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反日 ( 7 ) タグの人気記事
日中の歴史共同研究 報告書公表は五輪後に
日中の歴史共同研究 報告書公表は五輪後に
http://www.47news.jp/CN/200807/CN2008072001000283.html

━━━━━━━━━━━━━━━━━━━━━━━━━━━━━━━━━━━━━━━━━━━━━━━━━━━━━━━━━━━━


日中共同歷史研究報告將推遲至奧運後發佈
http://china.kyodo.co.jp/modules/fsStory/index.php?sel_lang=tchinese&storyid=59841

07.20 20:10
  【共同社7月20日電】日中關係相關人士近日透露稱,原定於7月底之前發佈的日中共同歷史研究報告將推遲至8月下旬北京奧運會閉幕後發佈。中方表示“報告的起草尚需時間”,要求推遲發佈時期,但實際原因可能是鑑於北京奧運會開幕在即,中方擔憂報告可能會在歷史認識問題上引發反日輿論高漲。

  該項共同歷史研究在兩國專家之間展開,並分成“古代和中近代史”和“近現代史”兩個小組,相互交換了意見。但圍繞1937年“南京大屠殺”的死者數目等問題雙方意見不一,該相關人士稱“意見分歧無法消除”。

  今年1月在北京召開的第三次全體會議上,中方專家還提及1927年時任日本首相田中義一上奏給昭和天皇的《田中奏折》,其中記錄有對華侵略計劃。日本輿論則普遍認為該奏折是偽造的,雙方難以就此深入討論。

  不過,有關意見不一的部分,兩國專家同意採取“兩論並記方式”,將雙方主張同時寫入報告。日方首席委員、東京大學北岡伸一教授在第三次全體會議結束後,曾滿懷信心地表示有望於今年7月發佈報告書。

  該相關人士就中方的擔憂指出,“中國國民堅信歷史只有一個。報告的兩論並記方式可能會導致中國國內反日情緒高漲。”

  2006年10月舉行的日中首腦會談上,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就啟動日中共同歷史研究一事達成一致,首次會議於同年12月召開。本研究目的在於構建客觀歷史認識、促進相互理解,日中各派出了10名專家。(完)

[PR]
by yaponluq | 2008-07-23 00:55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中国网民邻国印象调查
[YouTube] 意外!?中国讨厌的国家是韩国?(中文字幕)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pGPxns6IQU
━━━━━━━━━━━━━━━━━━━━━━━━━━━━━━━━━━━━━━


中国人の隣国にたいする意識調査

http://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7-12/12/content_7232435.htm

(抜粋)
远亲不如近邻。
在中国漫长的陆地和海岸边界线上,至少有20个国家在地理位置或实际交往中与中国有着密切的联系。山水相连,再加上类似的人文风景和历史传承,是否可以成就休戚与共的邻里关系?以年轻人为主体的中国网民,究竟对“邻居”的印象如何?2007年下半年,《国际先驱导报》联合天涯社区开展的“中国网民邻国印象调查”,为回答上述问题提供了一份范本。
或许它并不能反映中国人对邻国印象的全貌,但至少从一个侧面让我们看到,中国网民对祖国周边时局的关心,以及对国家命运和前途的关切

【数据库】中国网民邻国印象调查数据(部分)
1、在中国的邻国中,你去过哪些国家?
  中国の隣国のうち、行ったことがあるのは?
A、一个也没去过。34.2% (どこにも行ったことがない)
B、马来西亚 10.4% (マレーシア)
C、日本 7.3% (日本)

2、如果你去过这些国家,是因何而去?
  (行ったことがある方、その理由は?)
A、旅游 69.4% (旅行)
B、其他 25.9% (その他)
C、出差 3.3% (出張)

3、在20个邻国中,你最喜欢的国家是哪一个?
  (20カ国ある隣国のうち、もっとも好きなのは?)
A、巴基斯坦 28.0%  (パキスタン)
B、俄罗斯 15.1%  (ロシア)
C、日本 13.2%  (日本)

4、你不太喜欢的国家是哪一个?
  (あまり好きではないのは?
A、韩国 40.1% (韓国)
B、日本 30.2% (日本)
C、印尼 18.8% (インドネシア)

5、你通过什么渠道获取有关中国周边邻国的信息?
  (どんな方法で隣国の情報を得ていますか?)
A、互联网 65.3% (ネット)
B、书刊、报纸、电视、广播 26.0% (書籍、新聞、テレビ、ラジオ)

6、你是否认为中国的周边环境很安定?
  (中国の周辺は安定していると思いますか?)
A、还需我们时刻保持警惕 88.7% (常に警戒が必要)
B、说不清 6.2% (わからない)
C、中国周边很太平 5.0% (安定している)

7、如果你认为中国周边环境不太好,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中国の周辺の状況がよくないとしたら、もっとも心配なのは?)
A、领土纷争 33.9% (領土紛争)
B、外部势力作梗 30.8% (外部勢力の妨害)
C、历史问题 11.9%  (歴史問題)

8、如果邻国可以替换,你最希望哪个国家与中国为邻?
  (隣国を取り替えることができるとしたら、どの国が隣になってほしい?)
A、瑞士 43.4% (スイス)
B、美国 22.3% (アメリカ)
C、加拿大 3.7% (カナダ)



日本:爱恨交织的情愫 (日本に対するアンビバレントな感情)

“中国的两个邻居很有意思,日本把做过的事说成没做过,韩国则把没做过的事说成自己做过了,甚至别人做的事也归入自己名下。”网友的形象描述,道出了韩国和日本在中国网民心中的形象。
尤其面对日本时,中国人的心态无疑是矛盾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网民“最喜欢的国家”中日本排名第三,但同时也有超过30%的人选择日本为“不太喜欢的国家”。“由于历史的原因很是讨厌它,不过它却有不少地方值得我们学习,他们的民族有不少特点值得我们反思。”读者翔扬在调查后面写下了长长的一串解释,其中更多是对日本的爱恨交织。
“日本的国民素质比较高,经济发展水平更快,文明程度也很高。”于美华表示,网民对日本由过去一边倒的厌恶到现在一分为二地看问题,本身是一种进步。但她同时强调,日本在中国周边安全上可能制造的麻烦仍然不能忽视,“其中最主要是台湾问题”。
对于于美华的提醒,网民也有一定的认知。“不仅在历史问题上死不认账,未来中国东南部爆发冲突的可能性中,日本仍是心腹大患。”一位网友如是表达着担忧。
[PR]
by yaponluq | 2008-03-11 20:52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明日の試合の守備は凶悪・残忍にやれ
上層部による明確な指示があったのです

