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双語教育 ( 5 ) タグの人気記事
你是分裂分子!?
你是分裂分子!?

http://boxun.com/hero/201102/wolf/2_1.shtml
[根据一维吾尔语短文改写。在东土耳其斯坦的土地上这种事每天、在每个东土耳其斯坦大中城市都在重复发生]
 
吃完了午饭,我实在是不想再写作业了。帮妈妈洗完了碗筷,看没有什么事了,我就对爸爸说:“我出去玩一会儿,好吗?”

爸爸问道:“那首维吾尔语诗你背会了吗?”我骄傲地回答:“早背会啦!要我背一段给你吗。”还没有等爸爸回答我就开始背诵那首传唱百年英雄沙迪尔的诗了:

我是好汉沙迪尔
名震四方杀敌威
想知山路找我来
不屈唯我维吾尔

“好好!背得不错嘛!真是我沙迪尔的乖女儿。”爸爸高兴地抱了抱我说:“去吧,乖女儿,到外面玩一会儿。记住,别走出院子,就在院子里玩儿。”我有点失望。不出院子,我和谁玩呀,不知娜孜姑姆会不会来。

9月的乌鲁木齐依然骄阳似火,依然是像夏天又闷又热。院子里仅有的几棵树荫下,几位退休老人正在下象棋。围观的几位老人似乎比下棋的还急,正在大喊大叫,争得脸红脖子粗!

院子里没有其他的孩子,我就在地上画方块儿,准备自己一个人玩跳方块儿。突然,我听到了皮球拍击地面的声音,‘砰!砰!’。啊,娜孜姑姆来了!我有伴儿啦!

娜孜姑姆和我一般年龄,和我同年级,但她在维吾尔中学上初中。她瘦小,但很精干,胆子也大。她梳着很多小辫子,有时戴个带个小花帽,可漂亮啦!

她家就住在离我们院子不远得小巷子,那里住的都是从外地来乌鲁木齐打工的维吾尔人。我去过她家几次,他们一家六口人挤在两间租来的房子里;父母一间,娜孜姑姆和她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挤另一间小房。

我爸爸不是很高兴我去她们家。她们那儿的街道拥挤、脏、乱;好像没有人打扫卫生。一下雨,她们那巷子的路就走不成啦!满地泥巴!

她也来过我们家。只有一次。

那次她来到我家,似乎被我家的装饰、我小屋的摆设所吸引。她一一仔细看过了我的书架、电脑;她似乎更羡慕我的枕头小熊、小狗,她恋恋不舍地抚摸着、抱着。我想过送一只小熊给她,但我怕母亲会不同意!

她看到挂在客厅墙上的独塔尔、弹布尔、热瓦普,情不自禁地走过去,轻轻地取下独塔尔刚弹两下,听到声音的母亲,急急走进来说:“别动,别弄脏啦!那是艺术品。”自那,她再也没有来过我们家。

我喜欢娜孜姑姆,因为她能给我讲好多的维吾尔童话、寓言故事。我可喜欢她讲的那些故事啦,而且她还会唱好多的维吾尔语儿歌。我跟她学会了好多维吾尔语歌呢!

尽管我爸爸、妈妈总是要求我在家讲维吾尔语,但他们一忙就忘了,自己就开始讲汉语啦 ,而且爸妈喜欢看汉语电视。爸爸说维吾尔语台的节目总是晚于汉语台,而且除了维吾尔歌舞外,维吾尔语台的节目都是汉语节目的翻译!

我觉得娜孜姑姆讲的童话、寓言故事比电视上的少儿节目有意思多了!我和她玩的过程中不知不觉,我的维吾尔语进步很大。所以尽管父母不是很赞成我和她玩,但也没有特别反对。
“热孜婉姑丽。”娜孜姑姆看到我喊道。“哎,娜孜姑姆,我们一块儿玩儿跳方块儿吧。”我招呼道。

“我们还是玩篮球吧。”娜孜姑姆边说、边拍球、跳跃、投球。“哐!”

