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族作家安然谴责大汉族主义/RFA
回族作家安然谴责大汉族主义/RFA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050156.shtml
2009-08-04 (博讯 boxun.com)

75乌鲁木齐骚乱后被警方问话及联署声名要求释放维族教授伊力哈木的回族作家安然,接受本台专访说“新疆没有分裂的本钱”,但官方将那些维族的“愤青”视为恐怖份子,却不将汉人的“愤青”视为“敌对势力”。(何山报道)

安然接受本台专访表示,在乌鲁木齐骚乱前﹐他在中国作家协会的安排下,去过新疆一个多月,到那之后,被南疆的贫穷震惊了,而且证实了清真寺不让18岁以下的穆斯林进入,清真寺内还有摄像镜头监视信众的一举一动。他说:“东疆、南疆、北疆还有一个中疆,乌鲁木齐属于中部。 我到了南疆之后就被那里的贫困震惊了。我认为那里的维吾尔人根本没有实力,进行分裂。”

安然说,维吾尔人没有枪,就算听到要发动圣战之类,实际上是一种气话。他说:“说他们没有实力分裂的话,也就是在说气话而已。比如说昨天还是前天,听到清真寺说要进行圣战,这不是说气话吗?他们手上连枪都没有圣战甚么啊?”

但当局,就是将这些青年人,视为恐怖份子,而在众多汉人的眼中,维人就是粗鲁、张狂、不讲礼貌等。他说:“咬牙切齿的说狠话,你把这种楞头青年都看成敌对势力,但你从来没将汉族人的愤青看作敌对势力呀?是不是。”

在海外,移居的维族人就撰文到,新疆汉人与维人有众多不公平的对待。汉人很方可以申领、到保留护照。但维族人的护照审批严格,旅行归来后还不能自己保管,要送回派出所寄存,下次再用。另外, 新疆的大学,规定必须用汉语授课,维语流利、汉语不佳的老师,三个月不达标就要下岗。维族人的语言,成为次等的语言。

同样穆斯林的作家安然就说,在大陆,汉族的民族主义情绪是极具抬头,就连知识份子都在倡导民族主义。他说:“比如前段时间出版的《中国不高兴》,那本书简直是一语成纤。它预告了不好的事情,你看那本书出了之后,中国出了多少事,简直是遍地峰烟,他们就是在倡导民族主义,他们说要用民族主义这种政策,来掩盖内政的愤闷,人民的不满。我觉得这恰恰是饮鸩此渴,喝毒药来此渴。”

此外,北京开始限制国内穆斯林前往圣城麦加朝圣的人数,要由国家统一组织,民政官员陪同。朝圣者还要支付4100欧元的天价旅费,一般人根本付不出。官方团费更是远高于朝圣自由行。维吾尔人抱怨,护照申请困难、旅费昂贵,是政府担心他们与国外的 “恐怖分子”建立联系。

回族作家安然对新疆问题的分析,则请继续留意周三的专题报导。

[PR]
# by yaponluq | 2009-08-04 23:04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派遣先従業員とは仲良く」、出稼ぎ労働者の教育徹底へ―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
「派遣先従業員とは仲良く」、出稼ぎ労働者の教育徹底へ
http://www.recordchina.co.jp/group.php?groupid=33964

2009年7月31日、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ウルムチ市で余剰労働力の自治区外への派遣問題について話し合う会議が開かれ、出稼ぎ労働者の質の向上など新たな方針が示された。新京報が伝えた。

同自治区では今月5日、ウイグル族住民による暴動が発生し、多数の死者がでる惨事となった。その発端は6月に広東省の玩具工場でウイグル族の出稼ぎ労働者が漢族に殴り殺された事件だと言われている。

今回開かれた「新疆の農村余剰労働力の派遣、就業に関する工作会議」によれば、出稼ぎ農民に対して今後、派遣前に技能、法律、標準語などの教育を施し、派遣先の地域の風習や生活習慣、企業文化などを学ばせる。その上で、試験を行い合格者のみ派遣するという。

このほか、出稼ぎ労働者が派遣先の従業員と良好な関係を築くために、労働者をまとめる管理職を養成し、派遣先の政府や関連部門、企業との調整や連絡などに当たらせるという。(翻訳・編集/NN)
2009-08-01 08:07:24 配信

[PR]
# by yaponluq | 2009-08-01 22:41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王楽泉がヌル・ベクリに言ったとか…
e0113320_14292511.jpg
徹底的に潰せ!



e0113320_14442295.jpg
えっ! いまなんと?



e0113320_14205231.jpg
「潰せ」はマズいです



e0113320_14281265.jpg
すぐに和諧します





http://news.sina.com.cn/c/p/2008-03-11/105815123322.shtml
[PR]
# by yaponluq | 2009-07-31 00:00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日本メディアに配布されたDVD:7・5暴力事件とラビア氏


2009-07-28 12:03:38 cri
7・5暴力事件とラビア氏(動画)
http://japanese.cri.cn/782/2009/07/28/1s144382.htm
[PR]
# by yaponluq | 2009-07-28 22:34 | 西藏资讯/チベット・ニュース
環球網:新疆独立分子とアルカイダが結託
ビン・ラディンの写真を大きく配置、
テロ組織と7.5ウルムチ事件との関連を
印象付けようとする環球網の報道
e0113320_050092.jpg
http://world.huanqiu.com/roll/2009-07/514300.html
疆独与恐怖势力相勾结
基地组织威胁报复中国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唐湘报道 美国彭博新闻社7月14日报道说,“基地”组织在北非马格里布的分支机构威胁称,要为在“7·5”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中死去的维吾尔人对中国实施报复,矛头直接对准在北非的中国人。
  彭博社援引风险分析公司Stirling Assynt发布的报告说,“基地”组织北非分支机构“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说,该组织将攻击在阿尔及利亚工作的五万名中国工人,以及在整个西北非地区的中国国民及项目。报告警告说:“应严肃对待这一威胁。”报告指出,就在三周之前,该组织刚刚伏击了一队负责保护中国工程师的阿尔及利亚安全部队,并导致24名阿尔及利亚人死亡。