谢亚龙 / 謝亜龍
e0113320_23414235.jpg

蔚少辉 / 蔚少輝
e0113320_011689.jpg

蔚少辉赛前深夜动员话语煽情 中日战国脚深知使命感

http://sports.sina.com.cn/n/2008-02-20/14383483472.shtml

2008年02月20日14:38 体坛周报

  记者金文报道

  19日深夜,领队蔚少辉逐一到球员房间谈心和聊天,要求20日打日本队绝对不能输球。蔚少辉说:“拿出你们的血性和斗志来,想办法去进球,结束10年不胜的尴尬。”

  高调出战韩国落败,国家队管理层对“抗日”变得低调。中国足协一把手谢亚龙依然和国家队在一起,截至19日晚他和主管国家队的南勇还没有给全队开会,不过谢亚龙还是和一些内部人士谈到了如何打日本,“对付日本这样的球队,你给我上去就踢,打出勇猛顽强的作风和气势。”

  相比于足协高层的含蓄,蔚少辉更为具体。他首先到一个房间说:“明天防守时一定要凶狠,不能让日本队的气势起来。现在大家都在看着我们,这里面有很多的情结。不管如何,这场比赛不能输。”(明日の試合の守備は凶悪・残忍にやれ、日本を調子に乗らせるな。みんなが屈折した感情を持って俺たちに注目している。どんなことがあっても負けられないんだ)在观看日朝比赛录像时,就有很多球员感觉热血沸腾,蔚少辉的话语很煽情,以至于不少球员当着他的面说:“领队放心吧,子弹不拐弯也要硬上。”

  在另外一间房子里,蔚少辉先是和队员开了几句玩笑,然后话题马上转移到了破日上。他说:“这同样是一场压力巨大的比赛,很多因素决定了不能输。所以,明天的比赛中你们必须拼到底。在比赛中有进球能力的球员,不管是前锋还是中场,都要想办法进球。一定要比此前比赛中的表现更狠点,要有120%的拼劲。争取早进球,这样就会压住对手的气势。”对于那些老队员和有与日本队比赛经验的球员,蔚少辉叮嘱他们,要起好带头作用,让队友知道如何去做。

  在蔚少辉结束深夜动员之后,很多球员有了一种至高无上的使命感,某球员说:“我们从现在开始就琢磨如何在场上打得更好,没有战胜韩国就有抬不起头来的意思。如果再不战胜日本,干脆找个地缝钻进去吧。领队逐一到我们的房间聊天,虽然没有明说一定要战胜日本队,但是我们知道领导层的心情其实和我们一样。没有拿下韩国,领导没有批评,其实这比批评更让人难受。领导的话是对的,什么恐韩、恐日,都是心理作怪,上去就给我踢,保证会有好的结果。”
e0113320_023414.jpg

杜伊亲自指挥源于高层指示 家乡倒戈谢亚龙险落泪

http://sports.sina.com.cn/n/2008-02-21/10233485424.shtml

2008年02月21日10:23 体坛周报

  特约记者黄铮重庆报道


  作为中国足协的掌门人,谢亚龙或许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在自己的家门口遭遇重庆老乡的倒戈,而且还是用他自己的家乡话!难怪谢掌门在中日之战赛后来到国足更衣室时,鼓励国脚们不要泄气之时,差点自己都掉泪。

  输给韩国队后,身为东亚联盟主席的谢亚龙不仅仅因为球队的成绩不理想而感受到压力,球场外的事务尤其是女足赛场上发生的那一幕,客队直接与08奥运会联系起来,更让他感觉压力巨大。在这种情况下,谢亚龙本人迫切希望男足能够拿下日本队,从而来缓解这种压力。国足内部也很清楚,单靠福拉多,国足很难在与日本队的比赛中有所作为。在这种情况下,杜伊自然而然地被推上前台。在这之前,特别是去年迪拜热身赛惨败后,杜伊本人曾希望提前从法国返回,但在足协领导特别是谢亚龙的劝说下,杜伊才不得不收回这样的念头。如果不是此番得到了高层指示,杜伊断然不会亲自指挥中日之战。

  而谢亚龙除了将杜伊推上前台之外,在昨晚比赛之前的赛前准备会上,还专门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和队员们作动员。谢亚龙在动员中称,中国队已经有10年没有战胜日本队了,应该结束这段历史。说着,谢亚龙讲起了抗日战争期间重庆所遭受到的耻辱,日本人在战争期间如何对重庆实施轰炸、重庆人民如何遭受到日本鬼子的蹂躏。谢亚龙说:“在重庆这个地方,输谁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输给日本队!”而且,谢亚龙还明确要求:“今天必须是载入历史史册的一天,中国队必须要战胜日本队!”因为谢亚龙的动员,国足晚到了赛场。

  尽管杜伊走上了前台,但中国队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拿下对手。临近比赛结束时,主席台对面的看台一角首先喊出了“谢亚龙下课”的口号。而距离比赛还有3分钟就要结束时,主席台旁的看台上出现了一浪高过一浪的“谢亚龙,下课!”“国足解散!”的口号。而且,这些口号还是用重庆当地话喊出来的,这让作为重庆人的谢亚龙好不难受、好不尴尬。数天之前,当谢亚龙随国足前往训练场时,重庆老乡还给谢亚龙极大的面子,高喊“谢亚龙,加油!”但在成绩与结果面前,老乡也翻脸不认人了。