娜孜姑姆性格像个小男孩,她喜欢篮球。她们那小巷里什么都没有!我们小院子里有篮球架,所以她经常过来和我们院里的小孩子玩篮球。我们院子里大多数是汉人孩子;尽管娜孜姑姆汉语讲的不怎么样,但和汉族孩子一起玩篮球玩得可好了,那些汉族孩子们也喜欢和她玩篮球!当孩子们分成两队玩对抗赛时,她会变成双方争抢的对象。她加入的那个队肯定会赢!

“砰、砰、砰,哐!”娜孜姑姆手一甩,球进了!

我羡慕地看着她拍着球跑前跑后。我不喜欢篮球及大多数的球类。所以每次娜孜姑姆和院子里的孩子玩篮球,我都是站在球场边作娜孜姑姆忠实的观众。每次看着她把那些小男孩子们甩到后面,纵身一跳将球准确无误地投入栏中,我会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我为她的勇敢、泼辣而骄傲!

娜孜姑姆,可以说是除我父亲外,我所崇拜的第二个心中英雄!

“砰、砰,哐!”球没进,打到篮球扳上发出了极大的声音。我低头捡起弹到我面前的球,准备扔给娜孜姑姆,突然,听到有人用汉语喊:“喂!小老维。别在这玩了,出去,出去!”我抬头看,是我爸单位里的张书记,张叔叔。张叔叔,他住我们隔壁,是我爸单位的书记。

我肯定张叔叔不是在说我。张叔叔好像看到了我满脸的疑惑。“我说她呢,热孜婉姑;让那小老维出去,她不能在这儿玩!”张叔叔说。但张叔叔怎么能说娜孜姑姆“小老维”呢?

“为什么我不能在这儿玩,我就在这玩儿!我就不出去”娜孜姑姆倔强地回答,并继续蹦、跳、跑。

张书记感到被冒犯了,像是要吃人似地冲过来吼道:“没有听见吗,小老维,滚出去,这是单位的院子,你们这些黑户老维不能进来!再不出去,我就叫保安把你扔出去!”

“我是维吾尔族,不是老维!我就在这玩儿,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妈的!没有教养,这些黑户老维就是不懂什么是文明!从小就这么没大没小。你父母怎么教育你的,啊!”

“Kafir, Hitay !(异教徒,黑达义),你是盲流”娜孜姑姆也愤怒地回敬道。

“什么、什么!你个小老维敢骂我“卡非儿”、“黑达义”!你、你,分裂分子!看你这样子,长大肯定就是恐怖分子!”“保安,保安在哪儿哪?”张书记脸红脖子粗四处张望着喊道。

听到嚷嚷声,下象棋的老汉也都过来了,大家围过来,将娜孜姑姆圈在中间。大家跟着张书记指指点点,你一言我一语地在指责娜孜姑姆怎么没有教养啦等等。我吓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帮我的朋友;但他们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大人!

娜孜姑姆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但因为紧张,她的汉语变得更为不标准,她继续和张书记用他那发音不准的汉语争论者,“我就要在这儿玩,我是维吾尔族,我不是老维!你没有文明!你是黑户”一点都不示弱!

“怎么啦、怎么啦?是谁在这儿嚷嚷啊?”尽管是汉语,但我从声音知道这是爸爸。我心里舒了一口气。爸爸肯定会站在娜孜姑姆这边,站在我们这边,肯定会训斥张书记的粗暴。张书记怎么能叫娜孜姑姆“小老维”哪!是张书记不对,这院子里每天都有孩子玩,娜孜姑姆玩儿一会儿又怎么啦!

“沙局长,你看这小老维,她跑到我们院子里来了,我好言劝她离开!他居然骂我kafir,hitay, 还说我是黑户、盲流。 这还了得,这小小年龄就有这分裂主义思想,长大不成恐怖分子嘛,啊!这维吾尔学校的民族团结教育搞得不好啊!你好好教育、教育她!让她学会文明!向我们的小热孜婉姑一样,文明、礼貌,讲一口流利的汉语,多好!”

