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年 07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隣国がうらやむ繁栄ぶり=新疆は中央アジアの中心となった―中国紙
プロパガンダにしたって、ちょっと無神経だろ。
ケチャップ産業が新疆で発展したって、トマトの生産は誰がするんだ?
工場労働者としてウイグル人は雇ってもらえるのか?
新疆の発展はすなわち漢人殖民者の発展です、と言いたいのか?


隣国がうらやむ繁栄ぶり=新疆は中央アジアの中心となった―中国紙
http://www.recordchina.co.jp/group.php?groupid=44072&type=1
2010-07-28 06:20:56 配信
2010年7月26日、環球時報は記事「大中央アジアから抜け出す新疆=経済の多様化で隣国にも恩恵」を掲載した。以下はその抄訳。

政治的に不安定な中央アジア。中でも中国の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は過去数百年、周辺国の発展に遅れをとってきた。しかし中国の改革開放から30年、新疆は着実な成長を遂げ、「中央アジアの本当の中心」となりつつある。

6月末、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カシュガル市では、第6回中央アジア南アジア商品交易会が開催された。今や活気あふれる新疆に隣国から多くの商人が集まるようになった。その繁栄ぶりに他国は羨望のまなざしを向けている。カザフスタンは中央アジア最大の国家、面積は272万平方キロメートルと新疆よりも106万平方キロメートル大きい。しかし道路の総全長は新疆の3分の2。しかも旧ソ連時代に整備されたため質も悪い。新疆はさらに7本もの大規模道路の建設を進めている。

産業も成長しており、新疆各地では家具、セメント、じゅうたんなど多くのブランドの工場が生まれている。トマトケチャップにいたっては国際的ブランドとして頭角を現しつつあり、フランス人の半数は新疆のケチャップを食べているという。(翻訳・編集/KT)



新疆在大中亚脱颖而出 经济多样让邻国受益
http://world.huanqiu.com/roll/2010-07/926533.html
2010-07-14 09:42环球时报
  在亚洲腹地,帕米尔高原周边的广袤地区,被视为广义上的中亚。这是一片在历史上曾动荡不堪的土地,数个强悍的征服者在这里留下过印记,百年前沙俄与英国对此地的争夺甚至催生了一个经典的政治术语———“中亚大博弈”。中国的西北边陲新疆就在这里。在过去数百年间,新疆在大中亚地区的动荡中跟着摇晃。但当周边地区有所发展时,新疆却没能赶上步伐。到了近30年来,新疆与改革开放的祖国一道蒸蒸日上,其稳定发展和对外影响开始令人震撼。以至于在俄罗斯学者茹科夫和热兹尼科娃的新书《中亚和中国:全球化下的经济影响》中,在地图上明显被中亚国家半包围的新疆,却被定义为“中亚真正的中心”。

  新疆繁荣改变中亚地缘政治方程式

  在中国的边疆省份中,新疆是接壤国家最多的一个。新疆在其5600多公里的漫长边界线上,与8个国家接壤。拥有17个对外开放一类口岸的新疆总是显得那么活跃。喀什地区的塔什库尔干县,“一县通三国”,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和塔吉克斯坦三国相邻。连接巴基斯坦的该县红其拉甫口岸正处于夏季开关期,6月底,记者看到一批批巴基斯坦商人带着宝石、首饰、木雕等商品过关来参加第六届中国新疆喀什·中亚南亚商品交易会。

  这番盛景是近30年来才开始出现的。在此之前,新疆在亚洲腹地一直处于相对落后的位置,而其周边国家却有过短暂的繁荣。“中亚处于欧亚中间地带,没有海港,发展极为受限,中转贸易几乎是其唯一的发展途径。古代丝绸之路让中亚逐渐形成了一批城市外,但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亚的发展相对显得缓慢。”兰州大学历史研究所研究室主任马曼丽向《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了一个学者眼中的“西域”。马曼丽说,被蒙古、波斯、沙俄等大国统治过的中亚,直到苏联时期才出现比较快的发展。那时,作为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中亚几国得到了大量帮助,被视为苏联“稳定的南方”。而在那一时期,新疆的发展却很慢,事实上,在改革开放以前,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都很滞后。倒退30多年前,1978年巴基斯坦的人均收入达到300美元时,新疆的人均收入还不足60美元。