  比赛结束之后,谢亚龙和南勇一起来到了国脚更衣室。输球之后,国足更衣室内的气氛压抑,但谢亚龙还是强打精神,鼓励队员们打好比赛,“今天大家的表现不错,大家在场上都是在拼,而且拼出了血性。虽然输球了,但大家千万不要感到有压力,如果说一定要追究责任的话,这个责任由我来承担!大家应该把头抬起来,不要因为一场比赛的失利而灰心。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比赛是3月26日在昆明和澳大利亚队的比赛,那场才是检验我们真功夫的时候,现在的这些比赛都是为3月26日的比赛进行准备。”

  据国足内部人士介绍,“老谢是真想赢下这场比赛,输球之后,在休息室和队员说话时,眼泪都差点掉下来。他也不容易啊!输球之后,大家都在骂他,而且还是用家乡话!这真的是很伤感情的。”
e0113320_03497.jpg


試合前に「重慶大爆撃」持ち出し激励

http://www.sponichi.co.jp/soccer/news/2008/02/22/04.html

 21日に発売された中国のスポーツ紙「体壇週報」は、20日の東アジア選手権の日本―中国戦で、日本の選手が多くのラフプレーを受けたことに関して「中国チームは自らに最も野蛮なチームというレッテルを張った」と批判する記事を掲載した。さらに、中国・李が鈴木の首をつかんだことを挙げ「いかにバランスが崩れた心理状態だったかが分かる」とした上で「すべての選手が興奮していては試合に勝てるわけがない」と批判した。

 また同紙によると、試合前に行われた中国チームの会議で、東アジア・サッカー連盟の謝亜龍会長(中国サッカー協会副会長)が旧日本軍による重慶大爆撃など歴史問題を持ち出して選手を激励したという。重慶出身の謝氏は会議で、戦争中、重慶がどのように爆撃されたか、重慶市民がいかに「日本の鬼子」(日本人のべっ称)にじゅうりんされたかなどについて話した上で「重慶では絶対に日本チームに負けてはならない」とくぎを刺したという。ある選手は同紙に対し「試合とあまり関係がない抗日戦争の話を繰り返した。とても大きなプレッシャーを感じた」と不満を漏らした。

[ 2008年02月22日付 紙面記事 ]
[PR]
by yaponluq | 2008-02-26 23:47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BBC 点评:被中国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BBC 点评:被中国官方操控的反日风潮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4460000/newsid_4464400/4464473.stm

学者点评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


最近,在游行示威遭到严格限制的中国,发生了波及到20多个省区的近40个城市的反日游行示威,确实罕见。更为醒目的是,三大中心城市北京、广州、上海,一向是中共要力保政治稳定的重中之重,最怕在这几大城市出现大规模的街头政治,定要严防死守。平时,就连一个人、几个人的示威也绝不允许。而现在,三大城市,不但都有游行示威,且规模都在万人以上。尽管外界怀疑反日风潮由官方操控,但中共官员在回答这样的提问和指责时,铁嘴钢牙,一律否定。

大陆发生反日风潮,在引起日本的强烈抗议的同时,也受到境外媒体的高度关注,跟踪报道和热点评论不断,英国《卫报》形容为"火山大爆发",还出现"反日浪潮如火如荼蔓延全华"这样耸人听闻新闻标题。同时,担心失控的舆论也不在少数,在我接受过的境外媒体采访中,几乎每个记者都要提出这样的问题:"你觉得反日风潮是否会失控?"

在我看来,中国的反日风潮,既没有"如火如荼",更不会发展到"失控",因为,中共现政权牢牢掌控着反日风潮的节奏、过程、力度和规模。

当然,在黑箱中国,外界很难拿出铁的证据,但仔细分析这次反日风潮的一些现象,还是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1, 被控制大城市反日风潮的中心和顺序

迄今为止,中国的反日风潮有两次高峰,皆由南北两大城市扮演中心角色,每次高峰持续两天,之后是官方的警告。

第一波风潮由南北两大中心城市完成:4 月9日是政治中心北京,10日是珠江三角洲经济发达地区的中心广州及深圳。风潮过后,北京市公安局于14日发出警告:游行示威必须依法向相关机构申请并得到批准,而"对没有得到相关机关许可的示威,将依法追究责任。"果然,北京没有再出现游行示威。

第二波风潮也有南北几大城市来完成:日本外相访华前的4月16日,在长江三角洲经济中心的上海及杭州发生示威,北方大城市天津也同时出现示威。17日,仍然是北方的辽宁省省会沈阳和南方的四川省省会成都等出现游行。

风潮过后,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焦扬发出警告:"凡举行集会、游行、示威活动的,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会游行示威法》的规定,向公安机关提出申请并获得许可,……不要参加未经批准的游行活动。"同时,上海市公安局还宣布:"抓捕了极少数混迹其中的违法人员","并将依法惩处。"

这类事后的官方公告颇有吊诡之处,北京和上海的当局都是在游行完成后才发布公告进行警告:游行示威必须事前申请并获得许可,否则便是非法行为,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而号召两波反日游行的信息,早在网上广为流传,可以说是事先张扬的"游行示威",为什么官方不在游行前发布警告,而要在游行后发布?

