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 09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拷問死に関する情報をメデイアに漏らしたウイグル人が拘束
拷問死に関する情報をメデイアに漏らしたウイグル人が拘束
http://www.uyghurcongress.org/jp/News.asp?ItemID=1254115464
RFA 2009年9月23日 (一部抜粋)

「7.5ウルムチ事件の容疑者」として拘束されていたウイグル人青年ショヒラット・トルスン氏が拘束中に拷問死したことが国際社会に知られてしまったことを受け、中国当局はこの件に関する情報を漏 らしたウイグル人に対する報復をはじめた。

RFAが入手した情報によると、9月23日の朝に、ショヒラット・トルスン氏の拷問死に関する情報を漏らした容疑でハジ・メメット、アブドサラム・ナスルという二人のウイグル人が拘束された。拘束された二人はそれぞれ拷問死したショヒラット・トルスン氏の親戚と近所の人であった。

中国当局は「7.5ウルムチ事件」直後からウイグル人に対する無差別拘束を行っていた。拷問死したシ ョヒラット・トルスン氏も無差別拘束の犠牲になった一人だった。今回拘束されたハジ・メメット氏とアブドサラム・ナスル氏の事例は、ウイグル人に対する無差別拘束が未だに続いていることを示している。

この件について、世界ウイグル会議のドルクン・エイサ事務総長はRFAの取材に対して、ショヒラット・トルスン氏の拷問死が国際社会に知られてしまったことは、あらゆる宣伝手段や外交手段を使ってまるで自分たちが被害者であるかのように見せかけることに必死だった中国当局の本当の姿を世界に暴露してしまったため二人のウイグル人がまたも不当拘束されたと指摘した。

ドルクン・エイサ氏はまた、中国当局は自分たちが犯した犯罪を隠すために新たな犯罪を犯していることを指摘し、今はやりたい放題に犯罪を犯している中国当局にも必ず審判の日がくることも付け加えた。

http://www.rfa.org/uyghur/xewerler/tepsili_xewer/qorghasta-ikki-kishi-tutqun-09232009184206.html



霍城公安监控看守所死亡维族青年下葬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lash_ethinic_uyghur-09242009115710.html?encoding=simplified
2009-09-24
被指参予新疆乌鲁木齐示威,在霍城县看守所怀疑受虐致死的一名维族青年,遗体在大批公安押送下被迫下葬,邻居及亲友都不能参加葬礼。两名维族人因涉嫌向传媒提供消息,被公安以涉嫌窃露国家机密罪拘捕,公安目前仍搜捕其他维族人。(海蓝报道)

据本台维语组报道,两名霍城县维族人,三十五岁的夏伊.买买提(译音)Haji Mamat,及三十三岁的阿都沙林.那沙Abdusalam Nasir,周三(23日)被公安拘捕,指他们涉嫌窃露国家机密罪,警方仍在搜捕其他疑犯。

公安上周六将较早前在关押期间死亡的三十一岁维族人泰辛(译音)Tursun Shohret的尸体归还他的家人,公安指控他曾与约四十名霍城维人,一起参与乌鲁木齐7.5示威。他的家人发现尸体多处伤痕,怀疑他被殴打致死,引发当地维族人上街示威,并与当局对峙,其后公安加强监控霍城县。

事件被本台维语组报道后,公安追查泄露消息的人。其后拘捕该两名维族疑犯,其中夏伊.买买提为死者的亲戚,他曾告诉境外媒体,死者受虐待致死,并表达对事件愤怒。阿都沙林.那沙则因为协助清洁尸体,及把手机借给死者父亲使用而被捕。

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维族人指,现时公安正在搜捕另一名匿藏的维族人,他希望有海外组织营救他。

据了解,两名被捕疑犯曾在97年1月伊犁事件中被捕,并分别以分裂国家罪判刑六年及八年,这是他们第二次被捕。

另外,死者父亲伊山(译音)Tursun Ishan指,上周六八部警车及两部武装车辆,包围他的住宅,因为他们拒絶在儿子死因不明情况下落葬,他们把安放尸体的房锁上,直至周日,大批公安闯到家中,然后强行拿走尸体,他的两名女儿曾阻止公安,但遭粗暴对待,他们被迫埋葬尸体,从他的住宅到坟场,沿途街上有大批公安把守,邻居及亲友都不能参加葬礼。

自周日起,街上每个角落都有公安把守,伊山又指,公安告诉他,儿子死于心脏病,但尸体身上包括脚部、腹部、背部及胸部都有伤痕,而且儿子生前没有患病,公安在说谎。

就事件,记者曾致电霍城县公安局,及林区派出所,但电话没法接通。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中国想掩盖事实,有人将消息传出去,当局视之为窃露国家机密,协助提供消息者也会被捕。另外,霍城县内曾被政府扣押或判刑的维族人,再次被拘捕是普遍的现象。他说:现在霍城县的维吾尔人听到此消息后,都非常愤怒,而且和政府发生对立,这种情况下,中国迅速将事件压下,避免扩大,所以对知情人士进行大规模搜捕,扣押他们。

而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指,新疆当局滥用职权,将机密的定义扩大至所有事情,不想维族人知道的消息,都视为国家机密,从这案件便可看到公安违法及滥权行为。他说:公安说两个人将此消息向外透露,絶对不是窃露国家机密,所以公安反而拘捕二人,说明公安巳经没道理,随便抓人,这显然是地方公安滥权。

另外,今年 6月 广东省韶关市港资旭日电子玩具厂发生的员工殴斗事件,韶关市人民检察院分别起诉该厂 11名汉族工人故意伤害罪及聚众斗殴罪。

旭日玩具厂一名汉族工人周四向记者表示,除十一名汉人外,另有三名维族人在事件中被捕,但不知他们会否被起诉。他们听说十一名被捕工人,可能被判刑一年。

旭日汉维两族工人斗殴事件,共造成维族人2死81伤,汉人39伤。案发后第九日,新疆乌鲁木齐爆发维族人骚乱事件。



UNPO Statement of Concern Regarding Suspicious Death of Uyghur in Detention
http://www.unpo.org/content/view/10118/81/
Friday, 25 September 2009

The Unrepresented Nations and Peoples Organization (UNPO) expresses its sincere concern regarding recent events in East Turkestan.