  现在,新疆已经发展成为区域内最具活力和经济辐射力最强的地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对此评论说,中亚地缘政治方程式的重大变化离不开中国的复兴以及它给新疆带来的繁荣,“昔日英俄在新疆喀什的领事馆曾是中亚大博弈的象征,现在它成了欢迎世界各地游客的旅馆”,在相对脆弱的大中亚地区,新疆的稳定和发展不仅使中国人受益,而且也对欠发达的蒙古国、中亚和南亚有利。

  英国《金融时报》7月4日讲述了一位名叫麦赫迈特·玉素匍(音)的新疆维族商人投资1500万元人民币,“在中国最西边的大城市建一家最大饭店”的故事。这位45岁的商人用传统木雕把4层楼高的饭店装饰得像宫殿一样,每个房间都挂着新疆地区色彩斑斓的毛毯。报道说,玉素匍和许多人一样,希望喀什设为经济特区的决定能吸引中国其他省份的投资源源不断地流入喀什。在《金融时报》记者看来,克拉玛依市是新疆地区最富裕的城市,“当地居民人均GDP已达1.42万美元,每人都有一份工作”。克拉玛依如此高的人均GDP只是新疆发展的一个具体表现,从2009年的资料来看,除哈萨克斯坦外,中国新疆的GDP几乎与其他4个中亚国家GDP的总和相当。

  新疆有很多地方让周边羡慕

  《环球时报》驻中亚多国的记者,经常要往返于当地和新疆之间,不断地被两相对比所震撼。在乌鲁木齐,二三十层高的楼房随处可见,可这样的场景在中亚和巴基斯坦几国是不可能看到的。更让这些国家羡慕的是新疆的道路状况。哈萨克斯坦是中亚最大的国家,全境面积272.49万平方公里,比新疆大出106万平方公里,但其公路通车总里程只有新疆的2/3。去年初,哈公路通车总里程为9.36万公里,但由于多数是在苏联时期修建,标准比较低,仅覆盖了一层沥青的“硬面公路”占了9成。记者曾驾车从哈第一大城市阿拉木图到首都阿斯塔纳,1200多公里的路途上有一段100多公里的道路坑洼不平,最后用了两天才到达。在哈萨克斯坦这个铁路运输水平居前苏联地区第三位的国家,列车行进速度不快,也没有高铁,从阿拉木图到阿斯塔纳,最快的列车也要开13个小时。而《环球时报》记者最近两年去新疆采访,最大的感受就是当地的路况非常好。在乌鲁木齐至昌吉的高速公路上,车子在双向8车道的路上开起来很舒服。目前,全新疆仍有7个大公路项目在建设中。哈萨克斯坦近两年也在修路,2009年底完工的“阿斯塔纳—休琴斯克”公路是双向6车道的高速路。

  因为路况欠佳,中亚国家大多数景点只能开越野车才能到达,加上景点服务配套设施还不健全,当地物价过高等原因,旅游业的发展相对缓慢。在哈萨克斯坦,四星级饭店的水准与新疆的三星级饭店差不多。相比之下,新疆的旅游业在大中亚地区显得很耀眼。吐鲁番、天山天池和喀纳斯都是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7·5”事件前,旅游收入占到新疆GDP的6.2%,呈现出新疆经济发展的多样化。2008年,新疆接待国内外游客2260万人次,相当于每个新疆人至少接待了1位游客。随着边境旅游的发展,未来3年,新疆旅游的目标是一个人可以接待两位游客。

  在伊斯兰堡、拉合尔等巴基斯坦大城市,记者常和到巴做生意的中国新疆商人接触,他们告诉记者,中国南航的主干之一新疆航空已成为在中亚地区、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最活跃的航空集团之一。常回故乡新疆的巴基斯坦北部地区华人华侨协会秘书长克尤木也告诉记者,新疆铁路和油气管道不停地建,这在周边的南亚和中亚国家都是少见的。一位曾经参加过中巴友谊公路建设的巴基斯坦朋友还在红其拉甫口岸向记者感叹,巴境内的公路维护和保养比中国境内的差太多了。

