
アメリカ製のM16ライフルは入植者の間にひろく普及している






e0113320_0112385.jpg
e0113320_012931.jpg
e0113320_0123662.jpg
e0113320_0174793.jpg




殺すなと言っているのが分からないひと
e0113320_0211728.jpg

[PR]
by yaponluq | 2009-03-26 00:08 | 世界/世界
暴动一周年   戒严下的藏历新年
NHK记者深入甘川藏族自治州,报道当地军、警部队源源而来,节庆活动销声匿迹,以及藏民们沉默的抗议等最新情况。

http://www.verycd.com/files/11f5598499b9c13a260a6b655bc907f551326986

[PR]
by yaponluq | 2009-03-23 17:41 | 西藏/チベット
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を世界遺産基準で改造
新疆政协委员:按世界遗产"标准"改造喀什古城区

http://www.xjgl.gov.cn/2009-01/12/content_15426908.htm


作者:曹志恒
稿件来源:新华网新疆频道
发布时间: 2009-01-12 11:33:39


新华网乌鲁木齐1月11日电(记者曹志恒)
不到喀什不算到新疆,不进老城不算进喀什。因为人口密度过大、给排水设施差,抗震能力弱等致命弱点,新疆喀什老城区规模最大的维吾尔生土建筑群成为"危城"。目前,新疆正在计划对老城区进行改造,改造方案已经编制完成并上报国家。

正在召开的新疆"两会"上,民盟新疆区委会副主委王正荣说,喀什位于地震多发区,为8度抗震设防区,政府计划实施的喀什市抗震安居工程和迁居工程是一项造福于民的工程,喀什老城区改造应与世界遗产级景区打造相结合。

王正荣说:"喀什老城区由土木街巷构成,建筑材料强度低、结构整体性差,在经历数百年历史之后,几乎没有抵御大地震、火灾的能力。"

喀什老城区具有高密度的人口和建筑,老城区约4.25平方公里,居住约12.6万人,2.5万户,平均每平方公里3万人。老城区内街巷纵横交错,各类房屋参差不齐,鳞次栉比。

"要对具有历史意义的喀什古城按照世界遗产的标准进行保护、管理和开发。"王正荣说,这是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先决条件。通过打造喀什世界文化遗产级景区,能够提升喀什旅游核心竞争力,促进喀什旅游业的发展。 

喀什市是中国境内丝绸之路上保存规模最大、最完好的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喀什老城是我国目前唯一保存下来的一处具有典型古西域特色的传统历史街区,保存有规模最大的维吾尔生土建筑群。老城区民居多以土木、砖木构成,大多已存在80年~150年间,最古老的民居已有360余年历史,是研究少数民族生活习俗和建筑特色的重要物证。



参考:
拙ブログより http://yaponluq.exblog.jp/8524046

[PR]
by yaponluq | 2009-03-20 01:36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内地维族流浪儿生存调查 / ウイグル浮浪児の生態調査
内地维族流浪儿生存调查

http://www.china-week.com/2007/08/blog-post_21.html


  内地维族流浪儿生存调查

  《凤凰周刊》2007年第17期

  文 记者 邓丽

  特约撰稿员 慕札帕・库尔班


  (一)艾尼瓦尔回家了

  如果不是姐姐强迫他记住奶奶家的电话,10岁的艾尼瓦尔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妈妈。

  艾尼瓦尔,维族,新疆喀什叶城人,2岁时,父母离婚,一直跟奶奶生活。正上小学的艾尼瓦尔很懂事,成绩一直居全班前三名,还被选为班长。

  2005年4月27日下午,噩梦降临。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放学回家的艾尼瓦尔面前,一中年男子走下来,递给艾尼瓦尔一块巧克力后一番嘘寒问暖,吃过巧克力的艾尼瓦尔不知不觉上了出租车,随后又被换乘到一辆白色面包车上。等艾尼瓦尔醒来,已经身在兰州。

