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ウイグル ( 98 ) タグの人気記事
维吾尔人争取民族自决权 中共镇压
维吾尔人争取民族自决权 中共镇压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162/119475-1.asp


下载mp3

今年是中共建政60周年,新疆各地出现了武装人员镇压争取民族自决权的维吾尔人的现象。 据了解,目前新疆各地都有武装人员到处巡逻,从南疆到北疆的看守所及拘留所已人满为患,当地形势非常紧张。新疆访民胡军告诉本台记者他所了解到的当地的一些情况。

胡军告诉记者:【录音】现在新疆这里每个路口,大部份都有设有警察的,公共车班车上车都要一一检查,反正搞的是人心惶惶,如果这就是胡锦涛所说的和谐社会了。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日前向媒体表示,在新疆由城市到农村的行政机关及学校,都强迫维吾尔人接受中共的爱国教育。胡军表示,中共把百姓送进监狱欧打虐待,却要求人民要爱国,一切都是空话。【录音】我不知道什么是国啊,国家是什么啊,那个东西不是代名词吗?不就是你胡锦涛、江泽民吗?教人民爱你吗?你纯是个流氓,你如何对待中国的百姓,你用暴行你用枪,你用坦克辗过他们的躯体,让他们流血,这就是你爱国吗,你让他爱什么?爱你这个流氓拿枪拿暴力对待他们,拆掉他们的房子,抢走他们的土地,你让他爱什么,爱你一个流氓。

维吾尔人大学毕业后普遍面临就业困难,因为很多政府机关及企业都不愿招聘维吾尔人。胡军表示,中共歧视少数民族,是长期以来的惯性。胡军说: 【录音】但是有些维吾尔人,汉人也比较非常难安的,有这种歧视现象,譬如说很普遍的,他有的歧视农民工,歧视少数民族,他只要你是属于这种弱势方面的人,他都喜欢去歧视,这是一种惯性,是他们长期以来的惯性。

迪里夏日前还发出警告说,不排除新疆各地维吾尔人会以各种方式进行大规模的和平抗争活动,以争取民族自决权。对此,胡军的看法是:【录音】你哪边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共产党喊出来的口号,他们如何欺辱别人,维吾尔人自然就反抗,自然要争取自己的权益,那么他们对别人没办法如此,那么对待别人呢,他们心里就更加清楚,维吾尔人将会怎样去维护自身的权益。

今年43岁的胡军,17年前,是新疆昌吉州汽车配件采购员,由于汽车配件提成发生劳资纠纷,被判入狱两年。囚禁期间,他被迫到监狱煤矿从事井下作业,意外发生腰椎受伤造成高位截瘫,受伤后他要求狱方与矿主赔偿都未果。刑期届满无罪的胡军,自1994年11月再次遭关押,遭到非法监禁15年之久。在海外不断的人权舆论声浪与压力下,2008年12月31号获得自由。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李思思,西文采访报导


[PR]
by yaponluq | 2009-03-05 00:28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妊娠6か月のウイグル人に堕胎を強制するのか?
ウイグル人は中国人であるがために子供を殺さ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のか。
堕胎を禁じるイスラム教の教義に反する、耐えがたい悲しみであろう。


China Officials Trying to Force Woman Six-Months Pregnant to Have Abortion
http://www.lifenews.com/int987.html

November 14, 2008
Beijing, China (LifeNews.com) -- Chinese officials are coming under heavy criticism from a leading pro-life member of Congress who is upset they are considering forcing a woman who is six months pregnant to have an abortion. China strictly enforces its one-child family planning policy and uses forced abortions and sterilizations to do so.

What separates the case of Arzigul Tursun from others is that the woman is 26 weeks into her pregnancy and the abortion would very likely cause her health problems.

Tursun is also a Muslim Uighur woman and Chinese family planning officials don't normally enforce the one-child law as rigorously with minorities as they do on people of Chinese decent.

Tursun is currently at the Municipal Watergate Hospital in the extreme northwestern part of China and the baby would be her third child if she is allowed to complete the pregnancy.

Her husband says officials in their village of Yining learned of the pregnancy and they warned the couple that their property would be confiscated if Tursun did not have an abortion.

According to McClatchy newspapers, the case has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Rep. Chris Smith, a New Jersey Republican congressman who is a leading pro-life advocate.

Smith has written to Zhou Wenzhong, the China ambassador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demanded that the "nightmare of a forced abortion" not be used in Tursun's cas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notorious for this barbaric practice, but to forcibly abort a woman while the world watches in full knowledge of what is going on would make a mockery of its claim that the central government disapproves of the practice," Smith said, according to the news service.

The couple already have two children and they returned to their village when they learned their home and property would be confiscated.

"We considered our two girls," the husband told McClatchy. "If the house and properties were taken away, how would they live? So my wife came back home and went to the hospital."

Forced abortions in China has become an issue in the United States as incoming president Barack Obama is likely to fund the UNFPA, a United Nations agency that has been involved in the forced abortions there.


中共幹部、妊娠6カ月のウイグル族妊婦に堕胎を強要
http://jp.epochtimes.com/jp/2008/11/html/d38595.html

【大紀元日本11月18日】妊娠6カ月のウイグル族の妊婦が「超生(出産制限違反)」を理由に、中国共産党(中共)幹部らに堕胎を強要されようとしている。

 世界ウイグル代表大会スポークスマン・ディリシャ氏によると、妊婦であるアリジグル・タルソン(Arzigul Tursun)さんは強制的に堕胎手術をさせられるという。タルソンさんは現在、新疆ウイグル族自治区伊寧市にある新華病院産婦人科3号病棟に収容され、外では中共村級職員が監視しているという。

 アリジグルさんはすでに2人の子供を出産しているが、同自治区の農村では3人の子供を持つことが許されている。しかし当局は彼女が3人目を妊娠したと聞くと、病院へ行き堕胎するよう脅迫し、さらに夫のトチシン(Tohtisin)さんを脅迫して堕胎書にサインさせた。この脅迫から逃れるためアリジグルさんは家から離れ外に身を隠したが、現地公安や計生班及び当委員会職員が次々と彼女の家へやって来て、もし彼女が見つからなければ所有する土地や財産を没収すると家族を脅したという。

 現在病院側は堕胎手術を17日に予定しており4万5千元の罰金を納付しない限り手術は行うという。

 ディリシャ氏は国際社会にこの事に注目するよう呼びかけ、「中国共産党はウイグル人に出産計画を受けるよう脅迫しウイグル族の人口増加を厳しく抑制するばかりではなく多くのウイグル族の若い母親たちの心身の健康を壊そうとしている。罪もない多くのウイグル族の幼児と母親たちが非業の死を遂げている。脅迫され堕胎させられた彼女たちのほとんどは精神上、生理上大きな傷を負っているのだ」と伝えた。

 世界ウイグル代表大会は2004年4月にドイツ・ミュンヘンで成立。ウイグル族の人々の民主、自由と人権を獲得することを目的としている。

(記者・文靖、翻訳・坂本)

(08/11/18 07:39)

[PR]
by yaponluq | 2008-11-17 02:00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1990-2008 中国、東トルキスタンへの反撃
反撃か…?

1990-2008 中国反击东突18年
http://news.ifeng.com/photo/history/200810/1022_1398_842008_1.shtml


2008年10月22日 14:17凤凰网论坛
e0113320_22214528.jpg
2008年10月21日公安部公布第二批认定的8人东突恐怖分子名单。

2003年12月,公安部认定并公布了第一批“东突”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名单。这次认定并公布的第二批“东突”恐怖分子名单。反击“东突”,对中国来说将仍然是一个艰巨而长期的任务。
e0113320_22231015.jpg
1990年巴仁乡暴乱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被国际上认为是“最暴力化的组织”。爆炸、暗杀、袭击、绑架与劫持人质等恐怖分子通常的手段,新疆的恐怖分子几乎都用到了。从1990年“东突”恐怖势力在新疆发动“巴仁乡暴乱”起,中国打击“东突”恐怖势力已经走过18年历程。
e0113320_22222891.jpg
1990年平息巴仁乡暴乱,是与“东突”恐怖势力斗争的开幕战


1990:第一起恐怖事件。“巴仁乡暴乱”是新疆解放40年最为严重的一场武装暴乱,是进入1990年代后发生在新疆的第一起恐怖事件。它是一个信号,也是一个开始。此后,大规模的暴力恐怖活动在1990年代的新疆相继发生。
e0113320_22271125.jpg
1996年东突恐怖组织和田会议现场


1996-1997:“断桥赶汉”系列刺杀行动。22名恐怖分子怀里揣着暴力恐怖计划和暗杀名单千里奔赴各地,计划在斋月的第17天暗杀24名新疆党政干部和宗教人士,在新疆大范围内制造爆炸骚乱。

e0113320_23131472.jpg
1997年,被东突恐怖分子炸毁的公共汽车残骸。


1997:爆炸再袭乌鲁木齐。炸弹被精心安放在乌鲁木齐南、北、西、东四个不同的方向,并且是在乌鲁木齐人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所有的炸弹都被定在同一时间爆炸。
e0113320_22315452.jpg
1998年4月6日,新疆霍尔果斯口岸,一辆从哈萨克斯坦入境的外籍货运车上,查出苏制军用手枪、冲锋枪、各种口径的子弹等武器。4月19日晚,伊犁地区公安局防暴支队一中队一分队队长龙飞受命随防暴队紧急出动,前往围捕“4·6”武器偷运案的暴力恐怖分子。
e0113320_223250100.jpg
“东突”分裂组织很早就融入了国际恐怖主义的“主渠道”。还在“东突”的伊斯坦布尔会议之前,一些组织就已经有计划地借助国际资金走私武器,派遣成员在阿富汗、车臣、克什米尔等地参加实战锻炼。
e0113320_22344175.jpg
其中,最为激进的当属在阿富汗组建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在塔利班的阵营内,甚至有一个由“东伊运”组成的“中国营”,全部由来自新疆的约320名恐怖分子组成。
e0113320_2236961.jpg
2006,“友谊—2006”中巴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参演的中巴两方军人围歼恐怖分子。
e0113320_22373287.jpg
2006年,这是“恐怖分子”被全部歼灭后,反恐队员为胜利欢呼。8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1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在新疆伊宁市举行。
e0113320_22382468.jpg
2006年,这是反恐队员攀登崖壁,突袭“恐怖分子”。8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1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在新疆伊宁市举行。 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e0113320_2240464.jpg
2006年,这是在装甲防暴车火力掩护下,反恐队员展开队形。8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1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在新疆伊宁市举行。
e0113320_2241429.jpg
2006年,这是突击队员使用喷火器消灭藏匿在洞穴里的顽固分子。8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1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在新疆伊宁市举行。
e0113320_2242203.jpg
2006年,这是警犬分队适时出击,搜索逃窜的“恐怖分子”。8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1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在新疆伊宁市举行。新华社记者李刚摄
e0113320_2243363.jpg
2006年,8月26日,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中哈联合反恐演习“天山―1号(2006)”第二阶段中方演习在新疆伊宁市举行。这是圆满完成任务的骑警分队撤离作战地区。
e0113320_2244499.jpg
2006年8月26日上午,中哈联合反恐演习。
e0113320_22445113.jpg
2007“和平使命”军演,我军步兵反车辆武器演习。
e0113320_22453513.jpg
2007年“和平使命”军演,我军武装直升机编队。中方参演部队一千六百名官兵都来自中国的精锐部队。
e0113320_22464673.jpg
2007年1月5日,新疆公安机关捣毁“东伊运”(东突伊斯兰运动)的一处恐怖训练营。2007年1月8日,新疆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巴燕在介绍搜捕过程。近日,新疆公安机关在新疆南部帕米尔高原山区摧毁一个恐怖分子训练基地。
e0113320_22471810.jpg
2007年1月5日,黄强在新疆南部阿克陶县库斯拉甫山区执行侦查搜捕任务中,与恐怖分子英勇作战,不幸壮烈牺牲,年仅21岁。
e0113320_22475759.jpg
2007年“和平使命”军演,我军100毫米轮式突击炮。
e0113320_22485275.jpg
“和平使命-2007”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中方参演部队共1600余人,中国军队成功完成第一次较大规模、成建制、多军种、远距离的跨国投送。
e0113320_22492947.jpg
2008年,新疆武警官兵在大漠深处进行沙漠围捕恐怖分子演练。