  报道称,“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试图在阿尔及利亚强行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该机构于2003年向恐怖大亨本-拉登宣布效忠。“马格里布”是北非三国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的阿拉伯语合称。

  Stirling Assynt说,“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是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发生之后,第一个跳出来进行正式回应的军事组织。Stirling Assynt表示,“圣战者”之间在互联网上进行的 “聊天”有所增加,他们表示有必要行动起来,“报复所谓在新疆的不公”。

  Stirling Assynt还表示,其他军事组织可能也对中国发动类似的威胁,位于阿拉伯半岛的“基地”组织“可能瞄准中国在也门的项目”。

  中国著名军事专家彭光谦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这一消息属实,那么就能证明“疆独”势力同“基地”组织之间是存在联系的,从而更加说明此次“7·5”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发生“不是偶然”,而是有着“很深厚的背景”。他同时表示,这也有利于世界上善良的人民看清事件和恐怖势力的本质,加强警惕。


日本や欧米の報道では、サウスチャイナ・モーニングポストがロンドンの民間情報会社Stirling Assyntの報告書を引用したことになっている。しかし環球網は「米国ブルームバーグ社がStirling Assyntから引用」としている。どちらの会社が先に報道したかが、結構重要。中国政府の息がかかった香港の新聞社なのか、アメリカの会社か。
そもそも、通常アルカイダが声明がStirling Assyntなんていう会社からでるのはとても珍しいような気がする。しかも、それを最初に引用したのが香港の新聞社だったら、だれも信用しないでしょう。

[PR]
# by yaponluq | 2009-07-22 01:05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VOA:对比新闻:新疆是自治区吗? / 新疆は自治区なの?
对比新闻:新疆是自治区吗?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2009-07-20-voa39.cfm
记者: 李肃
华盛顿
Jul 20, 2009

新疆乌鲁木齐最近发生的暴力事件使人们对中国在新疆的民族自治政策展开了讨论。

*自治与同化*

中新社7月14日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一九四九年,也就是六十年前,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是三百二十九万。如今,新疆维吾尔族的人口已经接近一千万,是六十年前的近三倍。”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9日的报道说:“据人权观察公布的统计数字,在新疆的汉族人口从1949年占当地总人口6%,到2007年上升到了40%。这些数字还不包括军队及家属,以及未注册登记的流动工人。”

中国新民网7月9日刊登的2007年新疆民族构成统计证实了人权观察这种说法。

《纽约时报》7月11日的报道说:“人权观察的比奎林说,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大约有两百万汉人搬到新疆。”《纽约时报》7月15日的一篇评论说:“汉族中国人的统治向满洲、蒙古和台湾的扩张基本上是通过移民实现的。所以北京会很自然地认为可以在新疆达到同样的目的,尽管这个进程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才迟迟开始的。”

评论说:“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说中国在新疆的政策‘就像种族灭绝’,中国应该‘放弃民族同化政策’,他的话会在北京的耳朵里回响很久。”

*维持传统还是压制传统*

中新社的报道说:“秦刚说,......维吾尔族人民的宗教信仰、文化传统、风俗习惯依法做到尊重、保护和传承。”

荆楚网7月13日发表的一篇评论说:“在民族自治区域内,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民族区域自治的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充分保障各族人民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最主要的是要保障各民族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在教育、文化、广播电视和日常生活各方面,更是广泛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

而《纽约时报》7月11日在一篇专门介绍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的报道中说:“王乐泉加紧了对维吾尔文化和宗教的限制。他在小学里用汉语代替了维吾尔语,说少数民族语言‘与21世纪不同步’,并且禁止或者限制政府工作人员信奉伊斯兰教,包括不得留胡子,不得戴头巾,不得在工作场所斋戒或者祷告等。”

美国的彭博通讯社7月9日报道说:“2006年离开新疆到德国读书的维吾尔人库尔班·海于尔说:‘在学校,从来不让我们戴传统的维吾尔人的帽子,因为如果我们展示我们的民族特点,中国人就觉得有威胁。维吾尔不能庆祝传统节日,禁止在公共场所聚集,被迫学汉语。’

报道说:“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教授、《中国少数民族与全球化》一书的作者科林·马克尔拉斯说:‘汉人对维吾尔文化不够敏感,维吾尔人感到他们的文化受到了侵蚀。一些人感觉维吾尔文化正在受到毁灭。’”

*谁的经济发展了?*

宁夏网7月15日发表的宁夏党校的文章说:“2008年,包括内蒙古、广西、西藏、宁夏、新疆5个自治区和贵州、云南、青海3个多民族省在内的民族地区GDP总量达30626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 1978年增长了17.3倍,年均增速10.2%。”

英国广播公司BBC7月9日的报道说:“这次乌鲁木齐发生的暴力,和去年在拉萨发生的抗议骚乱一样,令许多人感到困惑,他们不理解中共对少数民族政治、经济上的优惠政策何以没有能够增强少数民族对国家的归属感。”