Two Uyghur men have been detained by Chinese authorities on Wednesday, 23 September 2009, for allegedly leaking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death of Shohret Tursun, who passed away while in police custody.

Tursun was one of 40 Uyghur men from Qorghas to be detained after the deadly protests of 5 July 2009 in Urumqi.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recently informed Tursun's family that he died from a fatal heart attack yet when his body was handed over it showed clear indications of torture.

One man is still being sought by the police, also for allegedly passing along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course of events. Once more, this situation is testimony to the ongoing ethnic discrimination and targeted violence towards the Uyghur population in East Turkestan.

The UNPO urges diplomatic representatives and international organisations to join with UNPO members in publicly voicing their concern over Tursun's death and the unlawful detainment of two Uyghur men.

[PR]
by YAPONLUQ | 2009-09-30 23:01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訊博】伊里夏提:汉人,你教会了我们什么?
伊里夏提:汉人,你教会了我们什么?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09/200909200522.shtml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伊里夏提

自7.5 以来,一些汉人又开始在中共的煽动下鼓噪:什么“维吾尔人不知感恩,应该灭了维吾尔人”; 什么“维吾尔人本来是非常落后的, 现在依然落后;是汉人帮助维吾尔人得到了今天的发展; 没有汉人就没有新疆的今天”,等等。 似乎维吾尔人土地上的今天,都是在汉人的帮助下实现的。没有这些汉人,维吾尔人就会住在山洞中,沙漠中;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就像电影里的原始居民,猎猴捡果子充饥。这种鼓噪去年在西藏3.14之后也出现过。

我先不说历史发展的规律,人类文明的发展。首先就中共的历史观来看,这些也只是一些谬论而已。东土耳其斯坦,不管有没有汉人、中共,都会有今天; 只是早晚的问题!因为历史是向前发展的。没有汉人,我们的祖先在这块土地上也生活了几千年;也创造了灿烂的文化。看看伟大、宏伟的坎儿井工程;看看显示维吾尔建筑、手工装饰装潢技艺的寺院、麻扎;显示绘画技艺的克孜尔千佛洞,柏孜克里克千佛洞等;看看反映维吾尔人音乐,舞蹈天才的木卡姆,麦西来普。

维吾尔人曾经是突厥-伊斯兰文明的奠基人,传承者。还曾是连接东方和西方文明的使者。如果说现在落后了的话,这落后也是中共一手造成的。现在中共闭着眼睛胡编历史,瞎造不着边际的理论。说什么“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 这是彻头彻尾的谬论、胡说八道。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居然还有人浪费时间去研究,论证这一废话;还有人因此谬论获得升官发财机会(中共的另一条狗奴才乌拉台耶夫);还有人写论文论证此谬论获奖。这些白痴的梦呓,或许是中共新时期中华文明“繁荣娼盛”的象征吧。

另一个白痴也能想明白的事实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在中共政权还没有建立,还没有进行所谓“改革开放”的时候,就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发展水平。台湾、新加坡、香港同样是华人为主的国家和地区,没有中共的“英明”领导,人家的发展也是你中共政权所望尘莫及的。既然同种同语言的海外华人国家、地区都能离开中国得到现代发展。说明我们作为不同种、不同语言、不同文明系统的维吾尔族,更能独立自主的、在没有中共 “英明领导”下获得发展,发达。这种发展,我指的不仅仅是物质的上的, 还有精神上的。

我在马来西亚生活了近三年。那里的华人, 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方面素质都很高;中共教导下的一些汉人不能望其项背,特别是在精神方面。毕竟是有宗教信仰的,只要是有信仰就不一样;不管他信什么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马来西亚有超过五万华人穆斯林)。尽管中共不停地在喊提高中国人国民素质, 讲了几十年的精神文明,但中共教导下的一些汉人素质,实在是令人不敢恭维。我在华盛顿杜勒斯国际机场工作时,同事们最为惊讶的是,我能很准确地指认日本人,韩国人,台湾人,香港人及中共既得利益汉人。我能够从他们的言谈举止判断出来。只要有俩中共汉人官员出现在机场(大部分是官员,少量暴发户),特别是那些打着各种名目,来游玩的官员;满机场都可听到他们吐沫腥子满天飞的大喊大叫。耀武扬威,飞扬跋扈是这些中国人的特征。这些人要么是从拉斯韦加斯来,要么是要去拉斯韦加斯!

东土耳其斯坦,自有记载历史以来没有过导致大规模死亡的饥荒,瘟疫。即便是在中共一手制造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东土耳其斯坦也没有过饿死人的事件。我在石河子教书时,有一位姓王的政治老师亲口告诉我们:“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二年,因无法在河南生存,他们一家人历尽苦难;一路爬车,步行,来到了东土耳其斯坦。当在石河子兵团连队第一次见到一大盆白面馒头时,全家人先是看着馒头抱头大哭。

49年中共军队进行乌鲁木齐入城仪式。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全是苏式军备;服装是马靴,大檐帽;军官是打领带的军礼服;政府官员是西装领带。这和土共的绑腿布鞋,解放帽;形成鲜明的对照!(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的悲剧是在苏俄及中共的假承诺下,一步一步被解除武装)。土共学会穿西装是80年代初的事。

据《山坳下的中国》(此书在中国被禁)作者的统计资料;49年以前,东土耳其斯坦国民生活水平高于中国二十几个百分点。由此不难推断,如果没有中共的占领,没有中共无休止的政治运动;东土耳其斯坦的今天必然是丰衣足食,和平安宁生活。也会有高楼大厦,汽车,火车,飞机。但更重要的是,有真正既反映传统又体现现代文明的新东土耳其斯坦文明;维吾尔人的文明不会遭到摧残,而是会发扬光大!