e0113320_2250143.jpg
东突恐怖分子发布所谓“声明”。

[PR]
by yaponluq | 2008-10-23 22:50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ウイグル語教育廃止の流れがまた一歩加速
新疆にはいくつかの大学がある。
ウルムチだけでも新疆大学、新疆師範大学、新疆財経大学、新疆医科大学、新疆農業大学…、たぶんまだある。
すでに各大学でのウイグル語での授業は廃止され、中国語に一本化されている。

高校までウイグル語の教育を受けてきた学生が、大学を受験するには中国語の試験で一定の成績を収め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だから1年か2年、大学の予科で中国語を勉強する。文系も、理系もだ。
たとえば、医者になりたい、という志をもったウイグル人も、まず中国語を勉強する。あらゆる医学論文が英語で発表され、世界共通の医学用語は英語だ。でも、医者になりたいウイグル人は、中国支配下のウイグル自治区で、中国語のために足踏みを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い。

ウイグル哲学もウイグル文学も発達しなくなり、詩は忘れられ、民族の記憶を中国語でたどることになるだろう。

おとなりのキルギスではどうか。首都ビシュケクの大学で機械工学を専攻している学生いわく、授業も教科書もロシア語だという。キルギス語ではない。エンジニアになりたい学生がロシア語で授業を受ける。しごく、ごもっともだ。

ウイグル人の友人の姪が「双語教育の小学校」に入学した、と聞かされたのが2006年。
ウイグル語も中国語も同等に学習するかのような印象を受ける「双語教育」という言葉。
中国支配のもと、中国語教育も必要だが、ウイグル語での教育も受けられる学校ができつつあると知った。中国による支配のさらなる定着であり、同化の促進である一方、ある種の進歩であると思った。
それまで私が知っていたのは「中国人の学校」と「ウイグル人の学校」だけだった。
ウイグル人が初等教育から中国人の学校に進むことを「民考漢」という。「少数族」の子女が「試(試験)」を受けて「人」の小学校に進学することだ。
中間の選択肢として「双語教育」の小学校があると聞いて、ある種の進歩なんだと思っていた。そして、あくまで中間の選択肢なのだと思っていた。

今日読んだ記事は「双語教育」の幼稚園でウイグル語教育がなくなる話だ。
記事は双語教育は中国人の大量移住と漢化・同化の一環であるとし、ひいては民族絶滅のための政策にすぎないとしている。

支配者から見ればこれが進歩なのか。


YouTube:ウィグルでは2006年からすべて北京語教育!
http://jp.youtube.com/watch?v=VTj3V6gdRMQ


“双语教育”禁止维吾尔儿童学习母语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220122.shtml

e0113320_19143357.jpg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来稿

魔爪伸向儿童
从今天开始,中国政府在东土耳其斯坦全国范围内禁止入学儿童学习母语,反而要求其全部进入所谓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学习汉语。所谓的“双语教育”政策从出台至今,已经全面转向了向东土耳其斯坦各城市、农村的幼儿园,强迫维吾尔族儿童学习汉语,从而达到消灭民族教育的目的。

根据中国政府颁发的“年度双语教育发展计划”,今年“双语教育”推展的主要地区集中在东土耳其斯坦南部维吾尔人占多数的和田、喀什、阿克苏以及克孜勒苏州等地区。“计划”中规定将在上述三个地区和一个州范围内的城市、农村,今年使实施“双语教育”的幼儿园占到80%以上,到2009年这个概率提升到100%。

“新疆大学”已经停止维吾尔语言授课
2004年开始中国政府在东土耳其斯坦实施的“双语教育”计划,而今已经发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东土耳其斯坦最有名的大学“新疆大学”已经与近几年禁止并且完全停止使用维吾尔语授课,其学生不论何种民族均使用汉语授课。许多学生反对这样的政策,但是迫于无奈不得不被迫接受。但由于语言差异过大,很多学生课程中出现许多问题导致学习成绩不佳。“如果中国内陆地区也要求那些汉族人完全使用英文授课,他们会怎么办呢?”,一位学生这样提问。

禁止不再“双语教育”幼儿园毕业的儿童入学
根据中国官方颁布的法令,现在东土耳其斯坦大部分城市教育部已经下发文件,维吾尔族儿童必须接受“双语教育”而且必须去注定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学习方可入学。如果没有在制定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学习,那么则不准许入学并接受中国官方已经实施多年的“九年义务教育”。

“双语教育”是“灭绝民族教育”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所谓的“双语教育”只是中国政府在“大量移民”、“汉化、同化”维吾尔族运动之后,又一项新的“民族灭绝”政策。在东土耳其斯坦越来越多的人士感受到中国政府的民族破坏和压迫。使得本来就复杂的局面和尖锐的民族矛盾,更加复杂化。
(博讯记者:赛依德海力利)

[PR]
by yaponluq | 2008-10-23 19:19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緊急通知:チベット人・ウイグル人の宿泊・入浴客を派出所に通報せよ
参考:拙ブログより「上海の摩天楼に通達:ウイグル人やチベット人がいたら警備員まで」


网友拍下紧急通知使人想起了曾经的南非

2008-10-03 00:40:30 作者:无所谓 来源:维吾尔在线论坛
http://www.uighurbiz.cn/socity/2008/1003/article_7242.html

e0113320_0571460.jpg

网友拍下的图片内容是: 紧急通知 辖区各旅店业,洗浴业:根据分局要求,从现在开始对海淀区旅店业,洗浴业中有住宿”藏“ ”维“族人员住宿情况进行核查,对上述人员住宿的,要加强验证,并同时上报派出所。 另:各旅店业,洗浴业在录入旅客信息对“民族”项必须认真核实,准确填写录入
凡接待藏族,维族人员住宿的马上上报派出所,
联系人民警吴虎 手机:13801093916
花园派出所值班电话 62014692 62032656 花园路派出所


连派出所也出这样的紧急通知,那我们的合法权益是谁来保护?有派出所的通知还那家旅店愿意住宿维族人和藏族人?国务院的33号文件的精神在何处?
其实所谓的"国家规定”也只是某些部门为自己的“土政策”找到借口而已。国家规定者,应该以法律形式公之于众,让人民都知晓,以决定为或是不为。所以很明显,这个通知是国家规定的说法,绝对是托词,是某些人民公仆拍屁股作出的“决策”,根本就没有法律依据的。
"情绪可以理解,这类事件的发生让很多藏维百姓有种被歧视感,会在某些场合不自在,影响出行和工作。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藏维群体的确在国家举办重大活动中,制造了事端。无论事端的制造着是恐怖分子也好。百姓也好。

这是事实,摆在眼前。

既然如此,那么这类的管理手法是无可厚非的!!

看你可疑立即逮捕都能理解!

因为问题绝不是出在这种做法上。

就如杨佳事件,杀人偿命,否则法制就是空话,但他为何杀人这才是问题关键。"

所以问题的实质不解决,捂是捂不住的,强压的弹力也会日益积累,造成的社会影响,群体情绪就会扩大,泛滥。到时候出问题的就不是所谓的“一小搓”或者几个“不明真相的群众”。(唯一)

“政府的措施会对社会直接产生影响。民族关系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相当敏感和复杂的。 犯罪分子和极端恐怖分子毕竟是极少数,如果不能区别对待,只会加大群体情绪的扩散。
个别恐怖分子真想搞破坏,不在旅馆入住照样可以实施。 而警方草木皆兵的预防措施,恐怕伤害的是整个民族的感情。 警方可以要求旅馆业加强安全防范措施,但是不应该突出个别民族。”(azamat)
无奈啊,上次从德国来了两个朋友,本来是观看奥运会,8月6号中午到北京,我去接他们 ,他们过安检时是也受到了特殊待遇,我在机场白等了两个小时才出来,而且我接到了一个警察的电话,让我报道他们的安排,还有每两小时打电话问他们的一举一动,我带他们去新疆办事处住宿,不过莫名其妙住宿一天得花980元一天(平常不到200元),他们觉得太贵,开始找住宿,去了很多酒店都被拒绝了,天都黑了找不到住宿的地方,本来想打110,不过觉得麻烦,没有打,他们无奈之下买了当天晚上飞往乌鲁木齐的机票回家了。他们在德国读博士,两个都拿到了奖学金,还参加重要的科研项目。他们在德国生活快4年了,他们跟我见面的第一句话是“回国的感觉的真好,听到熟习声音很兴奋”。可是他们在北京很失望,连自己的国家找不到住宿的地方。(西域之子)
打击犯罪分子是政府的职能,但是绝对不是以侵犯公民权利为代价的, 更不能将某个族群整体作为防范的对象,这样做只能加大社会群体间的不信任感,制造更大的社会裂痕,将打击个别犯罪分子的行动扩大成对整个民族群体的不信任,这种做法其实是地方政府和某些部门无能的表现。(AZAMAT)

今天,我们已经在同一块土地上营造了各自不同的“小世界”(当然也有些人愿浮游于这些“小世界”之间),然后我们再以一部不合法的通知或领导讲话或政策或荒唐的理由去合理化这些“小世界”吗? 你无非是不想让别人说一些你认为是“敏感”的话,却非但不能消除敏感,只能使“敏感”的部位更加敏感,让特定的人和集团更容易在种族之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甚至人为地炮制一部比内安法令、煽动法令、印刷出版法令等更蔑视人权及更残酷的恶法,开历史的倒车。(干草)