娜孜姑姆看到我爸爸眼圈开始红了。她和我都在用祈求的目光寻求爸爸的帮助!爸爸是我心中的英雄,就像我背诵诗里反抗满清的英雄沙迪尔!

娜孜姑姆极力控制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用维吾尔语对爸爸说:“叔叔,这个汉族他骂我老维,他骂我是黑户,他不让我在这玩儿!”

没有等娜孜姑姆讲完,爸爸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爸爸严厉地用跑调汉语质问娜孜姑姆道:“娜孜姑姆,你骂张书记Hitay 了吗?你骂他kafir 了吗,你骂他盲流了吗”

娜孜姑姆似乎要哭了,但她没有哭!她用颤抖的声音用维吾尔语说道:“是,我骂他Hitay 啦!但是是他… …”娜孜姑姆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爸爸没有等娜孜姑姆把话说完,用非常严厉口气,用汉语训斥道:“娜孜姑姆,你真是没有教养!党给你们新生活,汉族同志来帮助我们,你怎么能骂汉族同志Hitay。他们是来帮助我们的,他们怎么会是黑户!啊, 是谁教你的!这是民族分裂主义!你知道吗?我可以叫警察把你抓起来!”

娜孜姑姆,她的身体在激烈地颤抖,她满脸通红,眼眶红红;但她紧紧咬着嘴唇;她在极力忍着,避免哭出声来。最后,她看了我父亲一眼,那眼神是深深的失望,不,是一种绝对的绝望!她转身,默默地低着头、推开人群向外走去。我看到她拿球得手抖得很厉害!她没有看我一眼,我知道她不会再来我们的院子了!

爸爸还在吐沫星子满天飞地用汉语说着什么,张书记不时地指着娜孜姑姆的背影在忿忿地说着什么,似乎意犹未尽。

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在流,我的身体在激烈颤抖;但我极力控制自己,不想哭出声来。我不想让我父亲,让张叔叔看到我在哭。

我父亲是沙迪尔,但不是诗中的英雄沙迪尔!我擦着眼泪,无意识地默诵着沙迪尔的诗往家走:

伊犁河谷是我家
来去自如我不怕
清军枪弹崩石花
我送清兵阎王家



此文于2011年02月08日做了修改



日本語訳

[PR]
by YAPONLUQ | 2011-02-22 00:46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维吾尔大学生撰文称:新疆双语教育执行上被严重歪曲
维吾尔大学生撰文称:新疆双语教育执行上被严重歪曲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11/01/201101250412.shtml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5日 转载)

作者:土尔克扎提•拜斯尔 来源:维吾尔在线

众所周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我国最大的省级自治区。这份宝贵的土地占全国国土面积的约1/6。而今天在这里生活着54个不同的民族。目前全国有56个民族,在新疆就有其中54个。显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是我国民族成分最为复杂的地区。因此高度重视和调整新疆的民族关系是在促进整个国家和平发展的道路中起决定性作用。所以对这种特殊地区而制定的任何一种政策必须得通过有关部门,有关人士反复地思考,反复地琢磨才能批准实施。但目前为止,在新疆执行的一系列政策中,往往有一些政策并没有涉及到少数民族群体的基本利益甚至基本权利。这类的有些政策有些还是地方政府自己制定的。最可悲的是国家为少数民族地区而制定的有些政策,到地方以后执行上被严重歪曲。我们在这里注重讨论实行双语教育政策中存在的一些问题。