与此同时,中共最大的纸媒喉舌《人民日报》在4月17日发表题为《从构建和谐社会看稳定》的评论,再次重谈邓小平的老调:"中国的问题,压倒一切的是需要稳定。没有稳定的环境,什么都搞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掉。"三大门户网站都把该评论置于新闻首页的醒目位置。

所以,以我的判断,不会再有第三波反日游行高潮。因为,当局发出警告已经很明确:街头反日到此为止。

2,控制风潮的规模和力度

三大中心城市的反日风潮,在参与人数、反日方式和行为力度等方面,基本雷同。

承担反日风潮中心的大城市,其参与人数大都被控制在1-2万之间,如北京、上海和广州。其他类型城市控制在几千人以内。

各城市游行示威口号和标语基本雷同,诸如:反对日本"入常",抗议新版教科书,保卫钓鱼岛、要求日本道歉、号召抵制日货。

各城市反日风潮的力度也基本雷同,除了焚烧日本国旗和小泉画像之外,抗议行动中大都有少量暴力行为,如,投掷石块、瓶子等杂物,砸毁日本使馆等建筑的窗户,沿路攻击日本车辆、日本餐厅、日资企业广告招牌等。最严重的暴力发生在游行之外,两名日本大学生在一个餐厅里被人用啤酒杯和烟灰缸击中头部。

同时,街头反日之前的网络反日,可以作为参考数字。网路反日活动,可谓群情激昂、名山名海,签名者高达二千八百万,而各城市参加游行的人数最多只有2万多人。两种活动的参与人数简直不成比例,前者高出后者1400倍。如此巨大的差异,不能不让人充满疑窦。

同时,中共政权也表现出一贯的权力恐惧,在允许反日示威蔓延之时,同步加强对异议人士以及反日活动人士的控制。除了严控每到敏感时期都要加以严控的"敏感人士"之外,还把一些反日爱国民间组织的负责分批请到郊外"度假",比如,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爱国者同盟网、抵制日货联盟等传统反日团体的负责人,分批送到北京郊外,把他们安排在一家会议中心内,只让他们打球、游泳,而不准他们外出。

3,被操控的内外有别的宣传模式

最明显的操控发生在媒体报道方面。中国现行的体制下,多个中心城市出现如此规模的游行示威,肯定是罕见的大新闻。所以,世界各大媒体都在显著位置加以报道,并配以大量的图片、访谈和评论。而中共官方却同步发出指令,在国内媒体上为反日风潮降温,致使中国媒体一片沉默,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除了新华社发出了几条简短的新闻之外,其他的电视、广播、报刊则是一片空白。互联网也保持沉默,官方网站和门户网站无报道,就连一些著名的民间BBS也没有多少相关帖子。甚至开放度高于国内媒体的凤凰卫视,也鲜有相关的新闻报道。

然而,新华社提供给外国媒体的英文通稿,则比较积极且详细地介绍游行示威的情况,并有夸大参与人数和国人反日情绪之嫌。比如,新华社16日英文通稿报道说:上海示威人数达到10万人。而几大外国驻中国的媒体,如美联社、法新社、BBC以及日本媒体报道的人数,少则几千人,最多也只有2万人左右。

显然,这种内外有别的宣传模式,既为了国内的稳定,也为了使之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既为了显示中共政权尊重民意及其游行示威的权利,又为了现政权的对外政策有着深厚的民意支持,以达到阻止日本"入常"的目的。

这是中国新闻界的最大悲哀:大凡全世界都在关注的中国大新闻,独独是中国媒体"置身事外"和"无动于衷",国内发生的越是具有新闻价值的轰动性事件,中国新闻人就越要被迫缺席。但,这悲哀绝不仅仅是政权所为,也是各媒体及其新闻人的驯顺所致,谁让他们甘愿充当"喉舌"、或主动或无奈地与垄断体制合作呢!既然官方已经恩准了这些街头抗日活动,媒体为什么不敢报?假如有几十家媒体同时加以报道,中宣部又能如何?

4,被恩准的话题和勇气

在民众的公共参与被严格控制的环境下,中国的国家大事也被严格分为"可谈论的"和"不可谈论的"。关心时政大事的人们,大都只能就"可谈论的话题"和"可做之事"来表达"忧国忧民"之情。而反美反日反台独的爱国主义,目前已经变成了官民共同认可的唯一"政治正确",也是唯一可以大肆谈论且可有限制地行动的"重大国事"。所以,被垄断喉舌误导的、也被恐怖政治压制的爱国者们,只有通过关注这一绝对"政治正确"的国家大事,来表达忧国忧民之"社会责任感",最高调抵制日货的年轻一代及中产白领们,也能借此把"被恩准的勇气"发挥到极致。

然而,被操控的民意再强烈,到头来还是伪民意;在充满政治恐怖的舞台上操办的爱国团体操,不能不被"真诚"的虚情假意所导演;只能向大海那边发出的呐喊,不过是精心计算过的勇气而已。特别是那些用石块反日的国人,懦弱得近于下流。
[PR]
by yaponluq | 2008-01-16 00:27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中国の学者 : 中国は反日宣伝をやめるべきだ
中国の網易という、フツーの中国人が普通に閲覧できるサイトに転載された文章です。日本の某ブロガーが日本語訳していますので、よろしかったら探してみてください。日頃、中国のサイトから“転載”しまくっていますが、日本人の個人のブログへのリンクを貼るのは気がひけるのです。
なんだか最近、中国の言論人が歴史問題において冷静さをもとめる文章を発表するようになってきたような気がします。気のせいでしょうか。
━━━━━━━━━━━━━━━━━━━━━━━━━━━━━━━━━━━


学者葛红兵: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LINK

  葛红兵说:“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他认为,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宜展出,只能作为学者专家的研究资料。

学者葛红兵

近日,知名学者葛红兵撰文称“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他认为,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这种宣仇式纪念和宣传只会让参观者内心充满仇恨。

葛红兵认为,日本人民也是二战的牺牲品,而我们的宣仇式教育二战纪念宣传,是直接的反日宣传,仇日宣传。

对于葛红兵的观点,有网友认为,中国的抗日纪念馆基本论调是这场战争是日本少数(或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挑起发动的,是日本军国主义的产物,广大日本人民也是受害者,是被日本军国主义、愚忠德天皇至上给蒙蔽、欺骗了的。网友质疑:“这难道还不客观公正?难道是宣传仇恨么?”