就在历史的和现实纠葛的恶性循环下,使得汉人人与维吾尔人的心结更难以解除。在威权统治时代,维吾尔人因为新疆人口最多而又是自治民族的身份,但在新疆社会中所享有的资源较少,一直扮演.‘隐形人”的角色,隐遁于他们身后。加上维吾尔人被所谓的“东突”困扰,不敢出头,慢慢地,就变成了所谓“看不见的族群”,维吾尔人的情绪因此普遍地低落了。随着社会的民主化、多元化,有感于文化的逐渐消失,维吾尔人认同的危机意识日益增强,通过崛起的维权意识,大大激发、凝聚了维吾尔人的族群意识。这其实是维吾尔人的“族群尊严”与自我认同意识其实质就是自我保护意识。 当今新疆的社会是一个割裂的社会,族群之间的对立使得新疆民众普遍产生了信任危机,同是“新疆人”但各个族群之间却有着各种不同的利益诉求,各个族群之间互相诋毁倾轧。这样我们试想,总共2000多万人的新疆被划分为几个对立的族群,同时各个族群内部之间也有不同的团体,在这样的情况下谁都有被对方利用、压迫、出卖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新疆人”能信任谁呢?加上在当今新疆既得利益团之间也是互相倾轧,区分为地方、兵团,中央企业,普通民众他们为了利益发生冲突时经常对立,在这种情况之下族群之间和既得利益集团之间完全没有信任可言,民众普遍感到缺乏信任感。(伊力哈木)


*******************************************************

Beijing welcomes world but not its own ethnic minorities
http://www.scrippsnews.com/node/34853

The Uyghur Civil Rights Movement: No Uyghurs in our Hotel (上記の記事を取り上げたブログ)
http://www.thenewdominion.net/395/the-uyghur-civil-rights-movement-no-uyghurs-in-our-hotel/#more-395
[PR]
by yaponluq | 2008-10-21 01:14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中国・新疆の警察襲撃はでっち上げか 米紙が目撃者証言報道
参照:「カシュガルで爆発」 …たしかにテロが起きてもおかしくないが


中国・新疆の警察襲撃はでっち上げか 米紙が目撃者証言報道

http://sankei.jp.msn.com/world/china/080930/chn0809301819001-n1.htm

2008.9.30 18:16
 中国・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カシュガルで8月に起きた武装警察隊襲撃事件について、9月29日付の米紙ニューヨーク・タイムズ(電子版)は、襲撃したのは武装警察官だった可能性があるとする目撃者の証言を報じ、ウイグル独立派による犯行とする中国当局の見解に対して疑問を呈した。

 襲撃事件は8月4日午前8時ごろに発生し、武装警察官16人が死亡、16人が負傷した。訓練中の武装警察隊の列にトラックが突っ込み、トラックから降りてきた男2人が刃物で警察官に切りつけた上、手製爆弾を投げ込んだとされる。当局はウイグル族のタクシー運転手と野菜の小売商とされる2人を逮捕、8日に開幕を控えた北京五輪の混乱を狙った犯行ともみられた。

 同紙が伝えたのは、襲撃現場向かいのホテルに偶然宿泊し、事件を目撃した外国人観光客3人組の証言。外国人らは大きな爆発音は聞こえなかったといい、刃物で警察官を切りつけた人物についても、詳細部分で3人に相違はあるものの、警察官と同じような「緑色の制服」を着ていたと述べた。犯人が自由に他の警察官と交じっていたため、外国人らは犯人もほぼ間違いなく警察官だと思ったという。

 また、3人組の1人は、トラックの突進後、運転席からは白い半袖シャツ姿の男が転がり落ち、けがで起きあがれずに路上をはっていたが、1分間ほど目を離した後、姿が見えなくなっていたと証言している。

 事件後、警察官はホテルを訪れ、写真を撮影したり電子メールを送信したりしていないか、宿泊客に確認して回ったという。3人組の1人は写真を撮っていたが「撮影していない」と答えたといい、写真の一部はその後、AP通信が配信したとしている。


Doubt Arises in Account of an Attack in China
http://www.nytimes.com/2008/09/29/world/asia/29kashgar.html?ref=world

By EDWARD WONG
Published: September 28, 2008


KASHGAR, China — Just days before the Olympic Games began in August, a truck plowed into a large group of paramilitary officers jogging in western China, sending bodies flying, Chinese officials said at the time.

They described the event as a terrorist attack carried out by two ethnic Uighur separatists aimed at disrupting the Olympics. After running over the officers, the men also attacked them with machetes and homemade explosives, officials said. At least 16 officers were killed, they said, in what appeared to be the deadliest assault in China since the 1990s.

But fresh accounts told to The New York Times by three foreign tourists who happened to be in the area challenge central parts of the official Chinese version of the events of Aug. 4 in Kashgar, a former Silk Road post in the western desert. One tourist took 27 photographs.

Among other discrepancies, the witnesses said that they heard no loud explosions and that the men wielding the machetes appeared to be paramilitary officers who were attacking other uniformed men.

That raises several questions: Why were the police wielding machetes? Were they retaliating against assailants who had managed to obtain official uniforms? Had the attackers infiltrated the police unit, or was this a conflict between police officers?

“It seemed that the policeman was fighting with another policeman,” one witness said. All of the witnesses spoke on condition of anonymity for fear of running afoul of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Chinese officials have declined to say anything more about the event, which was the first in a series of four assaults in August in which officials blamed separatists in the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The attacks left at least 22 security officers and one civilian dead, according to official reports.

On Aug. 5, the party secretary of Kashgar, Shi Dagang, said that the attack the previous day on the police officers, which also injured 16, was carried out by two Uighur men, a taxi driver and a vegetable seller. The Uighurs are a Turkic Muslim group that calls Xinjiang its homeland and often bridles at Han Chinese rule.

One man drove the truck, Mr. Shi said, and the other ran up to the scene with weapons. The attackers, who were arrested, had each tossed an explosive and when they were captured had a total of nine unused explosive devices, machetes, daggers and a homemade gun, he said.

He never mentioned attackers in security uniforms. Neither did reports by Xinhua, the state news agency. One publication, the North American edition of a Hong Kong newspaper, Ming Pao, did, citing police officials in Xinjiang, who now refuse to elaborate on the events.

Chinese officials have long sought to portray violence in Xinjiang as a black-and-white conflict, with separatist groups collectively known as the East Turkestan Islamic Movement carrying out attacks. Officials cite the threat of terrorism when imposing strict security measures on the region.

But the ambiguities of the scene described by the witnesses suggest that there could be different angles to the violence. When asked whether terrorists were involved, a Uighur man who on Friday drove past the scene of the attack said, “They say one thing, we say something else.” Other Uighurs say the attackers were acting on their own, perhaps out of a personal grievance.

The three witnesses said they had seen the events from the Barony Hotel, which sits across the street from a compound of the People’s Armed Police, China’s largest paramilitary force, and another hotel outside of which the attack occurred.

One tourist took photographs, three of which were distributed by The Associated Press in August. He showed 24 others to The Times.

At around 8 a.m. on Aug. 4, the photographer was packing his bags by the window when he heard a crashing sound, he said. When he looked up, he said, he saw a large truck career into a group of officers across the street after having just hit a short yellow pole.

Chinese officials said later that the truck had barreled into 70 officers jogging away from the compound.

The photographer said that the truck then hit a telephone or power pole and slammed into the front of the other hotel, the Yiquan, across the street. A man wearing a white short-sleeve shirt tumbled from the driver’s side, he said.

“He was pretty injured,” the photographer said. “He fell onto the ground after opening the door. He wasn’t getting up. He was crawling around for four or five seconds.”

The photographer raced into the hallway to get his traveling companions, a relative and a friend, from another room.

The two others had also heard the crash and were already in the hallway. All three dashed to the window in the photographer’s room. The photographer said he had been gone for about a minute. Back at the window, he said, he saw no sign of the truck driver.

The friend said: “The first thing I remember seeing was that truck in the wall in the building across the street. I saw a pile of about 15 people. All their limbs were twisted every which way. There was a gentleman whose head was pressed against the pavement with a big puddle of blood.”

“I remember just thinking, ‘It’s surreal,’ ” he said. “I had this surreal feeling: What is really happening?”

The tourists said the scene turned even more bizarre.

One or two men dressed in green uniforms took out machetes and began hacking away at one or two other men dressed in the same type of uniforms on the ground.

“A lot of confusion came when two gentlemen, it looked like they were military officers — they were wearing military uniforms, too — and it looked like they were hitting other military people on the ground with machetes,” the friend said.

“That instantly confused us,” he said. “All three of us were wondering: ‘Why are they hitting other military people?’ ”

The photographer grabbed a camera for the first time and crouched down by the window. His first photograph has a digital time stamp of 8:04 a.m., and his last is at 8:07 a.m. The first frames are blurry, and the action is mostly obscured by a tree. But it is clear that there are several police officers surrounding one or more figures by the sidewalk.

The photographer said that there had been two men in green uniforms on their knees facing his hotel and their hands seemed to be bound behind their backs. Another uniformed man began hitting one of them with a machete, he said.

“The guy who was receiving the hack was covered in blood,” he said. “A lot of the policemen were covered in blood. Some were walking around on the street pretty aimlessly. Some were sitting on the curb, in shock I guess. Some were running around holding their necks.”

The friend recalled a slightly different version of the event. He said he had seen two uniformed men with machetes hacking away at two men lying on their backs. “I do kind of remember one of them moving,” he said. “He was definitely injured but still kind of trying to squirm around.”

The relative also saw something different. He said a man in a green uniform walked from the direction of the truck. “A policeman who wasn’t injured ran over and started hitting him with a machete,” the relative said. “He hit him a few times, then this guy started fighting him back.”

After being hit several times by the machete, the uniformed man fell down, and at least one other police officer came over to kick him, the relative said.

It became clear to the tourists that the men with machetes were almost certainly paramilitary officers, and not insurgents, because they mingled freely with other officers on the scene.

While all this was happening, the three tourists said, a small bang came from the truck. It sounded like a car backfiring, the friend said. Black smoke billowed from the front of the truck.

The machete attack lasted a minute or two, the tourists said. One uniformed man then handed his machete to another uniformed man who had a machete, the friend said. One of the photographs shows a man walking around clutching two machetes in one hand. Another photograph shows a uniformed man carrying a rifle with a bayonet, a rare weapon in China.

Other officers were trying to disperse civilian onlookers, the tourists said. One of the officers saw the photographer with his camera in his hotel room window, the tourists said.

For about five hours after that, police officers locked down the hotel and went room to room questioning people, the tourists said. They seemed unthreatening, the tourists said, but they kept asking about photographs and checking cameras.

“They asked if we took any pictures; we said no,” the relative said. The tourists had stuffed the camera into a bag. “They asked if we sent any e-mails. I said no.”

The photographer said that while at breakfast, he saw white body bags on gurneys being wheeled to vans. In the afternoon, when people were finally allowed to leave the hotel, workers were spraying down the street with hoses, he said.

The truck was gone. Except for a bent pole across the street, there was no sign that anything had happened.