  随后,艾尼瓦尔被带到离家乡5000多公里的广州。在一处简陋的住所,艾尼瓦尔与另外2个新来的男孩被被严密看管。那个带他们来的男子,要孩子们称他"老大"。

  第二天,"老大"带3个男孩去商场"实习"。这时,艾尼瓦尔才知道自己的工作是"偷盗"。艾尼瓦尔知道这是违法的,而且安拉也会惩罚小偷。"老大"毫不留情地把不肯当小偷的艾尼瓦尔揍了一顿。

  艾尼瓦尔第一次"实习"很不顺利。在商场里,一个男孩把偷到的手机交给艾尼瓦尔,要他快跑。接过手机后,艾尼瓦尔跑了几十米远便双腿发软。失主追上艾尼瓦尔,要送他去派出所。这时,一直在旁的"老大"现身了,他把艾尼瓦尔"抢"了回来。

  回到住处,艾尼瓦尔被"老大"结结实实打了几个耳光,怪他不知道跑。"实习"一周后,"老大"要艾尼瓦尔正式上岗,他不肯,"老大"拿皮带狠狠地抽他大腿,将"实习期"延长了一周。

  2周实习结束,艾尼瓦尔出道了,他已经不怕当小偷,害怕的只是偷不着再挨打。在一家超市门前,一个女士边走边吃东西,艾尼瓦尔跟在她后面,将女士挎包的拉链拉开,取出钱包。按规矩,艾尼瓦尔把钱包里的650元钱、银行卡交给了13岁的男孩,由其转交"老大"。这是艾尼瓦尔来广州15天以后,第一次单独偷盗成功。

  艾尼瓦尔很快适应了新的生活,他曾向抓住他的警察表达想回家的愿望,但最后到派出所接他出来的还是"老大"。

  艾尼瓦尔随着"老大"转战多个南方城市,记不清自己偷了多少。最多的一次,他偷了6个人的钱包,2400元。那次,"老大"一高兴,给了他200元奖金,他高兴地花100元买了一套衣服,100元到公园玩了一番。

  艾尼瓦尔不怕被警察抓。他已记不清被派出所抓了多少次,每次被抓几小时后放出来,他几乎总能看到就在派出所门口等他的"老大"。"老大"早就教过他们,他们是未成年人,只要装作不懂汉语,警察就不敢把他们老扣着不放,如果警察认起真来,他们用自残的方式就可以令警察乖乖放人。

  "年龄不够刑事责任、偷窃的数额也不够刑罚,会说汉语的也装不会,抓一个孩子,就一堆新疆人闹事,又是民族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一般象征性关几个小时就放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北京警官抱怨说。

  艾尼瓦尔怕的是失手被打。因为公安对维族流浪儿小偷普遍感到棘手,被窃失主往往会迁怒到这些孩子身上。艾尼瓦尔被失主打过,被"老大"打过。

  流血对满身伤痕的艾尼瓦尔已是稀松平常的事。就在前几天,最后一次失手的艾尼瓦尔还被"老大"高高举起,然后扔在地上。

  2006年7月22日中午,艾尼瓦尔再次被抓。与以往被关几个小时便被放走不一样,这一次,他遇见了年轻的维族警官玉兰江。玉兰江温言询问并给他买吃的、喝的,还像对待弟弟一样把他带回宿舍。艾尼瓦尔求生欲望燃起,突然跪在玉兰江面前,请求他送自己回家。

  "是艾尼瓦尔?还活着?"奶奶在电话那头哭了出来。

  凌晨1点半,艾尼瓦尔的妈妈坐飞机赶到了派出所,见到失散一年多的儿子。


  (二)一个孩子5000块

  新疆社科院一项报告显示,内地流浪的维吾尔族儿童中超过九成是被诱拐离家的,其中又以南疆为主。新疆救助站数据显示,03年1月到05年12月,自治区共从内地接回3660名流浪儿童,九成以上为南疆籍维吾尔族。