报道说:“中国官方一直拒绝承认少数民族集体诉求的正当性,把民族问题简化成经济发展问题。认为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民族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中国领导人自邓小平开始一直到胡锦涛和温家宝都在少数民族地区或少数民族问题上发表过类似内容的讲话。”

《纽约时报》7月11日的报道说:“在王乐泉的领导下,由于工业和政府就业机会的吸引,汉族工人开始回流新疆,维吾尔人说,这些就业机会不成比例地向外来汉人倾斜。”

*维人难找工*

彭博通讯社7月9日报道说:“一些维吾尔人......说,大部分经济好处都让外来的汉人拿去了。”“到德国读书的维吾尔人海于尔说:‘几乎所有的工厂都是汉人拥有的。经常可以看到工厂外面竖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我们这个职位不招收少数民族”。’”

路透社7月13日的一篇分析报道说:“维吾尔官员阿里木说,在过去,中国政府可以保证在国营企业里有一定比例的维吾尔工人。‘但是现在私营企业只要汉族工人,就连国有企业也无视配额了。所以连我们最好的毕业生都很难找到好工作。’”

*由来已久的问题*

美国之音7月9日的报道说:“华盛顿大学的中国问题教授戴维·巴克曼表示, 解决汉族和维吾尔族之间长期存在的紧张关系,没有一蹴而就的方法。他说,任何解决问题的努力都应首先集中在深层问题上,例如,努力缓解那些已经意识到各种不平衡现象,缓解歧视以及不平等问题。”

乌鲁木齐是维吾尔自治区的首府,然而据中新网7月13日报道:“汉族......一直是乌鲁木齐的主要民族,汉文化在乌鲁木齐也占主导。”“乌鲁木齐一直是一座以汉民族为主体的移民城市。”“维吾尔族的大批涌入是在一九五0年以后才开始。”“新疆于一九五五年成立维吾尔自治区,并将乌鲁木齐作为自治区首府,大批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干部开始从新疆南北调往乌鲁木齐,包括大批家属也随之迁来。”

*自治区最高领导人是汉族*

宁夏党校7月15日在宁夏网上发表的文章说:“真正实现少数民族自主管理本民族内部事务的权利。......在民族区域自治地方,自治区主席、自治州州长、自治县县长全部由实行区域自治的少数民族公民担任。”

不过,根据中国的规矩,共产党领导人才是最高领导人。自1949年以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的领导人先后换了8个,只有一个人是维吾尔族,就是曾经担任中国人大副委员长的赛福鼎,其余7个人都是汉族。在先后9个自治区主席中,有两个人是汉族,即1968年到1972年的龙书金和1978年到1979年的汪锋。

*谁是自己人*

香港《明报》7月7号报道说:“乌鲁木齐市委书记栗智4时半到汉人聚集现场,爬上车顶带领群众高喊‘打倒热比娅’的口号,并称汉维两族都是一家人,应该团结起来建设乌鲁木齐,呼吁聚集者离开;僵持了近两个小时后,人群慢慢散去。”

在这里,粟智先是用“打倒热比娅”的口号把自己和汉族人划在一个阵线里,然后再以“自己人”的身份劝阻汉族人不要闹事。目前,明报网上的这篇报道已经找不到了。

新华网7月7日报道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在电视讲话中劝阻汉族人不要上街报复维吾尔族人的时候说:“同志们,这种行动,第一根本没有必要,我们的专政力量完全可以把坏人打掉,无需采取这种行动;第二,7·5事件犯罪分子对若干无辜的汉族人大打出手,造成严重的后果。这是汉族、维族广大干部群众都不愿看到的。很多人为之义愤也是可以理解的。同志们,想一想,如果现在汉族群众组织起来,对向无辜的维族群众,不是同样既没有道理,也让广大的各族干部群众痛心的事吗?”

乌鲁木齐暴力事件的原因是在广东韶关的汉族人由于维吾尔族人“强奸”汉族少女而杀了维族人,乌鲁木齐的维吾尔族人向汉族人报复。随后乌鲁木齐的汉族人又准备向维吾尔族人报复。王乐泉把打杀汉族人的维吾尔族人称为“犯罪分子”,而把准备报复维吾尔族人的汉族人称为“同志”,亲疏关系一目了然。

[PR]
# by yaponluq | 2009-07-20 22:2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新疆独立の未来への展望と分析 / 新疆独立前景的展望和分析
元は「维吾尔在线论坛」に掲載、現在は削除された模様。ブログやBBSに伏せ字を多用して転載されている。




维吾尔在线论坛对新疆独立前景的展望和分析
http://forum.fulingren.com/viewthread.php?tid=100032

2008年03月31日 星期一 00:53

王先生文章中指出,如果东土耳其斯坦独立的话,维吾尔人与中国移民之间将会发生大规模冲突,冲突中吃亏的一方是维吾尔人,因为武器,技术等各方面中国人占绝对优势,尤其作为半个军队的“生产建设兵团” 在冲突中起到决定性作用,此外13亿中国人作为他们的后盾,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绝对不允许东土耳其斯坦独立。