  中国新疆的农业发展也令周边国家羡慕。一位巴基斯坦当地朋友对记者说:“我们曾是南亚地区的粮仓,而目前巴基斯坦北部地区却一直从中国新疆进口粮食。”这位巴基斯坦朋友很羡慕新疆能在稳定中谋求发展,“而我们这几年则在恐怖阴霾下,什么都干不成”。“可以说新疆是亚洲腹地的繁荣绿洲。中国新疆地区在经济多样性发展和政治稳定等领域都有让周边国家羡慕的地方。”新疆社科院中亚所所长潘志平对《环球时报》说。

  到过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机场的人,会发现那里所有运营的电梯都产自新疆天山电梯制造有限公司。该公司董事长钟建国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天山”电梯在比什凯克机场已经使用了七八年,质量很受当地认可。现在,“天山”电梯还在吉国的开发区建了工厂,当地产当地销,同时为吉国民众提供了一些就业机会。钟建国说,现在新疆有了一批像“天山”电梯一样打开国际市场的本土气息浓厚的品牌。新疆经济研究专家唐立久认为,新疆制造行业完全有能力打响更多的品牌。新疆有着与很多国家接壤的地缘优势,可以开拓中亚、西亚、南亚和俄罗斯市场,甚至有些新疆的品牌走得更远。“天山”牌羊绒衫、“美克·美家”和“吉瑞祥”家具、“特变”电工产品、“天山”和“屯河”品牌的水泥等产品在国际市场上都有不错的口碑。在食品加工业和酿酒业中,新疆“中基”生产的番茄酱也逐渐成为国际品牌,该公司负责人曾表示,“要让一半法国人吃上中国品牌番茄酱”

  中亚通过新疆拉近与太平洋的距离

  远离海洋是中亚国家最显著的地理特征,这种位置上的封闭也是它们最担心的。但现在,中亚正通过新疆向东部发展。20年前,如果乘汽车从中哈霍尔果斯口岸到东部的连云港要走15天左右,现在随着电气化铁路精伊霍(精河-伊宁-霍尔果斯)等铁路正式开通,从口岸到东部沿海地区只需50个小时左右,这使新疆乃至中亚与太平洋的“距离”被拉近。在新疆的所有口岸中,中哈霍尔果斯口岸有着上百年的通关历史,也是现在建设最快、人气日旺的口岸。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哈萨克斯坦把去年10月动工的“欧洲西部—中国西部”公路建设项目当成了一个战略性项目,全长8445公里的“双西”交通走廊东起连云港,穿越新疆地区后,西至圣彼得堡,将中国西部、中亚和欧洲的公路网相连。

  哈萨克斯坦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叶尔郎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新疆等中国西部省份是中亚国家通往东方的天然通道,同时,中亚国家也成为中国商品通往欧洲的陆路运输走廊。中亚国家与中国之间的贸易往来,绝大部分来自新疆,新疆在中国与中亚经济合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给中亚国家带来了机遇。乌兹别克斯坦外交官米尔塔耶夫曾表示,“因为没有出海口,我们虽然有丰富的能源储备,但如何出口过去却是个大问题,而现在新疆成了我们连接远东的桥梁”。

  日媒把新疆比成“安全岛”

  在吉尔吉斯斯坦,中国商品随处可见。去年,吉国还成为新疆的第一大出口市场。此事令吉国颇为兴奋。一位负责商务事务的吉国外交官对本报记者表示:“从经济上讲,我们对新疆的边贸需求超过了我们对周边任何国家的需求。”女商人阿丽比娜从事吉中贸易已有多年,经常往返新疆。她谈到自己去乌鲁木齐的感受是安全,认为“少数阴谋分子再难以挑起事端”。回想起自己的国家前不久发生的动荡,她盼望自己的祖国也能“在第一时间很好地控制局势”。

  吉国“理智决定”分析中心主任叶辛·乌苏巴利耶夫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新疆社会稳定,显示了中国拥有强有力的政权,这对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乌苏巴利耶夫说,吉国的发展也离不开稳定的新疆。他强调说,吉国4月初发生动荡后,中亚邻国都关闭了边界,而中国则一直保持着边界开放,保持着对吉国正常的商品出口供应,这对吉国人民是巨大的支持。