特稿:那天早上他们在喀什看到的究竟是什么?
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Forums/BackStage/2008_9_30_3_1_53_178.html

DWNEWS.COM-- 2008年9月30日15:1:53(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林桂明编译报导/今年八月,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几天前,在新疆喀什曾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据当时中国官员的描述,有一辆卡车冲入一列正在出操慢跑的武警队伍中,撞飞了许多名的武警。

中国官方报导称此次事件为由维吾尔族分裂份子执行的一次恐怖攻击,目标是破坏北京奥运。中国官员说,驾驶卡车的几名男子在撞倒武警后,还继续用弯刀和自制炸弹攻击了武警。他们说,至少有16名武警死亡,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死伤最重的一次恐怖事件。
e0113320_084948.jpg但是,喀什发生的这起袭击事件从一开始就非常混乱。从过程到使用的凶器-最先说是手榴弹;不,是炸弹;不,是卡车和弯刀。袭击者的身份最终被报导,分别是一名28岁的出租司机和一名33岁的卖蔬菜小贩,两人都是维吾尔族。然后,就像大多数在中国发生的敏感故事一样,在政府的沉默下,渐渐退出公众目光。

但是,《纽约时报》记者锲而不舍,事后找到了3名曾拍到事件过程的照片的游客。他们拍的照片最先曾出现在美联社的报导上。

这3名正好在事发现场附近的外国游客都对《纽约时报》讲述了不一样的事件经过,他们的说法挑战中国官方版本中的关键内容。一名游客还拍摄了27张照片。摄像者仍然坚持匿名。

纽约时报29日刊登了华裔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的这一篇题为“对中国一起袭击事件产生怀疑”(Doubt Arises in Account of an Attack in China)的报导。报导说,这3名外国游客和中国官方讲述的差异,包括,这几名目击者说,他们没有听到炸弹爆炸的响声,以及挥舞弯刀砍武警的人似乎也像是武警。他们说,明显看到穿武警制服的男子持刀攻击其他几名武警。
e0113320_092563.jpg这就引出了几个问题:为什么武警在挥舞刀子?他们是在向几名弄到武警制服穿的袭击者报复吗?袭击者是否混入了武警,或者说,这是否是一次武警之间的冲突呢?

一名目击者说:“看起来似乎是一批警察在与另一批警察打架。”所有这几名目击者人都因为担心触犯中国政府,而要求不透露他们的姓名。

中国官员拒绝就此事多发表任何言论。喀什8月4日发生的袭击事件,只是八月间连续发生的4起袭击事件的开头,中国政府称这些事件都是由新疆分裂份子策划的。根据官方报道,几起攻击事件共导致至少22名武警和1名平民死亡。

8月5日,喀什地委书记史大刚说,前一天事件的凶手是两名维吾尔族男子,他们分别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和一名卖蔬菜的,事件中,另有16名武警负伤。维吾尔族是一个信奉穆斯林的突厥民族,他们说新疆是他们的祖国,常常反抗汉族的统治。

史大刚说,当时,一名男子驾驶卡车,另外一名持武器跑到现场。他说,两名攻击者被捕前,每人扔了一枚炸弹。事后,武警共从他们身上发现9枚没有使用的爆炸装置、弯刀、小刀和一把自制手枪。

他从未提到攻击者穿着警察制服。中国的官方媒体新华社也没提过这点。北美版的香港报纸《明报》曾提过,还引用了新疆当地警员的话,但是,他们现在拒绝就此事发表言论。
e0113320_095435.jpg长期以来,中国官员一直都试图把新疆的暴动描绘为一种是非分明的冲突,称策划攻击的是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动的分裂主义组织。官员们在当地实施严厉的保安措施时,都说是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

但是,几名见证人所提供的现场记述与官方不符,显示出对这起暴力冲突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当记者于周五(26日)向一名驾车路过袭击事件现场的维吾尔族男子问起,他是否认为是恐怖分子策划了这次袭击时,他说:“他们说的是一回事,我们说的是另外一回事。”还有其他维吾尔族人说,攻击者多半是因为个人受了委屈,而做出那种行动的。

这3名外国目击者说,他们是从邦臣(Barony)酒店目睹了事件经过,该旅馆正好在武警营房和发生袭击暴力事件的另一家旅馆的马路对面。

一名外国游客拍摄了许多照片。其中3张已经由美联社在八月间发布。他向《纽约时报》展示了另外的24张照片。

这名拍摄了许多照片的游客说,8月4日早上8点左右,他正在窗口旁收拾他的背包时,听到一种撞车的声音。当他往外看时,看见一辆大卡车在撞倒了一根黄色的短柱子后,冲入街对面一组武警中。中国官员说,后来,这辆卡车冲入到一列70多名正离开武警营地慢跑的武警队伍中。

这名摄影者说,后来,这辆卡车撞倒了一根电线杆或是电话线杆,并撞上街对面另一家旅馆,怡全(Yiquan)宾馆的前门。一名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的男子从驾驶座上摔下来。
e0113320_0101988.jpg这名摄影者说:“他的伤势挺重。他在打开车门后,摔倒在地面上。他没有爬起来。他在地上爬行了4、5秒钟。”

这名摄影者立刻跑过走廊去找与他一起旅行的两名同伴,其中一人是他的亲戚,一人是他的朋友,一起住在另外一间房间。

另外这两人也听到了撞车声,并已经来到了走廊。3人一起跑到摄影者住的房间的窗口前。摄影者说,这时,他已经离开了大约1分钟。他说,当回到窗口前时,已经看不见那名卡车司机了。

他的那位朋友说:“我记得看见的头一件东西,就是对面大楼墙里的那辆卡车。我还看见地面倒下了大约15人。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东倒西歪的。一名倒在地上的男性,头顶着地面,四周流着一大摊血。”

他说:“我记得想到,‘这太离谱了。’我有那种离奇的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几名游客说,后来,现场变得更离奇。

一名或者是两名穿着绿色制服的男子掏出弯刀,开始持刀砍几名倒在地上的,穿着相同制服的男子。

他的那名朋友说:“当这两名看起来像武警的男子-他们也穿着武警制服-拿起弯刀砍其他地上的武警时,立刻让我感到莫明其妙。”

他说:“我们一下子就愣住了。所有三个人都在奇怪:‘他们为什么要砍其他武警?’”

这时,那名摄影者首先拿起了照相机,蹲在窗口旁。他的头一张照片的数码记录时间是上午8点04分,最后一张是8点07分。头一张非常模糊,镜头显示的大部分被树木挡住了。不过,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有几名武警在人行道上围住一名或者更多的人。

这名摄影者说,有两名男子,穿着绿色制服,跪在地上,脸部对着他住的旅馆,双手似乎被绑在背上。另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开始拿弯刀打他们。

他说:“那名被砍的人满脸是血。很多武警都满身是血。还有一些武警漫无目标的在街上走动。另一些武警则坐在人行道边上,我想,他们可能是被吓坏了。一些则按着脖子在跑。”

3名游客说,当所有这些发生时,卡车传出一声小小的响声。那名朋友说,听起来像是汽车回火了。这部卡车的前头部分冒出黑色的浓烟。

他的朋友对事情经过的描述与这名摄影者稍微有点不同。他说,他看见的是两名穿着制服的男子,拿着弯刀,在砍两名倒在地上的男子。他说:“我记得他们中有一人还在动。他肯定受伤了,但是,仍然有小幅的动作。”

摄影者的亲戚看到的又有所不同。这名亲戚说,一名穿着绿色制服的男子,从卡车的方向走过来,这时“一名没有受伤的武警跑过来,开始拿着一把弯刀砍他。砍了几下,然后,被砍的这个人开始反击。”

这名亲戚说,在被砍了几刀后,那名穿制服的男子跌倒了,然后,至少另有一名武警过来踢他。

这3名游客都明确指出的一点是,这时,几乎可以肯定,拿弯刀的这些男子是武警,而不是暴徒,因为他们与其他在现场的另一些武警相互交谈。

游客们说,这种持刀的攻击有1、2分钟时间。摄影者的那名朋友说,然后,看到一名穿着制服的武警把弯刀交给另外一名手持弯刀的武警。摄影者拍下的一张照片就显示一名一只手握着两把弯刀的男子。另一张照片显示一名穿着制服的男子带着一把配有刺刀的来福枪,这是一种在中国非常少见的武器。

游客们说,这时其他武警则试图驱散在现场观望的市民。游客说,其中一名武警看到了这名外国摄影者拿着照相机站在旅馆的窗口前。

几名游客说,事发大约5小时后,武警封锁了他们住的旅馆,挨间的查问旅馆的住客。游客们说,他们看起来很和善,但是,不停的问照片和检查照相机。那名亲戚说:“他们问我们是否拍了任何相片;我们说没有。”游客们把照相机塞到了一个袋子里面。“他们问我们是否向外发了电子邮件。我说没有。”

这名摄影者说,吃早餐时,他看见白布包的尸体被人用担架抬到厢型车里。到了下午,当人们最终被允许离开旅馆时,看到工人们正在拿水管冲洗街道。(chinesenewsnet.com)

这时那辆卡车已经不见了。除了街对面一根弯曲的柱子外,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曾发生过任何暴力事件。

[PR]
by yaponluq | 2008-10-01 01:46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顔隠すな、ひげ伸ばすな!「ラマダーン」にイスラム教徒狙い撃ち
あなたたちウイグル人は神との契約を反古にしなさい、
という中国地方政府からの通達。


作者:李茂君 李春琴 来源:莎车县综治办
发布时间: 2008-09-04 11:00:24
莎车县米夏乡五举措加强“斋月”维稳工作
http://www.xj.xinhuanet.com/pingan/2008-09/04/content_14311153.htm

新疆平安网讯 9月2日是少数民族的“斋月”的开始。为加强“斋月”期间安全稳定工作,营造良好的宗教氛围和社会环境,9月1日,莎车县米夏乡党委召开专题会议,提出“五举措”强化“斋月”期间稳定的各项工作。

一是从宣传入手,积极引导宗教事务依法有序进行。会议要求,各村、站所社、学校等基层组织,要通过动员会、干部大会等形式加大对党的宗教政策和《非法宗教活动23条界定》的宣传力度,使信教群众对非法宗教活动的界限有一个明确的认识,确保信教群众在党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从事宗教活动。加强重点清真寺的安全工作,做好防火、防盗、防破坏工作,切实将各项维稳措施和管理制度落到实处。严禁清真寺留宿外来人员,

二是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认真落实宗教人士大会、乡镇干部大会等,加强对党员干部、退休干部的思想教育管理,决不允许退休干部进入清真寺。民族领导干部认真落实“两项制度”,增加联系清真寺次数,随时了解掌握清真寺、宗教人士和重点人口的情况,加强对他们的教育管理,杜绝非法宗教活动的发生;乡综治办、派出所领导将对以上工作进行督导、检查,及时排查并解决当地宗教方面的热点、难点问题,将各种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三是不允许任何人强迫他人封斋,参加宗教活动,不准强迫妇女蒙面。对留大胡须的人员和蒙面妇女积极采取各种有效办法,剃除胡须,揭掉面纱。不断加强民族党员、国家干部职工的教育和管理,及时解决本单位出现的各种问题,杜绝封斋现象的发生。教育部门做好对广大师生的教育管理工作,严禁老师和学生封斋,防止宗教渗入学校,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认真组织广大干部、教师学习党的宗教政策、法律法规。

