タグ:歴史 ( 9 ) タグの人気記事
新疆独立の未来への展望と分析 / 新疆独立前景的展望和分析
元は「维吾尔在线论坛」に掲載、現在は削除された模様。ブログやBBSに伏せ字を多用して転載されている。




维吾尔在线论坛对新疆独立前景的展望和分析
http://forum.fulingren.com/viewthread.php?tid=100032

2008年03月31日 星期一 00:53

王先生文章中指出,如果东土耳其斯坦独立的话,维吾尔人与中国移民之间将会发生大规模冲突,冲突中吃亏的一方是维吾尔人,因为武器,技术等各方面中国人占绝对优势,尤其作为半个军队的“生产建设兵团” 在冲突中起到决定性作用,此外13亿中国人作为他们的后盾,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绝对不允许东土耳其斯坦独立。

从表面上看就像 王先生所说得,目前东土耳其斯坦地区中国移民在各方面都比维吾尔人占绝对优势,这是事实,但是 王先生只看到问题的一面,没有注意另一面,也就是说 王先生并没有分析东土耳其斯坦中国移民的民族成分,爱国主义精神,对可能发生冲突的承受能力及他们的决心,没能准确估计维吾尔人的真实势力,并且对国际社会及外部势力在冲突中起到的作用等方面的观点也非常模糊。以我看, 将来可能会发生的民族冲突中,真正能跟维吾尔人抗衡的中国移民数量不会超过一两百万。原因是,我们首先仔细分析东土耳其斯坦中国移民的民族成分,生活在这一地区的7百万中国移民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 早期中国移民:
“早期中国移民”指的是在东土耳其斯坦生活了几代,也就是从左宗堂时期到1949年期间生活在这一地区的40-50万中国移民,这些移民的绝大部分同中国内地省份没有任何联系,不可能回到原籍,他们认为自己是半个东土 耳其斯坦人,其中大部分已经接受了当地民族的习俗,甚至一些人变为穆斯林,比如当年三区革命军队里也有早期中国移民,他们同样仇视***统治后转移过来的新移民,因为他们在政治,文化及物质方面同样受到了新移民的侵犯。***不信任这些早期移民,在政治,经济等各方面歧视他 们。比如 我当新疆人民广播台记者时,常常到南部地区采访,期间结识了做翻译工作的一位早期中国移民,他对我诉苦到: “我是一个早期中国移民,从小生活在维吾尔人当中,上维吾尔学校,政府不信任像我们这样早期移民,20多年 来一直做翻译,但新移民不到几天就是科长,局长,甚至县委书记,他们排斥早期移民。”据他介绍 他同当地人民的关系非常密切。在东土耳其斯坦这种中国人并不少,因此将来维吾尔人与中国移民之间发生冲突时,他们回避冲突,并且接受维吾尔政权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跟内地省份没有任何联系 。接受维吾尔政权,在这一地区成为“少数民族”对他们来说更为有利。这就是 王力雄先生忽略的第一点。

第二, 强迫转移到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
这些移民主要是从1950年至1970年 被***强制性转移到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他们总数在2-3百万左右,他们当初以“资产阶级”罪名转移过来知青,在国民党时期成长的知识分 子,行政官员及他们的家属 ,长期以来***阻止他们回老家,他们当中大部分仇视***,如果将来中国实行民主化,这些被强迫的移民不会呆在东土耳其斯坦,因为他们在各自老家都有一定的社会及物质基础,比如90年代初,几万中国移民在阿克苏举行***,要求回老家,最后政府施加压力,并采取各种措施平息了这次***。这些移民都有退路,因此他们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参与同维吾尔人的冲突。

第三, 流动及半流动的中国移民:
在东土耳其斯坦大概有1百万流动及半流动移民,他们受***“新疆是个好地方,新疆各民族人民欢 迎你”之类宣 传的影响,以赚钱,发财为目的才到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他们对东土耳其斯坦没有任何感情,每年都要回老家过年,他们身上不存在“爱国主义”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受***政治毒害,他们一心一意想着挣钱,因为他们都属于中国西北贫困省份,如果将来发生民族冲突,他们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跑回老家。

第四, 80年代后以“建设大西北”名义转移的新一代中国移民:
这些移民的数量在1百万以上,他们文化水平较高 绝大部分在政府机关任职,受到很深的政治毒害,大国思想严重,受所谓“爱国主义”教育,坚信“新疆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些中国移民将来成为维吾尔人的对手,但随着***政权的灭亡,他们身上所谓“爱国主义”思想也会减弱,再说他们的主要社会及家庭关系都在内地,因此他们到时候不大可能为中国拼命。

第五, 生产建设兵团的中国移民:
以我看,将来东土耳其斯坦独立,兵团将是维吾尔人最主要的敌人,维吾尔人当中有句话“最坏的中国人在兵团”,兵团受***政治毒害最深,并且仇视东土耳其斯坦的当地民族,在我印象当中他们总数超过3百万,主要战略性地处都被兵团占领,长期以来压迫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中国士兵的残留部分都在兵团,他们享受着最好的待遇,长期扎根在东土耳其斯坦基本上同内地省份没有联系,到时候为了保护这些利益,强烈反对东土耳其斯坦独立,因为他们没有退路。90年代后***加大对兵团的武装投入,成立“兵团民兵”,加 强军事训练,如果东土耳其斯坦独立,主要冲突可能发生在当地人民与兵团移民之间。