在东土耳其斯坦,倒是维吾尔人教会了东土耳其斯坦的汉人一些文明的行为举止。举一些小例子:维吾尔人不在公众场合吐痰,擤鼻涕,放屁。 维吾尔人认为当他人面吐痰,擤鼻涕,放屁是一种对人的侮辱,不尊重。这些事看起来小;但是,是非常重要的公共文明(我肯定可能会有人认为这无关大雅)。我记得在大连上大学时,我们和汉人同学的冲突,有几次就是因汉人学生在我们清真餐厅吃完饭,洗刷碗筷时清喉吐痰,甚至擤鼻涕而引起的(水池子就在餐厅内)。但现在的一些城市维吾尔人也和这些汉人一样。这我不知道应该算是进步呢还是退步!?但我知道的是,中国政府现在正在进行不随地吐痰的教育!倒是一些长期在维吾尔人中生活的汉人老百姓接受了这些个礼节!

维吾尔人饮食也非常讲究,因伊斯兰的缘故,不吃猪肉,不吃凶禽猛兽及血,不吃自然死亡的一切动物。 猪及凶禽猛兽的问题,我在这里简单讲一下。伊斯兰强调卫生,但更讲究卫性,人性修养问题。‹‹本草纲目››说:“猪,性本劣”。李时珍并强调了猪肉对人体的不利。至于凶禽猛兽,伊斯兰认为食用会使人性更为凶残,所以穆斯林及维吾尔人是不吃这些凶禽猛兽的。在东土耳其斯坦,汉人喜欢到维吾尔餐厅吃饭, 就是因为他们认为维吾尔的饮食是可以放心的; 不会用病死,老死的牛羊肉做饭,不会用地沟油炒菜。烟酒是伊斯兰所禁止的,但现在维吾尔人如不抽烟喝酒,被认为是宗教情绪严重,有民族感,不可靠;中共认为不可重用。变相的鼓励维吾尔人抽烟喝酒。进汉餐,吃猪肉成为一些中共官员考验维吾尔奴才们对中共忠诚程度的试金石。过去,维吾尔人餐厅是不允许抽烟喝酒的,现在中共有不成文规定,维吾尔人餐厅不能禁烟酒。禁了,说明你有伊斯兰宗教情绪,有民族情绪,这是在搞民族分裂!过去我们和单位汉人开玩笑:你们汉人除了天上飞的飞机不吃,地下爬的坦克不吃,四条腿的板凳不吃,带叶子的假花不吃,什么都吃。现在一些当了中共奴才的维吾尔人, 也开始什么都吃,这是进步吗!?

维吾尔人做买卖,不缺斤少两。这也是在东土耳其斯坦,为什么维吾尔人卖的羊肉价格尽管高于汉人卖的羊肉价格,但有钱的汉人还是买维吾尔人的羊肉。因为第一,维吾尔人不会注水;第二,不会卖病死的,或老死的肉;第三,决不会短斤少两。维吾尔人不杀食有孕的牛,羊。动物受孕季节,维吾尔人停止打猎。维吾尔人不往河水里排泄大小便, 不往河水里排放垃圾。维吾尔人鼓励种树,少砍树,或不砍树。中国政府现在才开始提植树造林,清洁河流保护环境等口号。

小时候,我记得曲鲁海到我们伊宁县,伊宁县到伊宁市,路边是高大,挺拔的白杨树,被果实压弯了枝杈的杏树,挂满金色沙枣的沙枣树。曲鲁海路两边是高大,茂密的榆树,核桃树。大人会给我们讲哪棵树是那位老人种的。我们会敬仰地望着大树,羡慕地想象种这树的这些老人年轻时的高大,雄伟;在我的记忆中每棵树都有一段讲不完的传说;令我神往,眷恋。现在呢,路边的沙枣树没有了,杏树没有了,榆树也没有了! 代之而起的是永远长不大的一些小树。 我说永远长不大是因为,张书记来了要种陕西白杨;王书记来了认为白杨不好,要改种山东雪松;杨书记要种法国梧桐,李书记认为还是白杨好∙∙∙∙∙∙ 所以路边的树始终是参差不齐,高矮不平,永远也长不大!路也始终是在修,永远完不了工!

我想念那沙枣开花时的馨香,杏子熟了时路边的桔黄,榆钱成熟时小鸟的欢唱。现在都没有了,都成了回忆,成了历史。

过去,维吾尔人喜欢在房前种花,房后种果树。房子刷成天蓝色。 院子是没有门的,只是栏杆当着,为的是不让家畜进到院子捣乱。 任何一个陌生人都可以进到果园里捡果子吃,问主人要一瓢水喝,要一口饭吃;维吾尔人都会热情接待。不会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除非你自己讲。而且会相信你讲的是真的!!!蓝天白云下,花草树木中点缀着蓝色房屋;果园里是鸟类的天堂,花草中飞翔着蜜蜂,蝴蝶及叫不上名字的各类昆虫。这是真正的天人合一的懈怡生活。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存在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荡然无存!一些城市维吾尔人的生活也充满了尔虞我诈,变得非常势利。这是中共教育下的维吾尔人从中共汉人学到的“文明”。如果这是文明,我宁愿不要这种文明!