  哈萨克斯坦商人布尔江告诉记者,他前不久辞去了在医院的工作,一“下海”就选择了从新疆进口卫生洁具的买卖。布尔江说,他看好自己的生意,因为他对中国新疆的稳定发展很有信心。除了商业往来首选新疆外,据去年底开始在新疆留学的哈萨克斯坦姑娘扎里达介绍,现在乌鲁木齐依旧是哈萨克斯坦人留学中国的优先选择城市。

  新疆的区域地位和安定意义还引起了日本媒体的关注。日本《每日新闻》近日评论说,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政策不是“短期应急”,而是为稳定和繁荣新疆作出的长期性举措。《每日新闻》说,“新疆不仅是中国内地崛起的能量源头,而且安全意义重大,作为中国西北边境重地,还是连接东亚和中亚以及俄罗斯的一个重要的过渡地带”。日本“中国搜索”网站一篇文章说,新疆好比一个“安全岛”,为中亚地区的稳定发挥着积极作用。日本《观察》在评述中亚近期的政治局势时也提到,“中国新疆地区在此处拥有特殊的地缘政治和文化影响力”。

  记者在采访和调查中发现,受西方一些宣传的影响,中亚等周边国家对中国和中国新疆地区的发展还是缺乏足够的了解。记者曾经到过唯一研究中国新疆的巴基斯坦白沙瓦中亚研究所,发现那里的中国藏书很多是“文革”期间的,且很少有介绍改革开放后新疆情况的。吉国学者乌苏巴利耶夫也谈到,很多吉国民众对新疆的真实情况“孤陋寡闻”,因此,中国新疆还要多主动塑造自己的形象。对此,潘志平说,很多中亚国家的百姓过去对新疆缺少了解,但当他们有机会来到新疆,就会明显感到新疆的经济发展要比他们快很多。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专家闻一也表示,受自然条件影响,中亚地区历史上一直比较穷,治理方式相对落后,每一次发展都是被周围大国带动。他认为,中国对中亚有很大吸引力,而新疆又是中国最靠近也最吸引中亚的地区,如果新疆搞得好,可能会让中亚出现一轮发展的新高潮。
▲(本报驻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日本、美国记者 陈志新 常东 周戎 卢昊 丁雨晴 本报赴新疆特派记者 邱永峥 本报记者 谭福榕 谷棣)



Wiki:
新疆中基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http://zh.wikipedia.org/zh-sg/%E6%96%B0%E7%96%86%E4%B8%AD%E5%9F%BA%E5%AE%9E%E4%B8%9A%E8%82%A1%E4%BB%BD%E6%9C%89%E9%99%90%E5%85%AC%E5%8F%B8

新疆中基隶属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成立于1994年 ,从事农业种植,畜禽养殖;农副产品的加工、销售,出口业务。

新疆中基所生产的Chalkis牌番茄酱已经占世界交易量的18%. 年生产能力38 万吨,居世界同行第二位。 企业已整体通过ISO9000:2000 质量体系认证和ISO14001环境质量认证。 HACCP认证公司生产的“Chalkis”番茄制品取得了欧共体BCS认、犹太教认证、美国汉斯公司食品生产企业考核一认证等多项国际认证。

[PR]
by yaponluq | 2010-07-28 22:49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新疆75是阴谋最新两个消息 凸显中南海执政危机
新疆75是阴谋最新两个消息 凸显中南海执政危机
托帝:新疆问题凸显中共执政危机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711/article_103686.html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58631
【 阿波罗新闻网2010-07-11讯】 作者:作者 安德烈
乌鲁木齐发生的维汉冲突整整一周年了。这一流血事件给两大民族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去年,在事件发生不久,在乌鲁木齐当了多年医生,现在在英国伦敦生活的维族人安华托帝和一些维汉人士在当时困难的背景下在剑桥大学组织了一场维汉对话。我们当时就这件事采访了他,并发表了以“维族与汉族在剑桥大学忍痛对话”为题的采访内容。今天,在七五事件一年之后,如何回首这段历史,如何认识和解决新疆问题,如何看北京当局最近采取的一系列人事动作和经济政策,我们为此再次采访了安华托帝。安华托帝现在也是英国维吾尔协会主席。

记者:您个人认为新疆的状况有没有改变?