我的结论就是,如果中国解体,那么东土耳其斯坦的中国移民也会分裂,就像小小的巴壬乡发生起义时,整个南部地区的中国移民惊慌失措,将来东土耳其斯坦肯定会出现中国移民的大规模逃亡行动,因此 王力雄先生关于东土耳其斯坦的所有中国移民将来联合起来抵抗维吾尔人的观点根本没有依据,如果到时候中国军队或是13亿中国人都要干涉东土耳其斯坦的民族冲突,那么国际社会绝对不会允许这种行为。比如就拿东帝文来说 当时民族冲突发生在当地人民和印泥移民之间,如果当时印泥军队也参与冲突的话,那么联合国也会干涉,最终印泥移民滚回印泥,东帝文宣布独立。在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及科索沃的民族冲突中,塞尔维亚军队的参与受到国际社会的军事打击。也许有人认为“***当局以现在的速度转移移民的话,将来东土耳其斯坦还没独立,维吾尔人在数量上就会处于绝对劣势”,但是 东土耳其斯坦地区同样存在着阻止中国移民当地化的因素,其一,近10年来东土耳其斯坦的民族运动把主要精力放在阻止中国移民扩散上,其二,***当局把移民当地化的能力:转移移民的先决条件是为移民提供住处,工作等等,现在的中国人不像以前那么单纯,不会轻信***的陈词滥调,他们大部分认为“��不是我们的土地,不可能永远呆在这儿”,因此他们只想“赚钱,然后回老家”,此外加上东土耳其斯坦的种种不稳定因素,胆小怕事的中国人首先考虑的是“稳定”、“安全”。

看了上面的文章,可能有人会说:我们汉族自古有大一统思想,近代又有民族主义思想做支撑,我们视祖国的统一高于生命,所以可笑的“东土”分子对新疆汉人百姓的上述分析完全是异想天开、胡说八道。。。,但且慢,当一些生活在东部99.9%汉人聚居省份,远离边疆的“热血青年”们慷慨陈词的时候,只想问一句:现在为了祖国的统一,为了边疆的汉化大业,需要你立刻卷起铺盖去新疆、西藏。。。等地区扎根过一辈子,去面对可能的冲突中的家破人亡、流血牺牲,你是否愿意?



ブログ「大陸浪人のススメ」が翻訳してくださっています http://blog.goo.ne.jp/dongyingwenren/e/d0ed0d51a70e98586a394794468403ee
[PR]
by yaponluq | 2009-07-17 02:11
温家宝在日本国会的演讲(全文)
温家宝在日本国会的演讲(全文)
http://www.mfa.gov.cn/chn/wjdt/zyjh/t310780.htm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12日在日本国国会发表题为《为了友谊与合作》的演讲。
  演讲全文如下:

  为了友谊与合作

  ——在日本国国会的演讲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2007年4月12日 日本东京)

  尊敬的河野洋平议长阁下,尊敬的扇千景议长阁下,各位国会议员先生:

  今天,我有机会到贵国国会演讲,同众参两院议员见面,感到很高兴。我向在座各位,向广大日本国民,致以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向长期以来为中日友好做出宝贵贡献的日本各界朋友,表示衷心感谢和崇高敬意!

  这是我第二次到贵国访问。上一次是在15年前,也是在樱花盛开的四月。日本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感情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这次我访问贵国,是想了解日本的最新发展情况,更想为中日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尽一份力,做一份贡献。如果说安倍晋三首相去年10月对中国的访问是一次破冰之旅,那么我希望我的这次访问能成为一次融冰之旅。为友谊与合作而来,是我此次访日的目的,也是今天演讲的主题。

  为了友谊与合作,需要继承和发扬中日友好源远流长的历史传统。在绵延2000多年的交往中,中华民族和日本民族相互学习、相互借鉴,促进了各自的发展和进步。

  自秦汉以来,种稻、植桑、养蚕、纺织、冶炼等生产技术相继从中国传到日本,汉字、儒学、佛教、典章和艺术也为日本所吸纳与借鉴。日本先后十多次派出遣唐使,阿倍仲麻吕便是其中杰出的一位。他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并担任唐朝的重要官吏,与王维、李白等著名诗人结为好友。鉴真和尚东渡日本,五次渡海失败,以至双目失明,但仍矢志不渝。他第六次东渡成功时已66岁高龄。鉴真和尚把他认为能济世渡人的佛法传到日本,实现了多年的夙愿,前后花了12年。他为发展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献出了自己的一切。去年12月,河野洋平议长在中国文化节开幕式上说过:日本文化传统中散发着中国文化的浓郁馨香,表明日中之间有着割舍不断的因缘。我想说,中国文化传到日本,贵国的先人在保持日本传统文化的同时,又有了许多新的创造和发展。我还想说,明治维新后,日本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中国大批志士仁人来到日本,学习近代科学技术和民主进步思想,探求振兴中华之路,促进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中国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开展的革命活动,曾得到许多日本友人的支持与帮助。周恩来、鲁迅、郭沫若先生等先后在日本学习和生活,同日本人民结下了深厚情谊。

  中日两国友好交往,历时之久、规模之大、影响之深,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是罕见的。这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历史传统和文明财富,值得倍加珍惜,代代相传,发扬光大。

  为了友谊与合作,需要总结和记取不幸岁月的历史教训。众所周知,中日两国人民长达2000多年的友好交往,曾被近代50多年的那一段惨痛、不幸的历史所阻断。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遭受了深重灾难,人员伤亡惨重,财产损失巨大,给中国人民心灵造成的创伤难以用语言来形容。那场战争也给日本人民带来了巨大苦难和创痛,对此上了年纪的人们至今记忆犹新。沉思历史,使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中日和平友好,关乎两个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福祉。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发展进程中,无论是正面经验或是反面教训,都是宝贵财富。从自己的历史经验和教训中学习,会来得更直接、更深刻、更有效,这是一个民族具有深厚文化底蕴和对自己光明前途充满自信的表现。