从表面上看就像 王先生所说得,目前东土耳其斯坦地区中国移民在各方面都比维吾尔人占绝对优势,这是事实,但是 王先生只看到问题的一面,没有注意另一面,也就是说 王先生并没有分析东土耳其斯坦中国移民的民族成分,爱国主义精神,对可能发生冲突的承受能力及他们的决心,没能准确估计维吾尔人的真实势力,并且对国际社会及外部势力在冲突中起到的作用等方面的观点也非常模糊。以我看, 将来可能会发生的民族冲突中,真正能跟维吾尔人抗衡的中国移民数量不会超过一两百万。原因是,我们首先仔细分析东土耳其斯坦中国移民的民族成分,生活在这一地区的7百万中国移民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 早期中国移民:
“早期中国移民”指的是在东土耳其斯坦生活了几代,也就是从左宗堂时期到1949年期间生活在这一地区的40-50万中国移民,这些移民的绝大部分同中国内地省份没有任何联系,不可能回到原籍,他们认为自己是半个东土 耳其斯坦人,其中大部分已经接受了当地民族的习俗,甚至一些人变为穆斯林,比如当年三区革命军队里也有早期中国移民,他们同样仇视***统治后转移过来的新移民,因为他们在政治,文化及物质方面同样受到了新移民的侵犯。***不信任这些早期移民,在政治,经济等各方面歧视他 们。比如 我当新疆人民广播台记者时,常常到南部地区采访,期间结识了做翻译工作的一位早期中国移民,他对我诉苦到: “我是一个早期中国移民,从小生活在维吾尔人当中,上维吾尔学校,政府不信任像我们这样早期移民,20多年 来一直做翻译,但新移民不到几天就是科长,局长,甚至县委书记,他们排斥早期移民。”据他介绍 他同当地人民的关系非常密切。在东土耳其斯坦这种中国人并不少,因此将来维吾尔人与中国移民之间发生冲突时,他们回避冲突,并且接受维吾尔政权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跟内地省份没有任何联系 。接受维吾尔政权,在这一地区成为“少数民族”对他们来说更为有利。这就是 王力雄先生忽略的第一点。

第二, 强迫转移到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
这些移民主要是从1950年至1970年 被***强制性转移到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他们总数在2-3百万左右,他们当初以“资产阶级”罪名转移过来知青,在国民党时期成长的知识分 子,行政官员及他们的家属 ,长期以来***阻止他们回老家,他们当中大部分仇视***,如果将来中国实行民主化,这些被强迫的移民不会呆在东土耳其斯坦,因为他们在各自老家都有一定的社会及物质基础,比如90年代初,几万中国移民在阿克苏举行***,要求回老家,最后政府施加压力,并采取各种措施平息了这次***。这些移民都有退路,因此他们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参与同维吾尔人的冲突。

第三, 流动及半流动的中国移民:
在东土耳其斯坦大概有1百万流动及半流动移民,他们受***“新疆是个好地方,新疆各民族人民欢 迎你”之类宣 传的影响,以赚钱,发财为目的才到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他们对东土耳其斯坦没有任何感情,每年都要回老家过年,他们身上不存在“爱国主义”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受***政治毒害,他们一心一意想着挣钱,因为他们都属于中国西北贫困省份,如果将来发生民族冲突,他们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跑回老家。

第四, 80年代后以“建设大西北”名义转移的新一代中国移民:
这些移民的数量在1百万以上,他们文化水平较高 绝大部分在政府机关任职,受到很深的政治毒害,大国思想严重,受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坚信“新疆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些中国移民将来成为维吾尔人的对手,但随着***政权的灭亡,他们身上所谓“爱国主义”思想也会减弱,再说他们的主要社会及家庭关系都在内地,因此他们到时候不大可能为中国拼命。

第五, 生产建设兵团的中国移民:
以我看,将来东土耳其斯坦独立,兵团将是维吾尔人最主要的敌人,维吾尔人当中有句话“最坏的中国人在兵团”,兵团受***政治毒害最深,并且仇视东土耳其斯坦的当地民族,在我印象当中他们总数超过3百万,主要战略性地处都被兵团占领,长期以来压迫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中国士兵的残留部分都在兵团,他们享受着最好的待遇,长期扎根在东土耳其斯坦基本上同内地省份没有联系,到时候为了保护这些利益,强烈反对东土耳其斯坦独立,因为他们没有退路。90年代后***加大对兵团的武装投入,成立“兵团民兵”,加 强军事训练,如果东土耳其斯坦独立,主要冲突可能发生在当地人民与兵团移民之间。

我的结论就是,如果中国解体,那么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也会分裂,就像小小的巴壬乡发生起义时,整个南部地区的中国移民惊慌失措,将来东土耳其斯坦肯定会出现中国移民的大规模逃亡行动,因此 王力雄先生关于东土耳其斯坦的所有中国移民将来联合起来抵抗维吾尔人的观点根本没有依据,如果到时候中国军队或是13亿中国人都要干涉东土耳其斯坦的民族冲突,那么国际社会绝对不会允许这种行为。比如就拿东帝文来说 当时民族冲突发生在当地人民和印泥移民之间,如果当时印泥军队也参与冲突的话,那么联合国也会干涉,最终印泥移民滚回印泥,东帝文宣布独立。在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及科索沃的民族冲突中,塞尔维亚军队的参与受到国际社会的军事打击。也许有人认为“***当局以现在的速度转移移民的话,将来东土耳其斯坦还没独立,维吾尔人在数量上就会处于绝对劣势”,但是 东土耳其斯坦地区同样存在着阻止中国移民当地化的因素,其一,近10年来东土耳其斯坦的民族运动把主要精力放在阻止中国移民扩散上,其二,***当局把移民当地化的能力:转移移民的先决条件是为移民提供住处,工作等等,现在的中国人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不会轻信***的陈词滥调,他们大部分认为“��不是我们的土地,不可能永远呆在这儿”,因此他们只想“赚钱,然后回老家”,此外加上东土耳其斯坦的种种不稳定因素,胆小怕事的中国人首先考虑的是“稳定”、“安全”。