四是认真落实值班巡逻制度。主要领导坚守工作岗位,加强领导,统筹安排,切实抓好斋月期间的各项工作。加强对社会面的控制,组织民兵加大对全乡社会面的巡逻执勤。落实领导带班制度,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在岗带班,对发现的敌情、重大社情、群体事件和其他重要信息及时上报,做到不漏报、不迟报、不积压,为上级正确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五是做好信息报送工作。村支部在斋月期间,及时上报关于斋月期间稳定工作情况的信息。斋月期间,乡党委政府安排了专人值班,遇有情况随时报送,确保信心迅速快捷的传递,同时要求所有领导、干部确保信息畅通。

 (完) (责任编辑:帕提古丽)


作者:付志伟 来源:阿瓦提县委统战部
发布时间: 2007-09-13 17:45:59
阿瓦提县采取九项措施加强“斋月”期间宗教管理
http://www.xj.xinhuanet.com/pingan/2007-09/13/content_11145106.htm

新疆平安网讯 阿瓦提县采取九项措施加强“斋月”期间宗教管理。

斋月期间,阿瓦提县委、政府高度重视,把稳定工作作为重中之中,狠抓落实。

一是加大对党的宗教政策和《非法宗教活动23条界定》的宣传力度,使信教群众对非法宗教活动的界限有一个明确的认识,确保信教群众在党的政策和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从事宗教活动。目前,已发放《非法宗教活动23条界定》宣传单5000份。加强重点清真寺的安全工作,做好防火、防盗、防破坏工作,切实将各项维稳措施和管理制度落到实处。严禁清真寺留宿外来人员,不准播放录音、录像带、使用喇叭和击打纳格拉鼓及从事变相强迫封斋活动,不准任何单位和个人在公共娱乐场所搞宗教宣传。

二是民族领导干部认真落实“两项制度”。增加联系清真寺次数,县下派干部斋月期间至少联系两次,乡派干部每周五必须联系一次,斋月期间至少联系四次,村干部每周五必须联系一次,斋月期间至少联系八次。随时了解掌握清真寺、宗教人士和重点人口的情况,加强对他们的教育管理,杜绝非法宗教活动的发生;及时排查并解决当地宗教方面的热点、难点问题,将各种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三是做好对外来人员的教育管理工作。各用人单位和家庭严格按照县上有关规定,与务工人员签定维稳责任书,严防他们的言行对我县广大信教群众造成影响,诱发社会不稳定因素。发现非法宗教活动,坚决予以查处。

四是不允许任何人强迫他人封斋,参加宗教活动,不准强迫妇女蒙面。对留大胡须的人员和蒙面妇女积极采取各种有效办法,剃除胡须,揭掉面纱。不断加强民族党员、国家干部职工的教育和管理,及时解决本单位出现的各种问题,杜绝封斋现象的发生。教育部门做好对广大师生的教育管理工作,严禁老师和学生封斋,防止宗教渗入学校,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

五是加强公共场所的管理,采取有效措施,坚决禁止饮食服务业停业。统战、民宗和工商等部门组成联合检查组对斋月期间饮食服务业进行一次检查,对无故停业的按照《阿瓦提县餐饮场所管理服务双向承诺书》有关规定进行处理,对强迫他人停业的单位和个人依法严肃处理。

六是宣传、文体广电部门加强文化市场的管理,及时清查收缴非法宗教宣传品,杜绝非法宗教宣传品的传播。

七是各乡(镇)、各单位落实值班巡逻制度,“看好自已的门,管好自己的人”。党政主要领导坚守工作岗位,加强领导,统筹安排,切实抓好斋月前后的各项工作。加强对社会面的控制,组织公安、武警、部队巡逻执勤县城道路,各乡(镇)集中8-10名机关干部或民兵应急分队担负值班巡逻任务。落实领导带班制度,各级领导干部必须在岗带班,对发现的敌情、重大社情、群体事件和其他重要信息及时上报,做到不漏报、不迟报、不积压,为县委、政府正确决策提供科学依据。

八是认真做好信访工作。集中开展人民内部矛盾的排查调处工作,妥善处理群众反映强烈的热点难点问题,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

九是在斋月前各乡(镇)组织开展了突发事件应急演练,确保一旦发生突发事件能依法果断处置。(完)(责任编辑:马娟蓉)


霍城县兰干乡“重、宣、排、查、保、严、访”做好穆斯林群众斋月期间各项工作
http://www.pahc.gov.cn/E_ReadNews.asp?NewsId=1769

发表日期:2008年8月27日
一“重”。该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穆斯林群众的斋月习俗,8月26日召开了宗教人士会议,认真部署斋月期间的各项工作,严格落实中国伊协、新疆伊协的规定时间统一封斋和开斋。

二“宣”。 斋月前夕,霍城县兰干乡通过组织统战、司法开展了2期宗教法规入村入户面对面宣传,举办1期宗教使人士教育培训班,进一步加强对宗教场所法人代表、伊玛木宗教政策和宗教法规的学习和宣传,积极发挥爱国宗教人士的作用。斋月期间,严禁在清真寺搭灶吃喝、私自带培满拉和跨地区讲经活动,如有发现,一律吊销宗教人士资格证,并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

三“排”。是全面排查不稳定因素。下派稳定办和信访干部30人深入27所清真寺与宗教人士谈话、调查摸排各类宗教矛盾纠纷和不稳定隐患,针对问题采取有力措施,把不稳定因素化解在萌芽状态。组织集中整治工作队全面检查宗教活动状况及外来人员和重点人员情况,完善斋月期间信息上报制度。目前,各清真寺宗活动正常有序开展。

四“查”。是清查宗教场所安全防范工作。兰干乡认真做好宗教场所的安全、防火、防盗工作,组织电工、安全生产办人员对各清真寺的电源、房屋情况进行了一次细致地检查、清理,对不符合安全规定的限期整改。目前,全乡查处1座清真寺属危房,并在斋月前期开始维修。

五“保”。加大斋月期间值班备勤巡逻力度,机关40名干部和各村5名干部确定值班时间,值班地点,值班岗位和职责,确保斋月期间不脱岗,不漏岗。

六“严”。严禁党员干部、教师、学生封斋。结合当前教育学习,要求党员干部、教师自觉抵制封斋习俗,加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和无神论教育,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和历史观。

七“访”。对“四帮一”对象进行家访和个访,并组织民政办对受灾严重的7户贫困户进行慰问,每户发放20公斤面粉和10公斤清油,与困难信教群众建立良好的帮教关系。


中国严厉限制新疆穆斯林斋月活动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7600000/newsid_7600400/7600461.stm

中国当局在穆斯林斋月期间加强监控,但有关措施受到海外维吾尔人组织的谴责。

穆斯林斋月在本周开始,中国一些官方新疆网站从八月底至今纷纷发表在斋月期间做好管理工作的政府指引。

新疆《洛浦信息网》星期三(3日)表示,在斋月期间清真餐饮业未正常开业是"非法行为,餐饮业是否正常开业影响当地招商引资环境,该县将派出督查组查出餐饮业,违反规定的餐饮店将被整顿,并可能给吊销执照。"

新疆阿克苏沙雅县以"狠抓落实"形容斋月期间的稳定工作。

阿克苏政府规定,"不允许任何人强迫他人封斋,参加宗教活动,不准强迫妇女蒙面,对留大胡须的人员和蒙面妇女积极采取各种有效办法,剃除胡须,揭掉面纱。"

新疆《阿克苏政府网》星期四(9月4日)说:"斋月即将来临,沙雅县英买力镇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严禁清真寺留宿外来人,不准播放录音、录像带、使用喇叭和击打纳格拉鼓及从事变相强迫封斋活动。"

"践踏信仰自由"

新疆地区在八月份发生多次暴力事件,使北京当局非常关注。

在香港的"人权观察"组织研究员凯恩说,相信这是中国政府第一次在官方网站发报如此严厉的宗教监管措施。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这样公开地限制维吾尔族人在斋月封斋,严重践踏了信仰自由,也激化了当地的冲突。"

在阿克苏沙雅县实施的措施还包括:"决不允许离退休干部进入清真寺,镇党委政府组成两个督导组进行检查。"

阿克苏政府还将妥善处理群众的难题,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确保不发生越级上访事件"。

在另一个新疆地区昭苏县,该县在奥运举行期间已宣布提前做好斋月管理,据《法治新疆网》8月23日的文章说:"劝阻信教群众有组织、有计划、成规模的朝拜麻扎,防止引发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


9月8日12時44分配信 Record China
顔隠すな、ひげ伸ばすな!「ラマダーン」にイスラム教徒狙い撃ち―中国政府
http://headlines.yahoo.co.jp/hl?a=20080908-00000014-rcdc-cn


2008年9月5日、英国の「BBCニュースサイト中国語版」は、今月1日より「断食月」ラマダーンに入った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に住むイスラム教徒に対する中国政府の締めつけが一層厳しくなったと報道。

中国政府の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向けニュースサイト「洛浦信息網」は3日、「ラマダーン期間中の飲食店の営業時間変更は違法行為に当たる」として「正常な営業時間を守らない飲食店については、当局がその営業許可を取り消す」と発表。同自治区のアクス地区政府は「女性が顔を隠すことや男性がひげを長く伸ばすことは許されず、そのような姿の住民に対しては当局が『有効な』方法を用いてこれを改めさせる」と通達。同地区政府は「ラマダーン期間中、モスクに外部の人間を宿泊させてはいけない。マイクやスピーカー、カセットテープ、ビデオなどを用いてラマダーンを呼びかけてもいけない」としている。

日の出から日没まで断食をするイスラム教徒を狙い打ちにした当局の措置に、世界ウイグル代表大会のスポークスマンは「中国政府が正式にウイグル族のラマダーンを妨害することは『信仰の自由』を踏みにじるものであり、現地での衝突が確実に激化する」と非難の声をあげている。(翻訳・編集/本郷)


お盆だからって休業するな。店を開けろ。
墓参りに行く仏教徒の人数を把握しろ。
退職した公務員は仏壇を拝むな。
学生や子供に仏教の教えを説くな。
数珠を持つな。線香もダメ。

…日本に当てはめるならそういうこと。


さらに、中国人は、断食中のウイグル人に戒律を破らせようと躍起だ


维吾尔人斋月中共禁止封斋 强迫进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7日 转载)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8/09/200809071701.shtml

本周开始是新疆维吾尔族的穆斯林斋月,中共当局禁止当地民众封斋,用提供免费午餐的方式强迫人人进食。十几家清真餐馆因为斋月期间停止营业而被吊销执照。人们被禁止进入清真寺朝拜。维吾尔妇女被强迫摘掉头巾,男人被强迫剪掉胡须。

新疆当地官方网站《洛浦信息网》9月3号刊文表示,在斋月期间清真餐饮业未正常开业是"非法行为”。 新疆阿克苏政府还规定,"不允许任何人强迫他人封斋,参加宗教活动,不准强迫妇女蒙面,对留大胡须的人员和蒙面妇女积极采取各种有效办法,剃除胡须,揭掉面纱。"等。

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中共为了限制新疆穆斯林的宗教活动,禁止所有的维吾尔民众封斋,包括国家干部,老师,学生,企业职工和农民。