在新疆双语教学主要指的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中学的一种教学双语模式。最初阶段其主要授课形式是:从初一开始到高中毕业,数学、物理、化学、英语用汉语授课,其它课程用学生的母语授课,学生参加中考、高考时,数学、物理、化学、英语使用全国统一汉语试卷,民语文、汉语使用新疆命题的民族试卷。其目的是通过这种形式提高民族教育质量,为新疆培养“民汉兼通”的少数民族高科技人才。双语始于1992年,现在已遍及全疆各地、州、市。发展到目前为止,规模不断扩大,双语班数量已经达到四千多个,有些地区的民族学校的双语授课班级已经从初中一年级开始改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04年时,自治区还制定了民族学生学前双语教育政策,将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的阶段提前,争取到2010年,全区各个地县市及乡村都能实现两年的双语学前教育;另外从汉语授课的科目来说,有些有条件的地区不仅仅限于数学、物理、化学、英语用汉语授课,现在己经发展为除母语语文外,其他科目均用汉语授课。

那双语教育本身是什么概念呢?首先得给这个概念下个定义:
双语教育是由英语“bilingual education”翻译而来。国外有关双语教育的界定不下几十种,但可以把它划分为广义的双语教育和狭义的双语教育两种:广义的双语教育指的是学校中使用两种语言的教育。狭义的双语教育指的是学校中使用第二语言或外语传授学科内容的教育。双语教育在我国有两种类型:对拥有自己母语的少数民族地区而实行的双语教育,这里的双语指的这些地区的少数民族学生从小学开始用双语授课,从而培养出双语精通的人才。但在内地,民族成分较单一的地区,母语为汉语的地区来说,所谓的双语指的是英汉双语培养。

正如我们所说的那样,《双语》的主要目的也就是保护和尊重对象民族的语言和文字的基础上要进行另一种语言的培养。不过在新疆地区实际情况已经不是这样了。双语教学虽然是好事,但这种教育模式,只能在不影响母语教学的基础上才能顺利实行。这才是理智的。 目前在新疆有些小学和中学的双语教育模式大大改变,母语文课目的课时甚至少到了双语授课课目的几十分之一。而且学生只能通过语文课才能接触到自己的母语。理科教学都用汉语来进行,除了母语语文课外,文科教学也用汉语。而语文课的课时也很少。 既然双语教学的目的要培养《双语精通》的少数民族人才,但在教学上却忽视了本民族的语言。毕业于这些学校以后,同学们无法成为双语人才,除了母语,从其它任何一门课的专用概念,知识点他只知道汉语的对应,在教学的过程中却忽视了教他维吾尔语的对应。这种情况下这里的《双语》,更是《双》这字无法成立。他们不但不精通自己的母语甚至面向失去自己的母语,他更不可能成为熟练地运用两种语言的人。

我们都知道语言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最重要的文化成分。一个民族的历史,文学,习俗都从母语中吸收生命力。一个民族的语言不能轻易忽视,对于维吾尔族这样的民族来说,他更需要保护自己的语言。期待国家利用一些有利的手段来保障他们最基本的这些权利。我并不是要反对双语教学,因为社会需要双语人才。国家需要双语人才,但我反对性质变去的双语教学,忽视母语教育的双语教学,实质改变的《双语》。 我希望和相信国家会改良新疆地区双语教学所存在的一些缺陷。而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双语教学。

备注: 一些相关的精确数据从《新疆教育网》与《乌鲁木齐教育网》

[PR]
by YAPONLUQ | 2011-01-27 00:1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双语”教育让孩子们更近 更有竞争力
“双语”教育让孩子们更近 更有竞争力
http://news.xinmin.cn/domestic/gnkb/2010/10/27/7396245.html

2010-10-27 02:48 来源:天山网 作者:斯琴 张新军
e0113320_224112.jpg
泽普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玉买尔江 买买提介绍本县的教育情况
e0113320_2245874.jpg
泽普县第二小学校长肖文阁介绍学校的教育情况

  天山网泽普讯(记者斯琴 张新军摄影报道)“这真的是穷什么都不能穷孩子,穷什么都不能穷教育。”在泽普县参观完当地的学校后,中国日报的记者李小华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新疆的教育事业,参加“穿越天山――新疆新十年”的采访团成员有着自己的看法,然而在参观完位于首府乌鲁木齐的新疆大学和位于边远县城泽普的幼儿园、小学、中学后,记者们有了新的认识。“新疆虽然有的地方条件很落后,但政府对于学校,对于教育的力度是很大的。泽普的教育条件比内地一些县市的还要好。”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记者冷奇峰感慨道。