  中国老一辈领导人曾多次指出:那场侵略战争的责任,应该由极少数军国主义分子承担,广大日本人民也是战争受害者,中国人民要同日本人民友好相处。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聂荣臻元帅在战场上救助日本孤儿美穗子,亲自精心照料,并想方设法把她送回到亲人身边。1980年,美穗子携家人专程去中国看望聂帅。这个故事感动了许多人。战后,有2808名日本孩子被遗弃在中国,成为孤儿。饱受战争创伤的中国人收留了他们,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拯救出来,并抚育成人。中日邦交正常后,中国政府为这些遗孤寻亲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至今已有2513名日本遗孤返日定居。他们当中许多人回国后,自发成立了诸如“中国养父母谢恩会”等民间团体,并在中国捐建了养父母公墓和“感谢中国养父母碑”,其中一个碑文这样写道:“我们对中国养父母的人道精神和慈爱之心深深地感激,此恩永世不忘……”。

  在这里,我还想提及一件事。中国北方的港口城市葫芦岛,曾是侵华日军运送石油的地方。就在几座残留的储油罐旁,矗立着一块石碑,记载了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在交通不便、物资极度匮乏的条件下,中国人民全力帮助105万日本侨民平安返回家园的历史一幕。当年从葫芦岛回国的一位日本女士,深情回顾了她的亲身感受。她说:“无论是200多个日本孩子在石头村寒冷的夜晚得到的救助,还是在遣返途中的沿路救济,无论是东宁老乡救命的干粮,还是葫芦岛酸甜美味的柑橘,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善良、宽容的中国人让我们落魄的惊魂得以抚慰,也让我们最终登上了回家的轮船。”去年6月,贵国前首相村山富市先生在参加葫芦岛纪念活动时说:“大遣返真正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宽宏大量和中国人民的人道主义精神。”

  中国政府和人民历来坚持向前看,一贯主张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强调以史为鉴,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为了更好地开辟未来。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日本政府和日本领导人多次在历史问题上表明态度,公开承认侵略并对受害国表示深刻反省和道歉。对此,中国政府和人民给予积极评价。我们衷心希望,日方以实际行动体现有关表态和承诺。中日和则两利,斗则俱伤。实现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完全符合历史潮流和两国人民愿望,也是亚洲和国际社会的殷切期盼。

  日本战后选择和平发展道路,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经济大国和国际社会有重要影响的一员。作为贵国的友好邻邦,中国人民支持日本人民继续沿着这条和平发展道路走下去。

  为了友谊与合作,需要正确把握中日关系的发展方向。今年恰逢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经过中日双方的共同努力,中日关系取得了巨大发展。2006年,双边贸易额由邦交正常化时的11亿美元增加到2073亿美元,两国友好城市多达233对,人员往来超过480万人次。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利益。中国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得到了日本政府和人民的支持与帮助,对此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日两国存在着日益增长的共同利益,面临着需要共同应对的重大课题。基于这样的客观事实,两国领导人就构筑战略互惠关系达成了共识。我们的目标,就是顺应潮流和民心,把中日关系推向新的历史阶段,实现和平共处、世代友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把握以下原则:

  第一,增进互信,履行承诺。中国古代先贤说:“与国人交,止于信”,“与朋友交,言而有信”。日本人也常说,“无信不立”。国与国之间的交往更应以诚信为本。《中日联合声明》等三个政治文件,从政治上、法律上和事实上总结了两国关系的过去,规划了两国关系的未来,是中日关系的基石。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只要双方都严格遵循这三个政治文件所确定的各项原则,两国关系就能顺利向前发展。在这里我还想谈一下台湾问题,因为它事关中国国家的核心利益。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但决不容忍“台独”,坚决反对台湾当局推行“台湾法理独立”和其它任何形式的分裂活动。希望日方认识到台湾问题的高度敏感性,恪守承诺,慎重处理这一问题。

  第二,顾全大局,求同存异。应该承认,中日两国在一些具体利益上和对某些问题的看法上存在分歧。但是,这些同我们的共同利益相比,毕竟处于次要地位。只要我们从战略高度、以长远眼光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有诚意有信心,进行对话协商,双方之间存在的问题总是可以找到妥善解决的办法。对于东海问题,两国应本着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积极推进磋商进程,在和平解决分歧上迈出实质步伐,使东海成为和平、友好、合作之海。

  第三,平等互利,共同发展。中日两国经济互补性强,合作潜力大、前景广阔。经过多年努力和积累,两国经济相互依存度越来越高。中日经济合作是互利共赢的关系,两国经济的发展,对双方来说,都是机遇而不是威胁。昨天我同安倍首相会谈时,一致同意建立中日经济高层对话机制,把两国经济合作提升到更高水平。近期双方应在能源、环保、金融、高新科技、信息通讯和知识产权等领域加强合作。

  第四,着眼未来,加强交流。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是连接国家之间的两条重要纽带。如果说经济合作的目标是实现互利共赢,那么文化交流的目的是沟通心灵。两国领导人已一致同意,加强文化交流和人员往来。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和希望,也是中日友好的未来和希望。中方愿与日方一起,组织实施好两国青少年大规模交流计划,为两国人民的世代友好播下希望的种子。

  第五,密切磋商,应对挑战。中日两国同为亚洲和世界的重要国家,中日关系的状况,对地区乃至全球都会产生重要影响。我们需要以这样的眼光,加强协调与合作,共同维护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推进东亚区域合作进程,致力于亚洲的振兴。我们也需要以这样的眼光,共同应对全球性问题,包括能源安全、环境保护、气候变化、疾病防控以及反对恐怖主义、打击跨国犯罪、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中方理解日本拟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愿望,愿意就包括联合国改革在内的重大国际和地区事务,同日方加强对话与沟通。

  各位议员先生:

  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29年来,经济和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发展很不平衡,仍然是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面临着两大任务,一是集中精力发展社会生产力,一是推进社会公平正义。要实现这两大任务,必须推进两大改革,一是以市场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一是以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为目标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国在发展中存在资源、能源、环境等瓶颈制约,但经过多年努力,我们找到了一条发展的新路子,这就是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中国的发展主要靠自己。中国发展了,会对周边和整个世界的发展做出应有贡献。我们将坚持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和平发展,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化国家。中国历来有尚德不尚武、讲信修睦的优良传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各位:中国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推动建设和谐世界的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各位议员先生:

  在扬州大明寺鉴真纪念堂,有一座石灯笼,是1980年日本唐招提寺森本孝顺长老亲自送来、亲自点燃的。这盏灯与日本唐招提寺的另一盏是一对。这对灯火至今仍在燃烧,长明不灭,遥相辉映,象征着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光明前景。贵国有句谚语:“尽管风在呼啸,山却不会移动”。中日两国关系的发展,尽管经历过风雨和曲折,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的根基,如同泰山和富士山一样不可动摇。开辟中日关系的美好未来,要靠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的不懈努力。让我们携起手来,为实现中日世代友好,为开创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的新局面,为亚洲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而共同奋斗!

  谢谢大家!

[PR]
by yaponluq | 2009-03-31 01:47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侍建宇: 几個疆獨概念的政治史論述
侍建宇: 几個疆獨概念的政治史論述

http://home.muzi.com/cc/fanti/16034,19931.shtml?q=1522152


明報/「東突厥」原是隋唐時期史料對於中亞政權一支的稱謂。「東土耳其斯坦」則是20世紀軍閥与國民政府時期的用法,与當時的土耳其与中亞地區的民族主義勃興有關。中國官方「新疆」的正式出現,可以追溯到清代乾隆朝,當時稱為「西域新疆」,伊犁將軍松筠編成「伊犁總統事略」,后為道光皇帝欽定為「新疆事略」,新疆才正式沿用成為專稱。

兩次疆獨建國運動

被當代中國定義成疆獨運動的幵端,被海外流亡維族視為成功复國的例証,都可推到第一個東土耳其斯坦伊斯蘭共和國(1933-34,簡稱東土國)与第二個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中共錯譽為「三區革命」1944-49)。

細究第一次東土建國領導人背景,可以發現原來是先有一個「和闐大公國」,之后再融入喀什的「東土獨立組織」,卻又推舉當時与軍閥盛世才結盟的哈密領袖和加尼牙孜為總統﹔雖然當時高舉中亞伊斯蘭查地新思維運動(jadid)作為號召,在第一個東土國憲法与出版品中,又出現不見容於伊斯蘭的現代教育与經濟主張,甚至民主原則﹔雖然沒有得到國際承認,護照上則稱「東土耳其斯坦共和國」,可是在鑄造銅錢上卻曾稱「維吾爾斯坦共和國」。這個時期民族認同与政治角力的复雜關系其實很混亂。當時回族軍閥馬仲英宣示效忠南京國民党政權平亂,攻陷喀什老城并對維族進行大屠殺,后來不敵盛世才軍隊,餘党又轉進盤据和闐建立一個外界稱做「東干斯坦」的政權。

相對於第一個東土國發韌於新疆西南的喀什与和闐,第二個「三區革命」則出現在新疆東北的伊犁、塔城与阿勒泰。主事者約略分為「堅持獨立」与「妥協自治」兩派,前者以阿合買提江為首,奢望最后能夠建造一個以「突厥族」為主体的國家,但是后者以為獨立的目標太過理想,夾雜?維吾爾、蒙古、哈薩克、吉爾吉斯等等不同族群革命精英的利益与爭執,所以愿意与中國妥協獲得較多的自治空間,其中以麥斯武德与艾沙為代表。

蘇聯主導、利用、并終結第二次東土建國運動的檔案史料已被公幵确認。蘇聯總領事促成東土与國民党協議成立聯合政府,對於獨立派來說,衹好政治上虛与委蛇,實際上趁机擴張并扎根,組織「東土耳其斯坦青年團」往南疆宣揚獨立主張,不斷要求「中央軍撤出新疆」。然而隨?國際情勢逆轉,蘇聯不再需要東土牽制中國,東土主要領袖被說服參与中共主導的政治協商會議。可是當他們從哈薩克阿拉木圖搭机前往北京途中,据報道飛机墜↓全部罹難。另外也有傳聞說由於這批人堅持民族自決,為免尷尬,一行人遭蘇聯政治軟禁或謀殺。當然第二次東土國就在冷戰國際氛圍下煙消云散,也埋下延續至今,東土壯志未酬身先死的圖騰想像。

「維吾爾」的出現

維吾爾族的确占据新疆人口的多數,但是政權卻通常為漢族精英主導。而兩次東土建國顯示新疆各個族群的繁复關系,政治上的合縱連橫与相互陷害。權力政治斗爭不遑多讓,但是盛世才同意并采用斯大林的民族管理策略,在充滿象徵意義的族稱上,愿意妥協。新疆省邊防督辦盛世才、省政府主席李?、副主席和加尼牙孜(第一個東土國總統)於1934年聯名公告令「改纏回名稱為維吾爾」,原文十分有趣:

「漢、唐把居住天山南路的人民給予种种名稱(例如回紇、回鶻、烏護數十种),清朝把他們叫做纏回」。新疆威武爾教育促進會請求,「省府查關於新疆种种書籍,都用畏吾兒一詞﹔此名稱含有畏懼之意,或原系名其种族一部分之稱,有以偏概全之嫌。一個民族改變名稱這樣的大事,不便隨意沿用。茲經本府第三次會議,通過維吾爾三字。此名稱狹義言之,為保護自己民族之意,廣義言之,為保護國家之意,与威武爾一稱,亦無沖突處。顧名思義,當生愛國家愛民族之觀念。且用此三字讀維吾爾之音,亦較他字為妥。故以后改纏回為維吾爾。禁用畏吾兒,威武爾等名稱。特此布告全体土耳其人民知悉。」