中(共)国政府为了控制,为了阻止为了限制维吾尔人在斋月当中的封斋活动,那么中共在乡村成立了纠察队,在学校里也成立了这种纠察队,包括为各个工矿、企业在内,都在对维吾尔人在斋月期间的宗教活动进行监控和进行追踪,如果被发现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更加恶劣的情况是,在斋月的时候中共在维吾尔人地区的所有各大院校,包括学校在内,提供免费午餐的方式来考察这些师生们是否在斋月内当中从事斋月活动。如果有人在午餐当中拒绝吃午餐的话,那么就会被认为他是在从事封斋,那么就会受到学校的处分甚至有可能被开除学籍。那么这一系列的中共采取的措施,不只是在学校,包括农村,包括各个企业在内,都在采取不同程度的免费提供午餐的方式,来检查验证这些维吾尔人是不是在封斋。

因为斋月封斋,很多清真餐馆传统上都不营业。在这个情况下,中共强迫清真餐饮业的业者签署保证书,保证在一个月的斋月期期间不能停业,如果停业的话那么就会被认为是非法甚至吊销营业执照。迪里夏提透露他们了解到已经有十几家餐馆被吊销营业执照六个月以上。

迪里夏提说,中共政府对所有的清真寺都进行监控,禁止清真寺留宿和接待外来人员,禁止清真寺利用广播、喇叭、录像的方式来宣传宗教活动。在目前的情况下任何一个维吾尔人随时可以被中共扣上“非法从事宗教”的罪名被逮捕。

迪里夏提说,维吾尔人所有的宗教活动,文化传统甚至民族服饰都被禁止。各行各业包括国家干部,学生,妇女、企业职工都被禁止到清真寺做礼拜。任何的宗教刊物都被中共政府以非法收藏的名义进行收缴。中共还强迫信仰伊斯兰教的妇女摘掉头巾,强迫男人刮掉胡须。

迪里夏提说,中共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消除维吾尔人的信仰,中共认为维吾尔人的信仰妨碍了中共同化维吾尔民族。

中(共)国认为当地所出现的任何一种政治运动,包括要求恢复人权和自己政治权力的运动都和宗教有关系。另外北京方面认为彻底消灭了宗教,维吾尔民族就可以被中共长期的统治,那中共的目的就是为了同化维吾尔人。那中(共)国现在已经同化了满族,现在在加紧同化蒙古、藏族包括维吾尔人。

新疆地区在八月份发生多次暴力袭警事件。迪里夏提说,中共的暴力统治和压制只会令当地民众的反抗更加激烈。他对局势表示非常担忧。

以上新闻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秦越,俞珊采访报道。
  (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PR]
by yaponluq | 2008-09-09 00:42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外務省: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における爆破事件に関する注意喚起
本情報は2008/09/09現在有効です。


http://www.anzen.mofa.go.jp/info/info4.asp?id=009#header
中国に対する渡航情報(危険情報)の発出(2008/08/10)

 ●チベット自治区
    :「渡航の延期をお勧めします。」(継続)
 ●青海省、甘粛省、四川省、アフガニスタンとの国境付近
    :「渡航の是非を検討してください。」(継続)
 ●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
    :「渡航の是非を検討してください。」(当面の間、不要不急の渡
     航は控えてください。)(引き上げ)



中国: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における爆破事件に関する注意喚起
http://www.anzen.mofa.go.jp/info/spot_top5.asp?id=009&num=1


(2008/08/10)
1.新疆ウイグル自治区では、8月4日にカシュガルにおいて、車両が公安関
 係者の列に突っ込んだ後、同車両に乗っていた者が手榴弾2個を投げ、32人
 の死傷者が出る事件が発生しました。また、報道によれば、10日には、同
 自治区内のアクス地区クチャ県において、現地の公安機関と工商管理所等
 にタクシーで乗りつけた者が手製の爆発物を投げ込み、警察車両2台が爆
 破される事件が発生しました。同事件において、公安警察はその場で容疑
 者5人を殺害しましたが、公安警察2人、警備要員1人が負傷しました。

2.中国政府の発表によれば、中国におけるテロ事件は主として新疆ウイグ
 ル自治区内で発生しています。そして同自治区では、ウイグル族を主体と
 する少数民族の一部がいくつかの地下組織を結成し、同自治区全域を領土
 とするイスラム国家「東トルキスタン国」の建設を目的に民族独立運動を
 行っていると言われています。

3.つきましては、北京オリンピック開始直前及び開催中に上記1.のよう
 な事件が発生していることに留意し、北京オリンピック期間中に新疆ウイ
 グル自治区への渡航を予定されている方は、渡航の是非を含めた検討を真
 剣に行い、不要不急の渡航は控えるとともに、渡航される場合には、十分
 な安全措置を講じることをお勧めします。また、不審者や不審物を発見し
 たり、安全を脅かすおそれがある具体的な情報について見聞きしたりした
 際には、まず自身の安全を確保するとともに、公安当局(110)や在中国
 日本国大使館及び各総領事館(連絡先は下記参照)に連絡してください。

4.なお、爆発事件等に関しては、以下も併せて御参照ください。(パンフ
 レットは、 http://www.anzen.mofa.go.jp/pamph/pamph.html に掲載。)
(1)2008年6月27日付け広域情報「爆弾テロ事件に関する注意喚起」

(2)パンフレット「海外へ進出する日本人・企業のための爆弾テロ対策
  Q&A」


(問い合わせ先)
 ○外務省領事局邦人テロ対策室(テロ・誘拐に関する問い合わせ)
  住所:東京都千代田区霞が関2-2-1
  電話:(代表)03-3580-3311(内線)3678
 ○外務省領事局海外邦人安全課(テロ・誘拐に関する問い合わせを除く)
  住所:東京都千代田区霞が関2-2-1
  電話:(代表)03-3580-3311(内線)5139
 ○外務省海外安全相談センター(国別安全情報等)
  住所:東京都千代田区霞が関2-2-1
  電話:(代表)03-3580-3311(内線)2902又は2903
 ○外務省 海外安全ホームページ: http://www.anzen.mofa.go.jp/
              http://www.anzen.mofa.go.jp/i/ (携帯版)
 ○在中華人民共和国日本国大使館
 ・北京市建国門外日壇路7号(本館)
  電話: (86-10) 6532-2361
  FAX : (86-10) 6532-4625
 ・北京市東三環北路2号南銀大厦2階(領事部)
  電話: (86-10) 6410-6970
  FAX : (86-10) 6410-6975
 ○在重慶日本国総領事館
  電話: (86-23) 6373-3585
 ○在広州日本国総領事館
  電話: (86-20) 8334-3009
 ○在上海日本国総領事館
  電話: (86-21) 5257-4766
 ○在瀋陽日本国総領事館
  電話: (86-24) 2322-7490
 ○在香港総領事館
  電話: (852) 2522-1184
 ○在大連出張駐在官事務所
  電話: (86-411) 8370-4077

[PR]
by yaponluq | 2008-09-09 00:31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ウイグル人を相互監視させる「十戸聯保」:江戸時代の五人組、戦時下の隣組
新疆に限らずこの制度は中国ではよくあるのですが、
10月1日の国慶節を前に武装警察など約20万人を動員し、
テロへの警戒を強化しているとのことです。


あとはテレスクリーンが導入されれば、『1984年』というドキュメンタリー映画を撮れる。


DWNEWS.COM-- 2008年8月28日4:43:59(京港臺時間) --多維新聞網
新疆十戶聯保﹕防國慶日恐襲高峰
http://www.dwnews.com/big5/MainNews/Forums/BackStage/2008_8_27_16_43_59_202.html


太陽報/內地恐襲陰霾不散﹐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消息﹐為防止恐襲在"十﹒一"假期形成另一波高潮﹐新疆當局總共動員二十萬軍警。對新疆全區的流動人口作地氈式搜查。

部分恐襲「高危」地區更實行「十戶聯保」制度﹐一人出事十戶有責。而隸屬新疆公安廳的反恐偵察隊已擴充至三千人。

十﹒一為恐襲高峰

報道指出﹐由於疆獨組織可能在「十﹒一」發動另一恐襲高潮﹐原定本月二十三日至九月二十日的清查恐怖分子行動將延至十月份。

目前當地已有二十萬公安﹑武警﹑民兵在全疆清查所有出租屋和流動人口﹐各鄉鎮和村莊之間道路亦在建檢查站。

在喀什與和田地區﹐更已採取「十戶聯保」制度﹐一人出事十戶人將受牽連。烏魯木齊市每幢樓房都要選出「樓長」﹐監控外來人口。此外﹐隸屬新疆公安廳的特別偵察隊﹐目前正緊急擴充人員﹐編制將由二千人迅速增至三千人。

而新疆自治區新聞辦發言人昨接受本報查詢時﹐否認有「十戶聯保」制﹐該名發言人表示﹐這是歷史倒退﹐絕不可能。而為配合京奧安保﹐本月初起就一直在進行清查流動人口工作。


传新疆二十万军警搜查恐怖分子嫌疑人
http://www.hkhkhk.com/main/messages/16881.html


08/27/08 21:19:57
(中央社记者王曼娜香港二十七日电)
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今天表示,为防止恐怖袭击在中国「十、一」国庆期间形成另一个高潮,新疆正动员二十万军警及民兵对当地的全部流动人员进行地毯式搜查。
信息中心表示,为防止「东突」组织可能於十月一日左右在新疆发动另一场恐怖袭击,新疆当局已调动二十万公安、武警及民兵,对全疆所有的流动住宿点、出租屋及乡村的流动人员进行搜查。
该中心又称,新疆维吾尔人密集的喀什及和田地区的一些乡村正实行「十户联保」制度,如果一户出事,十户都受到连累,包括在工作及子女升学等方面受到处罚。
Information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 Democracy(香港)によると、ウイグル人が多く住むカシュガルとホータン地区の一部の村では「十戶聯保」制度が布かれている。ひとつの家族が問題を起こすと十家族に連帯責任を問うものであり、就職や子女の進学等についての罰則もある。

此外,新疆首府乌鲁木齐每栋居民楼都选出「栋长」,负责监控外来人员在他们的居民楼居住。
その他にも、新疆の首府ウルムチでは(集合住宅の)棟ごとに「棟長」を選出し、外部から泊まりに来る者に対する監視の責を負っている。

[PR]
by yaponluq | 2008-09-06 23:02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カシュガルの旧市街が再開発されようとしています
参考
朝日新聞:カシュガル旧市街に取り壊し通告 ウイグル族「横暴だ」


加快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造福新疆各族人民
(耐震プロジェクトの加速が新疆の各民族に幸福をもたらす)
http://www.tianshannet.com/news/content/2008-08/04/content_2761571.htm


2008年08月04日 08:51:34 天山网
写在自治区实施抗震安居工程四周年之际

自治区城乡抗震安居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张国文

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组织号召和大力支持下,新疆各族人民正用勤劳的双手,在广袤的绿洲和高寒牧区,掀起了新疆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抗震安居房建设热潮。这项历经四年直接受惠于民的工程建设,不仅明显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改变了群众传统的建房模式,同时也明显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改善了各族人民的生活条件,深受广大干部群众欢迎。