  10月25日晚饭时,在泽普县第五中学,李小华品尝了学生的晚餐:花卷和一份土豆烧牛肉。她对面坐着穿着校服的维吾尔族小姑娘,她们穿着不同的服装,吃着同样的晚餐,用流利的汉语交谈。泽普县政府对于当地学校进行了“两免一补”的政策,免除学杂费、免除住宿费,免费发校服,每个月还有60元的补助。

  “现在孩子们上学的条件好了,硬件上有漂亮的校园,有崭新的教室,有补助,还可以系统的学习到本民族语言和国家通用语言汉语,这是我们小时候没有遇到的。要是我现在还是这么大的孩子就好了。我也可以享受到这些。”泽普县县委副书记、县长玉买尔江 买买提风趣地说。

  据新疆维吾尔教育厅资料显示,新疆中小学校有5261所,在校生达341.8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学生209.8万人。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99.41%,初中适龄少年净入学率95.61%,全区以县市为单位全部实现“两基”,地方“两基”人口覆盖率达到100%。2006年实施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后,全区所有农村中小学生享受“两免”,95%的农村寄宿中小学生享受生活补助,保证学校公用经费,农村中小学公用经费达到8.9亿元;城市中小学生全部免除学杂费,部分城市低收入家庭学生同时享受免费教科书,16.8万名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农民工子女享受公用经费补助,从而真正实现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全面免费,使人民群众充分享受到了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成果。2009年9月,我区以良好成绩通过国家“两基”验收。

  与此同时,新疆还坚持从学前抓起、从教师抓起,大力推进“双语”教学。自2004年以来,自治区相继出台了《关于大力推进“双语”教学工作的决定》、《关于加强少数民族学前“双语”教育的意见》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学前和中小学“双语”教学工作的意见》,加快推进“双语”教学工作。

  对于为什么要孩子上“双语”学校,在石油勘探公司上班的热海古丽说出了家长的心声:“我希望我的孩子能成为一名对社会有贡献的人。在当今的社会,信息这么发达,如何更好的发展,如何更好的了解社会,光靠本民族语言是不够的。从我的经历来看,因为汉语不熟练,有些工作做起来很有困难,我不希望孩子也这样,我希望他能走出去,有个更好的未来,而这些需要汉语,所以我选择让他上汉语学校。”

  泽普县第五中学的老师康正水说,不只是维吾尔族学生要学习汉语,感兴趣的汉族学生也可以学习维吾尔语,“多学习一门语言就多一项本领,也多一项技能,在新疆这个大环境下,语言是相互了解的最佳平台。”

  据悉,2009年,我区双语中小学(含职高)、幼儿园5975所,双语班2.3万个,接受“双语”教学中小学少数民族学生达到48.9万人,占中小学少数民族在校生数的23.5%;少数民族双语幼儿达到26.4万人;学前和中小学双语教师达到3.67万人。坚持“双语”教学从小抓起,自治区推进实施“少数民族双语幼儿园建设工程”,加快了农村学前“双语”教育发展。
e0113320_228912.jpg
民汉合校的小学生在一起学习




[PR]
by yaponluq | 2010-10-28 01:21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双語教育の実態】ウイグル語を話すごとに罰金10元
说一次维吾尔语罚款十元

http://www.uighurbiz.net/bbs/viewthread.php?tid=228722


看到这个题目您也许会有些惊讶,也可能马上义愤填膺,您也许会问自己到底是哪里有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但是,您千万别惊讶,也不要生气,我会详细地说出这件事情的细节。