托帝:非常简单地说,没有改变。而且情况越来越恶化。

你们对乌鲁木齐事件的真相一直有怀疑,根据是什么?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们有一种迷茫的感觉。一方面我们觉得维族人英勇地站了起来抵抗中国的统治,至少从一个角度看让我们感到自豪。但是,随后就有好多消息传出来,又让我们感到失望。我们发现这并不是维族人自发起来反对中共的行动,有很多迹象让我们怀疑这是王乐泉搞的一个阴谋。

有两件事:一是事件发生时,有很多军人,他们最远的本来驻防在宁波,但他们早在7月1日就赶到乌鲁木齐市,这是一个疑问;

另外一个疑问,有很多失踪、受伤或者死亡的维族人是从南疆来的。事后发现他们的口袋里都有一张从南疆到乌鲁木齐的来回程车票。
这有点不可思议。购买来回程票又没有优惠,他们为什么会有来回程票?而且为什么有那么多多人都是从南疆来的?到了去年11月份,我们进一步了解到,原来去年6月底左右,在南疆电视上播出乌鲁木齐一家工程公司的招工广告。广告说,为了响应政府解决失业率的号召,我们面向南疆招工,欢迎应聘。如果你没有被招聘,我们仍然会报销你的来回程车票。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南疆人买了来回程票来到乌鲁木齐。到了乌鲁木齐,才知道招聘广告是一个假广告,乌鲁木齐人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想想看,这些南疆人首先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其次,他们带的钱很快花完了,不知下一步怎么办。再加上一些中共的特务在中间煽风点火,说在韶关,汉族人杀死了多少多少维族人。这些人本来就一肚子气,再这么煽风点火,民族情绪很容易就被激起来了。

你怀疑是 当地政府在里面捣鬼,还是商业公司做虚假广告,导致来到乌鲁木齐的南疆人无着落,又听了谣言,七五事件就在这种背景下爆发了?

你想一想一个商业公司做虚假广告为了什么,能赚到什么钱?所以我们怀疑是王乐泉或者什么人制造的一个阴谋。但是我们还需要很多的证据来证明,也许这个真相永远也揭露不出来。

国际大赦最近又呼吁中共允许对七五事件真相进行独立调查?这正是你们所欢迎的?

我跟他们去年谈过这件事情。但他们认为这太不可思议了。当然,我赞成大赦国际提出的进行独立调查的建议。

去年乌鲁木齐流血事件发生不久后,您曾经发起 和组织了在剑桥大学进行维汉对话的活动。这件事当时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您希望维族和汉族通过对话加深了解,化解伤痕。您当时还对我们说,担心继续这样下去,后果会很严重。那么,今天在您看来,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接触的障碍有多大,有没有消除的可能?

当然有消除的可能。但是,唯一消除这个障碍的可能就是放开消息封锁。让维族人和汉族人公开地、心平气和地对话。大家思考一下:为什么我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不给,我给你的东西你又不满意呢?有了这么一种坦承布公的对话后,维族人也会理解汉族人,反之亦然。现在的问题是中共一手控制媒体,任何一个新闻的发布都要通过宣传部审查。只要有利于中共巩固统治的才能发表。举个例子:他们花了一大笔钱再准备拍一部25集的大型电视连续剧,主题是跟东突恐怖分子作斗争。中共用它所控制的宣传工具一点一滴地给中国大陆民众洗脑,这样做的结果会是一个灾难。因为维族人和汉族人看到的都是中共的宣传,相互的偏见越积越深。在深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个时候爆发起来,我都不敢想象。

北京当局采取了新的针对新疆的政策。比如调换了王乐泉,调来了张春贤。是否意味着北京的新疆政策开始发生变化呢?