18日上午,新民网联系了葛红兵。首先,葛红兵向新民网解释了“宣仇”的含义,他说:“所谓‘宣仇’就是简单地把中国人引导到对日本人的仇恨和民族灭绝当中。”

他还说,“如果一个民族永远是内心充满了仇恨,那将非常可怕,会遭到全世界的憎恨。”

之后,葛红兵再次向新民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各地二战纪念宣传是以宣扬仇恨为目的,应尽早停止这种宣传。

葛红兵说:“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他认为,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宜展出,只能作为学者专家的研究资料。

对于近期日本成立超党派议员联盟,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反日”照片,葛红兵说,“我愿意正面理解他们的行为,理解为是出于中日两国友好未来”。

随后,葛红兵还进一步向新民网阐述了他的观点,他认为中国在纪念二战时应自我反省,他说,“二战中,日本人酿下的恶果,不仅是日本单方面的责任,中国也有责任。”

最后,葛红兵认为,纪念二战应以宣扬和平和爱为目标;纪念二战应以对战争的反对、对人类遭受战争伤害的悲悼为目标。(章文君)

(来源:新民网)


葛红兵,1968年生,中国当代有代表性的新生代学者、作家。文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博士生导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研究员、英国剑桥大学高级访问学者、贵州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研究会理事。已在海内外出版长篇小说《我的N种生活》、《沙床》、《财道》、《未来战士三部曲》等六部,其创作因“深入的剖解及批判意识”而享有世界声誉,每一部都曾登上畅销书排行榜。


葛红兵: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转自作者博客

图片,不利于“人性”教育,尤其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让他们直接看那些血腥图片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我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参观过无数的二战纪念馆,那些国家都是深重地受到二战伤害的,他们受伤的程度不比我们轻,但是,在他们的纪念馆中,很少看到这种鲜血淋漓的照片。孩子还年少,应该让他们在对二战的纪念中知道:人类最终是善的,人类是美好的,明天是和平的,我们要珍惜和平,保卫和平。我写过《英国人怎样纪念二战》的文章,我们应该向英国人学习。

二战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应该学习南亚各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纪念二战的经验,在他们的国家中没有仇日的情绪,相反他们和日本相处很好。我们也应该学习法国和英国的经验,他们没有仇德的情绪,他们和德国合作得很好。50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天天说:我们落后是因为日本侵略造成的,我们现在还没有修补好创伤。

仇恨是毒药,是毒害人的心智的毒药,也是毒害一个国家的心智的毒药。

一战失败之后的德国,正是被仇恨毒害,才再次发动了二战。而从这个教训我们也应该知道:对一个发动过战争的国家的惩罚以及道德蔑视、指责应该有限度,越过限度其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不应该用罪人的方式来对待罪人:反复地要求一个罪人道歉,用羞辱他们的方式(要求他们下跪)“教育”罪人,都是不正确的,岂不知,在这之中,我们是犯了和罪人同样的过犯。

宽容是医治创伤和人性的良药: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

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而不应以宣仇为目标;纪念二战应以对战争的反对、对人类遭受战争伤害的悲悼为目标,而不应过分地从一个国家的角度宣扬对另一个国家的仇恨、培养敌视心态为目标。


葛红兵 【转载】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http://blog.phoenixtv.com/index.php/uid_662653_action_viewspace_itemid_869889

葛红兵 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
http://blog.sina.com.cn/u/473d280c010007pm

━━━━━━━━━━━━━━━━━━━━━━━━━━━━━━━━━━━
復讐心あおる反日教育やめるべき、大胆発言の文学者に非難殺到―中国
RecordChina
2007年6月18日、中国の著名な作家・文学研究者の葛紅兵(グー・ホンビン)氏が先日、「復讐心をかきたてるような反日教育はやめるべき」と発言、国内で大きな波紋を呼んでいる。中国各紙が一斉に伝えた。

葛氏は、中国各地の抗日戦争記念館の展示が復讐心をかきたてることを目的とした反日教育だとして、「もし民族の心に永遠に復讐心が満ちているようなことになれば、それは恐るべき事態だ。(そのような民族は)最終的には全世界の憎しみを買うことになるだろう」と指摘し、当時の日本の一般市民も犠牲者だったことを理解するように反日教育の転換を訴えた。また平沼赳夫元経済産業相が会長を務める、中国の反日写真の撤去を求める超党派の議員連盟の活動についても理解を示した。

葛氏の発言に対し、ネットユーザーを中心に大きな批判が巻き起こっている。「中国の歴史教育は一貫して日本人民も戦争被害者と規定しており、罪は戦争に導いた一部軍国主義者が負うものだとしている。このような中国の歴史教育も復讐心をかきたてるものと言えるのか」などと葛氏と全面対立する批判が多く見受けられる。
━━━━━━━━━━━━━━━━━━━━━━━━━━━━━━━━━━━

数日後… 
葛紅兵は自信のブログの該当記事を削除し、新浪BLOGでは謝罪しました。


葛红兵 【转载】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http://blog.phoenixtv.com/index.php/uid_662653_action_viewspace_itemid_869889
          
对不起,您请求的页面或者进行的操作没有找到


葛红兵 中国:你该如何纪念二战?
http://blog.sina.com.cn/u/473d280c010007pm
          
近日我关于纪念二战方式问题的个人日记体博文,被网络媒体重述、报道、摘引并引起重大争议,其影响是我始料不及的。数天前我已要求新浪博客以外其他网站撤除对该文的转载、转摘、编引。现我正式收回该文,将它最终从新浪博客删除。我不是中日关系史学者,该文也不是对中日关系作深入学术研究之后的学术性成熟见解。该文给许多读者的民族感情造成伤害,我表示歉意。该文给网站带来影响,我表示歉意。谢谢同事们的批评。谢谢读者们的关注。


━━━━━━━━━━━━━━━━━━━━━━━━━━━━━━━━━━━

星岛环球网 : 葛红兵是不是卖国贼?
星岛环球网 : 中国人仇日是仇恨教育所致
[PR]
by yaponluq | 2007-06-21 02:05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水谷尚子:战争罪责反省态度日德之比较
水谷尚子:战争罪责反省态度日德之比较
http://www.lhlyrk.gov.cn/show.aspx?id=2103&cid=24
[日期:2005-08-16]
凤凰卫视8月16日消息 据德国媒体报道,水谷小姐应邀请于东亚地区二战结束六十周年之际撰文,她持高度谨慎的态度,反复审阅译文。她指出,中国不少媒体对她言论的报导有歪曲的成分。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媒体频繁地通过比较德国和日本对二战反省的态度高调批评日本。针对中国方面的批评,以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为代表的保守势力反驳说:德国将所有的罪行都转嫁给纳粹,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省。笔者认为这两方面的看法都是不全面的。二战后,在德国和日本都有人认真反省当年的侵略战争。日德两国对二战反省的巨大差异在于是否将“对过去的清算”与“是否将国家新旧体制分离”两方面结合起来。在这个问题上,德国彻底地进行了“体制分离”。在日本却相反。