我们学校成为南疆中小学教师双语教育培训基地以后,学校的领导对此很关心,几乎采取了所有的办法。好歹所作的这些努力也获得了一些成绩。虽然是中等师范学校,但是和很多维吾尔自治区的著名高校一起成功的通过了检查,并获得了表彰。看,为了对双语教育的未来做些贡献,每个学期都有人离开家(有的甚至抱着年幼的孩子)来到我们学校。他们在学校的努力的确让人折服。再加上严格的纪律,他们几乎没有自由出入的机会。因为他们要享受政府每个月发放给他们的补助啊!他们当然也要有与此相符合的表现。

最近,有一位教育厅的维吾尔领导到我们学校检查双语教学的质量。由于较早地接到了通知,学校里的人为了迎接调查而变得手忙脚乱。经常在办公室看报纸,打牌的学校主任们一下子变得忙活起来。会议室里的会议开个不停;不足的材料和器材得到了补充;美好的景象被拍摄下来制成了专题片;学员们都开了会,对他们是软硬兼施,他们的耳朵都被填了一遍;以前没有完成的任务都被查了个遍,并发誓一定会完成这些任务。学校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孩子们容光焕发,各个变得干净利索。随后,那个领导也带着六七个跟随人员来到了我们学校。看样子这一次他们会查的比较严。调查开始了,材料也大致上被翻了一遍;喝着冷饮,专题片也被看了一遍;学校著名教师背的滚瓜烂熟的课也被听了一遍。看着学生们在课堂上踊跃的回答和积极地表现,领导们也真正相信了学校的教学质量。

在做工作总结的时候领导们当然也提出了宝贵的意见。以上写的内容就和这其中一个宝贵的意见有紧密的联系。在总结了学校的功绩以后,领导表示学校在双语教育上最突出的缺陷就是学生们平时用自己的母语交谈。领导表示这样会影响到双语教学,下一次来的时候他不想再看到这种状况。

这个意见在调查团走后成了学校领导讨论的特别问题。最终决定对此采取以下措施,即:不允许所有在校接受双语教育的学生在宿舍,浴室,教室,操场,路上,洗手间等场合讲母语。要是发现违反此规定的人,一次将罚款十元。这期间学校里的每一个教师和学生都需要互相监督。希望广大师生能自觉的遵守规定。

这个规定一经颁布就成了学校里许多学生纷纷讨论的热点话题。但是没有哪个人站出来对此表达反对意见。因为学校的主要目的也是教好学生们语言啊!

学校当然不会制定不利于学生的规定,所以我们都打算用这样的想法来安慰自己。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强迫要求长期使用而习惯了一种语言的人用另一种语言交谈,还使用罚款的措施,这是不是不尊重别人使用自己语言和文字的自由呢?有没有必要找出更好的办法来教授别人一门语言呢?

那些制定该措施的人有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呢?我们又应该对这一问题持怎样的态度?我可能无法单独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您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的话,也请您想想办法,提出自己的看法,帮我解开头脑中的结,这样我会感到万分荣幸。


本文来自Lopnuri 博客,原文地址:http://lopnuri.blogbus.com/logs/33853466.html

译者:维吾尔在线--志愿者



拙ブログより 「ウイグル語教育廃止の流れがまた一歩加速」
http://yaponluq.exblog.jp/8811795

[PR]
by yaponluq | 2010-03-10 18:16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
ウイグル語教育廃止の流れがまた一歩加速
新疆にはいくつかの大学がある。
ウルムチだけでも新疆大学、新疆師範大学、新疆財経大学、新疆医科大学、新疆農業大学…、たぶんまだある。
すでに各大学でのウイグル語での授業は廃止され、中国語に一本化されている。

高校までウイグル語の教育を受けてきた学生が、大学を受験するには中国語の試験で一定の成績を収め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だから1年か2年、大学の予科で中国語を勉強する。文系も、理系もだ。
たとえば、医者になりたい、という志をもったウイグル人も、まず中国語を勉強する。あらゆる医学論文が英語で発表され、世界共通の医学用語は英語だ。でも、医者になりたいウイグル人は、中国支配下のウイグル自治区で、中国語のために足踏みをしなくてはならない。