事实已经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自治区党委、政府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大提出的以人为本和科学发展观的充分体现,也是全心全意为全区老百姓办的一件大事、实事。主要得益于:英明决策 150多万户城乡居民住上抗震房一个多世纪以来,在新疆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曾经发生过一百多次6级以上地震。特别是近十年,新疆地震活动不仅范围广、频度高,而且强震活动位居全国之首。

面对突如其来的地震灾害,针对城乡居民住房抗震设防能力普遍较低的现状,自治区的决策者们在总结巴楚-伽师6.8级强烈地震造成的惨重损失和灾后重建的经验教训之后,他们深刻认识到:对于地震这种群害之首,只有防患于未然,把工作做到地震发生之前,才能以求最大限度地维护好各族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确保新疆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和长治久安。

2003年12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同志主持召开党委常委主席联席会议,专题研究新疆抗震防灾工作。此次会议作出用五年左右时间,在全疆范围内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重大战略决策。标志着城乡抗震安居工程正式摆到新疆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位置。

2004年2月9日,自治区党委第11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研究确定自治区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指导思想、工作原则、目标任务、资金筹措、实施方案等一系列政策措施,为全区顺利开展城乡抗震安居工程规划了蓝图。

紧接着2月24日,王乐泉书记在全疆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电视电话动员会上向新疆各族人民郑重承诺:自治区党委、政府决定,用五年左右的时间,在全区实施抗震安居工程,让群众住到抗震性能好的房子里去。由此拉开新疆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序幕。

同年4月19日,在自治区党委第3次书记办公会议上,对自治区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的机构设置、工作重点、资金落实、扶持对象、补助标准、方法步骤等项具体工作进行全面部署,从而使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在喀什地区试点推广,从南疆四地州20个县市开始启动。

2005年2月19日,自治区党委第11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对加强南疆四地州抗震安居工程建设提出强有力的扶持政策,即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和提高建房补助标准,动员中央和自治区对口支援单位全力支持,采取各项优惠政策充分调动群众的积极性,加强对建房农牧民的技术指导和服务培训,将和田地区所有县市纳入自治区补助范围。为南疆四地州开展抗震安居工程注入了强大的动力和活力。

2005年9月19日,自治区党委第43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决定,将南疆四地州、伊犁州直和北疆7个8度重点设防的49个县市、120多万农村特困户、贫困户、困难户全部列入自治区建房补助范围。政策扶持面分别占自治区县市、乡镇、行政村总数的59%、63%和73%,资金直补覆盖面占全区农村危房户改造计划总任务的62%。对其他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县市采取以奖代补形式以资鼓励。这项决定有力地调动了各地州市和各县市工作的主动性,充分激发了广大干部群众建房的积极性,使自治区抗震安居工程由点到面,从南疆到北疆,从农村到城市全面展开。

2006年2月6日,自治区党委第6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决定,再次提高喀什、和田、克州地处高寒山区和平原农区特殊困难农牧民的建房补助标准,充分表达了自治区党委、政府对南疆三地州各族人民群众的关爱之情。

2006年11月6日,自治区党委第7次常委主席联席会议强调,要切实加强抗震安居工程的监督和管理,确保工程质量。从而推动全区上下开展了以抓工程质量,让群众满意为重点的“工程质量年”活动,使城乡抗震安居工程扎扎实实向前推进。

2007年7月中旬,自治区党委向各地州市转发王乐泉书记的重要批示:一定要把抗震安居工程这项重大民生问题解决好,有两点要特别注意。第一,质量问题要严之又严,这是好事能否办好的最关键问题。第二,如此大规模的建设各地务必扎扎实实,严格防止数量的真实性出问题,谁搞虚假就是对人民的严重不负责任。

随后,各地州市党委、政府组织县乡干部进村入户,开展查建房户数、查工程质量、查建新房未拆危房、查入住情况的回访检查工作,确保把这项造福新疆各族人民的民心工程办实办好。新疆通过四年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实现了自治区党委、政府确定的预期工作目标,不仅使全区152.2万户城乡居民住上了抗震房,同时也重点解决了地震多发区的南疆四地州农村8.26万特困户、50.18万贫困户、10.66万困难户的抗震住房问题;不仅经受住乌什县6.2级地震、墨玉县5.5级地震、特克斯县5.7级地震、于田-策勒两县7.3级地震的实战考验,同时也受到党中央、国务院的充分肯定。

这些成果的取得主要归功于党中央、国务院的大力支持,归功于自治区党委、政府的英明决策,更要归功于全区广大干部群众的辛勤努力。

措施有力 各族群众建房积极性高涨

四年的实践使我们深切体会到:只有坚定不移地贯彻好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决策和部署,才能把党的惠民政策落实到千家万户;只有采取强有力的工作措施,才能实现各族人民安居乐业的美好期盼。

第一、认真落实目标责任制。自治区人民政府每年都把抗震安居工程列入为全疆各族人民要办的实事之一,自治区主席每年都亲自主持召开全疆抗震安居工程工作会议。各地州市年年都与所属县市签订工作目标责任书,把抗震安居工程作为党委、政府重点督查项目,党政一把手定期和不定期深入乡村检查指导。各县市实行县市领导包乡镇、乡镇领导包村组,把工程进度和建房质量作为干部年终考核的重要内容,形成层层压任务,人人担重担的工作机制,确保建房任务、补助资金、质量监督、技术服务到村到户。

第二、加大资金投入力度。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自治区逐年加大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04年投入1.67亿元、2005年投入3.41亿元、2006年投入5.16亿元、2007年又投入8.86亿元。四年中全区共计投入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资金321亿元。其中城乡居民自筹286.27亿元,国家支持11亿元,自治区财政安排8.1亿元,地县筹措4.95亿元,银行贷款8.58亿元,社会帮扶2.1亿元。与此同时,自治区先后三次提高南疆三地州贫困农牧民的建房补助标准,加大对地震多发区和重点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

第三、各部门各单位通力协作。自治区发改委、财政厅、民政厅、扶贫办积极争取国家有关部门项目资金,及时协调下拨专项资金。自治区建设厅认真制定下发《自治区村镇抗震安居工程质量监督检查及验收要点》等技术规范和标准。自治区纪检委连续两年,组织监察、审计、建设、财政、民政等部门,在全区开展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资金使用情况专项 检查。自治区228家定点帮扶单位从人力、物力和资金上积极支持30个重点贫困县的638个贫困村的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第四、重点抓好工程质量年活动。2007年自治区在全疆范围组织开展了抗震安居“工程质量年”活动,重点整治一些乡村民房建设存在的不按设计要求施工、基础埋深不够、砌筑砂浆标号不达标、随意变更构造柱和圈梁、泥砌砖墙水泥勾缝,使用不合格预制空心板等质量通病问题。各地州市普遍加强质量管理体系建设,健全工程质量日常监督、责任追究、质量通报、竣工验收等项工作机制,严把图纸设计关、建材质量关、构件制作关、现场施工关和竣工验收关。形成了全社会都来关心、关注质量问题,人人都来参与、监督工程质量的良好氛围。

第五、积极推广建房新模式。为帮助地处高寒山区、荒漠戈壁边远贫困乡村,因自然环境恶劣、生产生活条件很差、主要建材严重匮乏,且收入水平低和自筹建房资金困难的农牧民尽快住上抗震房。我们组织有关部门专家和工程设计人员,对乌恰县柯尔克孜族老人阿不都克里木首创的石木结构抗震房、自治区建设厅原副厅级巡视员刘夏宁在伽师县大胆探索出的新型现浇石膏土块抗震房进行技术论证、工艺完善和设计定型,并通过西安建筑科学大学地震测试中心模拟试验。测试结果显示,这两种新型结构房屋,其抗震性能均高于基本裂度为8度地区的抗震设防要求。去年9月,自治区在喀什召开现场会,参观学习乌恰县、伽师县充分利用当地资源,降低建房成本,抗震保温环保,施工简便易行,造型美观大方,群众普遍欢迎的新型建房模式,创出了一条高寒山区和贫困地区修建抗震安居房的新路子。

第六、大力表彰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为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群众振奋精神,团结一心抓好抗震安居工程建设,自治区人民政府每年召开表彰大会。对工作成绩突出,团结带领各族群众,极大地改善乡村面貌和群众住房条件,任务完成好、工程质量符合要求、群众满意的先进地州市和先进县市颁发奖牌和通报表彰,并采取以奖代补形式下拨奖励资金达8490万元。对心系农村,心系群众安危、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广泛参与贫困乡村抗震安居工程建设的16家中央对口支援省市和国有大型骨干企业、以及80家自治区定点帮扶单位给予通报表彰。对深怀爱民之心,恪守为民之责,脚踏实地、真抓实干,尽心尽责为群众建房办实事做好事,受到群众赞誉的311名基层干部予以通报表彰。使自治区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始终充满生机活力。

第七、实施整村推进。各地按“统一规划、整村推进、拆旧建新、原址重建”的要求,在农村实行一户一户地建、一线一线地连、一片一片地推的工作模式,把抗震安居工程建设与农村五通并举(通水、通电、通路、通讯、通广播电视),明显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改善了农村的人居环境;部分县市把农村居民危房改造与改灶、改厕、改圈、改院结合起来, 不仅使农牧民住上抗震房、喝上干净水、用上清洁灶、能上卫生厕,而且明显提高了农牧民的生活质量;有的乡村把抗震房建设与农户庭院改造结合起来,使每户农家有一个暖圈,一架葡萄、一块菜地、一片果园、一群家禽,塑造了一个崭新的家园,实现了农民群众安居乐业的目标,为当地新农村建设打下良好基础。

第八、农村掀起新建抗震安居房的热潮。实施抗震安居工程已在我区广大农村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百万农民争先恐后、积极主动地参与到抗震安居房的建设热潮当中。阿克苏地区申请建房的农户每年都超过当年计划任务,建房农民积极参加专业技能培训,家家户户的墙上都张贴着新房设计图纸。和田地区十几万农民利用冬季农闲时节,开着拖拉机、赶着毛驴车到几十里以外捡卵石、拉红砖、运水泥,各乡镇的木匠、铁匠忙着加工门窗、木梁和制作构造柱、圈梁,各村农家房前屋后堆放着木材、红砖和砂石,农村呈现出备工备料的繁忙景象。喀什地区有10多万农户主动拆掉了几十年居住的干打垒破旧危房,不管是农忙还是农闲,在农村到处都能看到男女老少拆旧房、挖地基、砌砖墙、上屋顶、抹墙泥的建房热潮。克州有5万多名青年农民走出大山,到外县修公路、拾棉花、搞建筑,人均创收3500多元,为自家建房筹备资金。特别是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灾害后,南疆四地州广大干部群众无不对自治区实施的抗震安居工程发出由衷地感叹,一致认为这是自治区党委的英明决策,是提前抵御地震灾害的果断行动,是保护千百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民生工程,群众建房的热情比以往更加高涨。

坚定不移 新建抗震安居房和拆除危房

当前,我区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已进入艰难时期,一方面要完成剩余83万户城乡居民的抗震住房建设;另一方面要拆除农村几十万套破旧危房;再一方面要整治一部分不按设计要求自行修建住房存在的质量隐患问题。与此同进,还要采取必要措施应对建材价格涨幅过快的不利因素。可以说,今后几年,各级党委、政府必须下最大的决心,拿出更大的勇气,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加快抗震安居工程建设。