“体制分离”即纳粹德国同二战后民主制度下的联邦德国属于根本不同的体制,否则承担战争责任的观点就不可能成立。此种观点的基础是由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 Karl Jaspers)提出的罪责分类说。雅斯贝尔斯将有关战争的罪责分为“刑法”、“政治”、“道德”和“本体”四个层次。1985年,德国总统魏茨泽克在法西斯德国无条件投降四十周年纪念活动上发表的著名演说就是在雅斯贝尔斯的罪责分类说的基础上架构的。依照这种学说,“道德上的罪责”和很难下定义的“本体上的罪责”应当由国民来承担,但是追究“刑法上的罪责”仅限定适用于参与实施纳粹罪行的战争罪人,所以不少国民能够避免被判为法律上的“罪犯”。以这种方法使得“作为集体的责任”同“转嫁罪责”并存。当然,如果以此批评“德国国民将罪行转嫁给纳粹从而逃避了责任”则是不恰当的。可是,将现有体制与纳粹德国彻底分离仍不免会被人看作是德国求得近邻以及国际社会承认的一种策略。

相反,由于战后美国对日本实施的占领政策使得日本发动战争的责任问题没能得到彻底追究。盟国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虽然知道裕仁天皇对战争负有基本责任,但是为了顺利进行占领,他仍然保留了日本的天皇制,并维持一部分日本的政治文化传统。从而以真正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方式,在日本历史传统的基础上建立民主制度。由此,岸信介之类的战争支持者作为旧体制下的政客、经济界人士得以在战后接连重返社会。

另一方面,美军在二战中对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以及在东京和其他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空袭造成了众多平民的伤亡,老人、妇女、儿童是其中的主要受害者。因此战后日本民间兴起一股“再不求战”的强烈厌战意识。这种意识甚至得到保守派的认可,进而在日本社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支持。另外,1972年签署的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指出:“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中国放弃对日本的赔偿要求。”此举令广大日本人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心存感激,日本左翼运动和民间的和平运动更是倍受鼓舞。由此来看,与日本的民间反战意识相反,德国的“再不发动卷入战争”的承诺是由德国政府做出的。简而言之,日本的反战是自下而上的,德国的则是自上而下的。

再有一个必须考虑到的因素是,由于冷战日本没能在战后之初与中国、韩国等二战中受害的亚洲国家进行旨在解决问题的政治对话。在美国占领时期,日本与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建交外交关系,后来虽然恢复了外交,但是权威主义制度下的中国,由于与苏联对立,渴望与日本保持友好关系,因此长年没有表明追究日本战争责任的态度。中国方面有关日本战争反省态度的批评也是随着冷战结束苏东结构崩溃而逐渐明显增加的。

在日本,有不少民间人士通过不懈的努力挖掘出战争中加害者与被害者的记录。在经历过言论自由受到束缚的战争时代的人群中有人因为昭和天皇这个“障碍”而对于讲述战争时期的经历心存恐惧,选择了保持沉默。但是还是会有一些经历过惨境的老兵,或者是因为良心上受到的谴责、或者是因为再也不想让后辈经受战争、或者是寄希望于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来卸下心理的重担,讷讷作证。尤其是当年的一些低级兵士现在平静地告发了军部和自己的非人道行为。日本的学者、社会活动家、新闻工作者跟战争加害者握着手流着眼泪搜集历史的证据。讲述者和记录者双方都抱有“再不求战”向往绝对和平的愿望。故此,日本民间人士逐渐揭露了像731部队全貌这样的日本在战争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的事实。但是中国媒体只剪下这种“结果”的表层部分,目的在于谴责日本而“使用”。

打破僵局是不容易的,但当前能够做到的事情就是希望在中日之间达成一种共识。中日之间虽然尚未进行德国与邻国之间就战争问题进行的政治性对话,但是日本国内并不是对历史毫无反省。具体地说,中国人应该最终了解到,战后的日本以民间为主在认真不断地开展和平主义活动。


作者简介:

水谷尚子,1966年出生。现任日本中央大学非常任讲师,重点研究中国近现代史,中日关系史。曾参与编纂《在中国进行反战活动的日本人》一书,并在《季刊战争责任研究》等杂志发表诸如《1644部队的组织活动》等大量关于中日战争研究方面的学术文章。

水谷尚子曾在北京、台湾等地长时间读书。她的发言引起了很大反响,使她一时在中国成了名人。出于误解,不少中国观众责骂她,愤怒的群众甚至一度包围了她在中国人民大学居住的宿舍楼。不仅中国的新华社等主要媒体大量报导她的言论和有关争论,日本产经新闻等重要媒体也参与了讨论。中国的媒体说,在日本媒体看来,水谷是日本的代表,而东史郎不是。

[PR]
by yaponluq | 2005-08-16 23:18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中国人記者が見た民族主義
一个记者眼中的民族主义
http://pinglun.youth.cn/xzjt/t20040421_3084.htm


刘小彪(整理)

  近年来,中国民间反日情绪高涨,这背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民族主义的兴盛。那么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为何日益高涨,民族主义兴盛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不仅我们中国人在思考,而且中国的周边国家也在密切关注。尤其是在2003年中日之间发生了一系列的相关事件后,这些问题更成为中国和亚洲谈论的一个热门而又沉重的话题。2003年的最后一天,韩国第二大电视台----MBC电视台赴华采访队(以下简称MBC)就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和中国的民族主义等问题在北京采访了《外滩画报》编委、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访问学者刘小彪先生。此前他写的有关“中国威胁论”的专著和一些中美、中日关系方面的评述文章,受到外界关注。

  民间反日情绪高涨的四个原因

  MBC:为什么中国民众现在的反日情绪如此高涨?