  大陆民政部内部人士透露, 被救助的维族流浪儿童占整个被救助儿童的12.7%,而维族流浪儿童本身因为很多接下来要涉及的原因是极难被收容的,换言之,这个数字无法显示维族流浪儿童队伍之庞大。另一个佐证是,新疆自治区救助站称在内地经常性流浪的维族儿童为4000名,民间的数字远高于此。

  新疆自治区公安厅统计显示,2005年,新疆青少年违法犯罪人数占全部犯罪人数的比重由2000年的14.2%,上升19.5%.特别是新疆籍的流浪儿童违法犯罪案件屡禁不止,2005年立案数比2000年增加了一倍。

  新疆社科院民族研究所李晓霞认为,南疆维族聚集区相对较高的离婚率,失业率,人多地少矛盾、极端贫困和基层组织涣散都是流浪儿童出现的原因。在南疆,集中了新疆绝大部分贫困人口,新疆35个贫困县中南疆就占23个。

  维吾尔人全族信仰伊斯兰,伊斯兰教教义里严禁偷盗。80年代后,出现一些成年小偷离开新疆到内地"发展",随后又发展成利用小孩作掩护,成年人偷窃。1988年以后,有人直接组团大量拐卖小孩偷窃,大人在后面操纵。

  "现在伊斯兰教被越来越被年轻的维族人抛弃,他们喝酒,偷盗,传统道德和风俗被败坏得特别厉害。"中央民族学院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痛心民族文化消解。

  阿克苏地区一个维语新词"口里齐",专门称呼这些人口贩子和在内地挣不光彩钱的人。居民看不惯他们挣钱的方式,但又羡慕他们展现出的雄厚经济实力。

  "我所在居民区有一栋别墅,就是人贩子的。有的父母生活过不下去,就把孩子交给跑江湖的,让他们带着去卖烤串。"阿克苏一位救助过几名孩子的人士说。

  "和田地区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汇款单飞到所辖乡镇农村,就像工人领了工资,就往回寄一样。"和田邮局一投递人员曾对媒体说。

  "3-16岁的孩子都有,主要是10-13岁,小的抱在身上掩人耳目,大的直接去偷,老汉也有,给小偷做饭的。"新疆社科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员续西发说:"有些地方的基层领导睁只眼闭只眼,指望小偷给当地挣钱回来。"

  "我们有16个大人和4个小孩,住在一个很难找到的地方, 2个大人和2个孩子住一间,4个大人监视1个孩子偷东西。大人身上都带着刀,威胁那些我们偷东西时敢说话的人。他们逼我从滚烫的水里取硬币,如果取不出来,就用皮带打我。和我住在一起的男孩11岁,比我早一个月拐到这里。他逃过一次,被抓了回来后被痛打了一顿,差点被打死。"被救助的达尔罕说,每一个被拐卖做小偷的孩子都有一段艰苦的"实习期"。

  "老大"会给孩子定下每日上交的偷窃额度(500-2000元),没完成任务或试图逃脱的孩子会被毒打。为进一步控制他们,有些老板会引诱孩子吸毒、赌博,女孩常常遭受性虐待。而逃掉的孩子往往刚脱离这个老板控制,又落到另一个老板手中。

  最令维族流浪儿救助组织痛心的是,被救回来的孩子们大都因年龄太小找不到自己的家。"领回来3个孩子,最小的3岁,最大的也就8岁,这么小的孩子可能记得家门前有一个卖零食的商店,但是不会记得家庭地址,现在拆迁得很厉害,哪里找得到什么商店。"阿克苏的这位热心人士也没有办法,只得把孩子送回救助站。

  这位志愿者介绍,汉族流浪儿童可能会遇到好心人收养,但找不到家的维族流浪儿则因相貌与汉族迥异,不可能被汉族居民收养。收容救助毕竟只是过渡性的行为,即――如果政府不能为维族流浪儿童找到妥善的出路,那么等待他们的只可能是继续流浪――偷盗。