一是要坚定不移地完成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目标责任书确定的计划任务,集中力量解决边远贫困乡村困难群众的抗震住房问题。目前,全区农村工程建设范围正逐年缩小,农村危房改造任务也趋减少。各地州市一定要按照与自治区人民政府签定的"城乡抗震安居工程目标责任书",进一步缕清思路、明确责任、区分任务、抓好落实。确保人员到位、工作到位、责任到位、措施到位,形成层层压任务,人人挑重担的工作机制,保质保量地完成工程建设目标总任务。同时,各地要凝聚各方力量,采取特殊扶持政策,重点向自然条件差,原材料短缺,建材成本高的边远山区、牧区和边境乡村倾斜。加大对收入水平低、家庭积累少、生产生活条件差、自筹资金能力弱、建房技能低的特殊困难农户的扶持力度,让农村最困难的群众全部住上抗震房。

二是要坚定不移地拆除危房,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这几年农村新建了上百万栋抗震房,但一些干打垒危房、种土块危房、没有任何设施的土块危房、砖包皮土块危房和卵石砌筑的危房在农村仍旧随处可见,而且所占比重也相当高。由于受经济条件所限和传统思想的影响,农村普遍存在着"穷家难舍"的陈旧观念。一部分农民新房建起后,却舍不得拆除伴随自己生活几十年的破旧危房;还有一些家庭是新房孩子住、危房老人居住等等。从现在看,农村这些危房不拆除,将会给我区抗震防灾工作留下潜在的、严重的不安全隐患,可是一旦发生破坏性地震将会给老百姓造成无法挽回的生命财产损失。为此,拆除危房毋庸置疑地就成为各地抗震安居工程一项十分紧迫而又重大的政治任务,必须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在这个关系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的态度必须坚决,决不含糊,更不能迁就。从今年开始,各地要加大宣传力度,通过深入细致的说服教育,示范引导和提供服务,使干部群众深刻认识到地震灾害的危害性和破坏性,告诫干部群众建新房不拆危房同样不能消除安全隐患的道理,积极主动地组织引导农民群众拆掉危房,搬进既抗震安全又清洁舒适的放心房。

三是要坚定不移地抓好工程质量,经得起地震灾害的实战考验。工程质量是抗震安居工程的生命线,必须严之又严。要严格按照《自治区村镇抗震安居工程质量监督检查及验收要点》组织施工和验收,确保农村民居基本具备综合抵御6级左右、相当于各地区地震基本烈度地震的能力。今年,自治区在全疆范围内开展“回访检查”工作和“工程质量达标”活动,就是要求各地进一步提高广大干部群众的质量意识,增强建房抗震质量观念,改变农村传统的建房习惯;就是要求各地进一步加强工程质量管理人员队伍建设,完善四级质量监督责任制,强化地基施工、基础施工、主体施工的日常监督检查,建立质量问题责任追究制和通报制。严把图纸设计关、建材质量关、圈梁构造柱制作关、现场施工检查关和竣工验收关,加强对农民建筑工匠和建房户的技能培训;就是要求各地坚决整治不按设计要求施工、基础埋深不够,随意变更圈梁构造柱、砂浆标号不达标、泥巴砌墙水泥勾缝、女儿墙超高、使用不合格空心板等严重质量问题,确保工程质量合格率达到100%,监督检查到位率达到100%,验收复合率达到100%,向党和政府交一份群众满意的答卷。

综上所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重于泰山,城乡抗震安居工程责任重大,加快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建设,必将造福新疆各族人民!

━━━━━━━━━━━━━━━━━━━━━━━━━━━━━━━━━━━━━━━━━━━━━━━━━━━━━━━━━
一座塗上「拆」字的沙漠綠洲
http://news.epochtimes.com/b5/4/6/24/n577787.htm

6/24/2004
大紀元6月24日訊】(大纪元记者吴玉林、魏德编译报导) 汉字“拆”,在毛笔字看起来就像是由八个横七竖八互相砍杀的笔划组成,这或许很符合字的原意,因为它的意思就是“破坏”。有人曾戏称“中国”的英文发音“China”听起来好像“拆啦”。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膨胀延伸到西北边陲,当前席卷全中国的强制拆迁之风,也刮到了新疆偏远地区,连喀什(全称喀什噶尔,Kashgar)这样古老的边城,亦不能幸免。
新疆的喀什面积约16.2平方公里,2003年末总人口为350.12万。当地居民共有17个民族,其中维吾尔族占90%。喀什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叶绿洲,现正在进行一场改造工程。位于中国西北边陲的新疆则是中国地域最大的省份,面积166万平方公里,人口1934万。

据多伦多星报(The Toronto Star)5月30日从新疆喀什发出的特别报导,近来大大的“拆”字被不吉祥的涂刷在这一古老而又多尘城市中心地带的许多维吾尔旧式砖土结构的民居和商铺墙壁上,就像黑帮告示“死”字一样,警告他们将要采取的破坏行动。

数百个传统建筑被拆除,随之而去的是那些记载着数百年历史的独特维吾尔及阿拉伯式建筑,而这些建筑曾经吸引了无数旅游者。

政府同时开始了对中国最大穆斯林朝拜地,始建于公元1442年的艾提尕尔(Id Kah)清真寺周边地区的修复。而且,这片市郊也将被成百的新商店及餐馆转变为一个商业中心。

星报报导说,这种“现代化”的转变,虽然在其它城市受到欢迎,在这里却似乎进一步恶化汉人和具有自治意识的维吾尔人之间多年以来积怨已深的关系。

“我非常担心将不得不远离这地方”,丝绸及纺织品销售商吐尔杉(Tursan)说:“我们别无选择,只有接受它。我们不敢表达不同的意见。”

行走在茶萨(Chasa)大街上,混杂在红脸维吾尔人当中,可以闻到烤羊肉和五香茶的浓郁香味。在这样的人群中,大部分被问到的维吾尔族人都不希望他们的名字被披露,因为他们害怕因批评政府政策而遭到报复。

马路的中段即将从土路建设成为一条宽敞的新柏油马路,这儿的维吾尔人正在准备搬迁到别处。路边的建筑物已经被刷上了大大的“拆”字。

“当我的商店被拆毁时,我还能干些什么?”一名鞋匠喃喃说道:“我如何攒钱来维持生存?我是如此贫困,只要看看我自己的鞋子就知道了。”的确,他的脚趾头已经从皮革断裂处露了出来。

“我并不反对发展”,他说:“但是喀什大部分的维吾尔人都很穷。现在,他们在毁坏我们所仅存的一点点(东西)。”被强行搬迁的居民理论上会得到补偿。然而实际上,很多家庭并没有得到足够的赔偿。

即使那些在旅游观光方面给政府提供咨询的人士也担心变化太快。“我曾建议他们不要做太大的破坏,”在一家主要旅行社工作的姜珲(John Hun)说:“否则,当他们回过头来的时候,会问:‘我们的过去在哪里?’”一位旅行社经纪人攥起手指头说:“许多人从中捞取了很多钱。”

星报报导说,据维吾尔人的说法,在喀什的改造只会使人们更加不安。对于多数维吾尔人,喀什的改造只不过是在脸上煽了又一记耳光。在这里土耳其似的语言和伊斯兰信仰,使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同于占国家多数人口的汉族。而且喀什之远离中国的首都北京,就像温哥华远离多伦多一样。

中国的疆土在历史上经历了各朝各代各民族,一直是分分合合,在清朝康乾时代版图达至最大。自18世纪以来,当时维吾尔族人称做东土耳其斯坦的区域被清朝合并后,维吾尔族人并没有停止试图独立的努力。

1949年后,在北京当局的鼓励下,汉人不断的迁移到新疆地区,但是他们并没有和当地人建立互信关系,尽管中共政府信誓旦旦的保证给维吾尔族人有更多的自治权。在1949年,汉族人口仅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人口的5%,而现在汉族人口已达总人口的40%。

汉人的迁入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北京发展了西北部丰富的矿石及石油资源。新疆去年经济增长达11%,高于中国其它地区。但是观察者注意到汉人是主要的受益者,他们有更好的工作、教育机会,以及在该地区的商业中占据主导地位。

星报报导说,一个很容易观察到的事实是,尽管北京给予新疆自治,但在新疆的所有城市中,街道的标志首先是汉语,其次才考虑到维吾尔语,同时汉族人住在比维吾尔族人更新的居住区。在喀什机场,机场解说词只有汉语而没有维吾尔语,但荒唐的是,却还有英语。

星报报导说,一般来说,这两个族群总是远离对方。汉族学生温森(音,Wen Sen)说彼此间的关系“正在改善”,但是走在大街上,他仍不会主动去接近一名维吾尔族人。

同样的,维吾尔食品店主人阿克巴(Akbar)说:“我们并不喜欢对方。他们认为我们都像(奥萨玛)本-拉登或萨达姆-侯赛因一样。”

星报报导说,中国政府一直严厉的控制宗教信仰自由,而且维吾尔族人不会原谅北京用塔克拉玛干(Taklimakan)沙漠做为核爆炸试验基地的行为。

罗布泊曾经是新疆境内最大的湖泊,总面积10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浙江省的面积。它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部,西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为界,东达玉门关和阳关之间,南依阿尔金山,北抵库鲁塔格及北山。1972年彻底乾涸。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人认为是汉人的决定毁坏了他们在喀什的家园和生意。“虽然在政府中有维吾尔族人的代表,但是我们都知道他们只是傀儡。”一名叫雅欣(Yasin)的餐馆服务员说。

在澳洲布里斯本(Brisbane)的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做中国研究的教授科林.马克拉斯(Colin Mackerras)说,当城市在逐步“中国化 (Sinocized)”的过程中,传统的文化也正在逐渐消失。“理论上是维吾尔人在负责,但实际上汉人的影响更大,”马克拉斯说道。

星报报导说,维吾尔族分离主义者从不放弃使用暴力。90年代,当喀什发生了多起暴乱和针对汉族的谋杀之后,政府使用陆军及空军来进行扫荡。官方谴责维吾尔族极端分子制造了1997年的北京汽车爆炸案,为此美国把一个维吾尔组织列入了他们的恐怖主义组织名单。

作为报复,中共当局严厉的镇压了维吾尔族独立人士的活动,并且不断公开处决它称之为恐怖分子的维吾尔族人。

近来,北京为了吸引投资,描绘出一幅双方关系在改善的图画,表面上似乎减轻了对那里宗教活动的严密监控。

星报报导说,自治区主席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当前的治安状况“非常好”。但双方的关系并不稳定。而事实上,在今年早些时候,在新疆的石油小城市克拉马依(Karamay)的两族裔中学生之间发生了一场恶性群殴事件。

在艾提尕尔清真寺内,一个大型标志解释着过去这些年政府为清真寺所做的一切,包括盥洗室的扩充及房间的增加。

牌子上说:“中国政府特别关心少数民族的宗教和历史文化。这些政策……受到了广泛的欢迎。”星报报导说,对于很多生活在喀什的人来说,似乎并非如此。


[PR]
by yaponluq | 2008-08-26 23:50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