、 至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带来的高楼大厦,汽车,火车,飞机。即便是没有中共的占领也会来到东土耳其斯坦。科学技术,我们可以从任何一个这方面有优势的民族学习。中国不是也在向西方学吗,包括中共的马克思主义不也是舶来品吗!为什么一定要通过你去学呢!?更何况,三十年代初,东土耳其斯坦就已经有了现代工业的基础,伊犁有了电厂,制革厂;独山子有了原始的石油开采工业;阿勒泰有了金矿开采业;喀什、阿图什、和田有维吾尔人商行、钱庄。工业文明的萌芽已经是破土而出了。如不是中共占领后强行扼杀,今天说不定我们已经跻身发展中国家行列,决不会比我们中亚的同胞兄弟们差。

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阿图什,1910年代就开办了了新式学校,进行现代教育。有一批在土耳其,印度受过教育的老师们授课。到20年代初,在全东土耳其斯坦新式学校如雨后春笋纷纷成立。学生们穿校服,唱校歌;课程有语文、数学、物理、音乐、体育、信仰等。是这些学校的毕业生组成了44年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的脊梁 ,是这些东土耳其斯坦的脊梁将维吾尔人带入到了现代文明中,而不是汉人。

中共以其残酷压迫,大规模屠杀的方式在消灭维吾尔中的有识之士,维吾尔的脊梁;以其卑鄙伎俩降伏维吾尔人中软骨头奴才们;开动其强力宣传机器,掩埋、篡改维吾尔人的历史;采用野蛮的话语霸权,模糊维吾尔人的文化属性;以其霸道阉割东土耳其斯坦的伊斯兰,使其变成中共的宣传替代工具,使一些维吾尔的学者,伊斯兰长老变成御用宦官、太监;以其巧言厉色迫家威胁使维吾尔语被边缘化,还可以让王白克力似的维奸奴才们大言不惭地说出:既然回族人没有自己的语言也能生存;维吾尔族人也可以同样只讲汉语,不会维吾尔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不知道这王白克力是不是跟他父母亲也讲汉语。

中共这60年,维吾尔人跟着中共没有学到什么文明,反而失掉了很多不该丢的风俗习惯,优良传统,优秀文化。现在维吾尔人又面临着失去民族属性的危机。这部分指控维吾尔人的愚昧汉人在自觉地成为中共的帮凶。可悲的是这部分汉人本身就是中共强制失去记忆的牺牲品,自己早已失掉了汉文化引以自豪的延续了五千年的文明;却反过来在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可悲可怜!自己都是精神上的穷光蛋,还能教别人什么呢?不过是一群阿Q的徒子徒孙罢了。

(作者系世界维吾尔大会内务部长)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PR]
by yaponluq | 2009-09-22 11:17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曹長青】新疆の“殺人犯”王楽泉
曹长青:新疆的“杀人犯”王乐泉
http://www.newcenturynews.com/Article/gd/200909/20090912011319.html
文章来源:RFA 更新时间:2009-9-12
新疆七月初曾发生一百多人死亡的流血事件。媒体最近报道说,九月初当地又有二十万人上街游行,维汉两族的对抗升高,局势更加不稳定。

七月初事件发生时,海外就有专家学者指出,新疆所以出现这么大的流血事件,主要原因是中共的殖民统治政策,造成新疆人的强烈不满。这种殖民统治,体现在政治压迫,经济歧视,以及文化和宗教上的压制。新疆人的这种反抗,只是开始。

该事件已过去两个月,从各种报道等信息可看出,新疆当局,并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但他们防范的,只是自己的政府总部等。当时一万多维族人走上街头和平游行,很多人举着五星红旗,说明他们不是要求疆独。但这场和平游行,马上遭到警方镇压,很多人被抓。这个迅速镇压本身,就说明新疆当局事先是有“准备”的。面对和平游行被镇压,游行者去冲击新疆政府大楼,但那里更是事先有准备,人们根本冲不进去。这说明,新疆当局对维族人要游行,规模又很大等局面,事先是了解的,而且做了充分准备。但为什么新疆当局不对保护当地的汉人生命等事先做出准备?据报道,在一些汉人被攻击甚至被杀害时,当地警方不仅没有出面制止,而且有的警察就在旁边,也不加阻拦,只是看“热闹”。这就更是违背常理、常识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近,维族异议人士领袖热比娅在布鲁塞尔的欧洲议会就新疆问题听证后,接受记者采访时,提供了一些谜底:她说,从乌鲁木齐的维族警察那里,获得了确凿的证据,这场所谓“维族人”攻击杀害当地“汉人”事件,是中共新疆当局背后一手策划的。她说,维族警察到了公安局之后,被要求换上便衣,然后出去打汉人。这是公安局处长下的命令。

随后在乌鲁木齐出现的上万汉人手拿棍棒示威(要报复维族人),热比娅说,也是新疆当局安排的。她说,有证据证明,当时每个汉人单位安排一二十个汉族干部,给他们棍棒,出去打维族人。而且游行的汉人,不是普通人,很多是当兵的。热比娅说,“他们的棒子都是标准的、统一的,穿的衣服也都是一样的。哪有那样的汉族群众?民众都是有的高,有的低,各种样子的。但是他们却都是一样的身材,都是当兵的。一个晚上,维族人的迪斯科舞厅等都被烧毁了,许许多多当兵的干的这种事情。”

如果热比娅的这种说法属实的话,这就等于是共产党有意挑动、刺激、甚至人为制造汉人和维族人的对立和仇杀。

中共当局后来的一些做法,似乎也在印证这种指控。因为按照普通政治常识,新疆出现这么大的流血事件,任何执政当局,最基本的措施,都应该是进行安抚,避免事态扩大和升级,进行调和、疏通,稳定局面。而中共当局却反其道而行之,事发后,在北京举办了维族人杀害汉人的图片展览,那种血淋淋的场面,只能刺激更多汉族人的愤怒和仇恨,为更大的种族冲突,提供火药、汽油和干柴。