  "后来孩子都被领养走了,我们也知道是人贩子,他们争着养,还讨价还价,可是不这么办,谁来管呢?这些孩子都是有价位的,人贩子之间也有联系。很出名、偷得好的孩子可以卖5000块钱,一般的新手也就1000块。"


  (三)求求你们别对孩子下手太狠

  收容新疆流浪儿,必须保证清真饮食,无法与孩子沟通,管理起来成为一个巨大难题。遣送成本也过高。语言沟通困难,也使内地警方明知犯罪也难以取证,无法指认控制者。即使长期内地流浪的孩子,因生活在民族聚居区,除了把汉族人作为偷盗对象外,很少与汉族人接触,甚至被教唆敌视汉族人,尤其是公安人员,一旦被抓,也往往会自残来反抗。以至于一些派出所专门请维族民警来处理此类案子,但仍然治标不治本。

  最后,很多部门知难而退,不收容新疆儿童,或者一有人认领,马上释放。这样,新疆流浪儿童前脚被派出所抓进去,后脚放出来继续偷东西。他们的老大则在派出所门口等着接他们。

  因为内地警方面临的实际管理困难,他们往往被居民认为是对维族流浪儿偷盗团伙放任不管,而维族黑老大也格外嚣张猖狂。

  "我把艾尼瓦尔带回去的第2天,他们老大就找到了我手机号,电话里对我又是威胁,又是许诺金钱。"玉兰江愤愤叹息:"这些人嚣张到什么程度!"

  执法部门在维族流浪儿问题上的失能,使居民迁怒于维族流浪儿。互联网上,与愤怒声讨"新疆小偷"猖獗的情绪一并出现的,还有民间反扒人士鼓动市民自发暴力反扒的战斗檄文,而被擒获的维族流浪儿遭市民暴力教育的血腥图片也随处可见。

  佳泉,2岁女孩的父亲,河南安阳的一位教育工作者,2005年年底,因为看不惯小偷在街上光明正大抢东西,佳泉成立了安阳反扒联盟。

  佳泉说,当地有8、9个新疆饭店,以它们为根据地,新疆小孩分为3、4拨,多的时候二三十个,他们每天都出来偷,同一个小孩,一周可能被反扒队抓好几次,"都不好意思抓他们了"。

  以前跟这些孩子不熟,现在都很熟了,问他们吃饭了吗?他们也会说没偷到东西没饭吃,或者是被打了。有一个新来的小孩,偷东西特别笨拙,老被我们抓到,也老被"老大"打,他爸爸死了,妈妈出了车祸,有人骗他出来玩,他就跟出来了。第一次抓到他,他说了实话。但以后抓住他,就不说实话了,有次抓了4个小的,一个大的,可能有老板的亲戚和小孩在里面监督,所以什么都不敢说了。到第5次抓他,还是穿的那套运动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

  他们白天没事,就一个大的领一个小的,遛大街,跟在人后面等着下手,晚上回到新疆饭店做伙计,卖烤串。前几天抓的一个小孩,年龄太小就把他放了,第二天看见他在一家新疆饭店门口烤羊肉串,他还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招呼我吃羊肉串。

  他们看到警察都不跑,知道警察不会去抓他们,抓了很快就要放,对警察他们也从来不说汉语,对我们还说一点。有的小孩被抓了以后,还会贿赂你,请你吃饭,或者拿偷的手机要送给你,还有小孩被抓,送到派出所还会问警察不管,保安不管,你们为什么管,或者给我们背诵法律条文,质问我们凭什么抓人,显然都是大人教的。

  一次,我抓到一个小孩,正月初七初八,只穿一件秋衣和运动衣。送到派出所,冻得不行,看派出所反正一会也要放人,这孩子住的地方离派出所挺远,就跟警察说,我送他回去算了。我骑的电动车,刚放他在后座上,看他浑身哆嗦,一边流泪,一边拽自己的衣服,我一摸才两件衣服,就赶紧给他叫了一辆不透风的摩的,给师傅钱,让送回住处。

  佳泉承认反扒联盟成立之初也暴力反扒。但是,现在说起这些孩子,他语调里尽是父亲一样的慈爱。他说,每次看到这些孩子,就会想起在自己怀里撒娇的女儿,"他们的父母要知道自己孩子这样,该心疼死了吧?"