看了上面的文章,可能有人会说:我们汉族自古有大一统思想,近代又有民族主义思想做支撑,我们视祖国的统一高于生命,所以可笑的“东土”分子对新疆汉人百姓的上述分析完全是异想天开、胡说八道。。。,但且慢,当一些生活在东部99.9%汉人聚居省份,远离边疆的“热血青年”们慷慨陈词的时候,只想问一句:现在为了祖国的统一,为了边疆的汉化大业,需要你立刻卷起铺盖去新疆、西藏。。。等地区扎根过一辈子,去面对可能的冲突中的家破人亡、流血牺牲,你是否愿意?



ブログ「大陸浪人のススメ」が翻訳してくださっています http://blog.goo.ne.jp/dongyingwenren/e/d0ed0d51a70e98586a394794468403ee
[PR]
# by yaponluq | 2009-07-17 02:11
何清漣氏:ウイグル暴動「民族矛盾、現体制での解決望めず」
美国之音中文網の特集 「新疆騒乱」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Xinjiang_Riot.cfm



中国西藏新疆骚乱显示出民族冲突新特点
http://www.voanews.com/chinese/w2009-07-08-voa69.cfm

记者: 前卫
华盛顿
Jul 8, 2009

去年西藏314骚乱和本星期新疆乌鲁木齐维吾尔人骚乱都显示出中国民族冲突出现了新的特点。中共建国以来,决大多数民族骚乱都是针对政府当局。但是最近两次西藏和新疆的骚乱,少数民族抗议者把普通汉人百姓也作为攻击的目标。这是什么原因,会产生什么后果?

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对少数民族实行的政策,可以概括为两手,第一手是政治上怀柔,经济上优惠,待遇上优厚。这种政策使少数民族获得一些汉人不能享受的好处。中共政策的第二手就是,一旦少数民族公然采取分裂的行动,就以武力严厉镇压。

这种政策大体上说,在过去几十年来,一定程度上在表面上维持了少数民族地区的稳定。但是从去年的拉萨暴动和刚刚发生的乌鲁木齐骚乱,人们可以看到,中国少数民族有些人已经不甘于在北京的民族政策下平顺的生活下去。一旦有机会表现他们的不满,就可能以暴力方式向政府、乃至向汉人民众倾泻愤怒。

对于中国民族问题的新变化,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学者何清涟的看法是这样的。她说:“随着政治统治由集权向威权转化,中共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矛盾放松管治。过去压制的各种矛盾就都浮出水面。由于开放,信息的沟通,维族人感到自己的权益深受侵犯。维族人的想法是,这里世世代代是我们的土地,地下的资源是我们的,你们凭什么在这里进行核试验,凭什么把我们的石油都拉走?给我们的回报又很少。”

随着汉人继续向新疆和西藏移民,藏人和维吾尔人的反感和厌恶逐渐从政府当局身上扩大到汉人整体。

华盛顿霍普金斯研究院中国研究项目主管李成博士的看法略有不同。他说:“最主要的还是政府的政策。当局对少数民族独立运动的妖魔化。而没有认真的考虑,通过积极的方法,进行民族间的对话。”

北京当局声称,维吾尔人和藏人其实对汉人并没有仇恨。所谓的仇恨是境外敌对势力挑起的。何清涟说:“这有失实之处。达赖喇嘛根本不是主张藏独的。至于维吾尔族问题,疆独的确对维吾尔民众有比较大的影响。但也不是普遍性的。所以要挑动民族仇恨并不很容易。”

西藏314事件和这次乌鲁木齐动乱,汉人民众都受到攻击,这种情况是否可能导致汉民族对某些少数民族的敌视,进而影响北京的民族政策走向强硬?

李成说:“对对方更少的了解,更多的敌视和妖魔化,会带来很不好的后果。但是我想中国现在是一个多元的社会。一些知识分子和领导人会重新思考。拉萨事件和乌鲁木齐事件的发生对中国的负面影响是很大的。对中国未来的发展也是不利的。”

何清涟也对西藏、新疆政策未来作出评估。她说:“今后怎么办,这要看北京未来的目标。如果北京要把新疆继续汉化,那么这些矛盾冲突会继续下去。直到维吾尔人精疲力尽为止。这一点,北京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比如北京已经不准用维吾尔语教学,要慢慢同化维族人。相反,维族也在采取一些针锋相对的办法。”



在米ジャーナリスト・何清漣氏 
ウイグル暴動「民族矛盾、現体制での解決望めず」

http://sankei.jp.msn.com/world/china/090713/chn0907130032001-n1.htm

 中国の少数民族政策は、一人っ子政策の適用免除など政治的な懐柔策と、独立運動への武力弾圧で成り立っている。硬軟両様の施策だが、当局がゴリ押しする「同化政策」のため、いずれの効果も減殺されてきた。今回の暴動に巻き込まれた犠牲者への補償金の交付も、事態の幕引きを急ぐための善後策の一環だ。

 毛沢東時代には、中国全体が恐怖政治に覆われたことで、新疆の民族間に「恐怖の均衡」が成り立っていた。改革・開放路線で政治のタガが相対的に緩んだ結果、ウイグル族の積年の恨みが噴き出した。