  刘小彪:这是一个大的话题,需要做系统的研究,我现在能向您提供的只是作为一名中国青年记者的看法。

  在我看来,中国民间反日情绪高涨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历史伤痛;第二,现实磨擦(包括近来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第三,中国的某些宣传思想和媒体报道;第四,中国民族主义的兴盛。前三个原因加上国际格局的变动和中国国力提升带来的民族自信心的增强等因素共同催生了当代中国民族主义,但此后中国民族主义的兴盛反过来又对前三个方面起到了某种强化或凸显的作用。

  媒体报道从“浪漫”走向“愤怒”

  MBC:我很关心你刚才提到的中国某些宣传思想和媒体报道方面的原因,能进一步详细说明吗?
  
  刘小彪:前些日子,我曾到中国国家图书馆翻看20年前的《人民日报》,重新阅读那时的文章,感触良多。比如,1984年1月15日《人民日报》第7版刊有一篇题为“札幌之夜”的散文,作者蒋元椿曾任《人民日报》国际部主任。这篇散文讲述了作者在日本札幌一个小吃店吃晚饭的经历。这篇文章的结尾是这样写的:(店主人伊藤)“取出一瓶啤酒,打开瓶盖,斟满了3杯,举起一杯说,‘希望我们两国永远友好!’我们(作者和同伴老孙)站起来,举起了酒杯,3个人相对着把各自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我觉得这不是苦味的啤酒,而是甘甜的友谊之露。我们向伊藤告辞,互相深深鞠躬。推门走到街上,外面呼呼地刮着寒风,但是多么叫人觉得温暖呵,这札幌之夜!”

  这样的文章,我们现在很难看到了。

  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到现在的25年间,中国宣传思想和媒体报道的分水岭出现在1989年政治风波的前后。在1989年之前,中国知识分子的主流思想是“亲西方”和“反传统”。中国的宣传思想和媒体报道对西方也充满着一种“浪温情怀”。1989年政治风波后,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制裁。随后,中国政府开始着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大力倡导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教育,并特别强调中华民族的概念。我曾对《人民日报》做过一些粗浅的研究,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中国政治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人民日报》在1988年使用过“集体主义”或“爱国主义”或“中华民族”这三个词语的文章分别有14篇、113篇和237篇,而相隔一年后,到1990年,使用过这三个词语的文章却分别剧增为91篇、517篇和637篇。反差如此强烈,并且这类词语上升的趋势在此后的很多年里也一直持续着。

  中国政府当时这么做有它的道理,客观上也起到了很多积极的作用,比如增强了民族凝聚力等等。但由于种种原因,它也带来了一些负面的东西,比如,一些青年开始“非理性”地对外部世界“说不”。

  近年来,中国媒体在对日本和中日关系的报道中出现的大量“负面报道”既是对某些客观事实的反映,比如日本右翼势力的嚣张等等现象;同时也是中国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一种表现;当然这其中还掺杂着中国媒体在市场化过程中迎合读者的不良倾向等其他因素。

  中国民族主义已进入“高火险期”

  MBC:2003年,在中国发生了许多引人瞩目的事件,比如西北大学抗议日本留学生“辱华表演”的事件。你如何看待这一事件?

  刘小彪:西北大学正好是我的母校,我10年前在西北大学读的研究生,前不久,我到西安采访时,还回过学校,我对西北大学和西北大学的学生有一定的了解。事实上,西北大学的学生同中国其他所有大学的学生一样,在爱国、爱民族的方面是非常单纯和质朴的,他们没有什么功利思想和私心杂念,他们有的是一腔热血。无论是哪个时代,大学生都可以说是我们这个国家最可爱的人。我能理解学弟学妹们的游行举动,但我并不赞赏他们的行为。西北大学事件发生后,我看了境内外媒体的大量报道,也亲自询问过西北大学的一些师生,还曾经与一些日本人谈论过此事。我现在的看法是,日本留学生的表演是不文明的可耻行为。但他们的所作所为主要是缘于他们不高的道德修养和低俗的品位,他们这些人不管是在日本国内,还是到印尼、新加坡或者美国,他们都可能会有大致相同的表演。如果非要说他们是在有意“辱华”,我认为是“高看”了他们。

  事实上,我认为西北大学事件的关键不在日本留学生表演了什么,而在表演的时间和地点。我相信,同样的表演如果发生在“浪漫的”20世纪80年代肯定不会引发现在我们看到的如此强烈的反应,也许在那时根本就不是任何问题。然而事过境迁,现在的情势已大不相同了。中国民间的反日情绪日益高涨,中国的民族主义日渐兴盛,在这样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小的“火星”,都可能引发一场大的“火灾”;加之在大学这样一个“热血青年”聚集的地方,一个小的事件就有可能迅速演变为一场大的危机。

  西北大学事件应该让我们警醒!中国的民族主义已进入了一个“高火险期”。如果不尽快加以妥善地引导和科学地疏解,那么,这样的民族主义带给中华民族的将不是什么福祉,而是灾难。

  互联网上“沉默的螺旋”现象令人忧虑

  MBC:你怎样看待中国互联网上激烈的反日言论和民族主义情绪?