ウイグル哲学もウイグル文学も発達しなくなり、詩は忘れられ、民族の記憶を中国語でたどることになるだろう。

おとなりのキルギスではどうか。首都ビシュケクの大学で機械工学を専攻している学生いわく、授業も教科書もロシア語だという。キルギス語ではない。エンジニアになりたい学生がロシア語で授業を受ける。しごく、ごもっともだ。

ウイグル人の友人の姪が「双語教育の小学校」に入学した、と聞かされたのが2006年。
ウイグル語も中国語も同等に学習するかのような印象を受ける「双語教育」という言葉。
中国支配のもと、中国語教育も必要だが、ウイグル語での教育も受けられる学校ができつつあると知った。中国による支配のさらなる定着であり、同化の促進である一方、ある種の進歩であると思った。
それまで私が知っていたのは「中国人の学校」と「ウイグル人の学校」だけだった。
ウイグル人が初等教育から中国人の学校に進むことを「民考漢」という。「少数族」の子女が「試(試験)」を受けて「人」の小学校に進学することだ。
中間の選択肢として「双語教育」の小学校があると聞いて、ある種の進歩なんだと思っていた。そして、あくまで中間の選択肢なのだと思っていた。

今日読んだ記事は「双語教育」の幼稚園でウイグル語教育がなくなる話だ。
記事は双語教育は中国人の大量移住と漢化・同化の一環であるとし、ひいては民族絶滅のための政策にすぎないとしている。

支配者から見ればこれが進歩なのか。


YouTube:ウィグルでは2006年からすべて北京語教育!
http://jp.youtube.com/watch?v=VTj3V6gdRMQ


“双语教育”禁止维吾尔儿童学习母语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220122.shtml

e0113320_19143357.jpg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来稿

魔爪伸向儿童
从今天开始,中国政府在东土耳其斯坦全国范围内禁止入学儿童学习母语,反而要求其全部进入所谓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学习汉语。所谓的“双语教育”政策从出台至今,已经全面转向了向东土耳其斯坦各城市、农村的幼儿园,强迫维吾尔族儿童学习汉语,从而达到消灭民族教育的目的。

根据中国政府颁发的“年度双语教育发展计划”,今年“双语教育”推展的主要地区集中在东土耳其斯坦南部维吾尔人占多数的和田、喀什、阿克苏以及克孜勒苏州等地区。“计划”中规定将在上述三个地区和一个州范围内的城市、农村,今年使实施“双语教育”的幼儿园占到80%以上,到2009年这个概率提升到100%。

“新疆大学”已经停止维吾尔语言授课
2004年开始中国政府在东土耳其斯坦实施的“双语教育”计划,而今已经发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东土耳其斯坦最有名的大学“新疆大学”已经与近几年禁止并且完全停止使用维吾尔语授课,其学生不论何种民族均使用汉语授课。许多学生反对这样的政策,但是迫于无奈不得不被迫接受。但由于语言差异过大,很多学生课程中出现许多问题导致学习成绩不佳。“如果中国内陆地区也要求那些汉族人完全使用英文授课,他们会怎么办呢?”,一位学生这样提问。

禁止不再“双语教育”幼儿园毕业的儿童入学
根据中国官方颁布的法令,现在东土耳其斯坦大部分城市教育部已经下发文件,维吾尔族儿童必须接受“双语教育”而且必须去注定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学习方可入学。如果没有在制定的“双语教育”幼儿园学习,那么则不准许入学并接受中国官方已经实施多年的“九年义务教育”。

“双语教育”是“灭绝民族教育”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所谓的“双语教育”只是中国政府在“大量移民”、“汉化、同化”维吾尔族运动之后,又一项新的“民族灭绝”政策。在东土耳其斯坦越来越多的人士感受到中国政府的民族破坏和压迫。使得本来就复杂的局面和尖锐的民族矛盾,更加复杂化。
(博讯记者:赛依德海力利)

[PR]
by yaponluq | 2008-10-23 19:19 | 东突资讯/ウイグル・ニュー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