 胡耀邦氏が総書記在任中には、少数民族の優先雇用(比率6割)や漢族幹部の任用制限(同1割)、少数民族に寛大な司法方針が、「新疆6カ条」として導入された。だが、いずれも国民の権利と民族自決権を尊重する理念を持たず、単に「恩恵の施し」とされたことで効果は限られていた。

 ウイグル族にすれば、先祖代々暮らしてきた土地は北京の政権により核実験場にされ、石油資源は持ち去られていると映る。唯一神から子に与えられたはずのものまで「政策の恩恵」だといわれ、漢族の顔色をうかがって生きざるを得ない境遇に置かれてきた。

 一方の漢族も、ウイグル族への「優遇策」をみて不平等だと感じるなど、いずれの民族も不満を抱いているのが現状だ。

 この30年間に民族矛盾が日増しに深まったにもかかわらず、中国指導者の政治的な知力は代を追って下がり続けた。胡錦濤政権に至っては、ウイグル語による教育を規制し、ウイグル族の若者をノルマの形で中国本土に派遣就労させる始末だ。当然の帰結として、ウイグル族の民族的な危機感は高まった。


 新疆の民族矛盾は、中国の政治制度が招いたというべきだ。新疆、チベットの民族衝突を暴力で処理する対応は、中国が他の国内矛盾に対して取る方法と大差ない。中国が政治改革に踏み込まない限り、民族矛盾は解決し得ない。現在の体制下で、その解決は期待できないだろう。  (談)

     ◇

 ■か・せいれん 1956年、中国・湖南省生まれ。経済学者、ジャーナリスト。『中国現代化の落とし穴』(邦題)が国内で発禁処分を受けた。米国在住。

[PR]
# by yaponluq | 2009-07-13 02:21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自曲新闻】对在内地的南疆民工境遇的基本看法
对在内地的南疆民工境遇的基本看法
http://freemorenews.com/2009/07/10/on-the-southern-border-in-mainland-chinas-basic-views-on-the-situation-of-migrant-workers/
By 自曲主编 on 2009年07月10日

一名维吾尔记者

南疆三地州的贫困问题由来已久,我们每一位有良心的正常人目睹这些贫困现象,不得不悲然泪下。从1983年至2000年间,我作为一名记者和一家杂志社的副社长,每年都要下这些地州采访和工作两三个月,足迹遍及这23个县市的一百多个乡镇和上千个村子,接触过无数社会最底层的乞丐、佃农、农民、牧民和手工作坊的徒工,采访过几百名各族从基层乡村干部到地县级领导,对这里的贫困和经济发展滞后的情况有所了解。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三个地州总人口目前估计至少在500万以上,基本上从事传统的农业和畜牧业,农牧业资源不谓不丰富,粮食、棉花、油菜及林果业产量在全区名列前茅。但是农牧业生产受到人多地少和水资源的严重束缚,外加国家资金、政策和技术投入少,自解放以来遭受的所谓“土改”、“三反五反”、“社教”和“文革”等左倾路线的严重干扰,使普通干部群众的国家归属认可程度下滑到了最低点,形成了解放后南疆三地州“疆独”势力得以产生的温床,遇到一部分别有用心的人蛊惑煽动和国外敌对势力的影响,甚至引发了一系列的分裂和恐怖事件。通过近几年来“反分打恐”的维稳工作扩大化(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高压政策),反而使经济没有得到像样儿的实际发展,更使当地老百姓穷困潦倒,党和国家的威望降到了冰点,正常合理的民意诉求渠道被堵死,民怨鼎沸,危机四伏。另一方面,下派到这些地州的各级干部,特别是汉族干部,由于基本指导思想的偏悖,只是简单地将维稳作为要务和体现所谓政绩的倾向,加之一些干部的腐败作风,导致他们在这里除了狠抓稳定和个人的政治资本和经济私利之外,几乎没有认真地抓过经济发展和当地老百姓的福祉,因此造成了老百姓与政府干部的对立和不信任的关系,且这种干群鸿沟越来越深,如此恶性循环的往复,终于使当地的政府决策者发现,南疆三地州的经济发展和贫困问题,已经到了非“泻洪减压”不可的地步了。于是乎,从速合理分流南疆三地州150万农业剩余劳动力的政策出台了。

我们知道,南疆三地州除了农牧业和旅游资源相对丰富之外,基本上没有可供大量开发的工业资源,最近发现并开发的石油资源似乎基本上与当地无关,充其量也就是改善了当地的交通和通讯状况,稍微带动了一些相关的餐饮行业的发展,资源转换战略实施缓慢,丰富农牧业资源开发利用,延长农副产品产业链的进展不过也只是开了个头,目前尚不足以吸纳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唯有组织这些剩余劳动力外出打工,成为改善南疆三地州贫困状况必由之路。

万事开头难,通过上述情况可以得知,这一政策的具体实施不是那么容易的,绝大部分农民有抵触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今年3月份,我家过去的一位保姆领着她的两个妹妹突然来到我家,声泪俱下地求我救一下她两个妹妹的命。原来,她们老家莎车县某乡的一位副乡长,将她们的父亲关在了乡政府,要求这位农民交出已经参加汉语培训的两个丫头。因为早已听到风声的这位农民,早已将还没结业的丫头,偷偷藏在了另外一个乡的亲戚家。而他在乡政府附近开饭馆的二女儿(就是我家以前的保姆,已婚),得知父亲被关在乡政府,又偷偷将两个妹妹带到了乌鲁木齐。我当时的确为乡干部如此粗暴的工作作风感到不理解,甚至感到愤怒,遂打电话给该县的一位朋友(副县长)询问详情。当我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就为如何处理眼前的问题而头痛。经与前保姆苦口婆心地“商量”后,决定答应留下这对女孩的妹妹在我家暂避风头,姐姐必须回乡“救出”父亲,并如约前往内地打工。我请一位朋友帮忙,出具了一张“妹妹”已在乌鲁木齐一家公司打工的证明,并通过那位副县长朋友帮忙疏通,到三甬碑客运站送走了前保姆和她的大妹妹。