随后,就有维族人付出生命代价。据报道,知名的维族人歌唱家阿力木(Mirzat Alim),在他家附近被汉族暴徒袭击,不但打得遍体鳞伤,他的一只眼睛还被剜去了。另有还有多名维族知名人士被殴打致死或重伤,像维族书法和摄影家卡伊纳木.加帕尔,还有前《新疆法制报》的摄影记者等,都遭到袭击、毒打。这些袭击知名维族人士的人,是普通汉人,还是受当局指使的中共士兵,还不得而知。但这些视频被播放之后,更严重地刺激了当地维族人的敏感神经。据报道,在乌鲁木齐,已有五百多人,被人用针扎了。那么这些“扎”人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在新疆当局封锁新闻的情况下,外界还是不完全清楚。但人们清楚的是,当地汉人和维族人的相互对立、厌恶,甚至仇恨,日益加深。

今天维族和汉族人的对立、仇恨,主要责任在中共新疆当局。他们面对这么严峻的局面,不是降温,而是火上浇油。最近,新疆当局要拆毁“热比娅商务大厦”就是这种“浇油”行为。热比娅原在新疆经商成功,在乌鲁木齐市中心有三栋连在一起的“商务大厦”。热比娅被当局逮捕之后,她的商业活动被迫停止,这个大厦也闲置下来。现在热比娅已流亡美国,按道理,这个大厦可以做别的商业等用途,但新疆当局却下令,强迫大厦里的住户全部迁移,要把这三栋市中心大厦完全拆毁,说这个大厦存在,是维族人支持热比娅的“象征”。这样的极端手段,只能刺激维族人的愤怒,可能导致再发生流血事件。而对这种后果,中共新疆当局摆出一副完全不在乎、毫不计后果的样子,似乎就是要制造事端,刺激维族人和汉人的对立。海外媒体报道说,目前乌鲁木齐是人心惶惶,“整个城市维汉两族民众都处在极度恐慌之中”。

面对这种局面,中共领导人胡锦涛最近去新疆视察,特意带上新疆人的维族小帽,以为这样就有助于缓和维汉关系,这真是愚蠢得不可思议。今天,胡锦涛戴什么帽子、做什么民族秀都是不管用的,唯一可能起点作用的,应该是立即摘掉那个最无能、最腐败、最残忍的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的“乌纱帽”。一个昏官党棍把新疆“治理”成这种地步,而且连续做了15年的一把手,共产党还不换人,还不追究点责任,那就等着下一次更大的维汉两族仇杀吧。不管谁先动手,死了多少人,责任都在王乐泉,都在胡锦涛,都在共产党!

[PR]
by yaponluq | 2009-09-12 23:11
【阿波罗新闻网】新疆高层大地震 "西北王"前途未卜
新疆高层大地震 "西北王"前途未卜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9/0910/article_85859.html
【 阿波罗新闻网2009-09-10讯】 作者:岳群
导读:乌鲁木齐近日发生神秘针刺事件之后,引发数次市民抗议活动,9月5日,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遭免职,由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接任。自治区公安厅长柳耀华也被免职,由阿克苏地委书记朱昌杰接任。最近几日的汉族示威更把矛头直接对准了自治区政府,点名要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下台。王乐泉虽曾亲自出面向示威汉人喊话,但最近几天几乎不在官媒上出现,引发外界对其未来动向的诸多揣测。有消息称,王乐泉也被免去了职务,但还没有被证实,接替王乐泉的人选也还不明朗。

现年65岁的王乐泉(1944-)是山东寿光人,1960年代开始就在山东做官,1991年在山东省副省长的位置上平级调动到新疆任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1995-2002年出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建设兵团第一政委。2002年被选入中共中央政治局。王乐泉连续三届次当选自治区党委书记引人注目,因为中共中央组织部明令最多就两个任期。15年来他一直掌管新疆,对少数民族采取强硬政策,当地人称他为"西北王"。

王乐泉贪污腐败在当地广为流传,一名乌鲁木齐市民向海外媒体表示:"他现在下不来台,他中央有后台啊,新疆人维族人也好,汉族人也好,恨死他了。修公路、石油、棉花,所有这些,只要能挣钱的,都是他们山东(人)开的。"另一名乌鲁木齐市民也说:"王乐泉这个人在新疆是呼风唤雨,一手遮天,他是土皇帝,他号称西北王。这家伙贪污特别厉害,是中国第一大贪,新疆很多大型建筑都是山东人垄断,就是他家的亲戚。一个批发市场华凌市场,都是他的股份。"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该报记者上周六在乌鲁木齐参加了一个婚礼,宴席上150多客人,大家谈论的都是一个话题:王乐泉是否应该下台?报道说,婚礼开始的时候,栗智下台的消息传来。婚礼上的一位客人说,这还不够,他说,王乐泉也必须下台。这位客人说,他信任栗智,也信任朱海伦,但是坚决不信任王乐泉。

当年王乐泉从山东调来大批援疆干部,安插在新疆城市建设、土地、石油、道路等各种项目中。当地许多老板都是他的亲朋好友。在王乐泉的扶植下,广汇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广信成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私人油田拥有者,广汇先后兼并重组新疆第一汽车厂、机电公司等将近40家国有企业,仅乌鲁木齐市红十月小区的房地产,就为广汇带来几十亿的收益。民间还流传王乐泉至少拥有总资产达25亿元的华凌建材市场30%的股份,也就是超过3亿元的收入。