這個「維吾爾」漢語譯名雖然已經為各方接受,其中民族、國族、与族國的觀念互相混淆,纏回、畏吾兒、維吾爾、威武爾、土耳其人民各种字眼充滿語意口舌上的算計,顯示出處理民族問題必須細膩。塔里木盆地周圍綠洲居民,過去社會認同意識往往衹停留在居住家鄉,學者稱為「綠洲認同」。「維吾爾」這個原本很模糊,甚至不存在的概念,反而經過正式官方确認,給予當地本土精英塑造并發展維吾爾民族主義,建构「族國」的施力起點。如果從語言譯名來暗示,在延伸到政治定義的層面思考,那麼「東突厥斯坦」可說是現代中國辯解歷史延續正當延續,以闡述「自古以來」中原政權「主導」西域政治所采用的字眼吧。

作者侍建宇 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附屬學院講師

[PR]
by yaponluq | 2009-03-30 21:43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日中の歴史共同研究 報告書公表は五輪後に
日中の歴史共同研究 報告書公表は五輪後に
http://www.47news.jp/CN/200807/CN2008072001000283.html

━━━━━━━━━━━━━━━━━━━━━━━━━━━━━━━━━━━━━━━━━━━━━━━━━━━━━━━━━━━━


日中共同歷史研究報告將推遲至奧運後發佈
http://china.kyodo.co.jp/modules/fsStory/index.php?sel_lang=tchinese&storyid=59841

07.20 20:10
  【共同社7月20日電】日中關係相關人士近日透露稱,原定於7月底之前發佈的日中共同歷史研究報告將推遲至8月下旬北京奧運會閉幕後發佈。中方表示“報告的起草尚需時間”,要求推遲發佈時期,但實際原因可能是鑑於北京奧運會開幕在即,中方擔憂報告可能會在歷史認識問題上引發反日輿論高漲。

  該項共同歷史研究在兩國專家之間展開,並分成“古代和中近代史”和“近現代史”兩個小組,相互交換了意見。但圍繞1937年“南京大屠殺”的死者數目等問題雙方意見不一,該相關人士稱“意見分歧無法消除”。

  今年1月在北京召開的第三次全體會議上,中方專家還提及1927年時任日本首相田中義一上奏給昭和天皇的《田中奏折》,其中記錄有對華侵略計劃。日本輿論則普遍認為該奏折是偽造的,雙方難以就此深入討論。

  不過,有關意見不一的部分,兩國專家同意採取“兩論並記方式”,將雙方主張同時寫入報告。日方首席委員、東京大學北岡伸一教授在第三次全體會議結束後,曾滿懷信心地表示有望於今年7月發佈報告書。

  該相關人士就中方的擔憂指出,“中國國民堅信歷史只有一個。報告的兩論並記方式可能會導致中國國內反日情緒高漲。”

  2006年10月舉行的日中首腦會談上,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就啟動日中共同歷史研究一事達成一致,首次會議於同年12月召開。本研究目的在於構建客觀歷史認識、促進相互理解,日中各派出了10名專家。(完)

[PR]
by yaponluq | 2008-07-23 00:55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Los Angeles Times(1960): 北京がウイグル語を抹殺する
The Los Angeles Times / February. 16. 1960
e0113320_126381.gif


The Los Angeles Times / April. 2. 1965
e0113320_1271392.gif

[PR]
by yaponluq | 2008-06-14 01:22 | 東突厥斯坦/"新疆"ウイグル
人民網日本語版 : 歴史資料「チベットは古来中国領土の一部」
つっこみどころ満載だが、きょうは寝る

2008年04月21日 17:12
歴史資料「チベットは古来中国領土の一部」
http://www.people.ne.jp/a/b0d486153d4847ccbfa8d34b93a73836


 西蔵(チベット)は中国の南西部に位置する。ここに居住する蔵族(チベット族)の先住民と、遥か紀元前に中原に暮らしていた漢族とは密接な関係にある。その後長い歳月を経て、西蔵高原に散在する多くの部落が徐々に統一され、現在の蔵族を形成した。

 唐朝(西暦618~907年)に至り、蔵漢双方は王室間の婚姻・会盟を通じて、政治的には団結・友好の友誼関係、経済・文化的には密接な繋がりを構築し、最終的な統一国家の建設に向けた厚い基盤を固めた。西蔵自治区の区都・拉薩(ラサ)の布達拉(ポタラ)宮には西暦641年に唐朝から蔵族の吐蕃王に嫁いだ文成公主の像が現在も奉られている。大昭(ジョカン)寺前の広場には西暦823年に双方が会盟した際の「唐蕃会盟碑」が残る。

 13世紀中葉、西蔵地方は正式に中央政府の行政管轄下に組み込まれた。この後、中国では幾つかの王朝が興亡し、中央政権は繰り返し入れ替わったが、西蔵は常に中央政権の管轄下にあった。元朝皇帝は宣政院を設置し、西蔵地区の軍政の要務を直接管理した。また、西蔵に軍隊を駐屯させ、王子の1人とその子孫に西蔵地区の東部境界の防衛を命じ、西蔵に有事が発生した際にはただちに辺境の鎮圧・防衛に当たらせた。1290年に万戸長(ティ・プン)の1人が反乱を起こすと、元朝中央はこの王子を派遣して反乱を平定した。