我的这位“新保姆”的姐姐目前在青岛打工,她经常打电话“报告”她在那里打工的情况,所说情况与本报记者帕热扎提采访报道的情况基本相同。但是,雇用厂家拖欠工资、不按规定支付报酬的加班现象、维吾尔打工妹的生活待遇人前人后不一致(即应付媒体监督玩花架子的情况)等情况,还是不同程度地存在,甚至个别打工妹受到某些管理人员性骚扰的情况也偶有发生。根据我目前得到一些情况分析,在青岛打工的这批维吾尔女工,可以分成两头小中间大的三个部分,一头积极一头想跑,中间的那部分基本上也倾向于拿上工钱早点儿离开,而我“新保姆”的姐姐也属于中间派。这种情况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她们毕竟是第一批,又是从未离开过家乡和父母的小姑娘,更何况她们基本上都是“被迫”而来的。

结论:就目前情况来看,政府组织南疆三地州农民到内地打工,一是必须加强组织领导工作,多一些解释说服工作,少一些简单粗暴作风;二是相关的服务保障措施必须配套到位,必须派出得力的领队干部,坚决依法维护维吾尔民工在内地打工的各项合法权益,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三是尽量拓宽劳务市场信息渠道,适当增加组织男性维吾尔民工的外出打工的比例,以避免不必要的误解,何况这涉及到民族宗教问题,民族宗教向来无小事,政府应该认真对待这一问题。

大批组织南疆农民到内地打工,毕竟是开天蔽地第一遭,是一个不易被普通大众正确理解和接受的好事,建议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门制定常年的报道宣传计划,辟出专门经费,组织新闻媒体进行长期的宣传报道;有关科研单位和有条件的大专院校,也应该组织适当的科研力量,对这一改变维吾尔社会结构的重大历史事件,仔细进行实地考察研究,尽快为决策部门提供科学翔实的依据,促使决策部门尽快制定出相关的政策法规。

最后还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维吾尔社会,包括知识阶层对此问题的不理解和接受的现象,甚至是暂时的不明白情况而持反对意见的人,绝不是所谓的“分离”情绪,更不是别有用心,与境外的分裂势力和恐怖组织基本没有关系,只是人民群众对这一新鲜事物缺乏必要的理解和认识,只是社会成员的思想观念上的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绝对不能与分裂势力划等号,不加分析地随便地乱扣帽子、胡打棍子,更不能借此歧视和排挤他们,而是应该以春天般的温暖说服教育为主,甚至可以特事特办,适当组织维吾尔社会的头面人物组团到内地,实地考察同胞在那里的工作生活情况,然后到南疆三地州“现身说法”,帮助广大农民尽快打消顾虑,热情迎接维吾尔社会转型的春天。至于对付那绝对一小撮确有别有用心的敌对分子,那就是司法部门的事啦。

[PR]
# by yaponluq | 2009-07-10 23:29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環球網のおかしなアンケート
e0113320_18264225.jpg
http://www.huanqiu.com/zhuanti/china/riotsxj/

ラビア・カディール氏の関与を定着させる「環球時報」による印象操作か?
e0113320_1834477.jpg

このアンケートはなんだ?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090706-00000132-scn-cn


 6日付中国新聞社電によると、中国共産党ウルムチ市委員会は同日、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のウルムチ市で5日発生した暴動について、140人が死亡、828人が負傷したと発表した。また、インターネット情報サイトの「環球ネット」では、今回の「ウルムチ暴動」に対する中国人のアンケート調査を実施し、回答者の約95%が「首謀者を厳しく処分するべき」と示したと報道した。このほか書き込みでも「民族分裂の動きは鎮圧、一掃すべき」との声が多数占め、同自治区に対する一般の中国人の考えを浮き彫りにした。

 同市では5日、商店の打ち壊しや車への放火、通行人への攻撃などの暴動が原因で140人が死亡、828人が負傷した。このほか、公共バス約190台やタクシー約10台、商店約203棟、一般家屋約14棟が被害に遭ったが、暴動に至った詳しい経緯は報じられていない。一部では、同市内の人民広場に5日午後5時過ぎに集まった市民約200人を、同市警察が、規定に従って撤去させようとしたが、そのうちの70人が暴徒化し、混乱が広まった、とも報じられている。

 中国紙「環球時報」が運営するインターネットサイト「環球網」では6日、5日の「ウルムチ暴動」に対するアンケート調査を実施し、一般読者の約95%が「暴動を腹立たしく思っている」との回答結果を報じた。

集計結果(6日午後5時時点)は以下の通り。

 「ウルムチで起きた暴動に対してどう思うか」

 非常に腹立たしい 首謀者らを厳しく罰するべき 95.29%

 興味なし 4.71%

 このほか、記事に対する書き込みには、「民族分裂の動きは鎮圧、一掃すべき」、「社会平和を乱すな!」など、暴動を起こしたウルムチ市民への怒りに満ちたコメントが主流だった。しかし一部では、「昨日のニュースを今日になって報じる遅さは一体なんだ?」、「自治区政府はこんな深刻な事態になるまで、何の情報も掴んでいなかったのか?」など、地方政府の情報開示の遅さへの批判ととれる発言もあった。(編集担当:金田知子)