原新疆自治区党委副书记、纪检委书记胡家燕,是王乐泉提拔的,由于王乐泉在新疆的关系网庞大,其关系网中成员的腐败问题被检举到胡家燕那里,胡家燕向中纪委报告了这些情况,王乐泉因此逼迫胡家燕离开新疆,2005年胡家燕被调任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副书记、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2006年起,王乐泉的党委秘书长符强开始担任新疆自治区党委常委,纪检委书记,党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这意味着新疆管钱有机会贪污的和搞监督的都是王乐泉的自己人。

中共高层多次收到举报王乐泉贪腐的揭发材料,据说王乐泉是前总理朱鎔基想治贪动刀的第二个对像,但2000年朱鎔基总理首次视察新疆时,发生一起蹊跷的爆炸事件,满载爆炸物品的军用车辆爆炸造成数百人死伤。此后朱鎔基再也没有视察过新疆。而胡锦涛的团派也早就在收集王乐泉的贪腐材料。

分析人士认为,王乐泉一直不倒是因为他和上海帮的关系密切。王乐泉在2002年十六大受江泽民提拔当选政治局委员,被安排作为周永康十七大上调政法委书记后的公安部长接班梯队。江派曾拚命为王乐泉接任公安部长放风造势,但是遭到胡温抵制,没有能如愿。据今年8月号香港《争鸣》杂志透露,2007年初大陆《财经》杂志揭露贱价吞并山东最大国有企业鲁能集团事件中,王乐泉的儿子是主角之一,而另一个关键人物是江泽民大内总管曾庆红的儿子曾伟,这也证明了王乐泉和上海帮的亲密关系。

消息人士称,背后有上海帮撑腰的王乐泉根本不把胡锦涛的团派放在眼里。2005年胡锦涛将自己亲信共青团中央书记胡伟送到新疆担任自治区副主席职务,但是胡伟非但没有受到王乐泉的重用,反而处处受到王乐泉的防范和暗中压制。2001年就是副部级的胡伟,至今在新疆连个自治区常委会都进不了。很多王乐泉关系网中的后起之人都进入常委,官在胡伟之上。

王乐泉敢于和胡锦涛叫板,是因为他有新疆稳定这张牌。当地民间普遍认同,王乐泉为了打造新疆独立王国,经常挑起民族纠纷,编造维族暴力事件,欺骗不知情的民众。例如纵容地方干部把新疆维族少女骗到发达省市去卖淫,引起和田地区维族抗议。一旦中共高层追查王乐泉问题,王乐泉就炮制出维族分裂、暴乱事件,因为是王乐泉制造的暴乱事件,要平息也只要王乐泉能平息,搞得好象只有王乐泉才能治理新疆,因此王乐泉可以为所欲为,打造新疆独立王国。


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看中国时报


[PR]
by yaponluq | 2009-09-10 22:43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 RFA 】新疆の漢人、見舞金目当てに「針で刺された」
新疆有汉人伪造针扎案骗取政府高额抚恤金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clash_ethinic_victims-09102009105217.html?encoding=simplified
2009-09-10
有海外维吾尔组织在中国国庆日,发动全球维族人示威,抗议中共用殖民政策统治新疆。另外,当地传出汉人为骗保险费而伪造针扎案件。而新疆乌鲁木齐当局再派出二千干部,进驻社区维护稳定。(海蓝报道)

就新疆接连发生7.5事件及针刺伤人案件,形成维族人与汉族人的流血冲突,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在10月1日中国建国60周年当日,发动全球维吾尔族人示威,抗议中共用军事殖民政策统治新疆。最近新疆多宗严重冲突,都与中国的治疆政策有关,而且60年来,中国利用不同方式,对维族人进行镇压,并将大批汉人移居新疆,利用行政框架剥夺维族人的政治权力,导致新疆在各方面都受到冲击,引起汉人及维族人不满。迪里夏提说:从中亚到欧美,包括澳洲在内,抗议是世界性的,很难统计出多少人参与,但我们相信全球的维吾尔人会向应我们的行动。

迪里夏提还指,据他们所得讯息,乌鲁木齐出现首两宗疑似针刺伤人案件时,汉族人在当地散播谣言,导致出现恐慌,直至现在,中国并未就首宗针扎案件,对外详细公布。当地现在传出怀疑有针扎案件,是由汉人伪造事件,以骗取政府高额抚恤金,因7.5事件的死伤者,可获政府赔偿。他说:现在掌握讯息,汉族人给汉族人扎针,完了后到公安局报案,骗取保险费。他们以针刺作虚假报案.来获取抚恤金。

迪里夏提重申,世维大会敦促联合国介入调查乌鲁木齐7.5事件,迫使北京高层与世维大会主席热比娅作政治对话;并要求北京当局,尊重维族人政治愿望及民族自决权。

就针扎事件的传言,一名刚从乌鲁木齐返港的香港记者表示,他曾到火车站附近商场的针扎案现场采访,该处的维族人指,只要汉人喊扎针,维人便被群殴,他在现场所见有近千名汉人殴打扎针疑犯,武警要施放4次催泪弹.才把汉人驱散,现场的汉人表示,该名维族人大腿绑有针筒,但警方向记者表示,该名疑犯是小偷。他说:有维族人跟他们说,只要喊扎针,就会被人打,甚至会说打死他。有维族人说不是针扎案,是小偷或打架案,一宗扎针案,可引起过千人聚集并喊打人。

而维吾尔在线网站报导,9月8日,维文《新疆青年》杂志发行部主任木合塔尔,家住人民路电影院附近,出门时遇到几个汉人,被拦住大喊“维族人扎针”,涌来很多汉人群殴这位维吾尔人,捅了他几刀,目前在医院救治。