很多人都觉得中央对新疆的政策在发生变化。其实,你要找任何一个从新疆出来的汉族人也好,维族人也好,并不会认为发生了新的变化。比如,他们现在强调新疆当地的汉族官员必须懂维语,这件事二三十年前就提出来了。但没有真正执行过。所有官员们现在倡导的其实是以前就提出过的东西。如果当局以前做到了他所承诺的,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情。作为一个人,任何人都有他做人的尊严。如果做人的尊严都被剥夺了,人家就会想“我活着有什么用?我活着不就是等死吗?与其等死,还不如找死呢”。问题在于中共要的就是这个东西。因为中国共产党现在面临一个执政危机。先不要谈新疆,或者西藏或者内蒙的问题,你就看整个中国大陆的情况。中共的政权危机已经很深了。每当国内有事,中共采取的惯例就是转移视线,掩盖真相。六四事件就是执政危机的表现,然后就是拉萨事件,然后就是乌鲁木齐事件。少数民族问题被中共用来转移矛盾。要是给少数民族戴一顶分裂分子的帽子,被指为分裂分子,叛国者,就更容易激起广大汉族人的爱国热情: “我们拿钱养着你们,你们反咬一口”。这就是被煽动起来的民众的心态。因为他们不了解真相。中共非常熟练地运用这个花招。如果不把它揭露出来,那么下一次的事件会不会发生在内蒙古呢?我看可能性很大。

中共政府最近还推出一系列促使新疆经济发展的计划。还有发动全国十几个省市对口援助新疆,还要成立喀什特区。您赞成这样做吗?维族人会从中得到好处吗?

中共的这种做法其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们明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所以才这样做。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中国的广大民众对新疆产生更大的误解。他们就会以为:你们不就是要钱吗?

内地对口支援新疆是一个很愚蠢的做法。他会使汉族人更瞧不起维族人。现在乌鲁木齐已经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维族人开的出租车汉族人不坐,汉族人开的出租车维族人不坐。维族人的餐馆汉族人不进,汉族人的餐馆维族人也不进。其实十年前就存在这种现象。中共自始至终都在讲边疆是少数民族地区,是贫困地区,从来也不让边疆自由发展经济,然后就说我们要支援边疆,给了边疆多少钱等等,从来不提他从边疆掠夺了多少资源。这一直是中共采取的策略。

对你来说新疆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

不是经济问题。是一个尊重的问题,是一个尊严的问题,是一个人权的 问题。

经济问题很简单,举一个例子,新疆的前任书记宋汉良,新疆人当时也不是非常喜欢他。但他至少向中央政府申请能不能把新疆产的百分之五的石油留给新疆,结果中央不答应。就把他调到海南岛去了。百分之五要是留在新疆,新疆就没有人会闹事。

你想,如果你的人权,你的尊严得到了尊重,谁还会找事。

中央有这个能力解决经济问题,就是让新疆放松政策,让当地的生产搞活。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搞文革时的计划经济那一套。新疆有一个村庄,被政府指令种豇豆,否则得不到银行贷款,结果秋收了满街都是豇豆,卖不出去,国家也不收购。这个村子的人就拍了一部纪录片,寄给胡总书记,希望他能看看。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的结果。

新疆把政策放宽,给老百姓一点呼吸的空间,经济就会上去。新疆地处欧亚交通要道,发展经济条件要比内地更好。

问题可能在于,经济搞好了,中共的执政危机就会凸现了。这是一个在混乱时期夺取政权的党,是一个浑水摸鱼的党,在和平时期,他就需要像新疆,或者西藏这些边疆地区处于一种不稳定状态,然后它就有了借口来发展军队,来镇压,来巩固他的政权。

所谓的新疆问题其实和中国的问题整个是一体化的,您是这样看的?

对。退一步讲,从历史上看,维族人和汉族人之间没有多大的冲突。唐朝平定安史之乱维族人有重大贡献。再往后看,在西安一千年前就有维族人开的抓饭馆。在国民党统治的时候也没有严重的冲突。我认识不少那个时候留下来的汉族人。他们的维语比我讲的好。他们非常尊重维族人的风俗习惯。甚至他们跟维族女子结婚的时候,主动做包皮切除。

所以,我认为,中国的新疆问题也好,西藏问题也好,归根结底是中共的问题。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一天不终结,中国这块地方一天就不会有安宁。


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法广


[PR]
by yaponluq | 2010-07-13 00:14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