その二(7月9日アンケートがアップデートされた)
http://www.huanqiu.com/zhuanti/china/riotsxj/

このアンケートはなんだ?
(その二)

e0113320_18341748.jpg
e0113320_18344882.jpg

[PR]
# by yaponluq | 2009-07-09 21:32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ウルムチ暴動は第3の天安門事件?政府発表よりネット動画
ウルムチ暴動は第3の天安門事件?
政府発表よりネット動画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090709-00000036-scn-cn

ユーチューブ(YouTube)に流れる中国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ウルムチ市で、7月5日に発生した「デモ」の映像をみつめている。6月25日に広東省韶関市のおもちゃ工場で発生したウイグル族労働者と漢族労働者の衝突事件でウイグル族側に2人の死者が出た事件について、当局側の対応が差別的であるとして、ウイグル族関係のウェブサイトに世界同時抗議活動を呼びかけるメッセージが7月3日ごろアップされたが、それに呼応して発生したデモである。

しかしこれは独立運動でも民族蜂起でもない。携帯電話をかけながら、手をふりながら、談笑しながら、ペットボトルで水を飲みながらぞろぞろ老若男女がただ行進しているだけだ。デモの目的はあくまで広東省における事件の公正な裁きだ。しかしやがてそのデモ行進の映像が激しくぶれたかと思うと、武装した警察がばらばら駆けてくる姿が写される。悲鳴や叫び声が聞こえて、カメラは横転したかのようにあらぬ方を映して映像は終わった。それがその後、バスやタクシー260台以上が焼き討ちにされ、新華社発表で少なくとも156人が死亡、1000人以上の負傷者をだした「大暴動」となるのだ。

中国当局は事件発生から約9時間後の6日未明に新華社を通じて一報を報じ、外国メディアの現場取材も歓迎し、現地でプレスセンターを開きプレスツアーで封鎖中の発生現場を視察させ、各メディアに「暴動の映像」DVDも提供するなど異例の便宜を図った。

しかし、それら当局提供の情報では、あの平和的デモがなぜ大暴動に発展したのかそのプロセスがわからない。中国当局は、事件の首謀者をノーベル平和賞にノミネートされたこともある「ウイグルの母」ことラビア・カーディルさんが総裁を務める「世界ウイグル会議」と決めつけた。

だが、ユーチューブなどにあふれる当局発でない無数の映像情報をみると、さまざまな疑問が起きてくる。たとえば、これは非武装の平和デモを装甲車で踏むつぶした1989年の天安門事件と同じ種のものではないか、とか。

世界ウイグル会議側は「平和デモに1万人の軍を派遣し武力鎮圧し、400人以上のウイグル族を殺害した」と中国政府を激しく非難している。何が真相かなんて、今は分からない。だが、権威ある中国政府の発表よりもネットにあふれる出所の分からぬ情報の方を信頼する人は決して少なくない。中国がもし、今回の事件について第3の天安門事件という汚名を着せられたくないというなら、やはり国際的な独立した機関による真相の調査を堂々と受け入れた方がいいのではないだろうか。(執筆:中国ウォッチャー 三河さつき)

[PR]
# by yaponluq | 2009-07-09 20:32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ウイグル人差別,北京にも/北京新疆人被歧視 巴士乘客一見即"彈開"
北京新疆人被歧視 巴士乘客一見即「彈開」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80806&sec_id=15335&subsec=15336&art_id=11439176

疆獨被中國政府視為重點打擊對象,就連普通的新疆人亦受到「波及」。來自新疆阿勒泰、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畢業的哈鵬說,他在北京坐公共汽車,一上車其他乘客都會避開,「男的會坐遠一點,女的會立即把自己的手袋按放在胸前,所以我是公車上最開心的乘客,因為其他人都很擠,我卻有很大空間。」但他強調,他不贊成疆獨,也反對恐怖主義手段。

在民族大學附近開餐館的維族老闆娘昨日對有關奧運的提問,都顯得小心謹慎。無論記者問她奧運保安有否影響她的生意,或者奧運的旅客有否增加她的生意,她都只說:「沒有。」昨日下午所見,她的餐館生意不多,光顧的都是少數民族為主。不過,有在北京居住的維族人對記者表示,幾個月前北京方面已要求部份在北京工作及讀書的少數民族提前放暑假,返回老家;北京當局也加強對維族人的監控,在街上不時截查他們,「有時候一日查幾次。」


京酒店拒接待維族人

一名維族人說,約兩個月前他帶幾個同鄉想入住北京一家酒店,對方拒絕,還表示是政府的規定,不准他們接待維族人;他跟對方理論,要求他叫當局人員來解釋,當局派人來時,他問對方:「我們是否中國人?」該人員答:「是」,他再質詢對方:「那為甚麼不准我們住?」對方才就範。



拙ブログより:
緊急通知:チベット人・ウイグル人の宿泊・入浴客を派出所に通報せよ
http://yaponluq.exblog.jp/8795148
上海の摩天楼に通達:ウイグル人やチベット人がいたら警備員まで
http://yaponluq.exblog.jp/8374786/
チベット民族やウイグル民族の宿泊客が来たら直ちに通報すべし
http://yaponluq.exblog.jp/7881005/

[PR]
# by yaponluq | 2009-07-09 20:25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