  与佳泉一样,还有一些民间人士心疼这些从小被拐,离开父母怀抱的维族"小偷"们。

  "一个维族小孩让人卖到上海当小偷,当了3年,后来让警察送了回来,只要有人一抬手,他就哭,他就躲,手里拿了一个饼子,半天不吃,放在身上,饿的时候咬一点。警察送他回来,给他买来衣服换的时候,连警察都哭了,全身上下200多道伤口,一个不到10岁的小孩。那个维族家里也是个几百万的富翁,那家的老人看到小孩成了那个样子,含着眼泪一句话说不出来,嘴里咬出了血。他最后对警察说,给你们一百万,让我亲手毙了那个人贩子。"一位新疆汉族网友不断发贴希望内地的反扒小组不要滥用暴力。他希望更多的人去了解那些"新疆小偷"的悲惨命运。

  "求求你们别对这些孩子下手太狠。"他呼吁。


  (四)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珍宝

  维吾尔在线是第一个关注新疆流浪儿命运的民间网站,网站专门开辟了"关注流浪儿童"板块,一方面消除大家对"新疆小偷"的误解,一方面呼吁社会各种力量拯救这些孩子。

  "他们是最大的受害者。"网站负责人之一塔依汗说,很多维族大学生刚到内地读书时,就因为小偷问题,经常被人误解歧视。

  塔依汗就遇到过一件让他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事:一次坐公交车,人太多,没有地方扶手,一个急刹车,他的身子往前倒了一下,手刚好碰到前面一个40多岁男人的衬衣口袋,那名男子立刻抓住他的手,大声喊,"你想干嘛?"。一车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塔依汗恨不得立刻跳车下去。

  "不好好在家待着,跑来给自己民族丢脸",塔依汗当时恨死这些维族小偷了,但是,在救了几个孩子以后,他知道了每个孩子身上都有让人心酸的故事,这才转为全力拯救他们,"能帮几个算几个"。

  "我们的优势是用我们在维族人中的影响和负责人的关系去找新疆当地的警方,以及孩子的家长"。该网站还准备成立一个救助新疆流浪儿童的民间组织,立足网上发动志愿者,跟反扒组织联系,募集捐款,送这些孩子回家,"但被民政部批准难度很大"。

  好在,如今维吾尔在线已与不少地方的反扒组织取得联系,一旦找到维族小孩,立即就有人负责跟孩子翻译沟通,寻找孩子的家人。

  "刚开始,很多地方都是暴力反扒,要杀要打的,我们不反对反扒,但是要合法"。现在,桂林、重庆的反扒组织也开始主动帮这些孩子回家,一些汉族人对维族人的误解也慢慢消除。

  同时作为网站负责人的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伊力哈木土赫提非常看重维吾尔在线这个平台。除从事教学工作外,还一边经商一边进行社会调研,同时还一直救济多名维族在京学生,但无论多忙,每天都会维护网站,与各地反扒组织沟通,交流。以至于忙时,他经常会连续几个通宵无法休息。

  "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珍宝,都该有光明的未来。他们从小没有家庭,也没有谋生的一技之长,如果一直从事偷窃,就只能永远成小偷,长大以后再去拐别的孩子当小偷。他们就彻底从被害者变成了害人者。" 伊力哈木土赫提说。