 1368年、元朝に替わった明朝は、西蔵の管理権を継承し、西蔵の中部に「烏思蔵行都指揮使司」、東部に「朶甘行都指揮使司」を置き、民政を併せ管理させた。西部の阿里(アリ)には別に「俄力思軍民元帥府」を置いた。これらの担当官はすべて中央が任命した。明朝第3代皇帝の成祖(在位1403~1424)は統治を円滑にするため、西蔵各地の宗教指導者に「法王」「王」「潅頂国師」などの称号を授けた。王位継承には皇帝の裁可を要し、使者を遣わし、冊封を得て初めて即位することができた。朝廷の規定により、毎年元旦、王は使者を遣わすか自ら都に赴いて朝賀典礼に参加し、貢ぎ物を献上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かった。西蔵のあるラマ寺院には当時参拝を義務づけられた「皇帝万歳牌」が今も保存されている。ダライ・ラマとパンチェン・ラマの2大活仏はチベット仏教ゲルク派に属す。ゲルク派は明代に興り、ダライ・ラマ3世はもともとゲルク派の一寺院の住職だった。明朝中央は特例として彼の入貢を許し、1587年に「朶児隻唱」の名を与えた。

 1644年、明朝に替わった清朝は西蔵への統治を一層強化した。清朝皇帝は1653年にダライ・ラマ5世を、1713年にパンチェン・ラマ5世を冊封し、これによってダライ・ラマとパンチェン・ラマの封号とチベットにおけるその政治的・宗教的地位が正式に確立された。1719年、清政府は西蔵に軍隊を派遣し、拉薩に3年もの間盤踞していたジュンガル部を駆逐して、西蔵の行政体制の改変に着手した。西蔵の行政機構の機能を改善するため、清朝は何度も「章程」を宣布し、旧制度を改め、新制度を構築した。1793年には「欽定藏内善後章程」全29カ条を宣布した。章程には▽清政府はダライ・ラマとパンチェン・ラマを含む西蔵の各大活仏入滅後の転生霊童を決定する大権を掌握する▽駐蔵大臣は中央政府を代表して西蔵内の問題を管轄する。その地位はダライ・ラマ、パンチェン・ラマと同等である▽西蔵の文武官僚の等級・定数・昇補手続を決定する▽西蔵に3000人の正規蔵軍を設立する。このほか内地から西蔵各地に将兵1400人余りを駐屯させる▽西蔵の渉外問題はすべて駐蔵大臣が全権処理する▽犯罪者の処罰には駐蔵大臣の許可が必要だ。1911年の秋、中国内地で辛亥革命が勃発し、中華民国が建国された。1912年3月に中華民国南京臨時参議院が公布した民国初の憲法「中華民国臨時約法」は、西蔵は中華民国の領土の一部であると明確に定めている。1927年に中国国民党は南京国民政府を樹立。1931年の国民会議には、ダライ・ラマ13世とパンチェン・ラマ9世も代表を派遣して正式に参加した。この国民会議で制定された「中華民国訓政時期約法」総綱第1条は西蔵を中華民国の領土と定めている。歴史的制度により、ダライ・ラマ、パンチェン・ラマ、その他大活仏は中央政府の裁可と冊封を得て初めて、西蔵地方における政治・宗教上の合法的な地位を得る。止まぬ外患と頻発する内乱に中央政府が弱体化していた民国期でも、ダライ・ラマとパンチェン・ラマは中央政府の冊封を引き続き受けていた。ダライとパンチェンは祖国統一の維持と中央政府への支持を繰り返し表明していた。(編集NA)


 「人民網日本語版」 2008年04月21日
[PR]
by yaponluq | 2008-04-22 01:20 | 西藏资讯/チベット・ニュース
愛国的中国人
爱国谎言

林思云
http://www.asiademo.org/gb/2000/03/20000307b.htm

中国人的喜欢作假,已经有相当历史了。近代以来,中国人又把作假
提高到爱国的高度,搞出许多“爱国谎言”。

以说假话来体现“爱国感情”的方式,也许是中国人的首创。比如中
国人看见日本兵杀了一个中国人,如果他如实说日本兵杀了1个中国
人,就让人觉得他的爱国感情不深、报国热情不够。要体现爱国情
操,就要夸大日本兵的杀人人数。谁把日本兵的杀人人数说得越多,
就表示谁对日本人越痛恨,就表示谁的爱国情操越深厚。

当1946年国民政府开始调查南京大屠杀人数的时候,中国人的爱国情
操就充分体现出来了。大家开始竞赛,看谁的爱国热情高。于是,日
本兵的杀人人数越说越多。谎撒到最后,竟有一个人声称他一个人看
见日本兵杀了57,818人;有两个人声称单单他们两人就埋了28,730具
尸体。这种说法谁都明白是胡说。可是就没有人敢站出来说他们是胡
说。因为,谁说中国证人撒谎,谁就是替日本人说话的汉奸,而汉奸
在当时就是杀头之罪。所以尽管大家都知道这是假的,但也没有一个
人敢说。于是“一个人看见日本兵杀了57,818人,两个人埋了28,730
具尸体”的荒唐事,居然也堂而皇之地登上了中国的各大报纸。

更为糟糕的是,这3个撒大谎者丝毫不知道外国的行情,以为外国和
中国一样也是谎言世界。于是,该3人坚决要求到国际法庭上去作
证。虽然当时不少中国官员也知道这3人是在说谎,也知道让他们去
国际法庭会出丑,但谁也不敢不让他们去。因为,谁阻止他们的爱国
行为,谁就是汉奸。大家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撒大谎者,到国际法
庭上给中国人出丑丢脸。当然,撒大谎者在国际法庭上给中国人出丑
丢脸后,也没有人敢指责他们的说谎行为。因为,他们说的是“爱国
谎言”,大家只好以不再提起这几个人的方式,来宽恕他们的“谎言
误国”行为。

当时国民政府从南京老百姓那里调查得来的南京大屠杀人数,竟高达
数百万人。大概是因为日本兵的暴行激发了南京市民的爱国心,马路
东边的人说,“日本兵在我们这里杀了几千人”,马路西边的人就
说,“日本兵在我们这里杀了几万人”。搞得国民政府也无所适从,
根本搞不清谁讲的是真话、谁讲的是假话,最后只好拍脑袋决定:30
万人大致不太离谱,于是就有了南京大屠杀30万人的数字。不过30万
这个已经大大“缩水”的南京大屠杀被害人数,还是让国际法庭打回
来,被压缩到20万或10万人。