香港明报报导,家住市内红山市场附近小区42岁的阿力木玉山表示,9月3日的事件源于一名维族女子与汉人发生争吵。但不知为什么,竟传出有汉人遭“扎针”,她就被集体殴打,最终导致几万汉人聚集人民广场。

另外,中国官方新华社报导,乌鲁木齐市从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抽调2200名干部,进驻各区县街道社区,深入基层维护稳定一个月。数日前,新疆已经从新疆厅局抽调了100名厅级和500名处级干部,下派到乌鲁木齐市北部城区,开展维稳工作。这些干部已经在各小区开展工作。

新任中共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朱海仑要求,到社区的维稳干部努力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上下工夫,深入了解民众的所思所想,全面强化基层社会的管理服务,并做好基层的防范和稳控工作。

中国驻捷克大使馆抗议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热比娅,及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准备周五出席当地一个人权论坛活动。中国驻布拉格的大使馆发言人说,他们已经向捷克当局就事件表达不满,理由是中国当局认为热比娅鼓吹其分裂主张,她到捷克访问必定会影响两国关系。

捷克外交部关于稍后对事件作出回应,指热比娅的到访属私人性质,不代表捷克支持分离主义,亦不会影响到捷克的“一个中国”原则。他同时强调,这次热比娅出席的论坛主题是人权和民主,而这些议题同样是捷克的外交政策核心。

据知,热比娅目前已经抵达捷克,并且和同样有份被邀请出席活动的达赖喇嘛会面。他们将会应邀出席捷克前总体哈维尔所创办的基金会,周五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主办的亚洲人权论坛。

[PR]
by yaponluq | 2009-09-10 22:28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ウルムチの漢人:「針で刺された」は見舞金目的のウソ
为获赔偿 乌鲁木齐很多人“被扎”是假的?
http://news.yard.cc/viewnews-5588.html
发布: 2009-9-08
1、7日,在乌鲁木齐一菜市场,两个维吾尔妇女去买菜,有汉人大喊“维族人扎针喽”,结果被蜂拥而至的汉人群殴致死。

2、8日,维文《新疆青年》杂志发行部主任木合塔尔,家住人民电影院附近,出门时遇到几个汉人,被拦住大喊“维族人扎针喽”,涌来许多汉人,群殴这位维吾尔人,捅了他几刀,目前在医院救治。

3、《明报》也报道:家住市内红山市场附近小区42岁的阿力木玉山称:“是否真正的扎针?现在是只要有人大喊一声‘扎针’,就有四五百名汉人冲过来,不问青红皂白就把维族人打得头破血流”。他称,9月3日的事件源于一名维族女子与汉人发生争吵。但不知为什么,竟传出有汉人遭“扎针”,她就被集体殴打。最终导致几万汉人聚集人民广场。

4、“天下论坛”9月7日署名岩华的帖子

乌鲁木齐很多人“被扎”是假的!

写到:

“7.5那次150多死者,1000多伤者,很多都获得了40多万‘国家赔赏’,这在乌市是天文数字,影响深远!

“所以这次一发生扎针事件,很多人就动了‘心计’,以为‘被扎’后同样可以获得‘国赔’--即使少量赔赏也不错啊!所以几起‘扎针’个案传开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数百起,并且还在呈几何成长…政府高层和外界都被吓坏了!以为又是什么重大阴谋,有组织的恐怖要案…

“其实,只有底层老百姓才知道这里的‘猫腻’,当局和整个外界可能并不知道。我们的很多亲友就在乌鲁木齐住,他们最清楚这里的情况。今天邻里串门说:‘楼下老王’就是自己扎的。昨个报案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会赔多少?老刘,要不要也去试试?”

5、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发出公告,称“针刺伤人是犯罪,必须依法严惩。讹称被针刺,造成恐慌,也须依法严惩。”

6、下面这个事例,与西藏有关。是去年3・14之后,发生在拉萨的真实事情。

去年夏天的一天,一位做小生意的藏人在冲赛康附近的汉人商店里买了一个高压锅,回家后发现锅内的塑胶圈是坏的,无法用,他认为这是假冒伪劣产品,第二天就去退。开店的汉人老板不给退,藏人坚持要退,汉人老板羞恼,挥手叫来正在满大街巡逻的武警:

“这里有‘藏独分子’!他在喊‘西藏独立’!”

武警们呼啦一下冲进来,二话不说,架起藏人就走,堵在旁边小巷的角落里拳打脚踢,甚至有两个兵频繁地轮流地跳起来踹他,以至于这个挨打的藏人,几个月过去了,胳膊都抬不起来。

7、……

2009年9月9日
e0113320_1325170.jpg


新疆很多“针扎”是假的
http://blog.dwnews.com/?p=57112
新疆很多人“针扎”是假的,“汉人大示威”也是子虚乌有!

乌鲁木齐很多人“被扎”是假的。7.5那次190多死者,1000多伤者,很多获得了40多万“国家赔赏”,这在乌市是天文数字,影响深远!

所以这次一发生扎针事件,很多人就动了“心计”,以为“被扎”后同样可以获得“国赔”--即使少量赔赏也不错啊!所以几起“扎针”个案传开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数百起,并且还在呈几何成长…政府高层和外界都被吓坏了!以为又是什么重大阴谋,有组织的恐怖要案…

其实,只有底层老百姓才知道这里的“猫腻”,当局和外界可能并不知道。我们的很多亲友就在乌鲁木齐住,他们最清楚这里的情况。今天邻里串门说:“楼下老王”就是自己扎的。昨个报案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不知道会赔多少?你们要不要也去试试?

这是中国社会悲剧!是政策和制度缺陷!得赶快弥补啊!