  佳泉最初与维吾尔在线取得联系,是想知道维族人自己怎么看待流浪儿偷窃。他在一个新疆论坛上发了题为《我们该如何对付这些新疆小偷》的帖子,在那个论坛上,佳泉第一次看到了转自维吾尔在线一篇令他眼睛一亮的文章。"原来还有一个真正关注维族流浪儿命运的网站。"

  "我是汉族,我是河南安阳的。我是反扒队员。我是教育工作者。我爱新疆,我们同是中国人。为了民族团结,为了新疆流浪儿童,我愿付出我的一切,甚至生命。为了这些孩子的明天,让我们携手努力!请联系我",佳泉在维吾尔在线的签名让很多人动容,但是1年前,他跟对维族小偷恨之入骨的市民没有两样。

  佳泉说,自己过去也骂警察干什么吃的,满大街都是小偷,现在能理解他们一些了,不过,越不处理就会越难处理。警察不愿意送,收容中心不愿意收,总说经费啊,吃饭麻烦啊,不好管理啊,最后也只好请维吾尔在线的朋友当翻译,帮助找孩子的家长。

  现在只要知道孩子是被拐骗的,佳泉和他的团队就会把孩子送到救助站,然后通知维吾尔在线的朋友帮忙,或与当地110联系。

  佳泉希望全国反扒队伍和新疆热心维族同胞一起,组织一个救助新疆流浪儿童的网络。一发现被拐骗的孩子就把信息反馈给新疆维族方面,让他们寻找孩子家人,最好再负责接送孩子。他还希望政府搞个基金会,来救助这些孩子,希望媒体报道,全社会都来关注这些孩子的命运。

  甚至,佳泉还想办一个私立小学,针对少数民族的流浪儿童,他说场地都够。最近他还准备招两个维族老师,办一个维族班,就是缺手续,资金和政策上的支持,"政府能补助一些,就好了"。


  (五)拯救努尔古丽

  小女孩努尔古丽,12岁,被拐卖一年,对她来说,不仅是365个噩梦,有的可能是埋在心底一生的屈辱。2007年年初,命运给她安排了一个逃脱悲惨的机会――在佳泉最近组织的一次反扒行动中,她被抓住。

  为防止公安在规定时限被迫放人后她又落到偷窃集团头目手里,努尔古丽立即被送到救助站。反扒小组一边向救助站承诺会迅速把努尔古丽送回家,一边迅速与伊力哈木土赫提取得联系。

  在反扒小组的监护下,努尔古丽与伊力哈木土赫提通话,努尔古丽说,她是阿克苏人,妈妈车祸死了,继父在阿克苏。伊力哈木土赫提告诉小女孩,只要她说实话,就很快让她继父来接她回家。

  第二天上午,安阳当地一名刑警与另一名维族翻译找到小女孩,跟他们待了一阵后,小女孩对佳泉改口了,她说,继父不在阿克苏,在安阳,是继父带她来安阳的。再问,她又改口说带她来的不是继父,是舅父,到最后又说是姨夫带她过来的。

  明知小女孩出于对老大的恐惧撒谎,伊力哈木土赫提却无法很快得到证据说小女孩是被拐卖的,不能放走。情急之下,他一边发动自己在新疆的关系与努尔古丽的亲属联系,一边希望佳泉做救助站的工作,"稳住,坚决不要放人。"

  多方打听之后,伊力哈木土赫提证实了努尔古丽第一次说的话――她的继父在阿克苏。回到北京的伊力哈木土赫提看到佳泉传来努尔古丽的照片后说,"这是个苦孩子,我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12岁的女孩看起来这么老,眼神那么多怨。"

  再次接通电话后,教育工作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温言与努尔古丽谈心。刚开始,小女孩不住地哭泣,什么都不肯说。