中国人以说假话来体现“爱国感情”的方式,也许是中国人的一种独
特的爱国方式。中国的每一次群众性运动都是“谎言报国”的爱国运
动。大跃进时,大家又开始以说谎的方式来竞争谁的共产主义思想水
平高。你说粮食亩产千斤,他就说粮食亩产万斤,思想更先进的又说
粮食亩产10万斤。其实粮食亩产10万斤的胡言全国有几个人真相信?
可谁也不敢说粮食亩产10万斤是谎言。谁敢批评这种“爱国谎言”就
要被扣上反对社会主义的帽子、接受劳动改造。大家只好眼睁睁地看
着这些弥天大谎登到中国的各大报纸上,成为世界级的笑料。“爱国
谎言”造成几千万人饿死后,也没有人敢指责那些信口粮食亩产万斤
的人,应该为饿死人负责。大家还是以不再提起“粮食亩产万斤”的
方式,来宽恕他们的“谎言误国”行为。

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中,中国老百姓又把“谎言报国”发挥得淋
漓尽致。为了揭露走资派刘少奇的罪行,人们揭发刘少奇的材料就有
几百吨重:真可谓罄竹难书,什么罪行都有!然而,后来刘少奇平反
时,也没有人由于诬告刘少奇而获罪。因为,这毕竟是“爱国谎
言”。大家还是以不再提起那些告黑状人们的方式,来宽恕他们的
“谎言误国”行为。

1989年民运,又给了中国老百姓一次“谎言报国”的大好机会。为了
表示对中共屠城的愤慨,大家都争相说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当时如
果有人站出来说他只看见打死几个人或几十个人,一定会被愤怒的爱
国者们斥为中共的走狗。在外国人拍的电视上,我们首次亲眼看到一
位“谎言报国”者公开声称天安门打死几万人,似乎不这样说就无法
表示他对共产党屠杀行为之愤恨。该人因说谎而下狱时,人们还都对
他持同情的态度。因为,那毕竟是“爱国谎言”。在中国人的心目
中,因为爱国而说谎,甚至被认为是一种美德。

如果你去中国的老百姓中间调查南京大屠杀、三年大饥荒、文革、
“6.4”惨案等的确切被害人数,你只会得到一个被大大夸张了的
“爱国数字”,永远不会得到真实的数字。因为,中国老百姓的
“爱”和“恨”,都是用说谎的形式来表达的。为了爱祖国,我们就
要用谎言把中国说成好得不得了;为了恨敌人,我们又要用谎言把敌
人说成坏得不得了。“爱”越深,“谎”就越大;“恨”越深,
“谎”也越大。

“爱国谎言”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禁区。谁要敢捅开“爱国谎言”的禁
区,谁就要成为“人民的公敌”。比如南京大屠杀的被害人数有30
万,许多中国人自己心中也半信半疑,可就是不敢说出口来。当然,
如果有人说南京大屠杀的人数有40万,肯定不会有人责怪他说谎。可
是如果有人敢说南京大屠杀被杀人数没有30万,他一定会被群起攻
之,被斥为卖主求荣的汉奸,甚至斥为不是中国人。难道要做中国人
就必须说谎?不说谎的人就不是中国人?

每次“谎言报国”的群众运动以后,中国就要为这些“爱国谎言”付
出沈重的代价。南京大屠杀的爱国谎言使日本有了不向中国道歉的理
由;大跃进的爱国谎言使中国饿死了几千万老百姓,其中大概也包括
不少大说“爱国谎言”的撒谎者;文化大革命的爱国谎言使中国成为
不说谎就无法生存的谎言世界;“6.4”的爱国谎言把好端端的民主
运动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今后中国再来一次“谎言报国”的群众运
动,中国就还要为此付出更沈重的代价。

我真盼望中国以后不再出现“谎言报国”的群众运动、盼望中国的老
百姓不再用说谎的方式来表示爱国的热情、盼望有勇敢的人捅开“爱
国谎言”的禁区。可喜的是,现在在因特网上,已有一些人敢冒着被
众人斥为“人民公敌”的危险,来捅开中国积年的“爱国谎言”禁
区。这些人实乃中国未来之希望。

━━━━━━━━━━━━━━━━━━━━━━━━━━━━━━━━━━━

林思云 :中国人的避讳观念与谎言
              
热血汉奸™
[PR]
by yaponluq | 2007-07-01 20:29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馬立誠 : 歴史問題を日中関係の核心とすべきではない
访谈时间:2007年5月25日
马立诚:历史问题不应成为中日关系的核心问题

马立诚博客中国访谈核心提示:

●如今日本已经是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
●解决中国的问题,最好的方式是渐进改良。
●“汉奸论”的流行是狭隘民族主义狂热的表现。
●历史问题不应成为中日国家关系间的核心问题。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对日本发动战争的责任的清算已经进行了。

博客中国が馬立誠にインタビュー その要点
●日本はすでに安定した(穏健な)民主国家である。
●中国の国内問題は時間をかけて改善していくべき。
●“民族の裏切り者”などという最近よく見られる論調は狭隘な民族主義の発露だ。
●歴史問題を日中関係の核心とすべきではない。
●法の観点から見れば日本が発動した戦争についての責任問題は解決済である。

本文はコチラ→博客中国

━━━━━━━━━━━━━━━━━━━━━━━━━━━━━━━━━━━

とにかく長いインタビュー記事です。プロの日本語訳をはやく読みたいものです。
本文の下のコメント欄では、相変わらず“汉奸”と罵られているのが哀れです。



参考
马立诚:对日关系新思维——中日民间之忧

[PR]
by yaponluq | 2007-06-12 02:03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
水谷尚子:战争罪责反省态度日德之比较
水谷尚子:战争罪责反省态度日德之比较
http://www.lhlyrk.gov.cn/show.aspx?id=2103&cid=24
[日期:2005-08-16]
凤凰卫视8月16日消息 据德国媒体报道,水谷小姐应邀请于东亚地区二战结束六十周年之际撰文,她持高度谨慎的态度,反复审阅译文。她指出,中国不少媒体对她言论的报导有歪曲的成分。