所谓的汉人“大示威”也是子虚乌有!
出事那天集聚的绝大多数只是正好路过的旁观者,只有个别人鼓騒几句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有组织、有计划的汉族“万人大示威”。

那天有人被扎后,围观路人越来越多--汉人嘛,就这点出息!大家耳嘴相传,说有汉人被维族扎了“艾滋针”。其中,就有人起哄,喊口号,大骂维族人,就这些。
结果,高官害怕了。上报说数千汉人示威,处理案件的警察和维族罪犯被围。王乐泉也来了,还用高音喇叭喊话,要大家散开--结果,你们也猜出来了--围观的汉人(也有维人)就更多了!有人大声鼓騒,还有一个年青人向王扔矿泉水瓶。直到被武警驱散,就没事了。

当然,这些天来,汉人心里的确对维人憋了一肚子气,也不乏想借机发泄一下的--还出了人命。但新疆的局势,就那么会事,越害怕越有鬼,不怕就没事。根本没外边报道的这么利害、邪乎!
另外,今天自治区政府对“针扎”犯罪,推出了“严刑厉法”,却不见“巨额悬赏”举报人,真是笨到家了!犯了军法之大忌:“赏罚不分”,谁会卖命?

其实,在经济社会,在目前的维族社区,“巨额悬赏”维族线民,才是逮捕罪犯最有效的“专业化”手段! 古语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提交者:新疆人 http://blog.dwnews.com/?p=57053



以上是“新疆人”网友发表的贴子。从“扎针事件”某些个案看,我认为某些“愚人造假”可能性是有的,了解新疆情况的专家也应判断出来。乌鲁木齐是个大都市,每天发生的任何小事加以“汇总”,都是惊天数字。即使把新疆每天的车祸、打架人数“汇总”一下,也是惊人的,但那是全世界每个城市都在发生的事,没必要大惊小怪。

这当然不是说新疆所有“针扎犯罪”都是假的,但可能没那么严重。从传播学角度出发,应参考和公布各方面的实际信息,避免极端的“单边信息”或封闭信息,造成“信息不对称(asymmetric information)”导致决策失误,民众恐慌。
中国政府应对所有报案者彻底清查,以迅速结束和破解“扎针事件”。并采取几项措施,以避免案情继续复杂化,避免某些个人愚行,影响到整个新疆的安定与民族团结:

第一、“被针扎”受害者若没重大伤害或生命危险,只能得到相应治疗,不会获得任何赔赏;

第二、即使有证据确实是严重受害者,也必须经过严格的司法调查,才能确定案件是否成立,应否获得赔赏;

第三、所有报案必须经过严格审查,任何谎报案情,或伪造“被扎案件”者,将会遭到刑事处罚;

第四、各级政府和媒体,及时向社会公布个案真相,公开案件进展,以预防同类案件再度发生,消除社会恐慌。

第五、赏罚分明。严刑重罚恐怖罪犯;巨额悬奖提供线索而导致罪犯被绳之以法的举报者(可以匿名);追究谎报假案者的刑事责任。


[PR]
by yaponluq | 2009-09-09 22:23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レコードチャイナ:中国語力向上で民族同化の推進目指す-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
モンゴル人だと思うんだけど…。
http://www.recordchina.co.jp/group.php?groupid=35089
e0113320_23522816.jpg

拙ブログより:ウイグル語教育廃止の流れがまた一歩加速

[PR]
by yaponluq | 2009-09-07 23:55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レコードチャイナ:「乗車拒否で罰金を取られたって、ウイグル族は乗せない」
2006年、ウルムチの空港からタクシーに乗った。運転手は中年の中国人の男だった。
ウイグル人がおおい解放南路という通りの名を告げ、そのあたりのホテルに泊まるというと、運転手が反対した。
いわく、ウイグル人のホテルに泊まるのは非常に危険なので他の地域にしろという。


市民、タクシー利用法でも分裂
漢、ウイグル族とも他民族運転手の車忌避
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ウルムチ市

http://www.recordchina.co.jp/group.php?groupid=35090
2009-09-07 18:59:34 配信
2009年9月5日、香港紙・明報は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ウルムチ市で漢民族とウイグル族の対立が深まっていると報じた。

明報が民族対立の一例として挙げたのがタクシー。市内のタクシー会社は9割方が漢民族の経営。運転手にも漢民族が多いが、ウイグル族が手を挙げて車を止めようとしても無視して走り去ってしまうという。漢民族の女性タクシー運転手・王(ワン)さんは「乗車拒否で罰金を取られたって、ウイグル族は乗せない」と断言していた。ウイグル族もこうした状況に気づき、ウイグル族運転手のタクシーだけを利用するようになった。

それだけではない。ウイグル族の情緒が楽しめると人気の二道橋地区では重武装の警官が警護し、漢民族の立ち入りを禁止している。漢民族経営の店は大部分が閉鎖されているという。また香港テレビ局は現地に装甲車十数台が配備されたことを報じた。自治区外から派遣されてきたある武装警官は「どんな小さなきっかけでも民族衝突につながる危険性がある」と物々しい警備の理由を説明した。

5日現在、市内の交通規制は解除されておらず、大規模な漢民族のデモは起きていない。しかし午前には市政府庁舎付近に市民数百人が集まり、警官が催涙弾を発射する騒ぎが起きるなど、緊張は続いている。

こうした状況で市政府は市内の学校を10日間の閉鎖、公共施設入居店舗の家賃5日間分の免除を決めた。商店経営者の多くはいつ営業が再開できるかわからず、苦しい立場に追い込まれている。そうした店舗の多くでは、朝になると従業員が集まってくるものの、結局営業できないことを知り帰っていくという日々が続いている。ある市民は「営業できないなら従業員を休みにすればいいのに。そうすれば彼らも抗議デモに参加しやすいし」と話した。(翻訳・編集/KT)

[PR]
by yaponluq | 2009-09-07 20:00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