  "现在法律改了,10岁、12岁偷东西也要坐牢的,再说,你以后怎么嫁人啊?" 伊力哈木土赫提哄她说出真相。

  "你是不是穆斯林?"看到小女孩有些松动,伊力哈木土赫提趁热打铁。

  "是。"小女孩对本族人也很恐惧,语气怯怯。

  "你不担心安拉惩罚你?" 伊力哈木土赫提知道信仰在维族人心中的力量。

  "害怕。"小女孩正慢慢地被说服。

  "他们(人贩子)有没有摸你?" 伊力哈木土赫提忍住自己的愤怒,他知道很多流浪的小女孩都受到过性虐待。

  "摸了,叔叔跟我睡觉",对于12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段经历将会是她一辈子的梦魇。

  "努尔古丽被人强暴过,而且不止一个人",通完电话,伊力哈木土赫提再也掩饰不住愤怒,他对佳泉说,"绝对不能再放她回去了"。伊力哈木土赫提有一个比努尔古丽大略大的女儿,"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因为忙于救本族的孩子,他没有时间管自己的女儿。

  第三天,新疆的一位公安官员把努尔古丽的继父拽到电话前,他在电话里与伊力哈木土赫提吵了起来。努尔古丽的继父说,外人少管闲事,他没有路费,也根本养不活这个孩子。伊力哈木土赫提愤怒地说,我们掏钱让你过来接孩子,你来不来?努尔古丽的继父说你晚点打来,现在有事得忙。然后电话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

  随后,十几个新疆人把安阳刑警队的门堵了,又哭又闹,他们说是努尔古丽的亲人,要求放人。找不到孩子的家人,迫于无奈,警察也只好开了证明,放人。尽管佳泉们反复希望救助站再等等,但最后救助站也顶不下去,努尔古丽又被人贩子带走了。

  伊力哈木土赫提获悉后,再次请阿克苏公安局的朋友帮忙。但是,在紧张奔忙三天一无所获后,这位朋友致电伊力,就这样吧,大家都有了交代,阿克苏公安没有经费,也没有责任接孩子,而且,我们根本就怀疑是她继父把她给卖了。


  (六)回家之路

  艾尼瓦尔回到了家,努尔古丽不被继父容纳,更多的孩子压根找不到家。

  古兰丹姆,女,新疆喀什人,12岁。桂林反扒组织在执行任务中抓获,交给了当地警方。照片中,小姑娘穿着廉价,脏兮兮的衣服,睁着恐惧和哀怨的大眼睛。她告诉警察,自己和其他5个小孩一起从新疆拐到了桂林,被逼扒窃。小姑娘请求警察把自己送回家,但她不记得家庭地址,也不知道家人联系方式。按惯例,无法联系家人,警察放走了古兰丹姆。小女孩被等在派出所外面的"老大"接走,再次上街扒窃,被抓,然后又被放走。

  "我想回家,可是找不到回家的路。"

  新疆救助管理站曾对93名新疆流浪儿童进行调查,发现无父或无母、甚至父母都不在的残缺家庭占17%,还有四分之一的家庭是因父母离婚或一方去世而重组家庭。他们即使被解救也可能因为没人照顾而重新流浪――除了偷盗,没有任何生存技能,抓一次,放一次,成年以后,他将成为这个行业的小头目,甚至老大,带着另一群未成年人偷盗,由被害者变成害人者。

  伊力哈木土赫提对流浪儿问题的后果极为担忧,这些孩子的一生被毁了,民族间的隔阂和对立情绪会因此加深,而且也易为民族极端分裂分子所乘。他曾撰文呼吁政府尽早展开专项活动,"解决流浪儿童问题需要公安、福利、社区、妇联、学校、团组织等机构的专项配合,不能单打一,还需要跨地区的沟通协作。"

  维族流浪儿问题的跨地域性引起了中央政府的高度警觉。2006年2月6日,新疆自治区党委专题召开常委会,传达周永康对内地新疆籍流浪少年儿童问题的批示,对配合内地省区市开展解救内地新疆籍流浪未成年人,打击拐卖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做出部署。此外,自治区公安厅成立了救助新疆籍流浪未成年人,打击拐骗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专项行动领导小组。截至2007年1月,新疆已建立51个救助管理站和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共救助流浪乞讨人员和流浪未成年人2.45万人次 。