  刘小彪:毫无疑问,中国互联网上激烈的反日言论和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是中国一部分网民真实感受的客观反映,但它绝对不代表中国青年和中国民众的全部。在这个意义上,我称它是一种片面的真实和虚假的真实。

  事实上,分析一下互联网上激烈的反日言论和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首先我们看一下,主要是什么人在发言?是情绪激烈者。而那些相对温和的人一般是没有特别的愿望去发言的,所以我们在BBS论坛上很少能看到那种理性的、温和的发言,但这并不等于说在我们的周围没有理性和温和的声音;其次我们看一下,不同的人发言后的反映和遭遇:那些少量的、理性而又温和的发言一旦出现,便大多逃不脱被“追杀”的命运。而那些极端的、非理性的发言则大多受到了“追捧”,很少有人去“追杀”,因为同样偏激的人会惺惺相惜,而不同意见的温和者则相对更有一种宽容心,或者有时根本就懒得去理那些“无知无畏”的发言。如果事态能仅仅停留在上述这样一个层面,那倒也无妨。可怕的是,因为上述两种原因,在互联网上逐渐形成了一种令人忧虑的“沉默的螺旋”现象。即,情绪极端者不断得到鼓励,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势力越来越强,言辞也变得越来越激烈;而那些理性的温和者则不断遭到打压,声音变得越得越微弱,也越来越感到势单力薄和信心不足;而介于前两者之间的、人数众多的中间派则在极端言论的“耳濡目染”中逐渐走向了偏激。于是,互联网成了极端言论的天下。

  浏览一下中国几家主要新闻网站的BBS论坛:只要是关于日本的内容,绝大多数是言辞激烈的批评、谴责甚至谩骂。不管是谁,只要敢于对此说个“不”字,那必定会立刻被骂得狗血喷头,即使是堂堂的中国前驻日大使也要遭受人格侮辱。以至于一些中国学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为了不被网民痛骂为“汉奸”而特别要求记者不透露其姓名。

  极端的少数正在左右沉默的大多数

  MBC:你今天在接受我们采访中说了这些话,你不怕吗?

  刘小彪:我不怕。如果要怕的话,那就是怕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民族被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所“劫持”。

  现在中国互联网上的BBS论坛已经被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所占领。中国现在是世界上互联网用户第二多的国家,并且还在继续以很高的速度在普通民众中普及。互联网目前在中国的社会生活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互联网上的言论也对中国普通民众的思想有了越来越大的影响,尤其是对广大的青少年。如果互联网上的那种“沉默的螺旋”现象也扩展到我们社会生活中的相关领域,让极端的少数左右了沉默的多数,那么我们整个国家、我们整个民族就被彻底“劫持”了。想想我们所经历的事情,看看我们周围所发生的变化,这种可怕的苗头已经出现了。极端的民族主义正在从一种模糊的情绪演变为一种真正的信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沉默的多数”要大声地说话、勇敢地发言、义无反顾地承担起扭转局势的重任。

  一般来说,民族主义是建立在民族共同体成员对自己民族根深蒂固的热爱和对自己民族利益深切关怀基础上的关于民族的生存、发展和民族权利的思想观念。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曾发挥过不同的作用。但是在目前的阶段,当民族主义越来越表现出一种极端的情绪时,那它就只能是一把害人害己、货真价实的“毒剑”了。

  我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我反对的不是哪些人,而是那种极端的情绪。2003年中国国内如火如荼进行的中日关系大讨论的方方面面的代表人物,我都接触过,有些还是我的朋友。尽管我对各方的观点都并不完全赞同,或者无法完全理解,并与他们有过一些当面的争论,但我相信他们的出发点和动机都是爱国。我同样相信,那些互联网上持极端言论者绝大多数也是非常爱国的,动机和出发点也是善良和美好的。我只希望大家都能变得更加理性和更加宽容,这样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以及整个世界都是非常有益的。

  极端民族主义的矛头主要指向日本

  MBC:中国民众对待韩国和别的国家与对待日本的态度一样吗?

  刘小彪: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比较研究。但据我的感受,大不一样,中国民众对待日本的态度是很特别的。事实上,中国现在民族主义兴盛的一个主要表现就是民间反日情绪的高涨;换言之,中国目前极端民族主义情绪的矛头主要指向了日本。尽管中日两国间的经贸关系日益紧密,但中日两国间的政治关系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间大致是在“走下坡路”。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时,两国确立的是子子孙孙“世代友好”的原则;1978年,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时,两国确立的是“和平友好”的原则;而到了1998年,《中日联合宣言》发表时,两国确立的是“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友好合作伙伴关系”。从“世代友好”到“和平友好”,再到“友好合作伙伴关系”,这一方面说明,中日关系从“浪漫”走向了“成熟”;但另一方面也说明,两国之间的亲密度在下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和韩国的双边关系自1992年建交后却是越来越好。中韩之间没有中日之间那样的历史包袱,在中韩建交前,普通中国民众对韩国的真实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当然也谈不上什么特别强烈的感受。建交后,两国间的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日益密切。中国的普通民众,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韩国品牌的家用电器越来越多了,并且韩国的电视剧很吸引人,中国各地的电视台也在争先恐后地播放着韩剧和韩国的歌舞。

  总之,我所了解的中国人对韩国没有什么恶感。

  中国政府决不会有意去鼓动民族主义情绪

  MBC:目前中国普通民众的生活状况可能有些地方并不尽如人意,中国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矛盾也比较尖锐。国际上有人认为,中国政府是为了转移民众的注意力,疏解政府面临的压力,而在有意鼓动民族主义。你对此怎么看?

  刘小彪: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种论点是没有根据的。因为鼓动民族主义以转移民众视线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中央政府面临着“统治危机”。而目前,胡锦涛、温家宝等组成的中国新一届政府获得了中国民众的普遍认同,他们有能力,也有信心领导全国人民逐步解决中国社会生活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如果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在中国进一步兴盛,那带给中国的只能是统治秩序遭到破坏、社会稳定受到冲击、国家前途面临危险,而所有这些都不是中国中央政府所愿看到的。所以,大家应该相信中国政府决不会有意地去鼓动民族主义情绪。

(注:本文系刘小彪根据采访记忆整理,有删改。)
(2004-01-08)


━━━━━━━━━━━━━━━━━━━━━━━━━━━━━━━━━━━━━━━━━━━━━━━━━━━━━━━━━━━━

ブログ「思いつくまま」が日本語訳しています
http://blog.goo.ne.jp/sinpenzakki/m/200508

2008/06/15
[PR]
by yaponluq | 2005-08-15 19:54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