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媒体频繁地通过比较德国和日本对二战反省的态度高调批评日本。针对中国方面的批评,以日本外相町村信孝为代表的保守势力反驳说:德国将所有的罪行都转嫁给纳粹,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省。笔者认为这两方面的看法都是不全面的。二战后,在德国和日本都有人认真反省当年的侵略战争。日德两国对二战反省的巨大差异在于是否将“对过去的清算”与“是否将国家新旧体制分离”两方面结合起来。在这个问题上,德国彻底地进行了“体制分离”。在日本却相反。

“体制分离”即纳粹德国同二战后民主制度下的联邦德国属于根本不同的体制,否则承担战争责任的观点就不可能成立。此种观点的基础是由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 Karl Jaspers)提出的罪责分类说。雅斯贝尔斯将有关战争的罪责分为“刑法”、“政治”、“道德”和“本体”四个层次。1985年,德国总统魏茨泽克在法西斯德国无条件投降四十周年纪念活动上发表的著名演说就是在雅斯贝尔斯的罪责分类说的基础上架构的。依照这种学说,“道德上的罪责”和很难下定义的“本体上的罪责”应当由国民来承担,但是追究“刑法上的罪责”仅限定适用于参与实施纳粹罪行的战争罪人,所以不少国民能够避免被判为法律上的“罪犯”。以这种方法使得“作为集体的责任”同“转嫁罪责”并存。当然,如果以此批评“德国国民将罪行转嫁给纳粹从而逃避了责任”则是不恰当的。可是,将现有体制与纳粹德国彻底分离仍不免会被人看作是德国求得近邻以及国际社会承认的一种策略。

相反,由于战后美国对日本实施的占领政策使得日本发动战争的责任问题没能得到彻底追究。盟国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虽然知道裕仁天皇对战争负有基本责任,但是为了顺利进行占领,他仍然保留了日本的天皇制,并维持一部分日本的政治文化传统。从而以真正实施君主立宪制的方式,在日本历史传统的基础上建立民主制度。由此,岸信介之类的战争支持者作为旧体制下的政客、经济界人士得以在战后接连重返社会。

另一方面,美军在二战中对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掷原子弹,以及在东京和其他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空袭造成了众多平民的伤亡,老人、妇女、儿童是其中的主要受害者。因此战后日本民间兴起一股“再不求战”的强烈厌战意识。这种意识甚至得到保守派的认可,进而在日本社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支持。另外,1972年签署的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指出:“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中国放弃对日本的赔偿要求。”此举令广大日本人对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心存感激,日本左翼运动和民间的和平运动更是倍受鼓舞。由此来看,与日本的民间反战意识相反,德国的“再不发动卷入战争”的承诺是由德国政府做出的。简而言之,日本的反战是自下而上的,德国的则是自上而下的。

再有一个必须考虑到的因素是,由于冷战日本没能在战后之初与中国、韩国等二战中受害的亚洲国家进行旨在解决问题的政治对话。在美国占领时期,日本与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建交外交关系,后来虽然恢复了外交,但是权威主义制度下的中国,由于与苏联对立,渴望与日本保持友好关系,因此长年没有表明追究日本战争责任的态度。中国方面有关日本战争反省态度的批评也是随着冷战结束苏东结构崩溃而逐渐明显增加的。

在日本,有不少民间人士通过不懈的努力挖掘出战争中加害者与被害者的记录。在经历过言论自由受到束缚的战争时代的人群中有人因为昭和天皇这个“障碍”而对于讲述战争时期的经历心存恐惧,选择了保持沉默。但是还是会有一些经历过惨境的老兵,或者是因为良心上受到的谴责、或者是因为再也不想让后辈经受战争、或者是寄希望于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来卸下心理的重担,讷讷作证。尤其是当年的一些低级兵士现在平静地告发了军部和自己的非人道行为。日本的学者、社会活动家、新闻工作者跟战争加害者握着手流着眼泪搜集历史的证据。讲述者和记录者双方都抱有“再不求战”向往绝对和平的愿望。故此,日本民间人士逐渐揭露了像731部队全貌这样的日本在战争中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的事实。但是中国媒体只剪下这种“结果”的表层部分,目的在于谴责日本而“使用”。

打破僵局是不容易的,但当前能够做到的事情就是希望在中日之间达成一种共识。中日之间虽然尚未进行德国与邻国之间就战争问题进行的政治性对话,但是日本国内并不是对历史毫无反省。具体地说,中国人应该最终了解到,战后的日本以民间为主在认真不断地开展和平主义活动。


作者简介:

水谷尚子,1966年出生。现任日本中央大学非常任讲师,重点研究中国近现代史,中日关系史。曾参与编纂《在中国进行反战活动的日本人》一书,并在《季刊战争责任研究》等杂志发表诸如《1644部队的组织活动》等大量关于中日战争研究方面的学术文章。

水谷尚子曾在北京、台湾等地长时间读书。她的发言引起了很大反响,使她一时在中国成了名人。出于误解,不少中国观众责骂她,愤怒的群众甚至一度包围了她在中国人民大学居住的宿舍楼。不仅中国的新华社等主要媒体大量报导她的言论和有关争论,日本产经新闻等重要媒体也参与了讨论。中国的媒体说,在日本媒体看来,水谷是日本的代表,而东史郎不是。

[PR]
by yaponluq | 2005-08-16 23:18 | 中日关系/日中関係