  2007年1月20日,民政部等19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流浪未成年人工作的意见》,文件指出"流浪未成年人工作是一项兼具救助性、福利性和管理性的工作。在流浪未成年人工作中,预防是前提,救助是基础,管理是手段,教育是重点,保护是根本",要求各级政府、各个部门要认真履行职责,协调配合做好这一工作。此外,官方要求媒体不要使用"新疆小偷"一词,而用涉嫌轻微犯罪的少数民族未成年人代替。

  来源:《凤凰周刊》2007年第17期



参考:
Trafficked Uyghur Children May Not See Home Again
http://www.rfa.org/english/news/uyghur_children-20050503.html?searchterm=None
http://www.rfa.org/english/uyghur/uyghur_children-20050503.html?searchterm=None

[PR]
by yaponluq | 2009-03-20 00:37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维吾尔人争取民族自决权 中共镇压
维吾尔人争取民族自决权 中共镇压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19475-1.asp


下载mp3

今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新疆各地出现了武装人员镇压争取民族自决权的维吾尔人的现象。 据了解,目前新疆各地都有武装人员到处巡逻,从南疆到北疆的看守所及拘留所已人满为患,当地形势非常紧张。新疆访民胡军告诉本台记者他所了解到的当地的一些情况。

胡军告诉记者:【录音】现在新疆这里每个路口,大部份都有设有警察的,公共车班车上车都要一一检查,反正搞的是人心惶惶,如果这就是胡锦涛所说的和谐社会了。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日前向媒体表示,在新疆由城市到农村的行政机关及学校,都强迫维吾尔人接受中共的爱国教育。胡军表示,中共把百姓送进监狱欧打虐待,却要求人民要爱国,一切都是空话。【录音】我不知道什么是国啊,国家是什么啊,那个东西不是代名词吗?不就是你胡锦涛、江泽民吗?教人民爱你吗?你纯是个流氓,你如何对待中国的百姓,你用暴行你用枪,你用坦克辗过他们的躯体,让他们流血,这就是你爱国吗,你让他爱什么?爱你这个流氓拿枪拿暴力对待他们,拆掉他们的房子,抢走他们的土地,你让他爱什么,爱你一个流氓。

维吾尔人大学毕业后普遍面临就业困难,因为很多政府机关及企业都不愿招聘维吾尔人。胡军表示,中共歧视少数民族,是长期以来的惯性。胡军说: 【录音】但是有些维吾尔人,汉人也比较非常难安的,有这种歧视现象,譬如说很普遍的,他有的歧视农民工,歧视少数民族,他只要你是属于这种弱势方面的人,他都喜欢去歧视,这是一种惯性,是他们长期以来的惯性。

迪里夏日前还发出警告说,不排除新疆各地维吾尔人会以各种方式进行大规模的和平抗争活动,以争取民族自决权。对此,胡军的看法是:【录音】你哪边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共产党喊出来的口号,他们如何欺辱别人,维吾尔人自然就反抗,自然要争取自己的权益,那么他们对别人没办法如此,那么对待别人呢,他们心里就更加清楚,维吾尔人将会怎样去维护自身的权益。

今年43岁的胡军,17年前,是新疆昌吉州汽车配件采购员,由于汽车配件提成发生劳资纠纷,被判入狱两年。囚禁期间,他被迫到监狱煤矿从事井下作业,意外发生腰椎受伤造成高位截瘫,受伤后他要求狱方与矿主赔偿都未果。刑期届满无罪的胡军,自1994年11月再次遭关押,遭到非法监禁15年之久。在海外不断的人权舆论声浪与压力下,2008年12月31号获得自由。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李思思,西文采访报导


[PR]
by yaponluq | 2009-03-05 00:28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